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八章?斩超凡
    欺人太甚,王煊忍不住想反击,真当超凡者杀不死吗?!

    不过,在此之前他想确定一些事,这头老豺狼是不是与那三个超凡者有勾结,不然怎么会知道短剑,而且这么有针对性。

    另外,如果提及白孔雀,是否会让它忌惮?不到万不得已,王煊真不想动用自己的杀手锏。

    “我们只是凡人,怎么能,又怎么敢去密地深处挑衅超凡者,有人在误导你。”赵清菡开口。

    并且,她告知黑角兽,他们在路上曾遇到了另一位超凡生物,也是执法者,曾向他们表示,会公正执法。

    “那位执法者发现三位超凡者越界,已经去追捕了。”赵清菡平静地说道。

    马大宗师在狐疑,什么时候遇上另一位执法者了?很快它又恍然,那个漂亮的女马夫在骗黑角兽。

    黑角兽闻言,瞳孔微缩,但不动声色,盯着赵清菡看了又看,眼神恐怖,给她造成莫大的压力。

    “我们告诉它,曾被三位超凡者追杀,险死还生。那位执法者对我们保证,如果我们有意外,它会追查到底。”

    赵清菡镇定地说道,没有因为一位超凡怪物的凝视而恐惧。

    在这种生死险境中,她表现沉稳,诓骗一个妖魔,不过是为了让它顾忌,保住她与王煊还有白马驹的性命。

    王煊没有开口,赵清菡将能说的都说了,他负责戒备,避免老豺狼突然发难。

    黑角兽目光冷幽幽,问道:“另外一位执法者什么样子?”

    “一头孔雀,五米多长,身体洁白如雪,周身缭绕瑞光。”赵清菡告知。

    她确实见到过这头孔雀。

    黑角兽眼神森冷,注视着她,道:“你很机敏,从容应对,竟敢对我讹诈,用一头大妖魔震慑,恫吓,确实不俗。但是,你不了解那头白孔雀,它会有行动,但却不会有言语保证。”

    它又道:“你看,你的心脏刚才跳动加速了几分。另外,你收束思绪,怕被我强大的精神力量感知到细节,捕捉到你的思感碎片,了解到你没有接触过执法者的真相。”

    老豺狼十分狡诈,观察仔细,警觉性很高,竟然洞彻了真相。

    赵清菡想要说什么,王煊示意,不需要多讲了,挡在她的身前。这头黑角兽不是善类,随时可能会翻脸,而且不好糊弄。

    “你的态度我已经明白,短剑确实与地仙有关,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这样偏帮那三人?”

    王煊开口,他通过蛛丝马迹已经确认,黑角兽是被三个超凡者鼓动而针对他。

    “真有地仙宫?”老豺狼眼神闪烁,带着几许贪婪的味道,它通体都是黑毛,三米多长,虽然像人类打坐修禅般,但戾气隐现。

    “有!”王煊看着他,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无意间发现并捡到这柄短剑。如果你想让我带你去,就不要伤害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人。不然,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吐露出来,我这个人还是很硬气的。”

    老豺狼装模作响,放下漆黑的利爪,刚才它真的想直接动手,先把三个人打残再说,避免有什么变故。

    王煊道:“那地方很危险,我感觉一个超凡强者不足以应对,只是你自己的话,我奉劝你不要前往。”

    “没关系,我有个侄儿,也破入超凡领域了,可以让它跟着。”黑角兽不在意,只要找到地仙宫,它可以慢慢去摸索,去探查。

    王煊心头一跳,他只是试探下而已,还真有第二只超凡怪物?幸亏他没有急着动手。

    老豺狼发出一声低吼,不多时,山林中传来兽吼回应。

    片刻后,一头像是装甲车那么大的野猪进入洞中,黑毛如同钢针般直立着,触到洞壁上,居然将石壁都划出了痕迹。

    马大宗师眼神异样,这就是豺狼的侄儿?分明是头猪!

    “走吧,带路!”黑角兽起身,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剌剌地开口:“先把短剑给我看看。”

    所谓给它看看,自然是上缴,落在它手中还能还回来吗?

    “你能不能让我明白下,你为什么偏袒那三人,执意针对我这个凡人,这么破坏规矩,不怕那头白孔雀找你麻烦吗?”

    王煊将短剑取了出来,展示给它看。

    “为什么?自然是我与他的祖父有交情,只能怪你们运气不好。”老豺狼移不开眼睛了,盯着短剑,道:“有些门道,我竟看不透,是件古物。”

    “你身为执法者,不约束超凡者越界杀人,反过来这样对付我这个受害者好吗?”王煊冷淡的问道,并且倒退了几步,调整角度。

    “好与不好,我还不是我自己说了算。你主动挑衅超凡者,无事生非,我身为执法者,自然可以纠正你的错误。”黑角兽笑道,一副颠倒黑白,无所谓的样子。

    马大宗师瞪眼,还有没有天理了,想只手遮天吗?身为执法者却这么黑暗,让它愤懑!

    “这么说,我将你带到地仙宫,你也不会放过我们?”王煊再次移动脚步,选了个很好的位置,他觉得差不多可以了,不用再拖延时间了。

    “看你们的表现,如果有诚意,我自然不会伤害你们。说不定你们是天选之人,去了地仙宫,会在那里先行得到莫大的机缘。”黑角兽笑道,暂时不想让猎物绝望。

    它打定主意,到了地方后,直接一爪子将三人拍碎,免得出什么意外。

    “说话算话!”王煊将短剑抛过去,一副怀着希望的样子。

    老豺狼一把捞住短剑,放在爪子上,仔细端详,那古朴的剑体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王煊动了,手中的银簪被激活,爆发出刺目的光束,向前劈去。

    黑角兽震怒,想要躲避,发现光芒及体,根本来不及了。它全力对抗,咆哮着,乌光暴涨。

    然而,那道白光直接劈开了它的身体,无坚不摧,让它满身喷血!

    白光速度不减,贯穿老豺狼后,又劈向了它身后那头庞大的野猪精!

    王煊故意选了这样一个位置,确保三人在一条线上,这样或许动用一次银簪,就能够劈杀两头超凡怪物。

    噗!

    装甲车那么大的野猪精被击中,直接被剖为两半,血液横流。

    “吼!”

    黑角兽虽然被劈成两两半,但是还未死,尤其是血肉中有一团光亮起,想要扑杀向王煊。

    不过,一刹那,在它与野猪被劈开的肉身间,有白色能量涌动,伴着虎啸声,一头白虎虚影轰鸣,将他们撕碎!

    黑角兽与野猪精惨死,满地都是血与肉块。

    马大宗师目瞪口呆,感觉难以置信,马夫这么厉害?挥手间灭了两头超凡怪物,太可怕了!

    赵清菡捂住嘴,很吃惊,两个妖魔居然被轻易斩杀!

    王煊叹气,低头看着手中的银簪,总共就能用两次,现在直接挥霍掉一次。

    不过,想到这银簪来自对头之手,是从白虎妖仙手里蒙骗过来的,他又心情大好,用对头的宝物杀敌,还是有些成就感的。

    “你们别看我,这是红衣女妖仙养的那头白虎送出来的杀器。”王煊坦然相告,接着催促道:“搜刮战利品,然后赶紧撤!”

    毕竟,这里是一头妖魔的洞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超凡怪物来拜访。

    “咦,这里有张古图,有许多副图案,像是一头怪物在吞吐日月精华,也有观想图,像是异类的修行方法。”赵清菡找到一张图。

    马大宗师一听,激动的直尥蹶子,快速冲了过去,探出大脑袋在那里观看。

    “先离开再说!”王煊捡了小半截猪腿,又拎上黑角兽的两条破烂的后腿,能在银簪的绞杀下留下点大块的血肉真不容易。

    嗖嗖嗖!

    两人一马没影了!

    很快,这里的血腥味导致各种野兽蜂拥而至,嘶吼不断,超凡妖魔的血泥烂肉与碎骨引发各种怪物争夺抢食。

    一座安静的山峰上,赵清菡无言,刚才还在威胁他们的老豺狼,现在被王煊剥皮,在清泉边上洗干净后给烤熟了!

    “来,趁热吃,这可是超凡血肉,大补物!”王煊用荷叶包着,递给赵清菡几块精肉。

    然后,他直接丢给马大宗师一条豺狼腿。他自己也是一口猪腿肉,一口豺狼腿肉。

    “敬重妖魔仇敌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它安葬,将它消化。”王煊感觉超凡的肉质很美味儿,令他充满食欲。

    赵清菡惊讶,道:“这味道似乎……真的很鲜美,如果带回新星请顶级大厨烹饪,超凡食材,一定会成为最出名的珍肴。”

    与此同时,密地深处,地仙废城中,钟晴与钟诚姐弟二人正在啃超凡老鼠肉干,尽管味道不错,但他们却如同上刑场般,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在吃。

    每当想到这是老鼠肉,他们就有些反胃,不过想到老钟的叮嘱,这是大补物,他们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吃下去。

    “千万不能被熟人看到!”两人碎碎念。

    ……

    远方,熊坤等三位超凡者都带着笑容,等待黑角兽的好消息。

    “黑角兽实力强大,手下小兽众多,应该已发现并顺带解决那两男一女了吧,可惜了那柄短剑。”

    “奇雾更珍贵,可以重塑根骨,能够真正意义上的逆天改命,必须要得到!”

    他们在闲谈,相当的放松。

    ……

    王煊告别,道:“你们自己小心,注意安全。我要去逝地,准备进军超凡领域,到时候就可以去密地深处了。”

    马大宗师一溜小跑跟过来了,摇头摆尾,张着嘴,吐着舌头,一脸马式假笑。

    王煊发愣,误以为看到了二哈。

    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马大宗师这是提醒他呢,别忘了采摘妖魔果实,它想成为马超凡!

    “行,我知道了,给你采摘回来。保护好清菡!”

    马大宗师顿时猛力点头,咧着嘴在笑,它无比期待马夫归来,带来最稀珍的妖魔果实。它想蜕变,与马夫一起杀向密地深处,到时候马踏超凡!

    “小心,安全第一!”赵清菡叮嘱,目送他远去。

    求下月票支持啦,感谢各位书友。

    半夜没有更新了,以后都放在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