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锅陈
    王煊迷路了,到处都是雾气,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辨不清方向,他凭着感觉向前走。

    至于身上撕裂般的痛,毛孔溢血,以及身后那些影影绰绰的妖魔影子,他习以为常,完全忽略了。

    很快,他发现淡淡的金霞,夜月下的黑雾中像是有座灯塔,指引着他的前路。

    他来到近前,不出所料,是那块金疙瘩,五米多高,通体全都是太阳金铸成的,发出绚烂的光芒。

    他去找自己的位置,看自己的排名是否有变动。

    噗!

    忽然,王煊喷出去一大口血,这次吃的妖魔果实过多了吗?他觉得自身真的要四分五裂了。

    他强忍着痛,意志坚定,不为自己担心,反倒是有些害怕老陈坚持不住,别真的死在逝地中。

    他盯着金疙瘩,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首先看向最后一行,没有他的名字,这意味着,不是倒数第一了!

    上一次,他在金色竹船上练成第一幅真形图,实力提升,这是在金榜上得到体现了吗?

    王煊自下而上去找自己的名字,排在倒竖第十四位,连着超过十三人!

    他很满意,一次修行,就上升这么多位吗?他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似乎不对。

    在他名字后方有鬼画符般的文字注解:凡人之躯四进逝地,亵渎垂钓者。

    “怎么感觉不像是纯实力的排名?”他有些清醒过来。

    自古以来,能进八大逝地的生灵,单一个时代大概率不多,但累积起来肯定不算少,精中选精,能留下名字的属于极少数的天纵人物。

    而且,这个榜是以以超凡层次为起点。

    王煊有自知之明,眼下他与最普通的超凡者对抗还没问题,但与这种金榜留名的人相比,实力绝对不够看呢。

    “我的名字后面多了一行注解,是因为亵渎了垂钓者,所以排名上升了?”他一阵出神,这都能行?

    金榜排名有什么用?

    ……

    老陈满身是血,意外与王煊失联,作为一个老钓鱼人,他没有什么慌张,冷静前行。

    但是,他身上的异变让他有点受不了,满头都是大犄角,身后长了十八条尾巴,各种翅膀、爪子更是挤满身躯,虽然都是以能量符文构建的,但还是让他眼晕,心头沉重。

    他身上有些部位撕裂了,真的在向外生长东西,好在他有一颗强大的心脏,能沉得住气。

    不过,他内视了一下,心脏怎么膨胀好了几圈,漆黑如墨?让他受不了的是,连肠子也黑了!

    老陈脸色阴沉,忍着身体被剖开般的剧痛,留下一行血色的的脚印,翻过矮山,向着蓝色的小湖走去。

    总的来说,虽然他的肉身不容乐观,随时会炸开,但他到现在都还未死,还在熬着,已经算极强。

    终于,他看到了湖泊化成的瀚海,岸边出现一座又一座高台。看着那些神话传说中的生物盘坐在上,他虽然心动,但很清醒,这不是他的路!

    “真体,妖魔之路,并非我之道。未来,我是陈教祖,当由我自己掌控命运。古代的修行法门有问题,到现在都没有解决。从方士到道家,再到佛门,修法几经变迁,都不完善。有隐患的法门会被纠正,羽化飞仙将被重新定义!最璀璨的年代还没有到来,在等待我等来书写,你们退散吧!”

    老陈冷静地开口,不为外物所动,只是借一座又一座高台磨去身上的妖魔痕迹。

    当他说完这些话,那些高台上,一尊又一尊大妖魔倏地睁开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各位不都是超凡能量的残余显照吗?”老陈心中打鼓,这与王煊说的不太一样,这些人怎么都盯上他了?

    还好,这些神话生物又都慢慢闭合上眼睛,而后渐渐模糊。

    海中有一艘金色的竹船快速而来,撑船者居然在背对着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搭理他。

    这也太冷淡了,老陈腹诽,我又没惹你,没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怎么有些嫌弃我?

    “来了……”摆渡人开口,然后,声音戛然而止,猛地回头。

    他是守约者,摆渡带人过湖,不能动用他心通、天眼通等,窥探人心,好不容易解决了某种麻烦,他正心不在焉,没有想到来的人不是王煊。

    “见过前辈!”老陈站在海岸边,远远地施礼。

    “后生可畏。这个时代有点不对,数天内,怎么走秘路成功的人成对出现了?”摆渡人狐疑。

    数百年来,这里都无人问津,结果短短数日间,那个叫王煊的小子接连跑来数次也就罢了,今天又多了一个人!

    摆渡人让老陈上船,变得和蔼可亲,不再冷漠。

    老陈眼皮直跳,这船是羽化神竹制成的?还有那小桌上的茶壶,茶杯,太绚烂了,是以太阳金炼制而成?铭刻着花鸟鱼虫,古兽异类,光灿灿,晃的人睁不开眼。

    连那挂在船头的灯笼都是以太阳金为骨架?奢侈啊,不愧是疑似列仙的生物!

    蓑衣中黑洞洞,浮现摆渡人模糊的面孔,居然和颜悦色,问老陈来自哪颗生命星球。

    “晚辈来自旧土,在古代叫做……”老陈认真的回应。

    然后,他就看到摆渡人身躯略颤,这是心中颇不平静啊。

    老陈严重怀疑,遇上老乡了!

    他立刻热情地开口,道:“前辈,你是否有什么红尘心愿未了?”

    “惦念红尘中的后辈,好生想念啊!”摆渡人平复情绪说道。

    “前辈,您在与世隔绝的逝地中还能与红尘中的人与事有联系?”老陈震惊了。

    “是啊,偶尔神游,遇到了个了不起的后生,他胆气不小!”摆渡人深沉地说道。

    老陈来了精神,问道:“前辈,你遇到了谁,我认识吗?”

    摆渡人温和的笑着,问道:“老钟,钟庸,你认识吗?”

    老陈瞬间就多想了,他一直怀疑,老钟是怎么在新星练到超凡层次的,这是遇到前辈高人了,有神话生物神游到那里,指点了老钟?

    他严肃告知:“我与老钟是八拜之交,不久前还在一起并肩作战,生死与共。他要走的是金丹大道路,目前正在积淀五色金丹气……”

    老陈表现沉稳,以示重视。

    然而,效果实在超出了他的预料,下一刻他感觉天旋地转,月亮在地上,海在天空中。

    他被摆渡人用羽化神竹的钓竿给倒钓在船头,离海面不算远了,接着他看到海水破开,有一条骨蛟出现,张开骷髅嘴,朝着他撕咬而来。

    “前辈这是怎么了?”老陈焦急大叫。

    “老钟,他挖了我的坟,偷了我的骨,你说怎么了?!”摆渡人怒不可遏,破戒了,吊着老陈一顿毒打,像是钓着一条鱼,不断抽在那条骨蛟身上,疼的老陈直翻白眼。

    这叫什么事?他感觉比窦娥还冤!

    他只是多说了两句话,表示和老钟关系较近,结果人生就悲剧了,该死的老钟,惹下大祸,让他来背!

    “前辈,我和你说,老钟就在逝地外,就在你眼皮底下呢!”老陈快速叫道。

    他是说什么也不会替老钟扛雷,如果有可能,他愿意将老钟给拎进来,扔到竹船上,自己的锅自己去背!

    “老钟就在外面,王煊那小子没和我说,这是怕我提前将老钟身上的各种秘密榨干净啊。”摆渡人自语。

    接着,他又叹息,道:“可是,我出不去啊,要不你替我将老钟绑进来?”

    老陈心思电转,道:“老钟一百多岁了,资质非常差,会不会刚进逝地就炸开,要不您先赐宝?”

    噗通!

    海面下,又冲出来一头猛禽的骨架,足有数百米长,吞掉了老陈。

    巨鸟骨架凌空,将老陈衔在鸟喙里不断甩动。

    砰!

    最终,老钟又落在了竹船上,一脸懵,莫名就被毒打了,找谁说理去?

    “别动,你不要乱动!”摆渡人喊话,有些急切,最后无可奈何,一声长叹。

    老钟摇了摇头,有些清醒了,他从船板上起来,双手在后面撑着,触摸到到了冰冷的东西。

    一杆长矛,暗金色泽,矛头无比的锋锐,像是棱刀被磨尖了,这东西疑似混着太阳金等多种材料。

    它没有纯粹的太阳金那么耀眼,但仔细打量的话,应该很恐怖,是杀生的利器!

    老钟觉得,好像不怎么对劲儿,这长矛中有一团光没入了他的体内,他惊异,这是神兵认主了?

    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前辈,我真不是故意的,对这神兵没有觊觎之心。”

    摆渡人点指着他,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叹息。

    王煊终于到了,冲着海中挥手,带着灿烂的笑容,热情洋溢,熟门熟路,就跟回自己家似的。

    金色竹船迅速冲来,王煊跳了上去,看到老陈无恙,总算是长出一口气,道:“没事儿就好!”

    老陈道:“我觉得……不太好,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

    王煊诧异,竹船小桌上怎么多了一组太阳金茶具,连灯笼骨架也是,还有船舱中多了一张太阳金编织的凉席。

    “前辈,我的太阳金神矛被你分割了一部分,炼成生活器具了?!”

    摆渡人看了他一眼,道:“喊什么,你见哪件古代仙兵是纯太阳金铸成的?必须混入其他材料才更坚韧。再有,你拿根纯太阳金神矛上战场,是想成为所有人的狩猎对象吗?那么明晃晃,无比珍贵的材料,谁不惦记?”

    王煊道:“您熔化太阳金,炼成茶具与灯笼还有席子是不是太浪费了,我还想用它们和大幕后的列仙交易呢,换些奇物!”

    “老钟就在逝地中,你把他给我绑来,一会儿我帮你垂钓大幕,这些器具任你随便和他们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