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五十五章?一切只为造化
    “快看,那个土人又出现了,辣眼睛啊!”

    很远的地方,有人站在山头上眺望,发现了王煊,惊的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人啊,连一件衣服都没穿,只是下半身用树皮做了个简陋的短裤,正在一路狂奔,怎么看都像是野人。

    “果然是未开化的土人,没羞没臊,光着身子就敢四处乱跑!”几名外星大宗师俯视着,深深地鄙夷。

    “不要小看他,这个土人生存能力很强,居然又活了下来。”

    有人警告,他们守在这片区域,一是想杀死王煊,二是想寻找机会继续采药。

    “他连蚕蛇的腹内都敢躲,不远处有一条大河,我猜测,他没准都躲在某些大鱼的肚子里,在水中隔绝气息,随波逐流,逃过一劫!”

    “有道理,他练成了金身术,躲到凶兽的肚子里去,还真是个办法!”那个亲身跳过河逃命的男子点头,若有所悟。

    几人眼神冷冽,脑补出王煊各种野人行径。

    “准备猎杀他,这次绝不能放走他!”活着的五人准备报仇,恨透了王煊,因为他,他们这个队伍连续减员。

    “我们只剩下五人,根本竞争不过其他队伍了。尤其是,我刚才远远地看到了‘羽化星’的人,他们领队的女子在对付一头怪物时,居然施展出了类似超凡的手段!”

    有人叹道,他只看了一眼,就立刻逃走了,怕被发觉。

    在密地外部区域,不是一个队伍的人,那就是死敌,是竞争对手,一旦相遇必有一方被杀的没有活路。

    现在他们彻底没心气了,还未竞逐,人就减员一半了,现在只希望躲在这种超凡巢穴附近,能活下去。

    “很显然,有人可以晋升超凡,却卡着不突破,想在外部区域独占鳌头,拿到那传说中的好处。”

    “有的队伍的野心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大。”名为卓扬的男子开口。

    他认为,有人想在外部拿到最大的好处后,再进军超凡境界,接着赶到密地较深处去,进行超凡之战,争夺那桩传说中的造化。

    在超凡领域,都被称为传说中的东西,那必然是稀世瑰宝!

    它足以改变一个修行者的命运,不然的话,一般的东西也不会让他们出现在密土竞逐与争夺。

    ……

    王煊找准机会,冲着银熊的巢穴就冲过去了,已经闻到那簇银白药草的清香。

    在药香中,也有种惑人的特殊芬芳,这一点与血葡萄相似,让人忍不住想接近与吞食。

    王煊刹那明悟,这里毗邻逝地,八大超凡巢穴的祖上多半真有可能是走真体路的的生灵,实现了妖魔化。

    所以,他们居所的药草多为妖魔果实。

    “咚!”

    突然,一块数十斤重的石块从天而降,险些砸中他,落在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接着,不断有石块砸落,闹出巨大的动静。

    王煊霍的转身,看到了远方的山峰上几道身影一闪而没,迅速消失了。

    这是想……借熊杀人!

    王煊眼中怒火喷涌,居然有人坏他的机缘,眼看就要成功了,现在却震动这片山林,为银熊通风报信。

    尽管距离药草不远了,但他还是毅然转身离去,朝着迷雾地带冲了过去。

    挡他采药,阻他晋阶,这好比生死大仇,王煊怒火直冲天灵盖,恨不得立刻去追杀那几人。

    他自然看清了,是那几个外星大宗师。

    他们还没有离去,这是盯上了他,非要除掉他不可,那没什么好说的,一会儿必须反杀过去。

    密林深处,暴烈的戾气冲起,恐怖的能量激荡,顿时让许多大树全都炸开了。

    那头圆滚滚的银熊居然冲上高空,簌簌抖动间,原本肥胖的躯体变瘦了。

    它居然有一对毛茸茸的巨翼,平日不用,折叠在在身上,显得很臃肿。

    现在展开双翼后,银光暴涨,它像是一道雪亮的雷霆划过密林上空,俯视着自己的巢穴。

    王煊头皮发麻,这个跑的最慢的怪物,现在快成一道闪电了,比那头金色怪鸟还要迅猛,谁挡得住?

    还好,他刚才很果断,被人阻挡与破坏后,调头就跑了,没有硬着头皮去采药。

    不然的话,现在肯定成为银熊的血食了!

    银熊沿着王煊那踏裂地面的足迹一路追了下来,感知无比敏锐。

    险而又险,王煊没入迷雾间,银熊没追上,只看到了他模糊的赤裸背影。

    轰隆!

    银熊吐出一道闪电,在绝地外炸出一个巨坑,里面黑洞洞,很深,扔进去几个巨型怪物都填不满,坑的边沿焦黑一片。

    王煊被惊的不轻,果然最低调的才是最厉害的,那头银熊圆滚滚,没有想到这么恐怖。

    他认为,两头蚕蛇加在一块都不是这头会喷吐闪电的银熊的对手。

    但他还是觉得,如果没有那几人破坏,他采摘到奇药后,即便被银熊追杀,也能顺利逃到这里。

    “阻我道途,应该把你们扔去喂熊!”王煊十分恼火,这确实浪费了他一次绝佳的机会。

    他等了很久,才谨慎的离开迷雾边缘区域,以强大的精神领域探索,确定无危险,这才进入山林中。

    没法薅银熊的熊毛了,这个会飞又能降下雷霆的暴脾气怪物太危险,得换个超凡巢穴了。

    “我和银熊无冤无仇,就不惦记着它的超凡药草了。冤有头债有主,我去找山龟报仇!”王煊宽慰自己。

    在此之前,他想先将几个外星人解决掉,不然半路再阻击他,那问题就太严重了。

    王煊在山林中坐了很长时间,琢磨着,这几个外星人是怎么来的,飞船在哪里,是否还有同伙等。

    “他们只是为采摘妖魔果实而来吗?”王煊认为不太可能。

    这群人如此年轻,就已经是大宗师,说明他们背后的星球底蕴惊人,不会比密地差,超凡文明体系成熟,不至于缺少药草。

    “他们所为何来?不惜跨越浩瀚的星空前来,必有让他们非常动心的东西,我替他们接收好了!”

    在王煊思忖,还为行动时,那几人主动现身了,摸索到了这片密林中。

    “找到了!”五人无声无息地围了过来,下定决心杀死这个土人,终于锁定了目标。

    王煊形成精神领域后,感知超级敏锐,扫视四方,顿时露出冷意。

    他还没去找这些人算账呢,他们反倒提前出现,想要来猎杀他。

    王煊站起身来,看向围拢过来的五人,他镇定而从容,这倒是省却他去找人的麻烦了。

    “说不定这个土人的祖先还是我们欧拉星人,最终留在这颗星球没有走成。”有人开口。

    “连件衣服都不穿,真是归回了茹毛饮血的原始状态。”

    他们没什么好言语,非常仇视王煊,因为他杀过他们的同伴。

    “你们这些人来自哪里?”王煊问道,可惜,对面有精神力强大的人,但却没有形成领域的人,无法洞彻其意。

    王煊无奈,最后只能点指他们,用他们的语言,一个一个称呼去:“土人!”

    当然,他以精神领域捕捉思感,也只能和他们的语言对应上个别词而已。

    几人顿时炸了,他们眼中未开化的野人,居然反过来称呼他们为土人。

    一刹那,双方就交手了!

    王煊在大宗师中期阶段,而对面有后期的人,但他一点也不怵,早先就杀过他们当中的人,突破后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他有意试试自己金身术的强度,所以上来就横冲直撞,尤其是认准一个目标后,他像是一发炮弹般,以整具身体轰砸了过去。

    那个人极速倒退,张嘴就喷出一道光焰。

    结果,王煊的胸口微震,一道雷光绽放,击散火焰,并轰在那人的身上,让他半边身子都麻了。

    轰的一声,王煊趋势不减,整具躯体都是武器,撞在那个身子发麻的男子身上。

    这个男子感觉像是被极速奔跑而来的超凡莽牛撞在身上,剧痛无比,当场就有几根骨头断了,他横飞了出去。

    王煊速度极快,竟又再次追上,就要一巴掌拍死他,但忽然想到自己还没有衣服,便不想将他拍的血淋淋。

    他一把捞住这个人,而后咔吧一声,扭断了他的脖子,解决了一位对手。

    他对自己现在的战力很满意!

    剩下的四人震惊了,这才一交手,他们当中的一位大宗师就被杀了?!

    “杀!”

    他们怒喝,都已经知道王煊金身术大成了,不敢硬撼,全都动用大宗师领域中才能施展的光焰、雷霆等。

    但是他们发现,即便雷霆将王煊轰的踉跄,但却也杀不死他,他的身体金光流转,金身术生生硬扛住了。

    不仅他们会这些秘法,王煊也会,而且无论是雷霆,还是光焰,他都能施展。

    正常来说,大宗师领域,一个人只能掌握一种特殊的能力。

    轰!

    王煊五脏发光,一道闪电就劈了出去,将其中一人打的横飞。

    那人胸口焦黑,不断痉挛,差点直接失去战力。

    王煊前冲,想给他补一巴掌,结束他的性命。

    五人中那个唯一的女子尖叫,对王煊进行进行精神冲击,阻止他杀敌,她的精神能量不弱。

    但这根本奈何不了王煊。

    同时这个女子雷霆迸发,不断向前轰落。

    王煊冷笑,盯上了她,自身从头到脚都有金光流转,他直接扑杀了过去。

    女子催动雷霆,而且不断挥动掌印,向着王煊击去。

    在近身搏杀中,她怎么可能是金身术大成的人的对手?

    她也明白自己陷入危局中,一咬牙,贴身靠近王煊,准备来个鱼死网破,引爆自己的五脏,发出最强一记雷霆,轰穿这个对手。

    可惜,她失算了,她贴身靠近对手的刹那,王煊双臂锁住了她,以蛮力将她抱的浑身骨骼喀嚓作响,当场就断了一些骨头。

    这种情况下,她的五脏都快被挤碎了,怎么能共振并发出雷霆?

    咔吧一声,王煊扭断她的脖子,扔在一旁。

    嗡!

    气流被剖开,一道寒光斩了过来,以王煊现在的反应速度,以及强大的身体素质,居然都躲避不开。

    噗的一声,他的肩头染血,被劈开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

    这让他吃惊,金身术都没能扛住那道寒光?

    后方,那个名为卓扬的人瞳孔收缩,这必杀一击都灭不掉对方,让他寒毛倒竖,预感今天危矣。

    他手中持着一柄短刀,寒光正是从刀体里迸发出来的。

    他再次催动,短刀上浮现神秘的纹络,再次飞出去一道光,斩向王煊。

    这次王煊准备充足,躲避开了,那寒光一路斩过去,放倒了二三十棵参天古树,可见威力之强绝!

    卓扬面色发白,他知道完了,今天凶多吉少。

    短刀是他的长辈亲手祭炼的,刻上了特殊的符文,属于真正近乎超凡的器物,带到密地中来,被人发现的话会有争议。

    因为,外部区域属于超凡之下的竞逐。

    他的这柄短刀有些踩红线了!

    当然,如果非要辩解,也能说的通,毕竟还不是真正的超凡之物。

    当卓扬催发出第三道寒光后,他丢掉短刀转身就逃,因为只能发出三记接近超凡的刀光。

    当!

    这一次,王煊准备的更充分,五脏共振,全力以赴,粗大的雷霆轰出,击在刀光上。

    不得不说,这刀光很恐怖,居然没有被彻底击溃,依旧向前飞来。

    王煊施展张道陵的体术,手掌发光,秘力流淌,轰在那暗淡的刀光上,将它打灭了!

    他有意为之,就是想掂量这种刀光的究极强度,做到心里有数,所以没有躲避。

    轰!

    王煊五脏发光,闪电将起步较慢的两人击中,尤其是其中一人早先更是被劈过,现在还麻痹呢,直接倒在了地上。

    另一人被王煊追上,补了一掌,大口咳血,横飞出去。

    关键时刻,他留手了,决定留下两人,还有用处。

    他全力追杀那个名为卓扬的男子,不久后林中发生激战,这个大有来头的卓姓年轻强者被王煊格杀,被打爆在林地中。

    王煊回来打扫战场,无论是活人的还是死人的战衣都被他扒了下来,他找最洁净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还有各种瓶瓶罐罐以及兵器等,全部被他缴获,收进福地碎片中。

    那个被打爆的卓扬身上有块金属牌子,很是特殊,刻满了纹络。

    王煊审问两名俘虏,其中一个男子就是那个曾经跳河逃走的对手,现在他的双手还有二十二个血窟窿呢。

    结果完全没法沟通,王煊能捕捉两人的思感,但对方没有精神领域,无法领会他的意思。

    到了最后他也只是大致知道,来了不止这一批人,他们在密地竞逐,胜出者将会有大造化。

    王煊觉得没法交流,太困难了。

    最后,他一气之下堵住两人的嘴,提着他们接近超凡巢穴。

    他远远地观察山龟,耐心等待,直到看它离巢去进食,他看向两人,道:“你们休息的也差不多了,能够逃跑了吧,一会儿我给你们机会。”

    王煊只给他们留下内衣,跟他早先似的,两人赤裸着上半身。

    他绑着两人,提到山龟的超凡巢穴外,他快速从那株如黄铜铸造的小树上采摘下来四枚发黄的果实。

    “山龟,你想吃我,我不和你计较,我只吃你几枚果实。”

    王煊发现小树上有三根果柄,说完早有三颗果实成熟了,已被山龟自己吃了。

    “好了,咱们三个各自逃命,有缘再见!”

    王煊放开两人,然后,他先跑了。

    他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出意外,带着两人一起来分担伤害。

    王煊一头向着迷雾区扎去,一路狂逃,因为那头山龟的速度真不慢,万一被它察觉,还是有凶险的。

    事实上,真就出意外了,山龟进食时间不长就回来了,吼声整天,它在后面发狂追杀。

    结果,那头银熊被惊动了,飞上高天,它看到了王煊,也看到了赤裸着上半身分别奔跑的两人。

    它觉得早先去自己巢穴的人,就是个光着脊背的人类,所以直接朝着一人就扑杀了过去。

    王煊回头看了一眼,默默思量,若是没有那两人吸引火力,意外出现的银熊应该也追不上自己,但确实有一定的风险。

    至于山龟,早被他甩没影了。

    他没入迷雾区中,直接开始大口吞食妖魔果实,酸酸甜甜的,汁水很多,口感相当的不错,满嘴都是浓郁的果香。

    他的身体慢慢滚烫起来,发出淡淡的光芒。

    尤其是,当他真正踏足寸草不生的绝地后,身体宛若要被撕裂了,当初的各种恐怖体验又出现了。

    而且,这次更为强烈。

    王煊忍着痛,无所畏惧,一路向着蓝莹莹的小湖冲去。

    一切都如早先经历的那样,高台出现了……

    直到碧海中的尽头,金光点点,竹船要从迷雾中出现了。

    王煊露出笑容,又要见面了,也意味着他又要大幅度提升实力了。

    “奇怪,又有人成功闯进来了,这颗生命星球果然不凡,数百年的沉寂后,居然开始接连出现非凡生灵,踏足逝地秘路。”

    摆渡人刚才在沉眠,被惊醒后颇有感触,不知道这次的生灵是否也很另类,上一个居然敢招惹红衣女妖仙,着实让他印象深刻。

    长章,求下月票啦,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