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一章?不再是仙
    那团光影像是气泡,在虚空中沉浮,里面的女子只朝着王煊这边看了一眼,就又看向那头白孔雀了,像是在倾听着什么。

    光影,不时有仙光流转,落在石崖上。

    毫无疑问,女方士显照现世中,与白孔雀进行沟通,似乎有所消耗。

    王煊盯着她洒落在山崖上的光,不知道是否会有残留。

    随后,那团光影渐渐模糊,消失在郑睿戴着的一条手串中。

    郑家、起源生命研究所、大兴安岭地下实验场……这些关键词组合到一起,就足以揭示出那个女子的身份。

    女方士来了!

    虽然她只是匆匆闪现,快速隐去,但王煊已经确定就是她。

    郑家部分人被控制了?

    女方士很特殊,保留下完好的肉身,躺在羽化神竹制成的竹船中,三千年过去,肉身活性依旧。

    目前,所有羽化的古人,似乎只有她留下完整的肉身!

    列仙留下一块骨,便能当作坐标,与现世产生密切的联系,将来或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女方士却留下了完好的身体,这意味着什么?

    当年,她准备太充分了,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各种可能,这是留下的后路。

    许多羽化登仙者,其实都是在思忖中前行,从古到今并没有成熟的路与经验,皆在探索。

    先秦方士何以在最辉煌的时候突然销声匿迹?随着最强大的一批方士羽化,这条路渐荒芜。

    先秦时期,最顶尖的方士狩猎神禽,捕捉神兽,出行都是祥瑞生灵拉车,可是最后却都突然消失。

    道家亦如此,历经各种波折。

    道家所走的路一再改变,早期重视心斋,内心清虚宁静,着重精神能量的积累,以老庄学说为代表。

    只是这些对资质要求太高,动辄就涉及到虚无缥缈的大道,后来不得已,出现吐纳等各种具体的法。

    再后来,内丹术、金丹学说兴起,几经变迁,但最终依旧沉寂。

    所以,有人认为,列仙皆成过往!

    那些消亡的,再难出现,那些远去的,终究回不来。

    女方士是特殊的,王煊当初意外放出她留在内景地中的一缕精神,回归她保留下来的强大肉身中。

    现如今很难说清她处在什么状态。

    甚至,王煊怀疑,她是不是藉此彻底活了?

    依据旧术路后期的理论,肉身养精神,是为根,现在她那缕精神回归,被重新滋养,是否就算重回现世为人了?

    王煊头大如斗!

    当年能拥有那样一艘羽化神竹船,说明了她在那个时代的实力与地位,用此至宝留后路自保,早有预演与安排。

    “郑睿有些怪,他带着周云离开了。”赵清菡开口。

    “我们不要和他们照面,那两人可能被……超凡生物控制了。”王煊说道。

    那头白孔雀在山崖驻足片刻,最后展翅,带着浓郁的能量物质向着密地深处飞去。

    “那头白孔雀是妖魔吗?”赵清菡盯着它远去的方向。

    王煊点头,道:“应该是,它很危险,最起码我现在不想招惹它。”

    红衣要女妖仙说要来到现世,结果女方士竟直接出现在密地,她们很急切,提前出世,在探索,还是在寻觅什么?

    王煊不相信女方士无缘无故会跑到这里来。

    他在琢磨,能不能请动女方士制约红衣妖仙?他感觉这两人都可能极强,万一碰撞的话,会很恐怖。

    只是,女方士也在“惦记”他,想将他留在旧土三年!

    当思及这些,他就一阵头疼。

    而且,万一红衣女妖仙与女方士火拼不起来,她们两个若是旧识并联手的话,那他会很惨。

    到了那种层次,相互妥协与合作的可能性最大。

    “其实,女方士留在现世的,只是残缺的部分意识,其真正的主体成仙了,也在大幕后方。”

    当想到这里,王煊忽然觉得,自己可能在吓唬自己。

    女方士有肉身,也有残留的精神,未来可能会很强,甚至重活一遍都有可能,但现在应该翻不出风浪!

    王煊意识到,极有可能就是这样,她如果足够强,也不至于借郑睿之身来密地,躲在手串中。

    一刹那,他有种冲动,想去掂量下女方士,到底什么层次!

    当然,不是硬来,他只是想去见个面,打个招呼,以精神领域在近前观测。

    通过她的实力,大概率能推测出女妖仙即将进入人间之身的道行。

    不过,他克制了冲动,道:“她最起码在超凡层次,不然的话,不敢面对那头超凡白孔雀。”

    “你在说什么呢?”赵清菡偏头看向他。

    王煊道:“刚才控制郑睿他们的妖魔很强,现在离去了,我们过去看看。”

    那片地带已经安静,两人一马谨慎的接近,最终登山了那座山崖。

    王煊没忘记女方士洒落下的光芒,他立刻动用精神领域探查石崖,在缝隙间找到残留的能量物质。

    “超凡,比蚕蛇强!”他做出判断。

    他闭上眼睛默默体会,片刻后倏地睁开了,道:“我怎么觉得,不是太恐怖,在超凡领域中,并非遥不可及!”

    王煊有种感觉,他的猜测成真了!

    以此来判断的话,红衣女妖仙最多相仿,大概率也只是超凡领域中稍强的人,不可能再是仙。

    “大概率比燃灯境界高,在命土、采药层次?”

    一瞬间,王煊生出无比旺盛的斗志。

    只要他进入超凡领域,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当了解到她们的虚实后,他有些无惧她们了,大幕后的她们绝世强横,但在现世,如今还不是她们说了算!

    “人间的归王煊!”他自语,必须去提升实力了。

    真要狭路相逢的话,到时候他想反猎红衣女妖仙!

    赵清菡身上的青金甲胄在晚霞中染上红光,整个人像是披上了一层红衣,她笑了起来,道:“人间之外的地方呢?”

    “列仙的,人间的,王煊都要管!”他顺口说道,现在必须得给自己增加信心,近期想尽办法,进入超凡领域中。

    ……

    不久后,兽吼声震动山林。

    王煊他们重新接近那簇火红的奇药,惊动了那只一丈多长的金色大猫。

    马大宗师积极性很高,亲自对付那头大猫,因为它很想吃掉那簇火云草。

    “喵!”

    金色大猫跑了。

    然后,就轮到马大宗师惨叫了,呲牙咧嘴,差点一口将火云草喷出去,这是什么破草?苦的它半张脸都麻木了!

    王煊评价道:“火云草还不算成熟,马大宗师都受不了,估计人类吃的话,两天内都会失去正常的味觉,连着几天嘴里都发苦。”

    赵清菡点头,道:“药草书上是这么写的,没有想到,它真会苦到这种程度。”

    马大宗师想和他们拼了,原来你们早就知道,所以没吃?!

    “虽然还没成熟,但是药效足够了,赶紧吃吧,别浪费。”王煊安抚它,道:“下次的灵药肯定不苦。”

    次日,他们又采摘到一种奇药,紫莹莹,带着浓郁的芬芳气味儿,那是一种形似苹果的果实。

    马大宗师吃了一颗就受不了,依旧苦的难受,它看着王煊与赵清菡分食了剩下的几颗,在那里干瞪眼。

    “紫玉果甜香多汁,的确不苦,但你吃了火云草,接下来几天嘴里都是苦的。”

    “唏律律!”马大宗师怒了,还要好几天?

    ……

    王煊终究没忍住,潜行进密地较深处,远远的眺望地仙泉。

    而后,他又很果断的退走了,那里有超凡生物出没,老钟能找到机会活着跑路,着实不易。

    “别挑食了,赶紧长出翅膀来,我们去痛饮地仙泉!”

    接下来,王煊烤肉,找灵药,供给马大宗师,恨不得它立刻生长出一对可以横渡长空的羽翼。

    两日后,王煊、赵清菡进入一片草木稀疏的地带,有了重大发现。

    “奇异之地,就在前方!”

    王煊感觉到了异常的神秘因子,其浓郁度远高于密地其他地带。

    “一座破落的神庙!”赵清菡惊讶。

    前方很荒凉,瓦砾遍地,断壁残垣,中心地带是座土台,居然是黑白二色分明的土质,堆积成两层,像是个二层的生日蛋糕。

    浓郁的神秘因子就是从那黑白二色的土台中弥漫出来的。

    王煊估计,它可能就是内景异宝!

    在古代时,有绝顶强者意外殒落,临死前炼化一角内景地,融于真实世界的宝物中,形成异宝。

    “列仙留下的奇物应该封在这黑白土台中。”王煊心中有些激动,终于找到这个地方。

    但他没敢过去,那黑白土台旁边趴着一只大蜘蛛,能有书桌那么大,黑白相间的花纹,与那土台颜色相近。

    这居然是一头超凡领域的蜘蛛!

    它吐了一片大网,结在断壁残垣上,守着土台。

    这里能有什么猎物?显然它通灵了,喜欢这里浓郁的神秘因子,在此修行。

    它是个意外与变数,居然有超凡生物守着!

    “暂时不要招惹它,先等白马驹的羽翼完整的长出来吧。”赵清菡低语,她认为没有必要急着冒险。

    王煊点头,他不是第一次接触超凡怪物了,自然知道这种生物的危险性。

    马大宗师趾高气昂,它身体两侧已经长出一对羽翼,雪白中带着淡金色。

    不过这对翅膀还小,马大宗师刚刚能勉强飞起来,无法载着两人极速横渡长空。

    王煊开口:“照这个速度生长的话,最多还有三日,马大宗师就能飞天遁地了,可以来这里夺造化!”

    他很期待,非常想知道列仙在内景异宝中留下了什么奇物,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突然,远处来大爆炸声,一座山头塌陷下去一角。

    一道身影狼狈的逃了出来,竟是一位熟人……老陈!

    他居然来了,在这个地方出现。

    王煊很吃惊,他反应迅速,一拉起赵清菡,躲入乱石堆后方。

    马大宗师成精了,迈着轻灵的脚步,跟着躲了起来。

    老陈都在被追杀,必然是有超凡生物在对付他。

    还好,距离非常远。

    “小陈,你尽力了吗?就知道跑!”在老陈不远处,居然是钟庸老头子,嗖嗖跑的贼快,脚踏树梢,像是在飞一般。

    “老钟,将你的五色金丹术传给我,说不定我战力能提升一大截!”老陈开口。

    “拿你的菩萨拳换!”老钟说道。

    两人都很狼狈,身上血迹斑斑,一路狂逃。

    王煊惊异,一个是喜欢钓鱼的老阴货,一个是隐忍百年的老阴货,这两人居然走到一起了!

    他们两人代表了旧土与新星当下的最高战力,再加上一个比一个坑,可谓强强联合。

    然而,他们居然被人追杀的满身是血,正在大逃亡。

    在他们的后方,整整有六位超凡者追杀,一路撵着他们,最后兜了个大圈子,再次闯向密地深处去了。

    王煊意识到,超凡之战无比残酷与激烈,两个老家伙居然都吃亏了,在逃命。

    “老钟居然敢参加超凡之战。”赵清菡叹道,对老钟有些佩服了。他平日谨慎,可一到关键时刻,敢与天争机缘,改命。

    王煊神色郑重,道:“我必须要尽快变强!”

    他想进密地深处,参与超凡之战!

    “我不去的话,他们两人可能会死。”他自语道,老陈是必须要救的。

    至于老钟,家里有各种绝世经文,让王煊一直在惦记。

    赵清菡观察入微,道:“不用担心,看他们那两人的样子,不像吃亏了,反倒是后方的人震怒,带着恨意在追杀他们。”

    感谢:安东品书客、玉米姐姐小号七、改个名字好难,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