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六十九章?金榜垂钓
    逝地外面的山地缠绕着光带,能量浓郁度极高,八大超凡巢穴环绕绝地而筑巢。

    王煊远远地眺望,不知道摆渡人看到他后会是什么表情,相见欢,还是认为活见鬼?

    他站在一座山峰上,看到了蚕蛇一家,两大两小,趴在蛇洞外懒洋洋的晒太阳。他不愿去破坏这家人的温馨气氛,算了,放过吧。

    他也看到了山龟,还是那么活跃。超凡果实被采摘后,它每天都在那片区域练灵龟微步,寻找敌踪。连超凡药草都将没有的龟,有些可怜,他决定就不去打扰了。

    然后,他看到了那头银熊,肉呼呼,都快圆成一个球了,几乎不怎么离开巢穴,他也不忍心去打扰这么恋家的熊。

    接着,他又去另外一处超凡巢穴外观察,远远地就看到那头金色的怪鸟站在山崖上,正在用利爪撕扯一只大象,鲜血染红崖壁,它正在大快朵颐。

    这么难相处的一头凶鸟,算了,王煊看了又看,不想理它。

    他绕了一大圈,发现八大巢穴戒备森严,不好临近了,估计是上次他频频拜访,三次登门,惹的八只超凡怪物都不怎么好客了。

    “欧拉星人,他手里最少有四块金属牌子!”有几人发现王煊,怒不可遏,悄然退走,准备找人围猎他。

    王煊早已看到他们,淡淡地瞥了一眼他们离去的方向,懒得理会,他现在的目标是超凡。

    他准备直接进逝地,妖魔果实现在采摘不到,所有怪物都在防备。

    他觉得自己身上积攒的能量也应该够了,奇雾被他消化了,地仙泉他喝了不少,超凡怪物的血肉他也吃了很多。

    迷雾覆盖,逝地依旧如故,没有任何变化。当王煊踏足进来,所有声音都消失了,阳光充沛的密地,变换成了银月高挂的清冷夜景。

    到了这个地方后,他身体又剧痛了,毛孔出血,但他不在乎,习以为常了。

    有些不同的是,通向蓝色湖泊的必经之路上出现一块黄澄澄的金属疙瘩,很大,足有五米多高。

    它明显饱经岁月洗礼,蒙尘的大块金属隔着很远就让人觉得不一般,可是前两次为什么没见到?

    王煊走过去,用手稍微擦拭,金属没有灰尘的部分,顿时光芒璀璨,宛若大日横空,露出它的真容,太绚烂了。

    “这是太阳金?!”他被惊住了,传说,列仙炼制兵器都要加入这种材料,此地居然有这么一大块?不可思议。

    看样子它横陈在这里有些年头了。逝地很古怪,为什么前两次没见到它?

    王煊将短剑取了出来,比划了一下,先是小心翼翼的切了一剑,让他心头震动的是,短剑能割太阳金!

    这东西是留给有缘人的吗?王煊可没忘记,一百克太阳金价值五亿新星币,称得上价值连城!

    他看了又看,准备用短剑削下来一大块。列仙炼制武器的材料,属于神话物品,交给赵女神,同老钟去换经文,这买卖应该能谈成。

    锵!

    他用短剑劈了下去,太阳金上顿时出现一道很深的裂痕,估计再劈两剑的话,这块足有数十斤重的边角料就能割下来了。

    然而,惊变发生,太阳金大疙瘩整体发光,一层光幕浮现,将他隔绝在外。

    王煊退后了几步,虽有遗憾,但也没有过多的惋惜,他就知道,逝地的东西没那么好拿。

    “有字。”他有些诧异,硕大的太阳金疙瘩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字,从五米高的顶端蔓延到下方。

    但是,这些鬼画符他全不认识!

    他轻触金色光幕,从最下方开始,然后他就震惊了,有精神烙印可被感知,那竟然是关于他的记述。

    那行金色的鬼画符在他眼中可以辨识了,写着:王煊,三进逝地,一介凡人。

    这五米高的太阳金疙瘩是什么东西,罗列着这么多鬼画符,该不会都是人名与记述吧?

    他三进逝地,且为凡人,所有才在金疙瘩上有一席之地?

    他用手去触摸在他上方的那一行字,结果显示,等级不够,无权观阅。

    “什么破金疙瘩排名,阅读体验太差!”

    他先后触摸了一行又一行文字,结果都显示,无权观阅。

    突然,仙乐响起,五米高的金疙瘩发光,飘渺白雾流转,在上面很高的位置有一行字显照。

    那行字可读,事实上已经有精神印记传出,表达其意:陈抟,西土行,五陀树下九色金丹大道圆满,另辟九转羽仙法,斩杀……

    然后,王煊就看到代表陈抟的那行字,向上提升了十几位。

    他目瞪口呆,看到一个传说中的人,而这金疙瘩居然在播报他的近况,这是其实力地位的体现吗?

    陈抟是继钟离权、吕洞宾后,内丹术领域的绝顶人物,五色金丹法名动天下,在旧术史上都赫赫有名。

    现在,金疙瘩证明他还活着,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种生命形态,他又有新法问世,并且战力惊人。

    可惜,陈抟究竟斩杀了谁,没有播报出来。

    王煊眼神异样,走逝地路的人,较为特殊的强者,有这样一个排名?

    他在这里站了片刻,不想耽搁下去了,向着蓝色的小湖走去,途中他感觉今天夜空中的月亮格外的大,并且他自身的变化有些怪异。

    呼!

    他的背后出现一对洁白羽翼,是以能量符文构建成的,他有种冲动,竟然想奔月而去!

    接着,他背后又出现一对金色的羽翼,依旧让他有飞天的强烈渴望,希冀接近月亮。

    ……

    情况相当的不对头,是因为没有吃妖魔果实,所以这次是神化吗?也不对!

    神化也不至于想着奔月,为什么会有这种冲动?王煊不解。

    月亮格外的神圣,今晚有些不同,垂落下的光辉都浓郁了很多。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月亮上有宫阙,有人影晃动,但这应该不可能,相距如此遥远,他怎么能看得见?

    浪涛起伏,碧海上一艘金色的竹船极速而来。

    摆渡人目瞪口呆,又见到了那个小子,数日间,他连着跑进来三次了,依旧好好的活着,真当这里是他家后院了?

    “没事儿,慢慢来,您老先缓缓,再多几次就彻底习惯了。”

    王煊跳上竹船,越发的自来熟,这次坐到船上后,他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地仙泉,并问摆渡人要不要来一杯。

    “不要!”摆渡人一口拒绝了。

    “前辈,我看到一个金疙瘩,那是什么状况?”王煊开门见山,直接询问。

    “你能看到它?一个凡人,能在上面留名?!”摆渡人有些吃惊。

    显然,他知道有这个东西,以前却从未提过。

    “那里涉及到的都是超凡层次以上的人,都有独到之处,可在太阳金榜上留名,你还未超凡啊……”摆渡人感慨。

    “正是因为我未超凡,却能三次进来,所以被录入了?”王煊猜测。

    “排名多少?”摆渡人问他。

    “最底下一行文字记述的是我。”

    “倒数第一,可以理解。”摆渡人点头。

    “我想问下,究竟是谁刻在太阳金疙瘩上的,有什么意义吗?”王煊问道。

    摆渡人摇头,道:“不知道,从古到今,进过八大逝地的人也不算少了,但能被金榜录入的生灵却不多。”

    “今天的月亮也有特殊,格外的大,感觉快要坠海了。”王煊说道,他觉得今晚处处异样。

    摆渡人心中咯噔一下,霍的抬头,而后又看向王煊,自语道:“你这么特别吗,近期是不是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王煊直接否认,最后才补充道:“吃了点超凡肉,喝了点地仙泉。”

    关于列仙争夺的至宝,投入他内景地的事,他打死都不会说,万一走漏消息,所有大幕都会向他靠近。

    下次开内景地,他一定要好好研究下那至宝上刻写的文字,究竟是让列仙觊觎的秘法,还是什么秘辛,他很期待。

    “月亮上有东西掉下来了!”王煊吃惊,今晚果然全是意外!

    洁白的光洒落,像是羽化飞仙的光雨,倾泻向这片海面,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有宝物落了下来。

    “一卷经书?!”王煊发呆,这是从月亮上掉下来的?

    “果然,真的来了,你以凡人之躯三进逝地,刻入太阳金榜,这是被另眼相看啊。”摆渡人叹道。

    “前辈,你不是没登上过这轮逝月吗?”王煊狐疑。

    “没上去过,但我看到它发生过一些奇异的事。”摆渡人道。

    那本经书坠落到了眼前,散发着朦胧的光雨,就悬在竹船的上方。

    王煊觉得不对劲儿,经书上连着一根丝线,晶莹透亮,怎么看着像是鱼线?!

    他去看摆渡人钓竿上的丝线,结果吃惊的发觉,月亮上垂落下来的线比摆渡人的鱼线更坚韧,更异常,密布着细微的符文,似乎有大道的气息!

    他去看那经书的封面,有几个鬼画符,完全不认识,但是很快有精神烙印显照,让他明白了字意:丈六金身术。

    王煊动容,他练的是金身术,结果现在降落下来一本疑似佛门的炼体秘籍,实在有些惊人。

    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想到佛门练到最后,要一把火将自己给烧了,兴趣就不大了。

    王煊问道:“前辈,以前发生过这种事吗?取了经书的人,后来怎样了?”

    “沿着这条线,似乎登月了。”摆渡人不确定地说道。

    “这是登月吗,我怎么感觉这是被钓上去的?”王煊严重怀疑,这不就是鱼线吗?连着香饵,如果再多个金钩,那就名副其实了。

    “我对月亮上的情况真的不清楚。”摆渡人摇头。

    “逝地,算是最古老的秘路之一,也就意味着,有逝地时才有超凡,列仙可能都没有出现呢。”王煊开口,认真分析。

    “也就是说,天上这轮逝月可能比列仙还早?”王煊说到这里,脸色变了。

    现在,逝月上有怪物,或者说有人,这是在垂钓吗?

    根本不明白月亮上什么状况,王煊打死也不会上去。

    王煊看着丈六金身术,道:“什么破秘籍,还不如老钟书房收藏的经文好,真当我没见过世面,拿回去吧!”

    在他与摆渡人瞠目结舌中,鱼线远去,将那本丈六金身术带走,消失在夜空中。

    时间不长,宛若飞仙般的光雨洒落,天空中又一本经卷坠落,来到竹船的上空,连着鱼线。

    “你这是盯上我了,当我是鱼,想把我钓上去?!”王煊将短剑拔了出来,看看什么经文,好的话,可以琢磨琢磨,不好的话再退回去。

    他仔细看着这本经书封面上的鬼画符,最终通过精神烙印,理解其意:太初清神术。

    他感觉这名字很唬人,似乎极为不凡,不禁转头看向摆渡人,询问他是否听说过这本经书。

    “道家早期赫赫有名的锻炼精神的秘籍,相当的不简单,算是高端绝学了!”摆渡人郑重地说道。

    王煊看了又看,但他还是克制住了,道:“老钟书房有比这厉害的顶尖秘篇,这篇还是不行。”

    无声无息,那经书又远去了,消失在夜空中。

    摆渡人幽幽开口:“我能问下吗,老钟是谁,他的书房中都有哪些秘篇绝学?”

    就在这时,月亮上的鱼线又垂落下来了,光雨洒落,一本流光溢彩的经书绽放道韵,流淌各种符文,缓缓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