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五十二章?又见红衣妖仙
    大幕中,雄浑的大山,蒸腾霞光的湖泊,自悬空岛屿上落下的瀑布,各种景物交织一起,壮阔而又美丽。

    远方传来一声震动山川的虎啸,代表了白衣女子的心情,她圆润的俏脸上涨红到要滴血了!

    那个凡人居然还敢让她带这种话!

    有那么一刻,她真想尝试杀出大幕去,今天居然被一个凡人给欺负惨了。

    这让她觉得,比当初被这个人用黑色长剑戳进屁股还要悲惨与耻辱,至今她都不想回忆那段黑经历。

    其他几位妖仙都露出异色,有人在笑,有人温和的同王煊打招呼,抱有目的性接近他。

    月光如水,碧海平静。

    金色竹船上,摆渡人回头,蓑衣中漆黑,模糊的面孔浮现,静静地看向王煊。

    好几百年没人登船了,今天终于来了个人,所作所为……让摆渡人都在出神,这是什么时代了,今人都这样吗?

    “前辈,我只是个凡人,在列仙的注视下苦苦挣扎求生存,已经够可怜了,你还是赶紧放我走吧。”王煊低语。

    看着他这样低调,严肃而又认真,一脸诚恳之色,摆渡人有些感慨,让一位妖仙吃亏的凡人也算可以了,这是典型的吃干抹净要跑路吗?

    “现在害怕了,那你刚才还刺激她?”摆渡人开口。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我这是被逼急了。真实情况是,人越是虚弱无力,越是想高声为自己壮胆。”

    王煊这么直接,非常的坦诚,让摆渡人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是真心话吗?不见得!

    “快了,秘路就要结束了。”

    王煊听到这种回应,总觉得他在敷衍,到现在他都没有感受到所谓的秘路是什么状况,根本就没有变强!

    “所谓秘路该不会是一场梦境吧,一会儿你可能会告诉我梦路结束了?”他忍不住开口。

    摆渡人很平淡,道:“这里是逝地。”

    关键词中果然有逝字,这与王煊在外面听到的一致。

    红衣女妖仙还未出现,另外几位妖仙对王煊多次试探,自然怀着目的,让他颇为被动。

    他现在藉此机会回避,认真向摆渡人请教这条秘路的事,有理由不与内景地中那几位交流了。

    “逝地,或许才是超凡的源头,修行的起始处,让万物神化的原初之地,为最古秘路。”

    接着,他又补充,这只是一家之言。

    有人认为,还有更久远的秘路,最早时生灵另有捷径可走,在普通的人类,以及寻常的飞禽走兽中胜出,踏足超凡。

    王煊只知道内景、天药等秘路,对于摆渡人说的这些,完全不了解。

    摆渡人告知,最初发现逝地时,万物一旦临近,几乎都要死去。

    但总有例外,身体经过逝地神秘能量的冲击,个别能活下来的人类,或者飞禽走兽,就此会慢慢超凡化。

    “辐射?”王煊讶异,产生这样的联想,而后又担心,身体会不会畸形,会有会出现各种恶性病变?

    摆渡人对现代用语理解后,直接摇头,这个蜕变的过程会让生灵强大,但不会有什么病患。

    在那茹毛饮血的年代,蛮荒大地上弱肉强食,相当的惨烈,有些生物因为逝地而变得极致强大,超脱出来,高高在上。

    “逝地,主要是从肉身的改变开始,让人与飞禽走兽等从此神化或妖魔化。”

    摆渡人说道,他觉得,各种生物变强,都是从肉身开始的,所以他猜测逝地可能是最早与最原始的秘路。

    王煊自语:“我以为,内景的发现,让人类站在特殊的时间节点上,在与各种怪物的竞逐中胜出。原来更早时期,就已经有了逝地这样的秘路,各族类都因逝地有了神化或妖魔化的高手。”

    在他的理解中,逝地就是超凡辐射!

    这就有些神秘了,逝地是怎么产生的?

    摆渡人摇头,至今都没有几人能说清逝地的来历。

    之所以叫逝地,是因为偶尔能在逝地中见到一些早已消逝的物种的影子,现世中已经绝种了。

    所以,逝地也有逝景的说法,过去留下的景。

    “这样的奇异之地,世间就此一处吗?”王煊请教。

    摆渡人摇头,道:“当然不是,以八大逝地为主,景色各不相同,皆负有盛名,另外还有一些稍弱的逝地。”

    最为关键的是,强大的逝地会转移,不会久留一域。

    “依据我的经验,既然有人成功来到这里,最多一年半载,这片逝地就要从这颗星球上离开了。”

    王煊发呆,逝地不是固定在一域,行踪莫测。

    按照他的最新理解,逝地就是消逝的景,会移动,具备超凡辐射!

    “它的危险都体现在什么地方?”王煊想了解的更多。

    “你自己没有感觉吗,初步踏足逝地,身体经历超凡辐射,各种神化、妖魔化的特征同时出现,几乎被撕裂。”

    正常来说,踏进来的刹那,九成的人就要立刻死去,各种超凡化太剧烈了,没有几个人承受的住。

    王煊觉得不对,他只经历了妖魔化,并未经历神化。

    “那是因为,你吃了妖魔的低等果实,应该是血葡萄吧。”

    当听到这种解释,他无言以对。

    关于此地,摆渡人没什么隐瞒。

    为什么这片逝地外围寸草不生?因为死了太多的生灵,全是煞气,九成九的生物进来后就崩解了。

    当了解这些后,王煊很满意,自己的肉身经历超凡辐射不坏,足够坚韧。

    “海岸边那些高台上有神话有传说中的各种顶尖生物坐镇,也是逝地原本就存在的吗?”

    “不是,各族类都觉得逝地太危险,那是昔日强者约定后,各自留下的超凡手段,为后世生物指明一些真体路与神化路径。”

    即便这样,死亡率也高的离谱,甚至可以说吓人。

    王煊亲眼目睹,每座高台下那么多生灵,到头来能够接受超凡辐射,最终活着离开的也没几人。

    连摆渡人都在感慨:“逝地这条秘路,存活率极低,导致后来没多少人敢走这条秘路了。”

    这时,大幕后方出现变化,云雾涌动,遮去艳阳,天地顿时昏暗了,烟雨迷蒙。

    “前辈,她如果不守规矩,你挡得住她吗?”王煊低声问道,他知道红衣女妖仙来了!

    “旧约挡得住她。”摆渡人说道。

    王煊顿时头大,红衣女妖仙一直在尝试突破旧约限制,这就是一个专门在挑战大幕规则的人。

    大幕中,那几名妖仙看到远处那道婀娜身影后,全都见礼,相当的敬畏,可见红衣女妖仙的实力与地位。

    她身段极美,一身红衣,丢掉了油纸伞,在雨中漫步,发丝带着湿漉漉的雨滴,莹白的俏脸在迷蒙的雨雾中有些不真实。

    她眸波醉人,有种妖异的风情,但却让另外几位妖仙越发的放低姿态。

    随着她轻轻一摆手,那几人不断倒退,将大幕前的地带留给她,那几人都远离,不敢与她站在一起。

    白虎妖仙站在不远处,随时听候调遣。

    “一别多日,仙子绝世风采更盛往昔。”王煊客气地的打招呼,总不能伸手就打他这个笑脸人吧?他想尽力缓和关系。

    红衣女妖仙确实风采过人,就冲那股让其他妖仙敬畏的从容与妖艳的姿态,就显得她与众不同。

    她没说话,眸波转动,颇有天然魅惑之态,然而,她的目光其实有些冷,并未想给予好颜色。

    只是她生就绝艳之姿,无论是笑,还想冷着脸,都有独特的风情,极其动人。

    她淡淡地笑了,用白皙的手指戳了戳大幕,顿时让那里出现一道细小的裂纹!

    这一幕,让自觉站到很远处的几位妖仙更加的忌惮,不自觉间,姿态摆的更低了,都略微低头。

    摆渡人蓑衣中出现模糊的面孔,盯着前方,红衣女妖仙这分明是在冒犯旧约,相当的飞扬自负。

    “你说,我抓住你后会怎么处理?”她微笑着开口,鲜红的唇,好看的贝齿,这一笑颇有些风情万种。

    王煊警醒,这女人该不会真能够杀出来吧,或者能探出一只手掌,万一真将他抓进去那就惨了。

    他看向摆渡人,严重怀疑,这位守约者能保证这里安全吗?

    “旧约下,无人可例外。”摆渡人很严肃地说道。

    王煊觉得,他这种说法不怎么稳妥,他认为还是沉稳点吧,不能刺激红衣女妖仙。

    “仙子,我让白虎妖仙给你带话,不是随口说说,我觉得我们双方没有必要见面就起冲突。我知道你的目的,这和我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我觉得,咱们不是敌对关系,未必不能合作。”

    王煊很诚恳,想化解矛盾。

    摆渡人瞥向他,模糊的面孔上神色不善,那意思是,过分了,你们当着守约人的面,在谈合作违约的事?

    王煊道:“我真心觉得,世间没有什么不可以谈。我们可以化敌为友,很好的相处。比如,你可以投资我,让我成长的快一些,到时候可以更好的帮助你出来。你看,这总比你一直想着把我抓住,逼我就范强吧?”

    “你当我是那只傻猫,资敌成长,养人为患,天真。”红衣女妖仙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后面,白虎妖仙顿时羞愤,恶狠狠地瞪向王煊。

    王煊轻叹:“我抱着诚意而来,想与仙子合作,不曾想你一点机会都不给,一口回绝。”

    白虎妖仙道:“骗子,你先还回药土,不然有什么诚意。”

    王煊不理她,只是看着风姿绝世的红衣女妖仙。

    “合作不是不能谈,你进大幕来,跟在我身边三年。”红衣女妖仙开口。

    “三年后,我留在外面的肉身都臭了。”王煊找借口。

    同时他在思忖,又是三年期,这么说的话,红衣女妖仙也不能硬闯出来,也在忌惮这个期限?

    红衣女妖仙嘴角微翘,道:“我可以将你的精神连带肉身一起接引进来。”

    “还是算了吧,教祖在,不远行。”王煊拒绝。

    开什么玩笑,进去的话估计就再也出不来了。

    白虎妖仙站在后方,圆润的脸气鼓鼓,在那里冷笑,见鬼的教祖,你骗鬼啊!

    红衣女妖仙笑了笑,顿时让迷蒙的雨天都灿烂了起来,道:“那换个条件,你把女剑仙留在现世的那块骨给我送来。”

    王煊的脸色顿时变了,他冷声道:“你这样说,就没诚意了。”

    他怎么可能会将剑仙子的那块有浓郁活性的手骨送出去?那多半关乎着她的未来!

    “你可要想清楚哦,没有你,我不久的将来也要出去了,到时候咱们在现世中来次美丽的邂逅,你期待吗?”

    红衣女妖仙在笑,相当的明媚娇艳,魅惑天成。

    然而,王煊却毛骨悚然,她还有其他手段越狱吗?

    “唔,我上次隐约间听到,你想让我跳一段妖仙舞?”红衣女妖仙黛眉微蹙,在那里看着他。

    王煊无言,上次他与老陈还有青木坐飞船去采天药,逃走时的确那么喊过,真被她听到了?

    摆渡人无言,这个凡人小子真是够可以,敢让一位绝代妖仙为他起舞?

    大幕后方,几位妖仙彻底震惊了,暗自感慨,多少年没看见这么无畏的人了,连有这种念头的仙都被打死了!

    王煊看着她,起初没说话。但他觉得,今天注定没法合作了,会撕破脸皮,那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因此,他淡定地开口:“早晚让你大跳妖仙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