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七十五章?狐王茵
    山林青翠,湖泊点缀,烟霞蒸腾,密地虽然非常危险,但是景色却绝美。

    吴茵没有死,消失多日后又出现了!

    远远望去,她亭亭玉立,身材傲人,在阳光下,她的发丝竟泛出淡紫色的光彩。

    在她身边有只狐狸,相对于其他超凡怪物来说,它的个头真的不算大,一米多长,乌黑的皮毛像绸缎子似的闪烁光辉。

    它的背后有一对流动乌光的翅膀,竟是一只能飞天的狐狸,一双眼睛宛若黑宝石,很有灵性。

    难怪羽化星的几个年轻人,严重怀疑吴茵是狐狸精。

    多日不见的大吴,曲线起伏,面孔白皙精致,漂亮的双唇鲜红性感。尤其是她与一只超凡飞狐走在一起,自由出行于危险与恐怖的密地,想不让人多联想都不行。

    不过,仔细感知的话,能够发现,她很不情愿,似乎不太乐意与那只黑色的狐狸同行。

    这只狐狸很有特点,直立着行走,两条腿像是走猫步般,扭动着身躯,有刻意模仿吴茵姿态的嫌疑。

    吴茵虽然没有走猫步,但是双腿笔直修长,走起路来,自也是摇曳生姿。

    王煊看了又看,这一人一狐行走时,体态轻盈婀娜,确实容易让人误会,以为是一大一小两只狐狸精。

    “你别学我走路,我想回家!”吴茵开口,漂亮的眼睛很亮,很有神,也有种倔强。

    如果留在密地,她很恐惧以后的生活,从此离开红尘,一个人与各种怪物还有山林为伍,太孤独了。

    她怀念新星的飞船与摩天大楼,更思念那些熟悉的人。

    黑狐叫了几声,听声音倒是不凶,像是在劝解。很快,林中出现几个年轻人,是黑狐主动寻找上的。

    它真的在挑选弟子!

    这有些离奇,密地中所见的怪物哪个不是见人就扑,主动攻击,这头超凡黑狐居然在选徒。

    王煊观察良久,认为那只狐狸虽然灵性十足,但进入超凡没多久,实力并不可怕。它多半是因为种族血统不凡,所以比一般的怪物更聪敏。

    最终,黑狐放过河洛星的几个年轻人,要带着吴茵赶路,进入密地深处。

    “我不去!”吴茵反应比较剧烈,她知道,这头黑狐要结束密地外部区域的旅程了,即将带着她彻底远去。

    王煊无声无息地逼近,像是一道闪电般扑了过去,挡在吴茵身前,对那只黑狐动手了。

    这只黑狐有翅膀,真要让它抓起大吴那就麻烦了,他肯定追不上。

    “小王!”吴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那道背影,她美目睁得很大,那种感觉很熟悉。

    黑狐反应迅速,居然避开了王煊的扑击,轻灵的滑行了出去,而后迈着优雅的猫步,偏着头看向他。

    “你是来拜师的吗?”它震动精神领域,在那里发问。

    王煊再动,准备进击。

    “你只是个凡人,呼吸吐纳间,不见浓郁的超凡物质,不是我的对手,要拜入狐仙洞府吗,得接受我的考验。”

    这只狐狸很自恋,绕着王煊走猫步。

    轰!

    王煊一拳轰了过去,震的草木崩碎,破坏力惊人。

    黑狐变色,乌光一闪,速度极快,再次躲避了出去。

    “小王,不要攻击了,它是一头超凡妖狐!”吴茵提醒,她深知,这头狐狸看着好说话,可一旦翻脸,出手狠辣无情,将大峡谷中那头超凡大蛇都给撕裂吃掉了。

    直到这时王煊才转身,看向面孔白皙动人、写满喜悦的吴茵。

    一刹那,大吴的神色有些发僵,然后脸色变了,比翻书还快,提高声音,叫道:“是你,王煊,老王!”

    王煊:“……!!”

    他腹诽,百感交集,这也太无情了吧,同样是来救你,怎么待遇完全不同?

    毫无疑问,吴茵看着他的背影,将他视作旧土的小王宗师——王霄。

    事实上,背影确实很像,因为就是一个人,只是当初王煊肩头垫钢板了,又宽又厚,略有出入。

    但吴茵依旧先入为主,认为是小王宗师来了,第一时间这样喊出口。

    王煊有些无言,大吴这是多么的恼恨他这个正主啊,连老王这种称呼都喊出来了,私底下和人提及时,估计没少喊。

    他的化身被亲切的喊为小王,他的真身就这个待遇?凭什么啊,他很怨念,毕竟同样是来救人。

    吴茵脸色变了又变,她对眼前这个人的观感真的是一言难尽,在旧土时没有一点好感,全是负面的。

    第一次见面时,就因为她的生理问题,被他以旧术诊断,各种刺激,让本就脾气很大的她觉得胸闷透不过气来,晚礼服都差点撑爆。

    又一次相见时,她更是直接被王煊一脚踹在屁股上,踢进湖中,她气的简直不要不要的。

    可是这个人在来密地的第一天,就从蚯龙口中救了她,但是,救她的手段依旧让她受不了。

    当时,这个王煊又是一脚踢在她屁股上,将她扫飞了出去,脱离危险地带。

    她长这么大,尤其是步入少女时代后,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无礼呢,接连两次用脚踢在她同一个身体部位。

    她每次想起都火大,即便是现在,她回忆到那两此的情景,宽广的心胸又一次起伏了起来,衣服都鼓胀了。

    但她还可是克制了,调整呼吸,恢复平静,并且艰难地开口道:“谢谢……你。”

    毕竟,最近这两次王煊都是在救她,吴茵还是很明事理的,只是当初先入为主,对他印象太糟糕了。

    尤其是,她与眼前这个人的前女友凌薇还认识,而且关系很好,后来知道他们分开了,从潜意识中,她就一些抵制王煊。

    只是,她还有另一层潜意识,有某种认知与怀疑,但有些不敢去揭开,因为她竟然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和小王宗师很像!

    不然的话,她何以会直接喊出口?即便容貌变了,但是当他严肃投身于战斗时,那种气质是不变的。

    吴茵低语:“趁它没有发火,你赶紧走。它只是想带我去某座列仙洞府,让我修行,我不会有性命之忧。你不用管我,立刻离去。”

    她怕王煊激怒黑狐,惹来杀身之祸,尽管她怀念现代社会的人与事,但现在不想害死眼前这个让她心情复杂的男子。

    “没事儿,不就是一头小狐狸嘛,我带你走,绝不会让它把你带到深山老林中,从此与人类社会脱节。”

    王煊转过身去,背对着她,挡在前方,话语坚定,这种自信与坚决让吴茵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暖流。

    她的后半生如果独自与怪物为伍,生活在荒凉的大山中,那真的太可怕了。

    她心中有暖意,看着王煊的背影,莫名被感染,对他的观感一下子都变好了许多。

    尤其是想到,他也很可能就是小王,她的心情就更为复杂了。

    吴茵快速冲了过去,挡在他的身前,伸开双臂,面向黑狐,这让王煊愕然。

    她认为王煊根本不可能是黑狐的对手,这是一头超凡灵兽,新星与旧土根本没有这么强大的人类。

    “你快走!”她催促王煊离去,她毅然做出决定,立刻随这头黑狐前往密地深处,平息它的怒火。

    “晚了,这个人类让我生气了,一而再的轻慢我,还敢对我动手,我要教训他!”黑狐开口,精神波动震动,能够完整的传达出其意。

    它巴掌大的狐狸脸上写满不善之色,连细长的眼睛都发出冷光。

    “没事儿,这个狐狸在吓唬人,其实就那么一回事儿。什么超凡狐狸,我看它也就会走猫步,臭美兮兮的。”王煊一闪身,站到了大吴面前,并让她退后。

    吴茵焦急而又无奈,改变不了什么。同时她看向黑狐时,有些气愤,这个狐狸精模仿她走路,但故意夸大了。

    黑狐扭腰,轻缓地迈步,而后突然释放精神领域,对王煊催眠。它果然不简单,懂得精神领域的秘法。

    王煊佯装中招,呆呆发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黑狐迈步走了过来,甩了甩漂亮的黑色尾巴,扬着下巴,不屑地开口:“臭男人,也敢对我嚣张,现在动弹不得了吧?还敢骂我臭美,我这都是和吴茵学的!”

    吴茵焦急,但也很羞愤,这该死的狐狸精,她什么时候那样夸张的作态了。

    黑狐莲步款款,到了近前,偏着头看了看王煊,又看向吴茵,道:“这该不会是你的伴侣吧?”

    “不是!”吴茵羞恼,快速否认。

    黑狐摇头,道:“我一看就知道,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事。可是,修仙无情啊,当断则断,我帮你断了他吧。”

    王煊一听,顿时觉得不能忍了,这黑色狐狸精看着步履妖娆,但是满嘴黑话,也敢妄言断他?!

    “不行,你不能伤害他!”吴茵叫道,向前冲去,想要阻挡。

    王煊也动了,因为这头狐狸精晃荡到他眼前了,这么近的距离,它还想逃吗?

    砰的一声,王煊一把就按住了它,双臂用力将它锁住,任这头黑狐挣扎,动用精神领域攻击,但都没有任何效果。

    它刚放出一道雷霆,就被王煊一巴掌拍在巴掌大的脸上,严厉威胁道:“再敢放电,我将你的脑袋打成烂西瓜!”

    黑狐愤怒无比,剧烈挣动,它称得上力大无穷,足以碾压很多位大宗师,但是面对它眼中的凡人,却显得很无力,摆脱不了。

    “你是什么怪物,还没有超凡,怎么会……”它尖叫着,精神领域频频震动,但是毫无效果。

    吴茵石化,这是什么状况?

    在她的认知中,这头黑狐极其可怕,曾将十几米长的凶猛熊怪撕裂,更是杀过超凡大蛇,那种打斗地动山摇,将山崖都摧毁了,绝非人类所能对抗的。

    可是现在,王煊却将它按在了地上,正找绳子呢,准备将它捆上。

    王煊找了一根两米长的晶莹丝线,是月亮上那个垂钓者的鱼线,比太阳金都坚韧,曾绑在石板上,成为王煊的战利品。

    他将石狐按在那里,三下五除二,将它给捆的结结实实,制住了这头妖狐。

    黑狐感觉自己要爆炸了,自己的祖上追随过列仙,守着他的洞府,号称仙兽。它怎么会这么逊?这样的倒霉,被一个凡人给制住了,它无法接受!

    “啊啊……”它尖叫,愤懑无比,即便被捆上了也在挣扎,在地上滚来滚去。

    “看到没有,就是一只普通的小狐狸,你被它唬住了。其实就那么一回事儿,我一只手就能拿下它。”王煊灿烂的笑着,让吴茵莫名的安心。

    但是,她很快回过味儿来了,这怎么可能是普通的狐狸,早就成精了,现在还在用精神与人交流呢,这是一头无比强大的妖狐!

    “不准叫了,再烦我耳朵的话,一会儿将你扔逝地里去!”王煊威胁黑狐。

    “不要啊,我才成年没多久,这样的貌美如花,你怎么忍心掳走我,我想家了!”黑狐叫道。

    王煊愕然,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不远处,吴茵脸红,这该死的狐狸什么都模仿她,语气很像,但她绝对没有说过这样的内容!

    她很快调整过来,来到近前,认真地看着王煊,而后又仔细的闻了闻他身上的气味儿,道:“你到底是谁?”

    她目光幽幽,盯着王煊。

    “你觉得我是谁?”王煊反问。

    吴茵身段高挑,美丽的面孔上没有表情,但是目光开始变得灿灿,凝视着他看了片刻,而后又去看他的一双手。

    当初,雨夜大战,王霄的指甲都脱落了,吴茵曾帮忙包扎过。

    突然,她一把抓起王煊的一只手,用力咬了一口,道:“你这个骗子,你们是一个人!”

    “别!”王煊倒不是怕痛,而是怕伤到她,毕竟他现在练的经文比金身术还恐怖,肉身坚韧无比。

    他无奈,快速撤去秘力,不然的话,还真怕伤到她晶莹的牙齿。

    但他也不想被人咬,向回收手臂,结果吴茵被带的一个踉跄,咬着他的手,撞在他的身上。

    王煊倒退两步,想要避开。

    吴茵站立不稳,侧倾在他身上。此时王煊可以确信,吴茵绝对没有像钟晴那般,穿戴着钢板护具。

    吴茵脸红,感觉胸口发闷。

    黑狐被王煊踩到,嗷嗷直叫,愤恨无比,还说你们两个没有关系?但不管有没有,你们看着点脚下啊,踩住小狐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