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五十四章?外围之变
    王煊默默体会,体质增幅真的很大,他轻轻一跃,便嗖的一声从原地消失,比以前快了很多。

    他几次加速,导致绝地中空气爆鸣,轻易就可以突破音障。

    绝地边缘有数十米高的石壁,他没有挥拳,身体发出淡淡金光,便猛然撞了上去。

    石壁崩解,被撞击的中心区域出现一个人形的坑洞,从这里向外辐射,密密麻麻,都是黑色裂缝。

    王煊从人形的破损处退了出来,充分评估了自己的实力,金身术相当的恐怖,速度与力量激增。

    他觉得,自己比一般的大宗师厉害不少!

    此时,王煊一直光着身子呢,主要是被吞进蛇腹后,那身破烂的衣服有浓重的味道,他脱下后就不想再穿上了。

    他摇了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件事儿。

    他现在有种强烈的冲动,想练张道陵的体术,看一看能否也有突破。

    这是因为,他的血肉、骨头皆散发着浓郁的生机,身体宛若新生,各项指标全面大幅度提升。

    最为关键的是,走完逝地秘路后,肉身活性还处在惊人的状态中,这不是练五页金书的最佳时刻吗?

    王煊深吸一口气,摆出第四式的姿势,梳理身体各个部位,而后按照秘传的节奏,血、骨、脏腑轻鸣。

    金书上刻录的体术,需要全身协同,按照特殊的频率震动,一个弄不好就会伤到自身。

    有些脏器很脆弱,但很大一部分秘力却又是从这种地方养出来的,矛盾而又神秘。

    王煊很小心,如果稍有不适,他就会立刻终止。

    很长时间后,他吐出一口浊气,第四式勉强能施展,但他不敢练下去了,能走到这一步已经让他满意。

    他以精神领域查看自身,体内生机浓郁,脏器略微发光,有种朝霞的气息,又像是春天刚破土而出的嫩芽,代表着新生。

    这是他的身体机能处在最好状态的特质与体现,他练金书上的第四式并没有受损。

    王煊走过去,看了看地上的脱下的那层皮,稳妥起见,决定处理掉。

    不得不说,金身术有成的他,蜕下的这层活性物质相当的结实,他手持短剑切割,又放出大宗师级的真火,这才解决掉。

    稍微犹豫,王煊将散发着臭味的破碎衣物也给烧了,他宁愿出去裹树皮!

    这次出来,逝地的神秘力量并没有阻挡,任他离去。

    当王煊从迷雾中走出时,有些出神,外面骄阳如火,各种能量物质浓郁,在山峦间蒸腾,色彩斑斓的霞光流转。

    而身后的绝地中,却是夜色深沉,一轮明月高挂,截然不同的天象。

    王煊雄心万丈,既然发现了逝地秘路,他就要在这里崛起!

    然而,现实很快就教育了他,密地的丛林法则血淋淋,稍有大意,就会丢掉性命。

    他向外走,辨别方位,研究地势,这里已经不是他进来的那块区域。

    猛然间,他发现对面石崖上有只桌面大的山龟,龟壳上精致的纹理密布,呈黄铜色,它正在晒太阳。

    “饿了大半日,吃只山龟补一补……”

    很快,王煊觉得不对劲儿,这只龟看着他的眼神,怎么也是一副吞口水的样子?

    一刹那,他的精神领域有感,刚出来就遇到一头超凡生物?这可能是围绕迷雾区筑巢的八大超凡怪物之一!

    王煊转身就逃,即便成为大宗师了,他也不敢和这种怪物死磕,真敢去莽的话,估计会立刻沦为龟食。

    黄铜色泽的山龟,一点都不笨拙,轻灵的像只飞燕,从山崖上一跃而下,四肢踏着树梢飞快奔行。

    它简直像是草上飞,踩着草木而行,一跃就是好十几米远,最终落地时,距离王煊都不足十米远了。

    它张嘴就是一片火光,差点将王煊淹没,他极速闪避,周身毛孔都在喷薄金霞,总算躲到迷雾地带。

    身后方向,那片火光落下,将地面都烧红了,熔化了,岩浆流了一地。

    王煊大口喘息,就这么短短的一段路,他居然经历了一场死劫,跑的再慢一步的话就会被一头龟给吃了!

    现实教育了他,在密地中,无论怎么低调都不过分,说不定哪里就冒出一头超凡生物。

    黄铜龟朝这边瞥了一眼,慢吞吞的爬走了。

    王煊调整心态,深刻反省。

    别看在大幕前他可以直面列仙,敢说敢言,那是因为对方不出来,不然分分钟钟就会让他灰飞烟灭。

    “真实的世界,弱肉强食,血淋淋,连苦修一百多年的老钟在密地中都在被耗子追杀,我有什么理由过于自信?”

    王煊认清了现实,重新严肃起来。

    ……

    此时,钟庸与老宋累到想吐,披头散发,都在地上大口喘气,满身都是超凡怪物的血。

    历经一番艰难的厮杀,两人终于将一公一母两头老鼠给杀了,这片山林已被摧毁,满目疮痍,所有凶禽猛兽全都逃跑了。

    “老钟,你那最后一手,五指间闪烁五色神光,是不是从你家五色玉书上悟出并练成的绝学?”

    宋家老头眼睛直勾勾,目光十分热切。

    “不是,那本书看不懂,研究不透,这是陈抟的绝学。”中庸摇头。

    陈抟是谁?是继钟离权、吕洞宾之后,内丹术领域的绝世强者,将金丹大道发扬光大。

    宋家老头子心中震动,钟庸这是准备走旧术领域中的金丹路线吗?

    “刚才那是陈抟金丹大道中提及的五色金丹气?”宋家老头苦涩,这贪生怕死的老家伙苦修一百多年,难道真要见到曙光了?

    “想什么呢,五色金丹只是传说,古代都没有几人能练成。再说了,我们现在什么层次?就不要想金丹那么远的事了。”

    老钟叹道,然后神色严肃起来,道:“小宋,你刚才也感应到了吧,有极其强大的超凡瑞兽以精神传音,严厉警告我们,要么离开,要么进入密地较深处,不得留在这片区域。”

    九十多岁的宋家老头子闻言顿时脸色难看,他确实听到了。

    “什么状况,那头超凡瑞兽,居然能与人沟通,强大到了什么地步?为什么超凡的人形生物不得留在外部区域?”老宋有很多疑惑。

    钟庸脸色颇为凝重,道:“刚才在奔逃的过程中,我曾先后远远地看到两批年轻人在对峙,看服饰那两批人都不像是我们新星来的人。”

    “密地深处……有人?现在走出来了!”宋家老头子发毛。

    钟庸道:“我们被警告了,而现在又无法离开这颗星球,只能暂时向较深处过渡下。”

    接着他又道:“我得去找我那两位后人,总感觉这块地带要出事儿了,还是带他们一起走吧。”

    ……

    另一块区域,老陈躲在一片密林中,骑坐在歪脖树上,将最后一颗银色竹笋吃下去了。

    早先,他只拔了一颗银笋,被两头顶着黑眼圈、很像国宝的怪物追杀了好几百里,连后背都被抓伤了,鲜血淋淋。

    老陈一怒之下,甩开“国宝”,将另外三颗银笋也都盗走了,全给吃干净了。

    现在他身上很深的伤口已经结疤,好的差不多了,银笋药效惊人!

    “这下满足了!”他打了个饱嗝,被追杀那么远,终于是出了口恶气。

    “以后回旧土蜀地,我会多喂你们那些远亲一些竹笋!”他感觉一股奇异的能量在体内流转,对自身好处不小。

    突然,老陈寒毛倒竖,猛然抬头,看到一只白孔雀带着朦胧的光晕,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落在上方的树干上,正在盯着他。

    这绝对是超凡生物中的恐怖强者,连老陈都心头悸动,感觉难以对抗。

    “人类,你的实力已超过上限,请走向密地深处。”白孔雀的精神在剧烈波动,发出警告。

    老陈吃惊,在来密地前,他查看了大量的资料,可是都没有提及这些,他预感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

    ……

    王煊潜行匿踪,离开迷雾区后,他在观察八大超凡巢穴,随时准备冲进去采摘奇药。

    有的超凡巢穴,他只盯着看了一会儿就放弃了,因为惹不起,比如某座峭壁上,栖居着一种金色的怪鸟。

    一旦惹上这种会飞的超凡怪物,根本跑不掉。

    “该不会有稀薄的金鹏血统吧?说不定它的祖上还是人呢,进入逝地走真体路后,才成为妖魔。”

    王煊转移向下一个超凡巢穴,仔细研究。

    蚕蛇的洞穴他也看过,两头幼崽都没死,而且公蛇也回来居住了!

    “算了,看你们家庭和睦,王教祖大人大量,不忍破坏你们一家其乐融融的气氛。”

    最后,王煊重点盯上了那头黄铜山龟的巢穴,在那里有一株像是黄铜铸成的小树,挂着几枚泛黄的果实。

    看着还没有彻底成熟,但是,王煊觉得药效差不了太多。

    当然,这只是目标之一,还有两处超凡巢穴也比较理想。

    其中一处巢穴,住着一头银熊,长的圆滚滚,王煊感觉它跑不快。

    不过,鉴于那头山龟都能在树上奔行,凶猛的一塌糊涂,他对快圆成球的银熊也不敢大意。

    为此,王煊特别观察了很久,银熊去狩猎时,也不是很快,应该是八大超凡生物中跑的最慢的怪物。

    “对不起了,银熊哥,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幼崽哺育,估计那簇白色的超凡药草你也吃腻了,就暂时借我一用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连根拔走,留下根须,养上一段时间,你还能接着吃!”

    王煊选准了目标,准备动手了。

    在这之前,他向逝地方向看了看,那里依旧是一片迷雾,阳光照射不进去。

    他可忘记摆渡人的话,逝地随时可能会转移离去的,万一他采药成功,并且吃下去了,而逝地却消失了,那样他会被坑死。

    “采摘到奇药后,不能直接吃,稳妥起见,进入逝地再说。”

    王煊有足够的耐心,终于又等到银熊去捕食了,他估算了一下,如果只是逃向迷雾区的话,时间相当的充沛。

    摆渡人说过,就此一别后,两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了,而王煊却认为,马上就可以给他惊喜了。

    “咱们一会儿见,那湖光月色我还没看够呢!”王煊满脸都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