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六章?地仙泉
    山上微风出过,大面积的绿竹青翠欲滴,在风中沙沙作响,竹海清新有生命力。

    林中飘起淡淡的鲜血气味儿,王煊赤裸着上半身坐在那里,以精神领域仔细查看伤势。

    胸口有个血洞,右肺叶出现四道可怕的口子,整体被撕裂。后背血肉破烂,肋骨隐约可见。

    他默默反思,自从踏上旧术路以来,虽有惊险,但从来没有这样惨烈过,都没有正面接触,就险些被人隔着长空射杀。

    是他大意了吗?并没有,他十分谨慎,提前预警逃离。

    说到底,终究是实力不如人,连他一向仰仗的金身术都挡不住对方的超凡符箭,他第一次吃这样的暴亏。

    赵清菡将剩下的几株灵药都捣碎,敷在王煊体外的伤口上,这些伤非常严重,但更重的是内里的伤,脏器碎成数块。

    如果是普通人,必死无疑。

    “不要多想了,先养好伤。”她小心地帮王煊包扎。

    马大宗师在不远处哼哼唧唧,羽翼、马腿全都有血窟窿,痛的不断发出马语,应该是在骂骂咧咧。

    它彻底记住那个射他的人了,等马夫将他喂养到超凡层次,它必然要去找那个人,来个马踏肉酱!

    赵清菡走过去,将剩下的灵药敷在了它的身上。

    “险而又险啊。”王煊感叹,劫后余生,如果没有金身术阻挡,如果不是以张道陵的体术磨灭箭羽上的大部分符文,他就被射的爆碎了!

    他深刻明白了,自己与超凡的差距,即便肉身已经立身在凡人的顶点,还是挡不住那个领域的力量。

    或许,他这样还不算是凡人之极顶?

    “远处那片山林中有一股黑狱鸦飞走了!”赵清菡开口,站在竹林外,眺望远方的山林。

    鸦群的首领在准宗师层次,这种群居的猛禽既捕杀猎物,也食腐肉,看到尸体就会扑过去。

    “相邻那一侧的山地也有些怪物逃走。”赵清菡观察细致入微,平日那两片区域没有什么过大的动静。

    王煊起身,当看到又一个方向也有些动静后,他的脸色微变。

    “我们走!”他拍了拍马大宗师,示意它上路。

    “是那三人追下来了吗?”赵清菡问道。

    林地中的凶禽猛兽一旦成规模的躁动,一般都是有超凡生物过境导致的。

    “有可能!”王煊点头。

    马大宗师忍着痛,以马语发誓,总有一天,马超凡会踢死那几人,它载着两人展翅飞向高空。

    王煊在空中观察那片地域,竟真的见到了那个持大弓的男子站在一座山峰上,眺望这边。

    很快,另外两名男子也出现了,与他站在一起。

    王煊眼神冷漠,在远空注视着他们,他的胸腔有一股怒焰在跳动,这三人居然盯上他了,一路追了下来,还在想着猎杀他。

    这是惦记他身上的奇雾了,还是单纯的觉得失手,有损颜面,想给他补上一箭?

    三人都到了超凡领域,却回到外部区域夺机缘,按照王煊了解的大致情况,这违背了规则。

    不仅知道是否有什么力量能够纠正与约束他们。

    他有股杀意在蒸腾,三位超凡强者一而再的针对他猎杀,他不需要别人去纠正了,准备不久后自己去清算!

    山峰上,三人注视飞马远去。

    “不释放超凡气息,会被不少怪物当作猎物袭击,可一旦释放超凡气息,又会惊扰林中各种猛兽奔逃,被那个年轻男子警觉了。”

    “熊坤,有必要回来杀他吗?”同伴反问,看向持大弓的男子。

    “他临去前,最后一瞥的眼神,事后回想让我有些不安。我怕他成为我祖父的那样的人,你们看,的确有些像,同样收服了一头异兽。”

    持大弓的男子眼神带着凶性,披散着黑发,名为熊坤,来自河洛星。

    “还是赶紧回去吧,虽然这片区域归黑角兽管辖,可一旦泄露行踪,被那头白孔雀知道我们来到外部区域,还是有些危险。”

    “是啊,若是它知晓我们猎杀没有达到超凡领域的人,会出事儿的。”

    手持大弓的男子熊坤道:“在黑角兽的地盘不会有事儿,我们去拜会下它。”

    他已经知道,外部区域的金属牌子还没有完全集中在一个人的手中,他还有机会!

    一百年前,他的祖父也参加过密地的竞逐,获得列仙留下的奇雾,改变根骨,重塑五脏,在河洛星快速崛起,如今已经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所以,熊坤知道内景异宝所在地,也明白奇雾的逆天效果,想来截胡,即便只能熬炼出对方的血髓来获取药性,他也敢直接吞下去。

    他的祖父是活生生的例子,得奇雾必冲霄!

    当年,他的祖父在密地外围救过一头怪物——黑角兽。

    一人一兽结伴而行很久,如今一百年过去,黑角兽早已是超凡领域的厉害怪物,统领一片区域。

    这么多年来,熊坤的祖父也曾多次回到密土,同那怪物之间没有生分。

    这次熊坤违规来到密地外部区域,就是靠黑角兽,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理会。

    “起初,我没觉得什么,可是现在忽然有些不安,他该不会要复制我祖父的道路吧?”熊坤说道,他的黑发像是瀑布般披散着,眼神森冷,有种野性的气质。

    ……

    在足够远的地方,马大宗师停了下来,翅膀滴血,马腿殷红,伤口崩裂了,它有些精神不济。

    王煊坐在青石上,调动神秘因子修复四分五裂的右肺,他有信心治疗好,但最起码越需要五天以上的时间。

    肺都裂开了,不仅还能长好,而且五六天差不多就能大致复原,这如果传出去一定会让人目瞪口呆。

    主要是王煊刚从内景异宝中出来,从那里获取了大量的神秘物质,不然的话,他也得慢慢熬着。

    即便这样,他也不满足,想以更快的速度恢复过来,因为这里是密地,每一天都有变化,随时会有危险发生。

    他的这种状态,很容易出事儿。

    另外,马大宗师也不容乐观,有些虚弱,万一遇上强敌,可能飞不了那么快了。

    “我们去找地仙泉!”

    王煊决定,去密地较深处,以地仙泉洗礼肉身,迅速恢复身体。不然,他这个状态去走逝地秘路的话,等于在自杀。

    “会不会太激进了,那里怪物横行。”赵清菡露蹙眉。

    “没事儿,连一百多岁的老钟都敢去搏命,最终年轻数十岁,活着跑出来,我们总比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强吧?”

    赵女神无言,老钟那叫风烛残年吗,分明是苦修一百多年,有可能是旧术领域第一人!

    “马大宗师,想吃妖魔果实吗,想身体立刻复原吗,想变成马超凡吗?走,我们去痛饮地仙泉!”

    马大宗师一跃而起,重新变得生龙活虎,马嘴咧着,笑的都有些歪嘴了,它很振奋,马夫终于又要喂养它了!

    赵清菡起初有些谨慎,但能不动心吗?饮下地仙泉,能延命五十年,对于一个为了美而踏上旧术路的人来说,这种诱惑大到无边。

    因此,冷静的赵女神也不再劝阻了,反而很期待。

    “那就是地仙泉?”王煊他们来了,在一座山头上眺望那片奇异之地,隔着很远能都感觉惊人的灵性物质弥漫。

    他有些无言,因为地仙泉不是汩汩而涌,谁知道它竟这么的“孱弱”,淅淅沥沥,像是房檐流下的雨滴般,从峭壁的缝隙间落下。

    地面有个水洼,积存着一点晶莹的液体,不过两三公升到边了。

    想在地仙泉中泡澡,想都不要想,那么点水,估计也就能洗把脸,或者暴殄天物去泡个脚。

    地仙泉晶莹通透,腾起阵阵氤氲霞雾,气象非凡,但是量真的太少了。

    “我还想请你在地仙泉中沐浴呢,可就这么个小水坑……”王煊遗憾,这与他想象的不一样。

    赵清菡闻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马大宗师也傻眼,就那么一点水,它舌头一舔就全没了,够谁喝啊!

    很快,他们警觉起来,崖壁下那片地带蛰伏着一些怪物,眼下一头鬃毛很长的黑色雄狮走了过去,一口就将地仙泉给吞没了。

    它足有十几米长,散发着超凡能量,一看就是很恐怖的怪物,绝对不好惹。

    那么一点水,大概都不够它润喉咙。

    “估计,四条蚕蛇加一块都打不过它!”王煊叹气。

    山崖上,那道缝隙间,淅沥沥,水线不断落下,过了段时间又将水洼注满了,能有两三公斤重。

    这次,那头黑狮没有出现,来了一只雪白的蝎子。在阳光的照耀下,它像是白玉雕刻而成,晶莹灿烂,居然有种艺术性的美感,但绝对剧毒致命。

    它能有磨盘那么大,将地仙泉喝光,慢慢离去。

    接着,当水洼再次存满灿烂的液体后,一头浑身冒着火光的怪物来了。它像是大象,可是獠牙锋锐,嘴里嚼着某种怪物的血肉,它周身赤红,缭绕光焰,一看就不好惹。

    ……

    王煊与赵清菡看出来了,这些怪物轮流去饮地仙泉,彼此并不冲突,像是有各自不同的“饭点”。

    他们想插手的话,有些难度,因为地仙泉的周围全是超凡怪物,而且都是强横的品种,看着那种长相就知道没一个好惹的。

    马大宗师变得十分低调,看着那些怪物排队痛饮地仙泉,它没敢骂骂咧咧,只是看着王煊,那意思是,全指望马夫了!

    观察很久后,王煊深感庆幸的是,这里没有会飞的凶物。

    但赵清菡觉得,机会不大,这里很危险,附近的超凡怪物实在太多了。

    “据说,这片区域可能有地仙洞府,所以盘踞着不少怪物,都在等待某一天地仙宫突然出世。”赵清菡告知一些情况。

    有些超凡怪物是可以用精神与人交流的,很久以前传出这样的消息。

    并且,近年来地仙泉出水量越来越少,所以怪物们越发紧张这里了。

    王煊叹道:“老钟半截身子都埋进土里了,他还能回光返照,在怪物群中搏命,痛饮了一把,然后活着逃走。”

    他认为,老钟肯定有其他特殊手段,引走了怪物,不然难以成功。

    “你就编排他吧,老钟可就在密地中,说不定很快就会和他打交道呢。”赵清菡提醒他,老钟很厉害,同时心眼不大。

    王煊点头,表示知道,肯定不会去主动惹老钟。不过等他超凡后,去密地深处找老钟切磋的话,还不知道谁会吓到谁呢。

    “这么多怪物都去舔那个小水洼,老钟也是直接冲过去,一口吸干净的吗?”王煊脑补那些画面。

    他有了计较,盯着崖壁上的缝隙,道:“你看,那道缝隙在一个鼓肚上,我严重怀疑那个区域内部存着数百上千公斤地仙泉。如果在那里迅速开个大口子,用容器接满就逃,我估计收获会很大!”

    赵清菡摇头,道:“有人很早前就试过了,那崖壁坚固的惊人,根本无法劈开,疑似是太阳金原石。”

    王煊发呆,而后摇头,道:“又不是真正的太阳金,最多只是混入了部分而已,我觉得问题不大。”

    他认为,能切开那片山壁,他曾用短剑削过钟晴的钢板,轻松斩落过一根尖刺,所以他有信心。

    最终,王煊去找了个特大号的野葫芦,挖开后,感觉最少能装五六十斤的地仙泉。

    不过,野葫芦不是最主要的容器,他的福地碎片才是,内部空间有两立方米左右。

    他们观察了很久,选中下面水洼被喝光、没有怪物出没的安全时间节点,两人一马极速行动起来。

    马大宗师负责驮着他们过去,风驰电掣,来到山崖前,赵清菡则负责举着刚剖开的野葫芦,王煊则猛然挥动短剑。

    哧!

    山壁被剖开了,顿时有带着芬芳的浆液涌动了出来,赵清菡赶紧用葫芦去接,对她来说,这可是养颜神液!

    王煊觉得,口子不够大,他猛力挥动短剑,将这里挖出个洞,直接将手伸了进去,用福地碎片去装地仙泉。

    很快,他感觉到福地碎片满了。

    “怎么没水了?”赵清菡疑惑。

    当王煊收回手,地仙泉涌动,将野葫芦也装的差不多了。

    “快走!”王煊喝道,这里的动静不小,多半惊动了附近的怪物。

    “嗯?!”他一眼看到,石壁内部,水不是很多了,里面有亮晶晶的东西,他一把给掏了出来!

    感谢:书友20210617003015576、紫悦V,谢谢两位盟主支持。

    陷入黑暗轮回,我要调整下,后半夜那章大家别等了,我白天更新出来。等调整好后,我会找时间多写一章。哭泣,明天的两章都不会这么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