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逢
    清晨,王煊迎着朝霞上路,去寻找新星的那些故人。

    他想到了吴茵,被怪物抓走,再无音信。

    “我离超凡也不是很远了,我会去那座大峡谷的。”一旦超凡,无论如何王煊都要去看一看。

    在这个早上,也有人进入了密地较深处,远离外部区域。

    “老钟,没想到你对后人很照顾。”宋家老头子看了一眼不远处。

    此时,钟晴与钟诚姐弟二人正在烤老鼠肉,尽管是超凡生物,但他们两个表情还是木然的。

    长这么大两人还是第一次被逼吃老鼠!

    钟庸叹道:“儿子女儿指望不上了,只能从第四代、第五代以后培养了。”

    宋家老头子鄙夷,道:“你这贪生怕死的老家伙,志在五色金丹。我认为,如果这两个小家伙如果不踏足超凡领域,也要被你熬死。”

    钟庸道:“小宋,接下来他们两个就交给你了,你带着他们进入地仙废城,就暂时不要出来了。”

    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密地如此神秘,会有超凡星球的人来这里竞逐,竟被他们赶上了。

    一头白孔雀对他们讲了,走到超凡这一步不易,如果不愿参与超凡之战,呆在地仙废城那里便可以,不会受到攻击。

    新星的人来密地探索很多年了,可是从来都不知道,这里还有座古代地仙们居住的残城遗址。

    宋家老头子劝道:“老钟,你悠着点,都一百多岁的人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非要去参与超凡之战,你这人有时候让人看不懂啊。”

    当时,钟庸做出决定时,震惊了老宋。

    在他的印象里,钟家老头趋吉避凶,一切都是为了活的更长久,今朝气魄惊人,竟要去参加超凡之战!

    “再不疯狂一次,我就真的要老去了!”钟庸望着天际尽头说道。

    宋家老头看着他那张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面孔,很想诅咒一句,你扛着救生舱逃跑那次距离现在没多久,刚续命成功,就又喊老了?

    “老钟,你要是再不老,你们家的人都要疯了!”宋家老头叹道。

    钟庸摇头,道:“我说的老,是修行关卡上的老,再没有出路,再无法快速大幅度提升的话,我这辈子的路就要到尽头了。”

    老宋道:“你也没有必要去参加超凡之战啊,太危险了,那三颗超凡星球走出的人一看就不好惹。”

    “我也不是好惹的,我练的功法比他们好,一百多年的底子比他们深,我不去争前十,我只要最末一位第二十的奖励。”

    钟庸说道,很有自信,也有对自己清晰的定位。

    他最遗憾的是,新星没有超凡物质,他错过了太多。

    老宋无言以对,真要说起来,新星虽然不是超凡星球,但钟庸老头子却收集到了最惊人的一批经文。

    从道教祖庭的秘篇,到传说中的五色玉书,再到陈抟的金丹大道,钟家全有收录。

    “我好像看到一个熟人,小宋你带两个孩子进前方的地仙废城,我去看看!”钟庸说完就追了下去。

    老陈一溜烟就没影了,他没有想到在密地深处看到了钟庸老头子。

    到了现在,他已经相信那个传说了,老钟苦修一百多年,是旧术领域的绝顶人物!

    “小陈,我看到你了,我早就知道你没死,想不到在这里重逢了。不要跑,咱们两个组队,一起合作,获取超凡领机缘!”钟庸迈开一双大长腿,嗖嗖追了下去。

    老陈腻歪,在这个时代,新星与旧土也就这个老妖怪敢叫他小陈!

    ……

    密地深处有地仙废城,可以庇护退出超凡战的人,不得在残城中动干戈,可确保城中的人都无恙。

    然而,在外部区域就没有这种保护措施了。

    没有踏进超凡领域的人,不受庇护,似乎无论是在密地,还是在三颗超凡星球都比较认可。

    不超凡,便还算是凡人,得不到超凡文明的重视。

    王煊一路极速奔行,沿途数次遇上三颗超凡星球的人,他都没有理会,从林中一冲而过。

    “欧拉星的这个人很厉害!”有人远远地看到了他,颇为忌惮,没有敢动手。

    王煊现在头戴镂空的精致护具,身穿金属光泽的战衣,被误认为是欧拉星四大组织之一的年轻强者。

    王煊寻找了很久都没有见到新星的人,沿途只看到一些血迹,他的心沉了下去。

    欧拉、羽化、河洛三颗超凡星球的人相继出现数批人了。

    最后将会有十二个组织,一百二十位年轻强者,出没于密地外部区域,那时将是最危险的时刻。

    不过,欧拉星已经提前被王煊干掉了一个组织。

    密地外部与深处区域是按照能量浓郁度划分的,尽管外部相对稀薄,但依旧有很可怕的怪物。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了,很难说会发生什么。

    “马大宗师很谨慎,大半时间都是四蹄落地无声,这也意味着很难找到它。”

    没有蹄印,无清晰的线索。

    像王煊发力狂奔时,一步迈出去就是一二十米远,将地面都会踩的崩开,足迹非常明显。

    下午,王煊终于发现马大宗师的蹄印,地面破碎,蹄印四周裂缝密密麻麻。

    王煊脸色微变,这证明马大宗师遇险了,所以发足狂奔,这可不是好消息。

    这一次,他一路追踪,偶尔马蹄印会消失,证明马大宗师确实通灵了,跑上一段路就会敛去自己的痕迹。

    在太阳落山前,王煊远远地看到密林中的马大宗师。

    他心头顿时一沉,白马驹身上有些伤口,尤其是屁股像是挨过一箭,现在伤口还在渗血。

    赵清菡不在它的身边,这是出事了吗?!

    马大宗师鼻子正在喷白光,愤愤的啃着鲜草,似乎憋了一肚子火。

    王煊快速接近,马大宗师身为异兽,感知极其敏锐,隔着很远,便突兀抬起了马头向着这边望来。

    与此同时,王煊隔着密林以精神领域感知,察觉到了赵清菡也在那片区域,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当他来到近前时,马大宗师昂头,斜睨了他一眼,而后示意他看不远处的赵清菡,那意思像是在表功。

    然后,它就将大脑袋凑了过来,似乎是在讨要什么。

    王煊直接将它硕大的头扒拉到一边,向前走去,脚下发出声音。

    赵清菡采集了一些药草,正在石头上捣碎,准备为马大宗师敷上,现在突然听到脚步声,她很警觉,轻灵的闪避,手持合金匕首躲在一棵大树后。

    “王煊!”她漂亮的眼睛顿时露出灿烂的光芒,这一天一夜经历了很多凶险,再次看到熟悉的人,满是喜悦。

    她在新星何曾经历过这些,一向从容与平静,大多时候都很冷艳,而笑起来时又很灿烂娇艳,但很少会露出真实的心理波动。

    在这片密地中,到处都是怪物,还有来自异域人的追杀,现在她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

    “你没有受伤吧?”王煊问她。

    “我没有,可一位探险队员死去了,白马驹也受了箭伤。”她轻叹。

    异域的一位神射手很可怕,马大宗师驮着她另一名负伤的女探险队员几乎脱离那个人的视线了,相距那么远,他连箭射来,还是伤到了白马驹。

    并且,那名女探险队员也被射落了。

    如果不是距离实在过远,她与马大宗师也会被射杀。

    赵清菡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子,短暂的为那女子伤感,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你怎么穿上了异域人的衣服,没有受伤吧?”赵清菡上前,打量他全身上下。

    “看到了超凡怪物,一批异域人被团灭,我有惊无险从超凡巢穴附近逃生。”

    正在这时,马大宗师探过头来,神色不善的盯着王煊,像是有话要说。

    王煊将马头扒拉到一边去,继续和赵清菡说话。

    马大宗师顿时怒了,执着的将马头挤到两人中间,横在那里,盯着王煊。

    赵清菡顿时笑了,道:“它在惦念你承诺它的虫子呢。”

    她的防护服都被荆棘划破了,发丝间都带着几片叶子,在这种狼狈逃亡的处境下,赵女神的姿容依旧过人。

    在破碎防护服的的映衬下,她高挑美好的身段,笔直修长的双腿,美丽而白皙细腻的面孔,有种另类的美。

    马大宗点头,那意思是,快兑现承诺。

    “虫子被我用了……”王煊还没说完,马大宗师就要和他练谭腿!

    王煊赶紧将它推开,道:“别急,我有好东西给你。”

    他取出四颗黄澄澄的果核,向着马大宗师嘴里塞去。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妖魔果实,我特意给留下的果核。”

    马大宗师瞪大了眼睛,而后暴怒,果肉呢?被你吃了,特意给本马留下果核?真是欺马太甚!

    它眼中冒火,张嘴就朝着王煊的手指头咬去,太欺负马了!

    王煊赶紧躲开了。

    不得不说,马大宗师真要成精了,示意赵清菡上马,想驮着她跑掉,不把这女子留在王煊身边。

    赵女神顿时笑了,赶忙安抚它,并给它的伤口敷药。

    她虽然经历了多次危险,但现在笑起来依旧有种青春与灿烂甜美的风韵,大眼眨动,美丽的面孔上满是阳光的气息。

    “死马,你真成精了,居然想将人拐跑?”王煊给了??它一巴掌,道:“这是妖魔果实,果肉我敢吃吗?我是冒着生命危险为你捡来的果核。当中的果仁蕴含着部分超凡属性的能量,你不要是吧,那我送给其野兽吃去。”

    喀嚓!

    马大宗师一口就咬碎了一枚果核,快速咀嚼,而后瞪圆了眼睛,它又倒在了真香定律之下。

    下一刻,??它一口将其余的三颗果核都给咬碎了,跑到一边去吞食。

    不得不说,妖魔果实对有超凡血脉的兽类有惊人的作用,这个夜晚,马大宗师在不远处躁动不已,浑身发光,它的力量在增长。

    王煊与赵清菡在篝火边上烤了一些野味儿,摘了一些浆果,边吃变聊。

    王煊决定,明天一早带着赵同学远离这片区域,将战场交给那三颗星球的人,他就不去参与了。

    但是,最后关头他会回来收利息!

    因为,这些人追杀赵清菡,射伤马大宗师,还杀了一些探险队员。

    外部区域,非超凡之战所争夺的列仙遗留下的宝物,能够改变命运的奇物,他没打算让给三颗超凡星球的人。

    吃过野味后,两人相距不过半米,并肩躺在草地上,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而马大宗师在一旁像是个灯泡一样居然在发光,??它在缓慢的蜕变。

    “那些异域的人很厉害,任何一个都能威胁到白马驹,说明他们都是大宗师啊……”

    赵清菡很清醒,那么多年轻的大宗师,让她十分担心,怕是再也回不到新星了。

    王煊道:“不用担心,要不了多久,我们肯定能活着离开密地,平安回到新星。”

    赵清菡侧过身体,看着他的面庞,发现他仰望星空的眼睛很亮,璀璨有神,充满自信,让她有些心安。

    清晨,红日初升,林地中飘漾的能量被被照耀的色彩斑斓,煞是美丽。

    王煊倏地起身,他知道有人在接近,应该是在很远的地方就发现了醒目的马大宗师,现在合围了过来。

    马大宗师也有所觉,鼻子喷白光,焦躁不安。

    赵清菡醒了,慢慢坐起,整理了一下衣服,而后马上就看到了逼近的异域人。

    四个方向各有一人,其中就包括那名神射手,手中持着一口大弓,已经搭上了铁箭!

    她很紧张,但最后又慢慢放松了下来,站在王煊的身边,道:“我们终究还是没有逃脱掉。”

    王煊没有说话,将她拉到身后,他面对那个手持大弓的男子,也就这个人需要注意下,避免他突然开弓。

    “你又一次在危及到性命的险恶环境中来到我的身边,挡在我的身前。”赵清菡低语,她平日聪敏,冷静,很少有这样感性的时候。

    她发出一声叹息,在后面轻轻抱了抱王煊,而后松开,道:“谢谢你。”

    随后,她想走出来,与他并肩站在一起,如果结局注定残酷,没什么好躲藏的。

    “你不要动。”王煊阻止了她,对于其他人,他不在意,只盯着持弓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