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猎超凡
    钟诚听到大钟两个字,彻底呆住了,真新鲜,从来没有人这么称呼过他姐!

    至于钟晴清秀的面孔上没什么表情,似乎很平静,但其纤长的手指捏在一起,出卖了她表明的安宁。

    “这个可以戴在头上的镂空护具有超凡属性,可以送你们钟家去研究。我觉得,如果逆向解析出来,可能会引发某种变革。而我只需要一些特殊的经文,我希望……”王煊开口。

    他这么跳脱,突然转移话题,让钟诚讶然,有些不适应。

    他还以为王煊与她姐之间有些复杂的关系,结果小王居然平静地谈起了合作。

    “对了,这种防护器具还有吗,我是指保护手臂、小腿等部位的器具,是否也有这个样式的?”王煊指了指还回去的钢板。

    “我是认真的,没有其他意思。”王煊解释。

    最终,小钟从手臂上真的拆下来两块满是尖刺的细长钢板!

    钟诚眼睛顿时直了,这个败家女真豪横啊!

    “我再送你们一些瓶瓶罐罐,换你这两块钢板暂用。”王煊将战利品取出一部分,告诉他们是从死人身上摸到的,需要小心去验证与尝试,才能知道究竟都有什么用。

    他将两块细长钢板固定在自己的手臂上。

    他总觉得,那个跳河的男子不会死,毕竟修成金刚术,水里的怪物大概也咬不死他。

    这个人如果归队后,详细向那些人告知他的情况,那么再次相遇,希望还能有“钢板惊喜”。

    “你们自己小心。”王煊转身离去。

    钟诚自语道:“这家伙越来越自信了,他一个人要去干什么?”

    然后,他又小声道:“姐,他刚才恭维你的,你是故作镇定不出声吗?”

    钟晴听到后,直接就想拿起钢板砸他,道:“我都快被他气死了!”

    突然,钟晴漂亮的大眼眯了起来,她举起王煊还回来的那块钢板,对着阳光仔细观察。

    她看到了血迹!

    尽管被处理过,但是迎着太阳还是能发现蛛丝马迹,有几乎微不可见的血丝,而毒蜂的刺不会有血!

    “姐,你在看什么?”钟诚问道。

    “钢板上有什么气味儿?”小钟示意他闻一闻。

    “还能什么味儿,男人的味道。姐,你不会吧,真看上了小王?我还想给你介绍老王呢,二十出头的宗师将来必超凡!啊……住手!”

    砰!砰!砰……

    ……

    王煊选择背对新星探险队员逃离的方向而去,并且留下了他这个级数的人的明显足迹。

    最重要的是,他将杀死的那两名男女带着,先后扔在路上,两者相隔数里远。

    这是挑衅,明着告诉那些人,他走了怎样的路,来吧!

    他在林中兜兜转转,绕了一大圈,然后朝着那群人的方向杀了过去!

    如果那群人已经上路,那么就在跟着他绕圈中。

    如果那群人还没有上路,那么他也去参与一脚,看一看那里究竟有什么超凡药草,见机行事。

    那群人不难找,因为三大高手追踪下来时,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大宗师一步迈出,最少都有十几米远,奔跑速度快,那些脚印将地面都踩踏的炸开了。

    一个小时后,他翻山越岭,越过一片沼泽地,发现了那群人的踪迹。

    这群人真的胆大包天,想采摘的奇物在超凡巢穴附近,这是想招惹一头超凡级的怪物吗?

    附近草木丰盛,林木密集,唯有怪物栖居之地寸草不生,那块山地干枯寂静。

    在那里有一个洞穴,洞壁上长着一片火红的藤蔓,是仅有的生机,结着几串红的发紫的果实,隔着很远都能闻到淡淡的清香。

    王煊露出异色,这怪物太能忍了吧?守着超凡药草自己不吃,要留着它烂掉吗?

    还是说,这种果实??它年年在吃,已经吃腻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头超凡怪物,似蛇非蛇。

    它很粗,直径足有四米多,但它的身长与其粗细不成比例,长大概有十五米左右,满身都是蒲扇大的青色鳞片。

    整体看,它部分像蛇,也像是一只青色大蚕。

    它看起来笨拙,但行动如风,出去没多久,就在附近的山林中叼回来两头熊科动物,各自都有三米多长。

    那么大的两头长毛熊被它叼在嘴里,却像是咬着两只小老鼠般。

    两头熊还没死,被扔在洞口后,从里面直接冲出来两头稍小的超凡幼崽,它们的腰身直径能有两米,身体长度能有七八米。

    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它们各自活吞了一头长毛熊,从进食方面来看确实像蛇,整体吞咽下去。

    享用完血食后,两头幼崽很谨慎,各自在火红的藤蔓找到一串紫红色的果实,很克制,没有一口全吞下去,而后是各自只用舌头卷下来一粒红色果实。

    王煊明白了,超凡药草不是被大蛇吃腻了,而是留给幼崽成长用的。

    这种怪物自幼吃超凡药草,长大后想不强大都不行。

    那群人想打这处超凡巢穴中的药草的主意?简直疯了!

    王煊不认为这种超凡兽好惹,一个弄不好就是全灭的下场。

    他没敢动用精神领域,怕被超凡怪蛇反捕捉到,而是隔着两座山头,相距极远,凭借敏锐的视觉注视那里的一切。

    王煊临近那群人,想看一看他们到底想怎么做。

    他躲在暗中,仔细观察。

    很快,他了解到一个惊人的事实,这群人不仅想采摘超凡奇药,居然还想狩猎那头超凡怪物!

    这实在太疯狂了!

    即便他们是顶级的大宗师,联手也不可能是那头怪物的对手。

    王煊不敢靠近,也没有恣意动用精神领域,怕被觉察,只是远远地探出丝丝缕缕的精神,捕捉到一些关键词。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大致了解部分情况。

    这些人意见也不统一,已经换了数套方案了,所以迟迟没动手。

    最后,他们想将怪物引到一个特殊的地方,如果成功,不仅能得超凡药草,还能猎杀一头超凡怪物。

    从他们的谈论中,王煊得悉,这种怪物名为蚕蛇,与其形象确实相符。

    不久后他离去,在附近寻觅,仔细找那个特殊的地方。

    那是一片迷雾笼罩的地方,刚接近而已,他就寒毛倒竖。

    现在太阳明明很大,高挂天空中,这片区域却很特殊,被大雾覆盖,一片神秘。

    不仅如此,王煊绕着这个特殊的区域而行,发现了一个更为让他震惊的事实。

    连同蚕蛇在内,共有八头超凡怪物围绕着迷雾区域筑巢,分部在它的四周!

    这群人在玩火吗?敢在超凡怪物的集中区搞事情,一个弄不好就是万劫不复。

    难怪他们迟迟不动手,反复探索地势,这是在做周全的准备,同时也在勘探最佳逃生路线。

    王煊也上心了,足迹遍布在这片区域,找好了各种意外发生时相对应的逃生路径。

    没错,他也准备参与!

    不过,他不是针对那头怪蛇,而是准备截胡这群人。

    等王煊回到蚕蛇所在的山地时,发现了熟人,那个跳河的男子果然没死,活着回来了。

    不过,他浑身血淋淋,显然在大河中遭遇了极其恐怖的怪物,险死还生,终于与这些人汇合。

    一群人非常激动,有人握着弯刀,有人以手指天,在说狠话!

    果然,王煊以精神领域稍微捕捉了一些关键词,就立刻明白,他们要报仇。

    他们依旧高傲,蔑称新星的人为土人,还未开化,将被血洗干净!

    他们后悔了,早先担心那个精神力异常的人是半超凡化的高手,所以先退走了,想在深夜去袭杀。

    “这些土人,都要死!”

    最终,他们的言语意思汇成这样一句话。

    他们慢慢平静下来,准备采得奇药后,就去追杀那个精神力异常的土人。

    “不要攻击他的前胸与后背,他身上有稀世秘金炼制的刺猬甲胄!”逃回来的男子提醒,可以攻击那个土人的四肢与头颅。

    ……

    最终,他们再次开始布置,准备狩猎超凡生物。

    “真要猎杀那头成年蚕蛇吗?它相当的恐怖啊。”

    “它不死的话,我们即便采摘到奇药,也会被它千里大追杀,会与我们不死不休,只能先干掉它。”

    ……

    王煊明白了他们会怎样对付蚕蛇。

    他们带着的那些瓶瓶罐罐都是有讲究的,有引诱超凡怪物的药剂,尤其是诱导蛇类的药水,更有能让怪物短暂发疯的药剂等……

    王煊警醒,那群人对各种怪物的习性都有研究,这么的熟悉,他们那颗星球的超凡文明果然很成熟。

    而且,这群人对密地也不算很陌生,像是有前人的经验与叮嘱等。

    最起码,这群人都知道那片迷雾区,言语间多次提到,长辈们叮嘱过,那里极尽恐怖!

    “可惜啊,没人走的通,那可能是一条秘路啊!”有人感叹。

    王煊自然听不懂他们的言语,即便是通过精神领域捕捉思感,也对部分名词不知其意。

    但是,仔细揣摩,结合前后的思感,他还是震惊的得知一则消息,那些人可能是在谈旧术的秘路的事!

    而且,他听到了那片迷雾区的关键词中有“逝”的意思,一时间他难以理解清楚。

    那些人终于布置完了,从迷雾区开始,到蚕蛇栖居的地方,这一路上,很多个重要地点都被洒上了药剂。

    他们即将驱蛇前往那片恐怖的的地方,借助“逝”的力量杀死超凡怪物!

    王煊比他们还紧张,毕竟,不仅要防着超凡怪物,还准备截胡这群人,要注意的方面更多。

    一个弄不好,他可能是死的最快的人。

    咚!

    远处,传来惊人的动静,那些人发动了!

    有数十斤的巨石砸到了蛇窟附近,并且不远处有些猛兽被驱赶着跑过,有一些被擒来的怪物惨叫着,被那些人重新放生。

    蚕蛇很凶残,它的领地不容人打扰,现在嗖的一声冲了出去,没入山林中。

    “成了,它中招了,我们带来的药剂果然有用!”

    “快,去采摘超凡奇药!”

    有人动了,那是一个女子,像是一缕薄烟般,快而轻灵,从山林中冲向超凡巢穴。

    到了近前后,她快速采摘下来两大串红紫色的果实,芬芳扑鼻。

    火红的藤蔓上还有几大串,但是,洞穴中的两个超凡幼兽怒了,冲了出来,要截杀她。

    “糟了,它们已经不算是幼兽,都有大宗师层次的力量!”女子惊呼。

    她没敢去采摘其他果实,转身就逃。

    山林中有两人负责接应她,听到传声后,望了一眼成年蚕蛇远去的方向,确信它发疯,要没入迷雾区了,他们一起冲向超凡巢穴。

    两人迎向未成年的蚕蛇,凌厉出手,不仅想阻止它们追击女子,还想杀之,从而去采摘剩余的几串超凡果实。

    女子头也不回的就跑,她的任务完成了,带回这两串奇药就不虚此行。

    这时,王煊动了,从注定会成为死敌的人手中截胡,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反而很激动。

    他从山林中而来,自后方无声无息的逼近,一剑向着女子斩去。

    “我#,那狗贼居然跟来了!”双手被刺穿二十二个血洞、最后更是被逼得跳河的男子,这时直接大叫了出来,眼睛都红了。

    尤其是,他看到王煊头上带着镂空的护具,身上穿着黑金色泽的新奇衣物,更是愤怒了。

    事实上,另外几人看到这一幕后,也都怒发冲冠,那个土人居然敢主动来这里招惹他们一群人,找死吗?!

    王煊突然袭杀,第一招发出,相当的成功。

    他在后方虽然没有能将那女子直接斩首,但是却劈中她的左肩头,血液四溅。

    短剑太锋锐,虽然只是稍微擦中,但是肩胛骨都被切入了部分,剧痛让这名女子难以忍受。

    她的左臂颤抖,手中的那串超凡奇药顿时坠落向地面。

    王煊顺势一抄,直接抢走了,第一串超凡果实到手,截胡成功!

    女子惊怒不已,这种关头还有人来袭杀,居然让她失落一半的奇药,怎么能容忍。

    她疯狂拼命,掌刀如虹,向着王煊劈去。

    “不要打他的前胸与后背!”跳过河的男子在远处大声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