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开
    傍晚,马大宗师在竹林中翻滚,压断很多青竹,它满身是血,染红了地面。

    下午它吃过各种奇药后,身体被神秘符号覆盖,发生激烈的蜕变,一直延续到现在,从毛孔中不断向外流血。

    它的的皮毛都被染红了,低声嘶吼,它痛苦不已,身体最深处的妖魔血统被激活部分,它在换血。

    照这么下去,它有超凡化的迹象!

    它的一双羽翼因此暴涨了一截,并且上面的符文更绚烂了,居然发出噼啪声,有细微的电弧交织。

    古代的天马飞行时,扇动羽翼效果不大,主要是靠符文闪耀,爆发秘力,这样才能极速横贯天际。

    另一边,赵清菡比马大妖魔安静多了,她闭着眼睛,体会自身的各种细微变化,长长的睫毛轻颤,她的面庞在晚霞中微微发光。

    王煊将几块金属牌子取了出来,猛然探出精神领域,牵引当中的神秘因子,不断汲取出来。

    他接引这种神秘物质,注入赵清菡的身体中,让她身体略发颤动,原本奇药就在发挥作用,现在变化更大了。

    王煊感应她的状况,不禁惊异。

    赵清菡说练旧术是为了保持好身材,现在看来,她所说应该是真的。

    她十分适合走旧术路,服食奇药后,再得浓郁的神秘因子精粹相助,她五脏发光,血肉活性大幅度提升,她快速进入宗师领域中。

    虽然她的战力有待商榷,但她的破关速度却真的很快。

    赵女神爱美的初心与本意似乎将由此开始得到满足。

    王煊观察马大妖魔,他手持金属牌子,也开始为它接引神秘因子精粹。

    夜幕降落,马大宗师终于换血完成,周身在月光下发出淡淡的光华,羽翼很宽大,轻轻拍动间,流动电弧。

    王煊为它烤了一头类似熊的怪物,补充它消耗的体力。

    马大妖魔正式踏足大宗师后期,几乎要站在凡马的顶点了。

    至于赵清菡,正躲在清泉中,宗师层次的蜕变,即便再漂亮与干净的姑娘也要变得黏糊糊,满身都是汗水。

    那是身体激烈变化的结果,新陈代谢在那段时间无比猛烈,身体素质提升,全面优化,更加有生命活力。

    不久后,她换上衣服,发丝湿漉漉的走了出来,面孔在月光下白皙动人。

    “原来肉身蜕变后,无论早先练什么体术,效果都不凡,皮肤会变好。”她看着雪白的手臂,又取出化妆盒中的小镜子,看向自己带着晶莹光泽的美丽面孔,顿时无比喜悦。

    显然,她还记得王煊脱皮的事呢。

    “明天你等在这里,目前这里很安全。”王煊说道。

    马大宗师虽然蜕变了,但只带一个人的速度应该会更快。

    即便这样,王煊也是有些顾虑的,因为他要去的地方都很危险,皆有超凡怪物守着。

    他第一站要去奇异之地,从内景异宝中取出列仙留下的神秘奇物。

    既然是赐予超凡以下的人改命的瑰宝,那么他最好在去八大超凡巢穴所在的逝地前,先行取出来。

    那头蜘蛛还好说,如今马大宗师能飞天遁地,可以去挑衅它并引走。

    王煊有些担心的是,内景异宝中会否有什么东西被他放出来。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顾虑,他想自己先进内景异宝中探探路。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他会接引马大宗师与赵清菡接受神秘物质洗礼。

    清晨,马大宗师从远处的瀑布中走了出来,冲洗掉血污后,这头觉醒妖魔血脉的马越发的神骏了。

    它像是披着一层霞光,皮毛发亮,没有一根杂毛,双翼流动金色电弧,真的像是天马下凡般。

    王煊开口:“如果那里没什么问题,我会让马大宗师来接你!”

    赵清菡点头,帮他取过来那张大弓。

    一人一马都披上了甲胄,瞬间远去,像是一道发光的箭羽射向天际。

    王煊默默感受,马大宗师的速度比逝地附近的那头银熊还是差了一些,毕竟还未超凡。

    不过,真要骑着它去偷袭其他只能在地上跑的超凡怪物的巢穴,应该没有问题!

    寂静的山地,稀疏的草木,断壁残垣,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结在这里,覆盖在黑白二色的土台畔。

    密地整体生机勃勃,但这片遗址却尽显荒芜,甚至有种莫名的凄凉之意。

    王煊骑坐在马背上,从半空中扔下去一头野猪,砸在破败的神庙瓦砾上,激起一片烟尘。

    “蛛蛛,送你野味儿,麻烦你让让路,我去取点东西,马上就走。”

    桌面大的超凡蜘蛛,身上的纹理黑白相间,它的八只眼睛全部睁开,射出冷幽幽的乌光。

    马大宗师皮毛炸立,它快速提升高度,相距已经足够远了,可它刚才还是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王煊动容,这头蜘蛛常年在这里吸收内景异宝散发出的神秘因子,实力竟有些恐怖,感觉比蚕蛇、山龟更厉害。

    它刚才动用了精神攻击!

    “先礼后兵,没办法了,我只能对你动手了。”王煊摘下大弓,搭上铁箭,瞄准下方,射向大蜘蛛。

    轰!

    在那残破的瓦砾间,带着符文秘力的铁箭射出一个大坑,土石迸溅,落在蜘蛛身上,激怒了它。

    它张嘴吐出一道白光,那是蛛丝,但现在却化成杀人利器,直冲高空两百余米。

    王煊示意马大宗师保持安全的距离,让它落到前方的地面去,他再次回身射箭,挑衅超凡蜘蛛。

    咚!

    这一次,他射中了那头黑白相间的蜘蛛的头部,但是宛若射在了铁石上,那头蜘蛛的外皮发出乌光,震断了铁箭。

    不过,它虽然实力很强,但终究是灵性有限,属于怪物的残暴本性远大于智慧之光。

    轰!

    它突破音障,在身后留下大片的白雾,直接追杀了出来。

    主要也是这里没有什么需要它保护的东西,它不用担心,所以直接凶猛的追杀挑衅者。

    马大宗师算是真的通灵了,充分领悟了怎样挑衅并引走敌人的真意,贴着地面飞行,不断回首,趾高气昂,在那里叫唤,总感觉它在骂人,与大蜘蛛保持三百米的远离不变。

    而王煊不时射箭,更进一步的挑衅。

    林地大爆炸,马大宗师与王煊带着大蜘蛛远离废墟,将??它引向密地其他地带,不断激怒它。

    他们翻过山岭,横渡河流,跑出去足有两刻钟,将大蜘蛛引入一片原始密林中。

    “走,回去,差不多了。”

    马大宗师闻言,冲天而上,极速向回赶,不是很久,它降落在断壁残垣间。

    王煊快速冲向黑白二色的土台,果然在上面发现了十二个凹糟,这是插入金属牌子也就是钥匙的地方。

    他没有犹豫,到了这一步,不能瞻前顾后,顶多再放出一位列仙的残碎意识到边了!

    他调动体内的神秘因子,而后不计代价,以精神领域牵引着它们,向着十二个凹糟中浇灌进去。

    黑白二色的土台轻颤,神秘因子沸腾,在这里弥漫,蒸腾。

    王煊脸色变了,他消耗掉的神秘因子真的不算少,一会儿如果进入内景异宝中,一定要连本带利收回来。

    一刹那,黑白土台轰鸣,在王煊的精神感知中,它变了,竟然成为黑白二气!

    最后,黑白二气演化出一条通道,黑气与白雾流动。

    王煊发现,自己的精神自动离体而去,被那黑白二气接引进通道中,穿过黑白雾霭,不断向前。

    并且,就在这途中,通道中有宏大的波动扩张,像是某种烙印,在这里回荡,告诫后世人。

    或许可以说是警告,大概意思是,超凡者不可临近,速退!

    还真是为超凡以下的生灵留下的奇物?

    黑白二气翻涌的通道,还没有到达尽头,就在这时,王煊感觉心神发颤,前方有不少身影!

    “我是地仙啊,居然要死在这里了?!”有一道身影在叫,然后炸开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我已接近羽化,是河洛星这个时代的最强教祖,前来寻前贤遗泽,竟要死在一座土台下,我不甘心啊!”

    砰的一声,一个接近羽化的恐怖生灵也瓦解了,炸开了。

    “我是纯血金翅鹏族,法力高绝,称雄一颗超凡星球上,来这里寻觅传说中的至宝,却神羽寸寸崩灭,连那内景空间中都进不去,惨死通道内,何以至此?”

    一头金鹏在这个地方焚烧,羽毛炸开,而后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我是河洛、欧拉、羽化三星的第一地仙,在我这个时代,我于三颗超凡星球上无对手。连我这样的地仙,在这里都如泡影般,刹那幻灭。内景异宝中的东西到底要留给谁?!”

    所谓的一个大时代,三颗超凡星球上的第一地仙,也在黑白二气涌动的通道中,被碾压成齑粉,瞬间死去。

    王煊感觉毛骨悚然,真的来对地方了吗?

    刹那,他想到了那道宏大的声音,那是烙印,那是某种超凡规则散发的力量,警告后世人。

    “超凡不可接近?凡人可入。”王煊震撼。

    毫无疑问,刚才那些身影都是古代的恐怖强者留下的烙印,那是他们死前最后挣扎的场景。

    地仙、羽化级高手、成功走出妖魔真体路的金翅大鹏……这群不同层次,不同种族的顶尖都死在这里。

    这样的烙印,这样的场景,实在震慑人心。

    随着王煊前行,他看到了更多炸开的身影。

    “是我贪心了,每隔百年,让未曾超凡的后人来此寻机缘,获得一次改命的机会,应该知足了。可我却妄想带走那件神秘的宝物,自取灭亡。五百年来我于羽化星上称尊,如今却死的如此卑微。”

    “我是千手真神,却死在这里……”

    ……

    王煊麻了,这条通道不是很长,短短的一段距离内,看到了太多的身影炸开,全都是各自时代的顶尖人物。

    现在,哪里去找地仙?一个都见不到了!

    可是昔日,死在这里的人群中,地仙根本不算最强的一列人。

    “我是凡人,没什么可在意的。”王煊没有耽搁,一冲而过,穿过了黑白二气涌动的通道,真正进入内景异宝的奇异空间中。

    感谢:县老表,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