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六章?超凡之吻
    这个土人居然截胡,抢她的超凡奇药!

    女子怒不可遏,恨不得一掌打死王煊。

    她洁白的手掌散发淡淡白光,原本击向对手的心脏,但听到远方的提醒后,她顺势改变了轨迹。

    王煊十分配合,假意护着那串血色的果实,用手臂去格挡!

    女子头戴镂空护具,身穿金属质感的衣裙,容貌秀丽,但现在满脸的杀意,她五脏共振,催动特殊的能量,蔓延向手掌。

    她动用了最强杀手锏,要直接打爆王煊用来格挡的手臂!

    到了大宗师层次,都会产生奇异变化,她的五脏之光可产生巨力,能加持到身体某些部位。

    轰!

    空气被她的那只手击爆了,触及到了王煊的手臂。

    女子眼神冷酷,敢抢她的奇物,那只能求仁得仁,求死得死了!

    然而,下一刻她的脸色变了,情况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手掌有剧痛传来,让她还算漂亮的五官都扭曲了,她低头看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血液四溅,凄艳的红,不是截胡之人的血,而是她自己的手掌破烂了。

    她最强一击并没有打爆那个土人的手臂,反而让自身受重创,撕裂的痛让她难以忍受。

    在吃痛的同时,她就已经倒退,应变神速。

    王煊无声无息地踢出一脚,冲着她的腹部就踏去了。

    女子身为大宗师反应超快,右腿摆动,与他硬碰了一记,借此之势后撤。

    她的身体还在半空中,杀人般的目光就投向山林中,剧痛以及愤怒,让她的身躯都在轻颤。

    密林中,那个男子张口结舌,不知所措,他用惨痛代价换回来的情报,居然严重失误?

    “这个狗贼!”他只能诅咒,眼下真没法去详细解释。

    超凡巢穴外,王煊顺势向前扑杀,想要解决掉这个女人。既然注定是仇敌,现在能干掉一个是一个。

    洞穴中打斗停止,另外两人冲了出来,杀向王煊。

    女子也止住身形,满脸冷冽之色,以无比仇视的目光锁定王煊。

    即便手掌被刺穿,骨头都被伤到了,她也想和同伴一起杀死这个人,实在太可恨了。

    如果不能解决掉这个截胡者,她夜不能寐,她低声传音,道:“全力以赴,杀了这个土人!”

    王煊身体发光,动用了五页金书上记载的体术!

    对方有无尽的杀意,他何尝不想搏杀他们?两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趁现在寻找机会下手。

    在他身体发出淡金光晕,五脏共鸣时,女子迅速阻击,洞穴方向的一人也率先杀到了,手中弯刀狠戾的劈来。

    突兀的,王煊霎时转身,背对女子,手持短剑向着追来的人而去,这种选择非常的出人意料。

    他现在动用了老张的体术,秘力沸腾,血肉活性与体质提升了一大截,速度快到惊人,力量更为猛烈,将那弯刀削断。

    同时,他更进一步扑杀,短剑划过一道可怕的轨迹,冷森森,噗的一声将这名男子的胸部剖开一道露出骨头的伤口。

    甚至,有两根骨头都被削断了,短剑异常锋锐,再加上王煊的力量与速度都在暴涨,攻击力慑人。

    主要是他突然改变攻击目标,转身回杀,也有些出人预料。

    后方,女子的手掌拍向他的头颅时,发现他向前跃起,头颅避开了,将后背留给了她。

    在即将触及时,她又想到了跳河男子的话语,这个土人的后背有问题。

    所以,临到终了,她有些犹豫,速度放缓,实在是被那种带刺的钢板扎怕了,稍微改变位置,击在了对方的肩头上。

    很明显,最后的迟疑,让她的力道减弱了不少。

    事实上,王煊将后背丢给她打,本就有这方面的考虑,感觉她会束手束脚。

    当然,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各种事情都会发生,他也有可能料错。

    但他有金身术护体,即便被对方结结实实打一掌,也不至于伤到根本。

    显然,他预判成功,顺势借着对方拍击向前来的力量,更进一步俯冲,攻击前方的男子。

    这个男子胸口剧痛,那柄短剑割开他胸前的骨头,在他的心脏上都剖开一道口子,让他无比的惊悚。

    对方突兀地一次袭杀而已,他就险些出意外。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他的两位同伴,一个在他身后,一个在恶敌的身后。

    现在,王煊更为凌厉的攻击到了,周身血液沸腾,手中短剑在轻鸣,斩向对方。

    人在危险时刻,自然会做出许多本能反应,这个男子也是如此,让五脏轰鸣,想调动他最强的力量。

    噗!

    他的胸前那里,血液激射,殷红一片,因为在共振,所以心脏上的那道不算很深的伤口被撕裂了。

    他那近乎超凡的手段直接被迫终止,并且他自身闷哼,心脏剧痛无比,眼前发黑,他差点摔倒在地上。

    对手的剑光到了眼前,他亡魂皆冒,快速躲避,横移身体,他逃过了被枭首的命运,但左臂剧痛,一条手臂被斩落。

    王煊叹息,虽然做出各种预判,但还是没能杀死对手,他没有跟进杀过去。

    因为,后方女子脸色铁青,劈向他的头部,而对面还有一名男子杀到了。

    他不想与这些人纠缠,万一被他们堵住,那真会悲剧,远方的山林中还有几人呢,随时会杀至。

    他在间不容发间突围了出去,避开夹击。

    “我去杀了他!”远方的山头上有人低吼,眼神森冷,看到王煊截了他们的超凡奇药,还重创了他们的同伴,简直无法忍受。

    “早该出手杀了他!”其他人也在低吼。

    这是名副其实的新仇旧恨,原本他们是以俯视的心态面对他们眼中的土人,结果却接连受损。

    “不要妄动,万一超凡生物没死,会出大问题。按固有的节奏来。”他们中的一个男子开口,最后咬牙切齿,道:“不久后他必死,先让他多活一会儿!”

    “忍住!”另一人也这样说道。

    突然,迷雾区的外围,传来几乎要刺破人耳膜的尖锐叫声。

    那本已经疯狂的超凡蚕蛇,不知道因为什么,恢复了几分清醒,并没有冲进绝地中。

    它调头就跑,沿着原路向回逃。

    “糟了,我们撤!”站在远方山头上的几人,面色全都变了,最坏的局面出现。

    “他们三人!”有人看着超凡洞穴的方向。

    “顾不上了!”

    这几人隔着很远,一旦有事,确保可以迅速逃离,他们这些人各有分工。

    女子采药冒着最大的风险,但她最终所得奇药也将最多!

    接应她的两人,按照计划是不该进入超凡巢穴去采摘奇药的。

    如果有意外出现,这两人大概率也可以活下来。

    但事实上,他们冒进了,想要获得更多的奇药,那两人违背了原本的节奏。

    “没事儿,我们能活下来,早就规划好了逃生路线,走!”

    三人虽然心头沉重,但并没有慌乱,两男一女朝着山林中极速冲去,在那条路上早已提前撒下各种药剂,大概率可以阻止蚕蛇追击。

    随后,他们猛然回头,发现王煊又出现了,跟着他们逃!

    “这个狗贼!”女子冲口就骂了出来,看到这个土人,她的心态要炸。

    事实上,失去一条手臂的男子,比她还要情绪激动,当时眼睛就红了。

    三人恨不得调头杀回去,先灭了王煊。

    王煊不理他们,追着三人跑。在他看来,这就是最佳逃生路线,他早就观察好了,英雄所见略同。

    再说,只要关键时刻他跑的比这几人快就够了,更加保险,跑的慢的人留着挡灾!

    不过,他没有立刻超过去,而是紧随着,怕跑错路径,等到了前方明朗的地带再超过去也不晚。

    并且在这时,他开始吃果实,大口的吞咽,满嘴都是紫红色的汁水,馥郁芬芳,口感极佳。

    他才不会留着,趁现在吃到嘴里最保险,谁知道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王煊口鼻间都有淡淡的红霞荡漾,大口吞食超凡奇药,绝对不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

    那三人回头看了一眼,见到他直接在大口吃红色果实,顿时一惊。

    但是他们很稳,只匆匆一瞥,就转过身去接着跑,没有任何话语。

    王煊惊异,这三人心态真够可以的,相当的镇静,居然连句诅咒都没有,埋头沉稳的逃命。

    他大口咀嚼,超凡奇药甘美多汁,果香浓郁,实属美味儿难得的奇果。

    王煊将最后一块果肉吃下去,相当的满足,洋溢着喜悦与收获感,无论发生什么,最起码稀珍奇药先下肚了。

    然而,三人接下来的话让他的心态差点炸了!

    “他已经吃光了,果然是未开化的土人,竟去直接服食,不出三天保准变成妖魔!”

    “血葡萄应该先给禽兽吃,让它们‘过滤’一遍,然后人吃灵肉。土人就是土人,什么都不懂!”

    三人低语。

    王煊:“!!!”

    你们不早说?他怒发冲冠,即便有一颗大心脏,也受不了这种刺激。

    人类居然不能直接吃这种超凡奇药?王煊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们三个。

    难怪三人稳如老狗,看到他吃奇药后,什么都没有说,调过头去接着跑。

    这三个阴人!王煊诅咒,他猛烈的咳嗽,想要吐出来。

    “吐出来也晚了,入口即化,主药效都被吸收了。”

    “你们说,他会变成哪种妖魔?”

    三人幸灾乐祸,充满报复的快感。

    后方,尖锐刺耳的叫声响起,超凡怪物在逼近,追杀过来了。

    王煊顾不上懊恼,现在什么想法都得抛开,他发足狂奔,借着金身术强大,可保持旺盛的体力,他猛然超了过去。

    “他怎么还能提速?”

    “大概快变成妖魔了!”

    王煊听到后,很想让他们永久的闭嘴,太扎心了,他无法预料自身会产生怎样的变化。

    轰隆!

    大浪滔天,前方的林地中有个很大的湖泊,现在水面被分开,冲出一头怪物。

    王煊倏地止步,身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蚕蛇怎么跑到前方湖中去了?

    后方越来越近的尖锐叫声,让他头皮发麻,立刻明白,共有两头蚕蛇。

    另外三人呆住了,心态彻底崩了,他们明明在超凡巢穴那里观察很久,仔细探查了附近的环境,确信只有一头蚕蛇在喂养幼兽。

    结果现在却发现了第二头成年的蚕蛇,这是必死的局面!

    一人苦涩开口,道:“按照记载,只有母蚕蛇照料幼崽,公蚕蛇会离开,想不到它就栖居在这块区域。”

    王煊也吃不消了,计划再好,也不敌各种变数,全是意外!

    他可能会变成妖魔,而在此之前,又被两头超凡怪物给堵住了,简直没什么生路。

    两头蚕蛇一前一后,将他们夹在林地当中,冰冷的眸子残忍而无情,阵阵腥臭与血腥味儿传来。

    两头超凡怪物直立着,低头俯视,粗壮的身躯太有压迫感了。

    那个断臂的男子受不了,想要突围。

    然而,他才刚动,蛇影一闪,蚕蛇一口就将他咬死了!

    剩下的一男一女还有王煊大气都不敢出,差距太大了,这种超凡怪物比大宗师层次的人强了一大截。

    庞大的蛇头低下,一口将那名外星男子衔在了嘴里。

    他惊悚的挣扎,结果超凡怪物锋锐的牙齿刺穿了他的腹部,他顿时安静了,不敢乱动。

    那名女子脸色雪白,僵在原地。

    王煊也脸色难看无比,但他想到了不久前看到的画面,蚕蛇衔着两头长毛熊给幼崽吃,当时并未杀死。

    蚕蛇有吃活食的习惯?

    当想到这些,他站在原地不动了。

    果然,另一头蚕蛇低下头来,一口将他和女子同时吞进嘴里,但没有用獠牙刺穿。

    他遭遇蛇吻!

    女子在恐惧中面无血色,当看到王煊紧挨着她,也在蛇口后,她又怒睁双目。

    王煊面无表情,一动不动,没有搭理她。

    女子深吸了一口气,也让自己像根木头般,没有声息了。

    很快,两头蚕蛇衔着他们回到巢穴中。

    两头幼兽快速冲了出来,低声尖叫,爬来爬去。

    三人被扔在地上,两头幼兽很能吃,现在又饿了,张开血盆大口就冲了过来。

    那一男一女险些尖叫,觉得这种死法太惨了!

    王煊一语不发,配合一头幼兽,他主动投进它的嘴里。

    求订阅,求保底月票啦,感谢大家。

    感谢盟主:读者1412736492061655040,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