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列仙觊觎的奇物
    内景异宝中,一片昏暗,幽静,深邃,有神秘因子从未知地无声的飘落。

    初看,这里很像内景地,虚寂,超脱世外,立身在空明时光,似处在最高冥想的菩萨境中。

    王煊皱眉,一切都似是而非。

    异宝中幽暗流转,虚静时断时续,无法长久空明,最为关键的是,神秘因子比真正的内景地稀薄很多。

    这种浓度能有他自身内景地的十分之一吗?恐怕还是不足。

    他向后看去,黑雾与白气缭绕的通道中,密密麻麻,全是神秘的纹络,无规律的交织,纠缠。

    曾经的地仙、羽化级高手、千手真神等都是被它绞杀的吗?

    王煊立身在这里,能真切感受到自身的层次,竟渺小如尘埃,而那些炸开的身影则顶天立地。

    他瞬间明白,通道中的黑白纹络像是一张大网,超凡者如同大鱼都被网住了,被割裂成碎片。

    而他只是一条小鱼苗,从那巨大的网眼中钻了进来。

    这种对比非常直观,只看地仙级的生物,那也如同史前巨鳄般!

    随着王煊迈步,幽暗被划破,他的到来像是激活内景异宝,让整片空间嗡嗡颤动,竟开始忽明忽暗。

    他在被呼唤,有种致命的吸引力,让人难以抗拒的想去接近。

    前方有东西复苏了!

    王煊一边向前走去,一边运转根法吸收神秘物质,补充不久前的消耗。

    内部异宝深处,有个特殊的地带,神秘因子像是雪花般飘落,浓郁了很多倍,正是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人不由自主的靠近。

    幽暗之地有个池子,神秘因子积淀在当中,浓郁的如同浆液。

    王煊走来后,周围似下起倾盆大雨,他被神秘物质洗礼,消耗掉的连本带利全部回来了。

    池中有一道雾气蒸腾出来,快速将他覆盖,这就是列仙留下的机缘吗?

    王煊刹那生出感觉,这东西对他很重要,雾气沿着他的精神,进入现世,刹那没入他的肉身中。

    列仙留下的奇物,可以改命,这就得到了?!

    王煊与肉身有莫名的感应,周身舒泰,在现世中发生奇异的变化,像是有天仙子温柔地抚顶,要为其正骨,梳理筋脉。

    这不是错觉,因为王煊又看到很多幅画面,应该都是前人留下的烙印。

    每隔百年,欧拉、河洛、羽化三颗超凡星球,都有年轻的精英种子走到这里,吸收奇雾,接受洗礼。

    在那烙印的显示中,有人的根骨被“矫正”,有人的筋络被强化,也有人的五脏被再塑。

    对于凡人来说,这的确是在改命,从根骨到脏器等,都被梳理一遍,全面得到优化。

    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后天改命,拔高一个人的资质。

    对于踏上旧术路的人来说,这无异于再生,属于根本性的改变,拓宽了修行者的前路。

    王煊震撼,居然有这种奇物!

    他不相信先天注定之说,走旧术路的人原本就是在不断突破固有的人生轨迹。

    在后天的努力中,与万物竞逐,重塑自身,改写命运。

    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伴随着血与泪,甚至生命。

    立身璀璨之地,回首必可见幽暗。

    眼下,能全面改变一个人筋骨的奇物,后天再塑,让王煊久久不能平静,心绪激烈起伏。

    这就是列仙的手段吗?

    “没什么改变?”王煊一怔,精神在内景异宝中,但能感知外部的情况。

    现世中,他的肉身被奇雾覆盖,洗礼,但他的筋骨、脏器等固执的发光,共振,并没有接受重塑。

    王煊有感,立刻在内景异宝中演练先秦方士的根法,又练金身术,最后更是练张道陵的体术。

    那种奇雾被分解了,化成一股纯粹的顶级能量,随着他演练五页金书上的体术,被他吸收了。

    “奇雾是什么属性的物质?

    在此过程中,雾气瓦解,像是食物被他吃掉了,他全身各部位舒泰,宛若有个天仙子在帮他活络血液,飘飘然,似要飞升。

    “是我的筋骨根本不需要改变吗?”王煊出神,这样的话,足以说明他潜力无比的惊人。

    王教祖一向自信,毕竟,他在凡人阶段就能靠自身开启内景地!

    即便是在旧术最璀璨的年代,这样也算是极其特殊的个体,各教祖庭中都罕有记载。

    “还是说我练金身术大成,肉身排斥那种神秘的重塑?”

    如果是这种情况,只能说,看似拙朴、消耗恐怖的金身术,有其独到之处,让奇雾都失效了。

    “还是说,借奇雾重塑肉身,改写命运,不见得正确,被我的身体排斥了?”王煊想的很多。

    他不是自负,而是有着清醒的认知,从先秦方士到道家诸贤,他们的法与路几经变迁,早年的标准不见得都对。

    他觉得,过早开启内景地后,他的身体有些异常,有所排斥也不意外。

    “不管是什么东西,当资粮吃掉了,没亏!”王煊感知敏锐,他觉得肉身得到了好处,那些奇异能量对身体很有益。

    他严重怀疑,不去吃妖魔果实,直接跑进逝地深处,藉身上的奇异能量,说不定就能再次大幅度提升实力,实现突破。

    王煊盯上那个池子,神秘因子积淀在当中,浓郁如水,最为关键的是,奇雾是从里面冒出来的。

    地仙、羽化级高手、千手真神等寻觅的至宝,应该不是那种雾气,正主大概率在池底。

    要不要顺手捞走?

    让地仙都疯狂,让金翅大鹏都觊觎,这里宝物的来头一定大的不可想象。

    王煊回头看了一眼,通道中纹络交织,密密麻麻,连羽化层次的生灵都将照杀不误。

    但是,它限制的又不是他这样的小鱼,为什么不能有些想法呢?

    “我只是看看,到底是什么器物。”王煊蹲在池子的近前,身体被神秘物质淹没。

    他很谨慎,没敢有什么大动作,先行试探。

    然而,池底昏沉,什么都看不到。

    连他形成精神领域都没用,所见一片虚无!

    “我只是摸摸。”既然看不到,他决定动手,精神体探出右手。

    王煊的手刚进入池中,神秘物质就沸腾了,并且整片异宝空间中一会儿灿烂一会儿黑暗,在剧烈的颤抖。

    他回首,那条通道中,各种符文变得极其刺目,不断交织,这是超凡规则的能量发动了,现在要是有地仙闯进来,直接就会被干掉!

    他看了又看,觉得就那么一回事儿,大网的窟窿没缩小,他能出去。

    王煊按捺不住了,在池底中摸到了一件东西,感觉不像是精神层面的,而是真正的器物。

    内景地中能带进来实物?

    指端刚碰到它,还没有摸到形状,他就感觉世界变了,这是回到了古代,还是穿梭到了异域?!

    他看到了什么?羽化之光绽放,有人在崩解。

    喊杀震天,天空中到处都是光,他看不到人,因为那些生灵速度太快了,竟超过他的思感。

    王煊大口喘息,稳住心神,指端触摸那件器物,缓缓划动,改变位置,让后他的感知也随之变化。

    他像是脱离了那片世界的中心,而后超脱了出来,俯视着那一副又一副恐怖的画面。

    那是……列仙在厮杀?

    大幕笼罩前方,一些朦胧的身影纵横天地中,剑气撕裂霄汉,有人被斩杀,血雨洒落,坠向地面。

    那是大幕后的世界?

    不止一层大幕,那是几个世界交融,还是说大幕后方还有大幕,是几重世界?

    混乱之战,列仙争锋!

    他们在争夺一件器物,那东西被一团朦胧的光包裹着,落在谁的手中,就会引发其他人追杀。

    王煊心惊,让列仙都在争夺的器物,那会何等的非凡?

    他严重怀疑,那东西该不会在就池底吧!

    他指端所触摸的就是它?

    在重重大幕后方,王煊看到一道红影,太强了,摧枯拉朽,一对洁白的拳头挥动过去,所有对手都被打爆!

    那道身影婀娜妖娆,偏偏如此的霸道,但凡与她竞逐者,想抢她手中奇物的人,都被她横扫了。

    王煊心头剧跳,那该不会是红衣女妖仙吧?

    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到她!

    王煊明白,这应该是历史上的她,现在所见,不过是烙印,是过往发生的事。

    那道红影很强,但是在多层次的大墓间,也不乏其他恐怖的强者,数人冲去,横击她,让她失落奇物。

    接着,王煊又一次发呆,疑似又见到一位熟人。

    在激烈的大战中,一位白衣女子横扫周围的对手,一把抓住柔和光团中的奇物,冲向多重大幕深处。

    相隔太远,看她的背影很像是女方士!

    不过,她也被阻击了,在多重大幕中,不乏绝代高手,有个男子从最较深处的大墓中走出,与她激烈对决。

    各方大战,一片惨烈,无比的混乱。

    在那场争夺大战中,王煊甚至看到红衣女妖女与女方士因为奇物也数次碰撞,激烈交手。

    王煊惊异,然后有些期待了,这两人在历史上交过手,在现世中如果再相遇,说不定还会打起来!

    咚!

    多层次的大幕震动,各方顶尖高手全部出击,在混乱中争夺,最终将那件器物打的飞了出来,洞穿大幕,落在现世中!

    就是池底的这件器物?

    还有什么好迟疑的,王煊觉得,看过了,触及了,那就带走吧!

    他双手探进池底,去捞那件器物,如果错过这件东西,估计此生都会有悔,必须得带走。

    这可是让多重大幕后的绝世列仙都在惦记的宝物。

    连红衣女妖仙、女方士都曾为它厮杀,激烈大对抗。

    “落入了现世,人间的归王煊!”

    感谢:大华帝长天、东哥书迷遮天1、谢谢两位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