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七十章?万法皆朽
    夜月下,鱼线垂落,又一本经书来了,快速到了竹船上方。

    王煊攥着短剑,没有惊喜,反而皱眉,对方真是锲而不舍,彻底盯上他了?

    逝地出现后,才有超凡辐射,这意味着,逝月比列仙还久远。

    “上面到底是什么怪物?居然在月亮上垂钓。”王煊脸色阴晴不定。

    那本经书悬在竹船上方,流淌霞光,道韵天成,还没有打开,就有数百个神秘符号绽放,气象非凡。

    “神照内景图?”王煊盯着看了又看,这东西和内景地有关系吗?

    他很动心,对内景地了解真不多,每次都是被动打开,不知道这东西能否有关于内景地的详细描述。

    “这本经书怎么样?”王煊看向摆渡人。

    “很了不起,称得上道家秘传的绝学,很少有文字记述,一向都是师徒口口相传。”

    摆渡人给予高度赞誉,让王煊动容,掂量着短剑,盯着这经书看了又看。

    “在内景经文中,它能排第几?”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摆渡人沉声道:“对内景的论述,它有独到的见解,我估摸着,最起码能排进前十七名内。”

    “前十都没有挤进去?破经书,也就卖相唬人,它还吸引不了我!”王煊后退,没有触及它。

    “老钟的书房里有更好的?”摆渡人提前将这句话说出来了,他估计,这小子肯定要这样回应。

    王煊点头,然后就看到那经文再次飞走了,他不禁喊道:“经文太差,还不如人间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的收藏,这样的经文谁看啊。”

    摆渡人看不过去了,道:“你和我说说,老钟是谁,手中都有什么经文,我还不信邪了,他的藏书能将神照内景图碾压!”

    “他是一个养生家、收藏家、考古学家。为了照顾儿女,他不得不养生,将儿孙辈都熬白了头。他收藏丰富,各种典籍,应有尽有,包罗万象。地仙字画、羽化经书、列仙手札、上古奇物,都藏于书房中。他文学素养不错,每日鉴赏古物,陶冶情操。”王煊感慨,评价甚高。

    “你先等会儿,他的那些东西都是怎么来的?”摆渡人一脸严肃地问道,觉得有点离谱,一个凡人也能有这么多秘典?

    王煊道:“我都说了,他也是一个考古学家。知道旧土吧,地下都快被他与其他一些老家伙组织的人手挖空了。”

    “怎么可能,别说羽化级的净土,就是地仙洞府他都进不去,可以自行隐藏于虚空中,他怎么找得到?!”

    摆渡人不信,因为,如果那个所谓的老钟真做到了,那连他的家当说不定也被人给抄后路了。

    “前辈,时代不同了,旧土都没有人能修行了,一点超凡物质都没有,所有典籍也就只能当文物来研读了。那些所谓的地宫、遗址,都很普通,纵然有些异常与危险,用战舰也都能轰开。”王煊讲出一些事实。

    摆渡人发呆,而后怅然,叹息道:“那是超凡能量消退到最低谷的体现。当超凡星球没落时,万法皆朽,一切神通异象皆沦为虚影!仙家洞府也不过成为迷窟,没有天威可言,所有非凡因子都消退……道法腐烂!”

    不然的话,按照他的的说法,即便是地仙的洞府都能常年隐藏虚空中,常人怎么可能触及?

    就更不要说羽化级的府邸了,想都不用想,即便看到,也是可望不可及,敢临近的话,一道羽化雷霆轰落下来,战舰都要被轰碎。

    “问题是,老钟连列仙遗址都挖过。”王煊平淡地说道。

    摆渡人出神,发呆,道:“我在旧土也有个了落脚地,他么的,该不会真的被他也给挖开了吧?”

    “我估计差不多。”王煊点头,连他家附近大黑山中的小道观都让人给掘开了,就更不要说其他地方了。

    比如名山中的青城山,别说主峰了,即便最边缘区域,甚至连超出范围的地下都被挖空了。

    “太过分了,这是挖列仙的根啊,万一有人越界回来,这老钟……哼哼!”显然,连摆渡人都不能心平气和了,开始哼哼了。

    他又补充道:“这个老钟,被大幕中那些人知道后,必然会成为……名人。”

    密地深处,老钟莫名连打了九个喷嚏,一阵狐疑,而后警醒。他什么书都看,立刻为自己起卦,然后他就不淡定了,怎么是神仙卦,无解?!

    竹船上,王煊赶紧补救,道:“前辈,你可不能去乱说话,这人间变了样,你们也不能苛责后人。老钟不是个例,他代表的是一群人,什么秦家、宋家都没少挖!”

    “行,我都记下了!”摆渡人说道,蓑衣中浮现模糊的脸,在那里默记。

    “老钟以后要是请我去他的书房,他的事儿,我接手管,人间的终归是要人间的人说了算!”在这里,王煊很低调,没敢说人间归他管。

    这次时间间隔较长,直到两人谈了片刻,月亮上才又有动静,鱼线落下,一本经书飞快降落。

    它绽放五种光彩,烟霞缭绕,有一颗五色金丹转动,承载着青天,气象惊人!

    一本书而已,居然蒸腾起漫天的金丹大道气。

    “五色金丹术?号称金丹领域的绝世秘典,丹成一品,五色流转,而后可升华为超品!”王煊看着经书,这样评价道。

    这是陈抟的法,他对这个人真的不陌生,钟诚送他的那本书,除了小钟的写真外,就是陈抟的部分经文。

    再有,不久前,他还在金疙瘩上了解到陈抟的近况,在西土的五陀树下九色金丹大道圆满。

    所以,他看不上这篇经文,道:“五色金丹术过时了,九色金丹术都出来了!”

    摆渡人都有些觉得他挑三拣四,要求太高了,道:“老钟的书房到底有什么,让你眼界这么高?”

    “有先秦时期的金色竹简。”王煊说道。

    摆渡人一听,顿时心神震动,有些难以置信,道:“你们……不过是凡人,都能接触到这种东西了?”

    “有什么问题?”王煊问道。

    摆渡人彻底不淡定了,道:“金色竹简,自古以来就只有几部啊,连我都没有研读过,没有上过手,老钟他将一部收藏在书房中,摆在书架上?!”

    王煊一看他这架势就知道了,金色竹简对摆渡人这个级数的强者来说,都意义重大,异常重视。

    他打定主意,回到新星后,一定想办法去老钟的书房转上一圈,不然的话,夜长梦多,连守约者这种大佬都在惦念。

    三年后,必有大变,有些列仙可能会回归,保不准以后这金色竹简就神秘消失。

    “要不,前辈和我去人间走一遭,各种典籍都能找到。连我都有一块金色竹简,刻着个人首蛇身的生灵,没什么文字注解,我看不懂。”

    王煊的这种话,又刺激了摆渡人。他震惊,连这小子都有金色竹简?时代变了,实在让他无言,有些可怕啊!

    在摆渡人看来,眼下的旧土人间,简直是遍地宝藏!

    王煊确实有一块金色竹简,是他选择加入秘路探险组织时,青木给他的,可惜只有一块,离完整的一部还差了数十上百块。

    “人间什么经文没有?只要用心,我早晚都能看到。”王煊看着这次久久未离去的鱼线与经书,道:“所以啊,这些所谓的高深秘传之法,就不用向我展示了,差的太远。如果没有最强经文,没有让列仙都眼红的至高秘篇,就不要送下来了,我看不上!”

    摆渡人虽然心中不平静,但也不得不无言,这小子站在鄙视链顶端,俯视月亮上的垂钓者呢?

    那卷经文离去,没有再停留。

    王煊补充:“对了,老钟的书房还有五色玉书呢,据说,同样很不简单。”

    一瞬间,那卷经书加速远去,直接没入夜空消失了。

    “忘记说了,这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的书房,别家的,我估计还得有类似的十几个书房吧。”王煊冲着夜空大喊。

    很长时间,月亮上都没动静了,没有经文落下。

    这时,王煊开始脱皮,从脸上开始,不断向下掉,这是金身术在晋阶!

    他立刻施展金身术,配合它破关,不久后,他脱下一层极其坚韧的皮质,自己的身体晶莹透亮,略微用力,爆发强盛的金光!

    “金身术第八层初期了!”王煊感觉体内有用不完的爆炸性力量,理论上,金身术每提升一层都极其艰难。

    比如,单七层就需要六十四年,单第八层则需要一百二十八年!

    这样耗时耗精力,根本没有几人敢去练,认为得不偿失!

    王煊走秘路,通过内景、逝地将金身术提升到第八层,极大的缩短了修行时间!

    “我这算是超凡之体了吧?”王煊觉得,再遇上那三个超凡者,对方秘制的符箭不一定能射穿他。

    “你这肉身很强,自然达标了,你的精神能量也不简单,也属于超凡领域的强度了。但是,你的精神与肉身为什么没有共振,引发超凡蜕变?”摆渡人疑惑,盯着他看了又看。

    很快,他想到了什么,自语道:“难道你的肉身与精神还有潜能可挖掘,所以,不曾共振,未入超凡?!”

    他露出异色,这么说的话,眼前这个年轻人潜能极大?他确信,这个年轻人的实力现在就接近超凡了,甚至单论肉身的话,更强!

    “以凡人之躯,可横击超凡?”他动容,不禁抬头望向月亮,上面的生物之所以垂钓,是不是也因为如此?

    “原来凡人领域还真有个极点啊,我现在逼近与立足在这里了吗?”王煊自语。

    接着,他又道:“我觉得,我的蜕变还未完成,今晚还能在再次大幅度提升实力。”

    因为,他觉得自身血肉活性猛增,新陈代谢加快,细胞还处在最活跃的境地中。并且他的身体不缺少能量,在超凡辐射下,应该还能继续破关!

    此刻,他练起五页金书上的体术,前四式一气呵成,第五式也推进下去了,最终他演练了出来。

    “第五式也练成了?!”王煊大喜,这有些出乎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他金身术又晋阶了,能够支撑他练更为艰难的后一式了,金书记载的秘法需要强大的体质作为根基。

    王煊发现,他即便施展完五式,身体也没有那么滚烫了,不需要过多的“冷却”时间。

    这意味着,他的攻击力将因此而暴涨一大截!

    “看到没有,我练的是道教创始人张道陵的体术,记载于五页金书上。我各种功法都见过,所以真不要给我送什么一般性的秘籍了!”

    王煊开口,言语真不招人待见。

    最起码,连摆渡人看他都有些腻歪,这小子是想骗经文?!

    王煊低语道:“前辈,逝月比列仙还久远,上面到底是什么怪物,你要是告诉我的话,我回头送你一块金色竹简。”

    “一块,不要!”摆渡人坚定地说道。

    王煊撇嘴,一部的话,他自己还没看到呢,不给!

    他琢磨着,等第二次蜕变完成后,他立刻闪人了,不想呆下去了。

    这时,月亮上有动静了,鱼线落下,一部经文从天而降。

    但是这次没有什么惊人的异象,只有淡淡的迷雾覆盖着一块石板,无声无息悬在竹船上方。

    “我只要最强经文,不然的话,还比不上老钟的收藏!”

    王煊觉得,这块石板有点普通,上面布满裂痕,有人形图,有文字,但只露出一角,其他部分被特殊雾气遮住,无法望穿。

    “这……”摆渡人震惊,看着这块石板,他的身躯在颤抖,蓑衣中浮现他模糊的面孔,嘴唇居然在哆嗦。

    王煊一看,立刻就知道这石板来头无比惊人,让摆渡人都失态了。

    “这石板很不凡吗?”他小声问道。

    “当然!”摆渡人伸出手,连他都想去触摸,但又克制了,道:“这应该就是你所说的,你想要的经文。”

    “月亮上的生物垂钓失手的话,也算正常吧?”王煊问道。

    他觉得,如果月亮上的生物有能力直接干预逝地,也就不用这样费劲儿的垂钓了。

    摆渡人点头。

    “哧!”

    王煊二话没说,无比果断地轮动短剑,锵的一声,火星四溅,将鱼线艰难但却有效的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