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四十八章?成为妖魔
    (上章提到的是孔雀,两秒钟就纠正了。)

    王煊闯入迷雾中!

    一切都不同了,雾霭像是生与死的分割线。

    外面,骄阳如火,山林壮阔,湖泊众多,怪物横行,充满生命声的气息。

    可是生死分割线内,却是一轮明月高挂,夜色深沉,死寂无声。

    王煊怀疑,是不是到了一个新世界,难道一脚迈出后,出了什么意外,他流落未知的异域中?

    他也看过一些穿越小说,但他未被车撞死,也没有从天台上跳下去,怎么就穿越了?他求生欲十足,正在同超凡怪物抗争呢!

    他像是失聪了,连他自己的脚步声都听不到了,这是一个没有声音的世界。

    同时,他感觉到了严重的不适,身体十分难受,他看向自己,许多地方在出血。

    他强烈不安,这里的气氛极其异常

    王煊转身,他直接呆住了,身后的迷雾呢?整体不见了,有的只是夜色。

    他真的来到了全新的世界?

    他有些不信邪,低头看向地面,寸草不生,留下了他淡淡的脚印,他沿着原路向回走。

    直到没入黑暗中,来到脚印的尽头,他以为能穿过阻隔,重新看到烈阳高照。

    然而,他却有种窒息感,无法呼吸,仿佛溺水了,最为可怕的是,他的精神意识也在模糊,要崩解了。

    王煊快速倒退,然后大口呼吸,他觉得不可思议,看着夜色怔怔出神。

    沿着原路回不去了,他站在一名陌生的世界中。

    最为可怕的是,他全身不少部位剧痛,从体表的红斑向外渗血,吃血葡萄的后遗症在发作。

    他真的要变成妖魔了吗?

    王煊的眼皮都在发痒,而后疼痛,沿着眼角流下淡淡的两行血线,像是血泪般。

    无论是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还是施展五页金书上的体术,都不能阻止这种变化。

    这片没有声音的新世界似乎加速了他妖魔化的趋势,他体表的一些红斑开始鼓胀,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

    王煊浑身刺痛,血与冷汗一起向外流淌,刺痛让他难忍,金身术都挡不住这种异变!

    这是从他身体内部在向外撕裂,要生长出一些莫名的东西。

    并且在这时,新世界深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吸引着他,或者说是勾动了妖魔的本能。

    因为,当向里走去时,他身上的疼痛似乎缓解了一些。

    他向前迈步,一刹那,满头血色长发暴涨。他脚下的鞋噗的一声被刺穿了,破烂了,锋锐的脚指甲生长了出来。

    随着他继续向前走,他肩头剧痛,鼓胀了起来,有两颗很小的头颅钻出来了!

    过程中,虽然痛感缓解,但是,那种恐怖的变化让他震撼,心都在颤。

    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生活在现代社会中,根本不想成为妖魔。

    王煊也算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了,曾与女剑仙相处,曾与红衣女妖仙隔着大幕对峙,但都不如现在的这种感受更为冲击他的心灵。

    这才片刻间,他的身体就异变了,太猛烈了,一个人的生命形态怎么能转化的这么快?

    他快速后退,所谓的迷雾区深处,有能让人类迅速向妖魔转化的物质吗?

    早先,他听那几名外星强者谈论时,提及这里可能有秘路,心中还很期待,但现在的真实经历让他的心都凉了。

    王煊身上的妖魔特征变得更明显了,他极速倒退,来到边缘区域。

    “无法逆转了吗?”他伸开双手,发现指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长,向弯钩状生长,十分锋锐。

    不仅是肉身在颤抖,连他的精神都在共鸣,似乎也在渴望,想进入新世界深处。

    他强忍着冲动,沿着黑暗的边缘区域绕行,不想被那种可怕的冲动驱使,因为他觉得那是妖魔化的本能,而不是他的本心。

    “啊!”

    不过五息间,王煊就痛苦的大叫了起来,形成精神领域的人意志怎么可能弱,实在是太痛苦。

    他身上的红斑都撕裂了,全身上下都如此,像是在剥皮般,并且他能体会到,不仅是血肉,骨头也在变化。

    妖魔化的过程,伴随着扒皮抽骨?

    王煊走上旧术路后,也经历过不少磨难,但这次太特殊了,不是敌人给他造成的苦楚,而是来自身体内部。

    猛然间,他觉得自己的整条脊椎骨都滚烫起来,而后他的脊背裂开了,他回头向后看去。

    一瞬间,王煊的心沉到谷底,后背上是什么?通红的骨刺,两尺多长,从脊椎上向外探出,直指明月。

    正常人类肯定不会长这种东西,他要成为妖魔了!

    接着,他的衣服被刺穿了,他的躯体上,手臂外侧,大腿外侧,都长出了一尺多长的通红的羽毛!

    “我要变成什么怪物?”他绝不接受这样的变化。

    王煊不断舒展身体,练根法,施展老张的体术,希望镇压妖魔化的趋势。

    “这不是实体,是能量?!”他触摸背后的骨刺,又摸向身上的红色羽毛。

    还有机会阻止这种越来越剧烈的趋势吗?

    随着他身体出现异常,那种接近陌生世界深处的渴望越发强烈,像是昆虫的趋光性,他快控制不住这种本能了。

    王煊发足狂奔,绕着黑暗边缘跑,结果他发现,所谓的异域并不大,跑上一圈也不过数十里远。

    这与他在外界绕着迷雾区奔行一圈的距离差不多。

    他的肩头血淋淋,长出两个能量化的头颅,拳头大,形态还不是很清晰,不知道最终会成为什么生物的脑袋。

    接着,他头部剧痛,竟长出一对犄角!

    “死就死吧!”

    最终,王煊决定向着这片奇异之地最中心区域进发。

    即便他控制住本能,呆在最边缘区域,他依旧在妖魔化,阻止不了这种趋势。

    既然如此,他直接杀进去算了,有个痛快的结果吧,总比钝刀割肉要好受。

    中心区域有几座矮山,光秃秃,挡着视线。

    这里依旧无声,是一片死寂的世界。

    果然,随着王煊接近,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妖魔了,身上开始出现鳞片,身后长出一条能量化的蛇尾。

    翻过矮山,王煊出神。

    整片绝地都寸草不生,没有生机,唯有这里与众不同。

    一个小湖蓝莹莹,荡漾出浓郁的奇异能量,在里面有几株荷花,生机勃勃,碧叶上有晶莹露珠滚动。

    天上,一轮明月高挂,皎洁月光如水,洒落下来,让整片小湖都笼罩着一层薄烟。

    居然是荷塘月色的安谧场景,与王煊想象的恐惧凶地完全不一样,这里太祥和了,有出尘飘渺之感。

    并且,这里有声音了,他再失聪。

    轰!

    他的身体轰鸣,红色长发暴涨,一下子蔓延到脚底,全身鳞片开阖间,锵锵作响,想从能量化向着真实转变。

    他身上的羽毛也是如此,越来越真实。

    在他的肩头上,两颗头颅暴涨,并倏地睁开眼睛,且缓缓转头,在看着他,冰冷的目光很恐怖。

    王煊寒毛倒竖,肩上的两颗头颅依旧是人类模样,但是如此的陌生,一个像是古人,插着竹簪。

    另一颗头颅长发披散,虽然是男子,但很不真实,像是妖魔化形出的俊美头颅。

    王煊心头悸动,多了两颗莫名的头颅,还这么阴冷地盯着他,实在让人不适。

    王煊低头,看到自己月下的影子,一瞬间,他头皮发麻,那影子比他自己真实感受到的样子还要恐怖百倍!

    影子在缓缓在动,居然有数百只手,像是一群厉鬼对着天空探爪,要抓下来月亮。

    影影绰绰,背后的影子极为庞大,足有……数十颗巨大的头颅!

    它们在晃动,有兽头,有鸟头,有长着犄角的恶魔……

    王煊炸毛,他自己低着头没动,他的影子居然在疯狂舞动,各种妖魔形象都浮现了出来。

    他认为这绝对不是吃下血葡萄能达到的效果,和这片凶地有关。

    这是什么秘路?妖魔的秘路吧!

    王煊觉得,这个地方对人类来说太不友好了,根本不是什么善地,这是要助人向着妖魔转化。

    “我不想成为妖魔,我不能倒在这里!”王煊嘶吼,愕然发现自己声音都很恐怖,高亢,穿金裂石,连这种喊声都像是大妖魔。

    他发现,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的本体明明没有动,但是他身后那恐怖的身影,像是群魔乱舞,推着他前行。

    他的双脚在地上划出深深的足印,他想钉在地上不动,但是他被影子推着,肉身横着移动了,不断接近那个蓝色的湖泊。

    在他的背后,兽吼声,禽鸣声,此起彼伏,像是有一群大妖在挣扎,在咆哮,他一具肉身而已,在他背后足足出现上百道影子。

    “这是什么见鬼的变化?!”王煊惊悚,他不理解。

    他在接近蓝色的小湖,当抵达岸边时,景物突兀的大变样!

    轰!

    浪涛击天。

    他看到是什么?一片汪洋,惊涛拍岸。

    在岸边有一座又一座高台,每一座高台下都是密密麻麻的生灵。

    “我要成为金翅大鹏!”

    其中一座高台下,有一个人形生灵嘶吼,他周围有人也有怪物,都跟着大喊,情绪高亢。

    在那高台上,有一团金光沉沉浮浮,里面有只鹏鸟闭着眸子,寂静无声。

    另外一座高台下,也有一批狂热的生灵,在那里呐喊,大叫,挥舞着手臂。

    “我要成为千手真神!”

    他们高呼着,参拜了下去。

    在这座高台上,有一神圣光辉覆盖,当中盘坐着一个朦胧的男子,拥有上千条手臂。

    到了海岸边后,王煊觉得自己要被撕碎了,在他的身后,那些影子不断舞动,拉着他想要前往不同的高台下。

    足有数百座高台,每座高台上都有一个传说中的强大物种,散发着迷蒙的光辉,在台下有大量的朝圣者。

    “不是真实的,我所见都是虚假的,我不要这些!”王煊大吼。

    然而,他的身体在真实的流血,身后的影子在撕扯,他几乎要被扯裂了,全身剧痛。

    “你们如果想成为妖魔,自己去,翅膀、犄角、尾巴、恶魔翼、三头千臂,都给我滚,不要纠缠着我的身体!”

    王煊嗓音嘶哑,他艰难地挣扎,不想被掳走,更不想变成那群怪物的样子。

    在他抗争时,汪洋拍击天上的明月。

    他看到大海深处有一叶扁舟,金光点点,随着大浪不时抛向天际,偶尔仿佛触及到了天上的那轮明月。

    那是……以羽化神竹挖空后制作出来的船。

    他见过这种东西,在大兴安岭的地下实验场中,女方士的肉身就躺在竹船中,三千年来始终生机勃勃。

    现在,他又见到了这种奇异的竹船!

    不过,这艘要大的多。

    羽化神竹的本体直径足有三米,在汪洋中起伏,始终没有被浪涛拍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