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五章?内景之变
    “起!”这不是王煊第一次喊了,他连搬三次,硬是没有撼动分毫,那东西像是在扎根在池底。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也有其他凡人的精神体进来改命,但却带不走这东西了。

    连他这个形成精神领域的人都搬不动,其他人就更不用想了!

    “给我出来!”他全力以赴,精神体在发光,接引周围的神秘因子为己用,这里能量沸腾。

    然而,那器物依旧纹丝不动,他感觉像是在搬一座大山!

    这是个容器说是碗,但比碗深,里面密密麻麻,有很多小字!

    这让他动容,在这个级别的器物中刻字,绝对非同小可,多半是了不得的惊世秘篇。

    说不定列仙就是为了得到器物中的刻字而战!

    王煊向下挖,似乎有底座,该不会是类似圣杯般的东西吧?

    “它……有特殊的清香?”王煊呆住了,他现在可是精神体,然而,他的手指上弥漫着药香。

    刹那间,他露出惊容,非常震撼,什么药能影响到精神?他只亲身经历过一次!

    他与老陈、青木开着飞船去云层中的雷霆间采药,那是红衣女妖仙投放的香饵,是一株天药!

    这器物炼过天药,还是说存放过天药,亦或者说本身就能温养出惊人的“精神秘药”?

    他胡思乱想,但有一点没有错,这必然是稀世宝物。

    “给我起来!”

    王煊累到要吐血,竭尽所能试了十七次,他感觉精神体都要炸开了,但还是挪不动这件器物。

    池子中的神秘因子如浆液般浓郁,被搅动的沸腾,王煊在下方又找到一个盖子,摸起来是同一种材质。

    在它的上面,也密密麻麻,全是刻字。

    终于,王煊感觉精神体即将四分五裂时,将盖子稍微挪动了一点,撞击到了主体容器上。

    咚!

    一瞬间,仅仅是那种轻微的颤音而已,就让他感觉要自身要炸开了。

    他快速逃离。

    很快,一团朦胧的光绽放,并且在缓慢扩张,那器物复苏了。

    王煊极速后退。

    他有种感觉,若是被那种光触及的话,可能会死!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他相距很远,可精神还是被压制,宛若要解体了,心神都要被撕裂了!

    轰!

    突然,王煊的精神在极限镇压下,在随时都会爆碎的情况下,他的内景地竟直接开启了。

    他都快遗忘这个地方了,很久没有进来了。

    外部,神秘因子如山崩海啸,向着内景地中倒灌而来,内景异宝竟有解体的趋势!

    “难道在内景异宝中不能开启内景地?”王煊完全不了解。

    他亲眼目睹,内景地一开,外部内景异宝就要毁灭了,不断龟裂,看样子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走向终点。

    就在这时,一大一小两团朦胧的光漂浮起来,是那器物与盖子,嗖嗖两声没入王煊的内景地中。

    王煊倒退,怕被它镇压,刚才就很惊险。

    然而,当他退出来后,内景地竟在刹那间关闭了!

    “我……!”王煊想骂人,这是什么状况,鸠占鹊巢,他好不容易再次开启了一次内景地,结果那器物闯入,而且进去后就又立刻关闭了,将他这个主人挡在外面!

    他站在原地,默默思忖。

    最后,他抬起头来,没什么好计较的,不就是浪费了一次内景机缘吗?以后又不是进不去了。

    最为关键的是,那东西被列仙觊觎,现在落入他手中了!

    不过,这得严守秘密,原本红衣女妖仙、女方士都想找他呢,现在如果知道至宝落入他的手中,还不得疯?!

    王煊在内景异宝中踅摸,看是否还有其他机缘。

    “可惜了,福地碎片带不进来,不然的话,将这池子神秘因子积淀的浆液取走,这是可以改变肉身活性与滋养精神的物质!”

    王煊不断汲取,但最多也不过消耗下去十分之一。

    他发现,内景异宝不再龟裂,稳住了,随着他的内景地关闭,这里不至于毁掉了。

    既然保住了,短期还可以再回来,如果确保外面安全,他会将赵清菡与马大宗师接引进来。

    王煊向外走去,一点都不担心被大网绞杀,列仙至宝又没在他身上。

    果然,他顺利走进通道,并未被阻击。

    在途中,他再次看到地仙炸开,金翅大鹏瓦解,千手真神破碎,他心有感触,修行途中多诱惑,多劫难。

    王煊回归肉身,睁开眼睛,黑白土台渐渐平静,神秘因子变得稀薄,那条通道已经消失。

    马大宗师探过来大脑袋,贼兮兮,那意思是在问,有什么机缘?

    现在赶它走的话,它都不会离开了。

    这还不到十天,它就吃了十几种灵药,连妖魔果核都吃了四颗,它觉得这个人类不错,是个很好的马夫,饲养员!

    王煊虽然看到它的眼神不对劲儿,但不知道它在想什么,不然的话,保准想烧烤天马翅膀吃!

    突然,他寒毛倒竖,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是那头超凡蜘蛛,但它的生命气息在迅速衰弱下去。

    “快走!”王煊低吼,翻身上了马背。

    马大宗师反应迅速,拍动双翼,冲天而起。

    在半空中,王煊将精神领域催动到极限,感知地面山林中的情况,果然发现异常。

    有三个人类在快速接近,他们在这片区域时干掉了那头恐怖的蜘蛛,足以说明他们的强大,必然在超凡领域中。

    “快,向太阳升起的方向飞!”王煊抱着马脖子,让它转向,因为马大宗师还没有发现敌踪。

    三人中有一人抽出箭羽,拉开大弓,开始瞄准马大妖魔!

    毫无疑问,即便他们踏足超凡领域了,也对造化地有想法,从密地深处摸回来了,想要截胡。

    “那种奇雾能改变一个人的根骨、血髓、脏器,如果第一时间从这种人体内汲取,说不定能得到部分造化”一人眼神冷冽。

    “不知道逃走的这个人是否得到了奇雾。”

    “我将那一人一骑下来!”持弓者爆发刺目的光芒,他的弓箭被注入了秘力,而后箭羽像是长虹贯日,带着长长的能量尾光,向着马大宗师飞了过去。

    马大宗师绝望了,它拼命振翅,电弧流转,不断改变方位,但是,下方那个人连珠箭齐射,封堵各个方向。

    直到箭羽从旁边飞过,才有大爆炸声传来,音爆恐怖,数道箭羽远去,能量波动慑人。

    马大宗师拼命向远处逃,连着躲过数支足以将它射爆的超凡箭羽,但有的秘箭它真避不开。

    在它闪躲其他箭羽时,其中一支箭羽朝着它的腹部射来,光束璀璨,这样的箭羽足以能将一座山头射塌一角!

    所有箭羽都是秘制的,刻着超凡符文,再加上开弓者灌注惊人的秘力,对于凡人来说,根本无法阻挡。

    王煊以精神领域提前预判,直接翻落下马背,抓住一条马腿,挂在半空中,他的心口发光,雷霆绽放,阻挡那一箭。

    然后,箭羽上符文大盛,穿过了他绽放的雷霆,箭体稍微暗淡了一些。

    王煊肌体流淌淡金光泽,手持短剑,朝着那支极速而来的恐怖箭羽劈去。

    锵!

    锋锐剑刃将刻着神秘符文的箭羽斩断,箭头因此改变了轨迹,贴着马腹的一侧飞了过去。

    相距还有一尺远呢,箭头上的符文发光,还是撕裂了马大宗师的皮毛,它身上出现一道足有一尺长的血口子,鲜血淋淋。

    下方,王煊劈断秘制的符箭后,遇到致命的危机,上半截箭头飞过去,剩下的半截合金箭杆变向,噗的一声刺入他的胸膛中。

    在此过程中,他的心口雷霆绽放,将箭杆爆发的符文磨灭大半,他的体表也是金光暴涨,那是金身术的秘力在流转。

    但是,箭杆还是刺进了他的胸膛,这是超凡之威!

    箭羽上的符文虽然被他胸口的雷光击溃了部分,但他毕竟还是凡人,磨灭不了超凡之箭。

    第七层后期的金身术,也磨去了箭杆上的部分符文。

    地面上的开弓者,披散着一头黑发,野性十足,目光冷冽,点评道:“即便是断箭,中者也必爆碎!”

    另外两位超凡者点头,凡人与超凡者间的差距是无法跨越的,这一箭别说射杀一个人,就是一群大宗师如果站成一行都能一箭全部射爆!

    天空中,鲜血洒落,带着符文的金属箭杆刺进王煊的胸口,洞穿血肉,也插入他的肺部,给予他重创。

    这是他踏上修行路后,遭受的最为严重的一次创伤,连脏器都被穿透了。

    尽管金身术破防的刹那,他就运转了五页金书上记载的体术,五脏共振,光焰腾腾,将刺入血肉中的箭杆上的符文又一次磨灭不少。

    但最终箭杆贯穿进来,还是残余着一些秘力,将他的肺部都撕裂出几到口子,伤势极其严重。

    他咬牙翻上马背,剧痛让咳嗽,吐出几口血沫子,那是浸入肺中的血,生平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险些被人射杀!

    马大妖魔拼命振翅,电弧流转,冲向高空,飞向远方。

    这一刻,马大宗师眼珠子通红,有愤怒,更有感激,它知道如果不是王煊阻挡,它必然被射杀。

    “有点意思,他没有被射爆,他手中的短剑很不简单,能随意削断秘制的超凡符箭。”地面上,一位超凡者开口。

    “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他的体质很强,不比你我的躯体弱多少。”持弓的男子眼神冷厉,再次拉开了大弓,道:“超出我的精准范围了,换几支爆裂箭,争取送他上路,不要他的血肉了!”

    显然,他没有能一箭射落飞马,也未能射爆那个年轻人,让他有了几分火气,杀意激荡。

    数支箭羽划破长空,恐怖无比,马大宗师无论怎么逃,都不可能全部躲开。

    王煊释放雷霆,劈向那避无可避的一箭,结果像是引爆了火药桶,让那支箭羽发生了恐怖的大爆炸。

    他赶紧转过身去,伏在马背上,听天由命了。

    还好,他发出的雷光足够远,提前引爆了那支箭羽。

    如果再让它靠近一些,那相当于超凡强者倾尽力量的一击,必然要让他与马大宗师爆碎。

    马大妖魔发疯,拼尽力量逃亡。

    大爆炸席卷而来,王煊后背上火辣辣的疼,那种超凡的符文光芒绽放时,他身上的甲胄与战衣全部破碎了。

    金身术再次破防,他的后背血肉模糊,有些地方都快露出肋骨了,唯一庆幸的是,这次没有伤及内里的脏腑。

    马大宗师一只翅膀被洞穿,血淋淋,一条后腿也被炸开一道很恐怖伤口,相当的凄惨,但并不是致命伤。

    “手有些生了,最近半年没怎么杀人,居然连个凡人都未能射杀,让他给逃了。”

    地面上的男子放下大弓,深感可惜,摇了摇头。

    “一个凡人而已,下次如果再遇上,翻手拍死就是!”

    “唔,他那柄短剑是好东西啊,希望很快就能遇到他。”另一人眼神灿灿,冷笑着说道。

    三人走入山林中。

    天空中,王煊咳血,他的身体第一次这样被重创。

    他回首,看向那片大地,盯着他们的背影,道:“这是逼我踏足超凡领域,很快就与你们清算!”

    感谢:白云之志,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