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赔进去两人一兽
    黑狐被踩的嗷嗷直叫,你们两个人踩着小狐仙凑到一起,什么意思?还不抬脚,疼死狐狸了!

    王煊低头,不就是踩了一条腿,似乎……也踩了条狐狸尾巴,至于叫吗?然后……他还是没有移开脚。

    “吴茵,我被踩扁了,快让你的臭男人抬起脚啊。一会儿你们再继续!”黑狐叫道。

    吴茵脸色顿时红了,这破狐狸怎么说话呢?!

    她刚才步履不稳,踉跄着撞到王煊,倾侧着靠在他身上,现在又被一只狐狸叫嚷与提醒,相当的尴尬与不自在。

    她快速撑开王煊,站直身体,同时也没有再咬那只手了。

    “你还是……抬起脚吧。”她小声说道。

    不管怎样说,这只狐狸在大峡谷虽然将她掳走了,但也救了她的性命,杀过很多怪物。

    不然的话,这些天她在危险的密地中肯定活不下来。

    王煊抬起脚,低头看了看这只狐狸,明明是个超凡灵兽,装什么可怜?

    他将被鱼线捆的结结实实的黑狐拎了起来,看了又看,神色不善,准备烤熟吃掉算了。

    “狐狸肉好不好吃?”他偏头问吴茵。

    “啊?”黑狐听到后,顿时炸毛了,被吓得不轻,这个男人要吃它?

    “不要吃我,我倾城倾国,是一个好人……是个好狐仙,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你不能这样对我!”它哭嘤嘤,可怜兮兮,在那里眼巴巴的望着王煊,一副你不要杀我的样子。

    吴茵气的不行,这该死的狐狸,从表情到语气各种模仿她!

    “你这都跟谁学的?”王煊拎着它,总觉得这狐狸古怪,有点另类。

    “和吴茵学的的!”黑狐大声说道,理直气壮,喊着:“我和她是好姐妹,走路一样,气质一样,所以,你不能杀我!”

    王煊:“……”

    他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这狐狸还真是和人学的?

    吴茵羞愤,简直是无地自容,有些话是她说过的,漂亮女人永远都有一颗少女心,但是,这狐狸过于夸张了!

    同时,它怎么能讲出来?太气人了!

    “你还是将它吃了吧!”大吴气恼地说道。

    砰的一声,王煊将黑狐扔在了地上,警告它不准乱说话了,暂时不理会它了。

    黑狐愤懑,它可是小狐仙,在密地深处都有很大的来头,居然被人随意砸在地上,它自我委屈,觉得太可悲了。

    “这些天,你没事吧?”王煊问吴茵,想到了她在大峡谷最后的留言,那样提及他。

    这些天他都在想着如何去那里看一看,即便她死去了,也想找一找她的尸骨。

    “我没事儿,谢谢你!”吴茵说道。

    她确实没有什么危险,黑狐当时负伤了,却一眼发现她,说她祖上是列仙,她身上有列仙病,需要和它去修行。

    所谓列仙病,指的是新星原住民的天人五衰病。

    不过,吴茵是隐性的,那种病不会在她身上快速体现出来,后代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人。

    现如今吴家有两位重要人物得了这种病,所以他们才不断深入密地,寻找与采摘“缓药”。

    现场安静下来,吴茵看向王煊,心情太复杂了,如果是小王宗师,那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偏偏他还是王煊!

    这简直是……让她有些无言。小王那么正直,身上充满阳光的气息,怎么就变成这个可恶的人了?

    她对正主王煊,那可真是缺少好印象,挤对她,没有绅士风度,还一脚将她踹进湖里,各种恶劣言行,实在是令人发指。

    直到来到密地,他两次挺身而出救她,才让她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

    可是,将两道身影重合归一,她还是觉得,有遗憾,有些接受不了。

    但现实偏偏就是一个人!

    “没事儿就好,我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王煊微笑着说道。

    吴茵点头,脸色异样,因为他这样灿烂的笑容,分明就是小王啊,但是那张面孔又是王煊,让她纠结。

    一时间,她还转变不过来那种思绪,还不能很好的将两人融合为一个人。

    “小王,你为什么有时候那么可恶?”她实在没忍住,在这里抱怨,还翻了个很大的白眼。

    这说明她在努力接受现实,这就是同一个人。

    “在旧土,你见面就对我喊打喊杀,各种先入为主。再说,整个过程中,我也没怎么你你啊,还经常夸你好身材。”王煊说道,至于踢她屁股那一脚,自动被忽略了。

    “小王真诚与正直的一面是不是你故意装出来的?”她恶狠狠地问道,男人的嘴与表现果然不能相信。

    她腹诽,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人,居然是同一个人,太能演戏了!

    王煊觉得冤枉,别人待他好,他自然真诚以对,别人对他凶,他反过来踢一脚怎么了?

    “大吴,我是真性情,根本没有……”刚说到这里,他就感觉到了杀人般的目光。

    吴茵瞪着他,这可恶的家伙说漏嘴了,居然再次当面喊她大吴,私下里估计就是这样称呼她!

    王煊手抚额头,觉得大意了,过于放松了,张口就来,说出了心里话。

    但他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道:“我是听钟晴那么称呼的,其实,这是变相夸你好身材。”

    “胡说,小钟是另一种称呼!”吴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们两个能不能先撒一把狐粮给我,然后再甜甜蜜蜜,亲亲我我。”黑狐突然不满地开口。

    “这也是她教你的?”王煊惊诧地问道。

    “吴茵看到一对天鹅戏水,她说在撒狗粮,明明是鹅粮。”黑狐不忘纠正。

    “你闭嘴!”吴茵羞恼,这个该死的狐狸各种模仿,各种泄她的底,再这样下去没有秘密可言了。

    砰!

    王煊拎起它,将它扔到十几米外去了,真是一点也不手软,气的这头狐狸牙根都痒痒。

    “救命啊!”突然间,黑狐扯开嗓子,大叫了起来,并且它在震动精神领域,穿透向远方求援。

    王煊脸色变了,他不认为这只狐狸是乱喊,真有可能在呼唤什么超凡生物!

    “它最近和什么怪物接触过?”王煊快速问道。

    大吴脸色也变了,道:“我没有见到,但有几次它似乎对远方喊过话。”

    “快走!”王煊一把拉住吴茵,而后略微犹豫,又将这头狐狸给提了起来,无论是直接打死,还是丢在这里都不好。

    王煊一步迈出去就能横渡二三十米远,吴茵根本跟不上这种节奏,被带动的身体失去平衡。

    “我带你走,上来!”王煊要背她。

    不过,他又想到了什么,快速取出欧拉星的柔软但却无比结实的战衣,让她穿上,并告知最好蒙住脸与手。

    因为,现在他的速度太快了,这种极限奔跑,可能会伤到她。

    吴茵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没有迟疑,快速穿上欧拉星的黑金战衣,护住全身,趴在王煊的背上。

    王煊一巴掌拍在黑狐的头上,将它打昏过去,然后拎起它一路狂奔而去。

    吴茵觉得像是腾云驾雾般,速度太快了,她躲在黑金战衣中能够感应到,外面风声呼啸,如果是普通的衣服,触及草木等都可能会炸开了。

    这种战衣很柔软,但却无比结实,加之她头上戴了那种镂空的护具,让她没有出现危险。

    不过,很快她就脸红了,被钟晴称作大茵茵确实也有实际问题,这样跑动起来,让她很不适。

    “大吴……”王煊想开口问她一些事。

    结果,吴茵使劲掐他,并且恨恨的,让他莫名所以。

    当然,他是很敏感的,注意力稍微分散,就知道了什么情况,不过现在他可没心思多想什么,直觉让他不安。

    黑狐召唤的生物可能极其不简单!

    不久后,那种不安的感觉消失了,他长出一口气,似乎离开了某个超级怪物的势力范围?

    他放缓脚步,不在地上留下足迹,而后换个方位快速奔行。

    足足跑出去数十里,翻过很多座大山,王煊才停下,放下吴茵,然后将黑狐也扔在地上,时刻准备在它苏醒时再给它来一下狠的,敲昏过去。

    吴茵落地后,感觉轻飘飘,有失重的感觉,扶住王煊手臂才算没倒下去。因为不久前,王煊动辄就是越涧,跳崖,各种抄近路,跑动的太猛烈了。

    “你没事吧?”王煊关心地问道,然后,不由自主看着向她,怎么感觉她比自己还累,胸口起伏,大口喘息。

    “你比这只超凡灵狐飞起来还快!”吴茵转移话题。

    确实是因为他跑的太快,路途过于颠簸,她感觉不适,比晕车厉害多了,最后都差点吐出来。

    如同电梯坏了,突然坠落,而后不断重复这个动作,这种翻山越岭即便有修炼功底的她也有些吃不消。

    “大吴,一会儿如果有战斗,你躲远一点。”王煊说道。

    “不准叫大吴,以后称呼我吴茵!”她使劲瞪了他一眼,脸色微红地强调,胸口剧烈起伏。

    “年轻人真不简单,跑的很快!”突兀的话语在王煊背后响起,让他寒毛倒竖,敌人都到近前了,他的精神领域居然没有提前感知到?!

    他拉着吴茵,瞬间移出去二十几米远。

    “放心,我没有恶意,如果想出手早就出手了。”这竟然又是一头黑狐。

    不过,一看就知道它上了年岁,皮毛略微有些发灰。它也直立着身子,并且穿着粗布麻衣,一副人类的打扮。

    “爷爷,他欺负我,快帮我出气!”那头小狐仙醒来,愤懑不已,不断告状,让老狐狸帮??它出气,要断了吴茵的红尘缘,让她好好去修仙,断了王煊。

    “起来。”老狐狸轻轻挥动右爪,发出一道乌光,要割裂鱼线,结果……那线纹丝未动,没有什么损伤。

    “嗯?!”它再次发出乌光,结果还是一个样子。

    它来到近前,用爪子去划,结果……依旧无法割断鱼线。

    它动容,强大如它都毁不掉一根细细的丝线,这就有些离谱了,这个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历,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是我家教祖赐下的宝物,名为捆圣索。”王煊走过去,动手解开了鱼线,他有清醒的认知,自己打不过这头老狐。

    在他的感觉中,这头黑狐深不可测,比那头白孔雀恐怕还要厉害!

    “咦,我闻到了你身上的气味儿,不久前,你和列仙的另一名后裔在一起,真是不错的消息,列仙有后,苍天有眼。”

    老狐感知敏锐,嗅觉太惊人。

    王煊知道,它肯定是在说赵清菡,因为她的家族也与新星原住民通过婚,并且赵女神的眼睛已经有些微微泛紫了。

    “是个女子,很年轻,有阳光的气息,也有潜在的列仙病,应该很适合修行。”老狐狸闭着眼睛说道。

    吴茵看向王煊,道:“你身上有一个女人的气息?你们……”

    “想什么呢,我身上你也有你的气息,不信你问老狐仙。”王煊说道。

    老狐狸点头,道:“是的,他身上有你浓烈的气息,差点让我误以为他也是列仙后裔。”

    “走吧,你带路,我不会伤害她们,会给她们一场机缘,属于列仙后裔应该得到的。”老狐狸开口。

    王煊不想领路,谁知道老狐狸说的是真是假。

    然而,老狐狸手段非凡,自行带路,向前走去,不久后就看到一座山峰上的马大宗师与赵清菡。

    王煊毛骨悚然,这老狐到底强到了什么层次?

    “这头小马也不错,适合随我去修行。”老狐狸点头。

    王煊叹息,这次估摸着要将马大宗师与两女都赔进去了,而他却阻止不了。

    老狐看向王煊,道:“你不放心的话,也可以跟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