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五十章?与列仙交易
    天穹深邃,明月洒落下朦胧如薄烟的柔和光辉,壮阔的海面轻微起伏,震碎月影,荡漾出点点碎金。

    “我身上没有内景异宝。”王煊开口,他不想与很可能是列仙的生物照面。

    即便是隔着大幕,他也忌惮,那种生灵深不可测。

    经历过红衣女妖仙事件后,他都不敢轻易进古代那些人遗存的内景地了。

    “无妨,见面就是缘,这艘船荒芜了很多年,难得再有人登船。来这里随便聊聊也行,说不定就有与他们合作的机会。”

    摆渡人倒是很好说话,接着,他又看了一眼王煊的短剑,道:“再说,你身上也有不错的器物。”

    海中没有风浪,竹船停的很稳。摆渡人手持钓竿坐在船头,看着虚空。

    大幕接近了,并且自半空中在缓缓下沉,渐渐与海平面持平,附着蒙蒙的雾气,就在不远处。

    羽化竹船与大幕间以钓线相连,有淡淡光华流转。

    “有人想和你家教祖合作,愿送出一部羽化级经文。”摆渡人转过身来开口。蓑衣中没有人,漆黑一片,只有雾霭弥漫。

    上来就是这样的大手笔,王煊不得不叹。

    如果不知道真相,他会很动心。

    可他在新月上看到了月坑深处,内景地中那位一教之主的结局,现在听到这种交易只感觉惊悚。

    他顿时警醒,这些生灵十分可怕,上来就想狩猎一教之祖!

    “我家教祖闭关了,估计得短时间出不来。”王煊低调而又认真的回应道。

    在这个地方,他可不敢乱来,表情严肃又真诚。

    摆渡人点头,道:“嗯,有人听说你毅然舍弃各种顶尖的‘真体’路,时隔很多年,成为又一个登船人,觉得你不错,想教导你。”

    “有什么条件吗?”王煊谨慎地问道。

    古代羽化级强者传授秘法,传出去的话,估计很多修行者会疯狂!

    “进入大幕后的世界学习三年,将来你要为他办成三件事。”身穿蓑衣的摆渡人说道。

    “教祖在,不远行。不知道他老人家闭死关后,能否成功踏出那一步,我不敢远离。”王煊郑重地说道。

    摆渡人笑了,没有说什么。

    王煊心有不解,问道:“我等红尘中人也能进大幕后的世界?”

    “你的精神意识可以暂时进去,肉身很难。”

    王煊听到这种回应后,心头悸动,真要进去见的话,再出来的还是他吗?

    他觉得这样太被动了,开口道:“我身为一个底层修士,估计没什么东西能被前贤看上。要不问问各位可前辈,在这现世中是否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看看我能否帮忙,能怎样合作。”

    大幕后方的人听到摆渡者的转述后,都陷入沉默,那些深不可测的生灵似乎都想到了过去的一些旧事,在追忆与缅怀。

    大幕前方有雾霭,一直没有散开,看不到他们的真容。

    “有人问你,你家教祖能杀地仙层次的黑狱鸟吗?”

    王煊头大,让王教祖去杀那见鬼的黑狱鸟,开什么玩笑!

    他摇头婉拒,真没法答应。

    摆渡人道:“那可惜了,难得有这种羽化级以下的生灵请你家教祖去杀,算起来是较容易完成的任务了。”

    王煊无语,去杀一位地仙,都是难度系数较低的任务?

    不过想一想这些人的来历,也可以理解。

    “那位前辈如此强大,当年怎么不自己去杀了仇敌?”王煊问道。

    摆渡人道:“那个地仙同他隔了好几个时代,在后世灭了他的道场,所以他不忿。”

    王煊出神,羽化登仙后,连自家后路都被人抄了,也够凄惨的。

    同时他警醒,进入大幕后太不自由了,对现世彻底失去了影响力。

    王煊开口,道:“各位前辈如果有仇敌,就不要找我家教祖了。今时不同往日,天地环境大变,羽化登仙已成过往,地仙层次的生物都已成为传说。”

    一切都由摆渡人为双方转述。

    大幕后方,那些人沉默,很多地带确实已是如此。

    王煊又道:“各位前辈,如果有什么后人需要照顾,可以告诉我。”

    摆渡人摇头,道:“他们都拒绝,怕你家教祖去灭了他们的后人,觊觎他们留下的遗宝。”

    王煊听到后一阵无言,这群人的想法还真是……够黑暗的!

    不过他也能理解,走到这个高度的人,必然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与人间险恶,不然也活不到登仙。

    “难怪自现世消散后,也要留下陷阱坑后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王煊腹诽。

    接着,他又开口道:“各位前辈,有没有什么怀念的长辈,思念的红颜,我可以帮忙去找他们的旧坟,扫墓与祭奠。”

    连摆渡人都无语了,这个登船者有点另类,准备承包上坟、寻人等各种红尘琐事吗?

    “没办法,我现在还只是个凡人。”王煊无奈的回应。

    “他们说了,死去一切成空,羽化登仙,就此刻斩断了红尘缘,纵有思绪,也只在心中祭奠。”摆渡人说道,然后他补充道:“我觉得,他们是怕你去偷坟掘墓。”

    王煊感叹:“这群前辈,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可怕时代,为什么将人心想的这么坏!”

    摆渡人无言。

    片刻后他才露出异色,道:“有人问,你所在的星球步入星际时代了吗,可走进深空吗?”

    王煊点头,给予肯定回应。

    摆渡人道:“这是一个简单的任务,有人会给你星空坐标,重金请你去对付一个凡人。”

    “跨越星空?太遥远了,这任务我不接!”王煊拒绝,谁知道会知道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他还只是个“凡人”,就算是超凡者,在宇宙深空中也很渺小。

    “她说了,不要急着拒绝,那颗生命星球现在已没落,几乎没有修行者了,而她会给你难以拒绝的报酬。”

    “什么报酬?”王煊问道,同时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怨,会让羽化级强者惦记上了凡人。

    而且,纵有凡人仇敌也该老死了吧?

    难道是最近干预现世,新结的仇怨?他心中一动。

    摆渡人转达,道:“她说,可以给你一位绝代妖仙当年剩下来的部分药土,一旦将来你踏足采药领域,就会明白这多么的重要。”

    “药土,很重要吗?”王煊不解。

    “相信我,她说的没错。我知道,在她的身后确实有一位绝世妖仙,其残留下来的药土,绝对是瑰宝。”连摆渡人都在感叹。

    接着,他又补充,道:“药土,不是真正的土,更确切的说是某种药性,我怀疑那位绝世妖仙留下的药土中有天药的部分药性。”

    “她万一骗我呢?”王煊怀疑,对付一个凡人,至于这样大手笔吗?他认为不怎么靠谱。

    摆渡人平淡地开口,道:“我是守约者,有我在,可以保证公平交易,不会有任何问题。”

    王煊点头,道:“好,问下她想对付什么人,我该怎么做。”

    “她想对付一个名为王煊的凡人,到时候你只需将一根刻满符文的羽化神竹插进他的身体中,不要插要害,就算完成任务。如果接受,她会给你你详细的资料,还会送给你一件杀器,能斩掉初级超凡者,可用来防身,当然最多只能用两次。事后她会给你绝世药土。”

    王煊面色平静,心中却掀起轩然大波,来到深空中了,都有人想对付他!

    他在列仙中这么有名了吗?不用想,对方惦记上他是因为,他还是凡人就能自主开启内景地!

    有仙不安分,想要回归现世!

    别说送出什么药土了,真要能回归,估计送出更重要的东西都行!

    他皱着眉头问道:“这是干预现世,对付一个凡人好吗?如果列仙频频这样出手,人间岂不是要大乱。”

    摆渡人淡然,道:“你多想了,只有这种特殊的地方可以做交易,但已经有数百年没有人登上这艘船了。”

    王煊心中长出一口气。

    他不动声色,点头道:“可以,但是,我必须要先拿到药土才行。”

    摆渡人摇头,道:“对方说了,药土太珍贵,你不完成任务,这交易没法进行。”

    王煊很坚决,道:“下次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来到这里了,现在不先拿走报酬,那就彻底拿不到了。”

    “这倒也是,这条秘路不好走。”摆渡人点头。

    最终,经过讨价还价,那位强者愿意先支付部分药土。

    摆渡人郑重告知,道:“知足吧,这种药性,只需要一小撮,就能够改变你的命运,足够了!”

    王煊道:“我有个条件,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需要始终确保我自身安全,我才考虑对那个王煊出手。不然的话,我有权不行动,放弃出击,不算违背这次交易。”

    “嗯,可以,对方同意了。”摆渡人告知。

    瞬间,大幕后方有根手指长的羽化神竹浮现,密密麻麻,刻满了奇异的符文,沿着鱼线飞了过来。

    接着,又飞出来一根银簪子,它看起来是女子的饰品,但经过人刚才一番简单的祭炼,已成为超凡杀器。

    此外,还有一块玉石,里面都是资料。

    王煊皱眉,道:“这是来自列仙的物品,我有些担心,万一动了手脚怎么办,比如说,它们到头来会杀了我。”

    “放心,我已查看,这些东西没有问题,完全遵守旧约之规。”摆渡人说道,他又补充道:“这些器物,谁都可以用,所以你不要遗失。”

    “这下我就放心了!”王煊点头,如释重负。

    “好,旧约见证,交易完成!”摆渡人大声说道,天地间竟有一道恐怖的雷霆划过。

    然后,他分别提醒双方,旧约记录下了这一切,已经生效,任何人不得反悔,都要严格履行约定。

    大幕后方,那个交易者忽然间有些心血来潮,竟是有些不安。

    这一刻,她想付出极其昂贵的佣金,请摆渡人散去迷雾,她想看一看大幕外的交易者。

    渐渐昼夜颠倒,我接着去写,希望今天第二章能早点,努力调整。求下保底月票啦。

    感谢:叁生缘天帝、允海、玉米姐姐小号五,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