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八十二章?古代修行路的几大境界
    (上章,老钟提前乱入了,第一时间修正了。)

    王煊为难,真不想去绑老钟。

    老钟都一百多岁的人了,风烛残年,真要进入逝地,说不定立刻就会死掉。

    王煊与钟诚关系不错,他又是送诵经文,又是送他姐的写真,怎么好意思对他家老爷子下手?

    再有,王煊客观评估了下,他觉得老钟的实力似乎……有些看不透,可能比老陈还厉害!

    兼且,就心性而言,老钟绝对是个枭雄式的人物,贪生怕死不过是表象,真实情况是,老辣而阴沉!

    王煊觉得,他现在去绑老钟,有可能会被老钟反绑。

    “前辈,我与老钟无冤无仇,这样做违背了我为人的原则。那么大年龄的老人了,这样折腾他,万一在逝地消亡,有些可怜。你那根腿骨大概率只有老钟知道在哪里,稳妥起见,还是不要绑他了。”

    摆渡人一听,还真迟疑了,不是每个人都是王煊,可以平安走到这里。大多数人都会死逝地边缘地带,剩下的人则会死在路上。

    “让我再想想。”那根骨对他很重要,摆渡人变得无比慎重。

    通过一件又一件与列仙有关的事件,王煊认为,他们留下的残骨,不仅是为了定位现世那么简单。

    他严重怀疑,列仙遗骨有可能关乎着他们的某种新生!

    他接触过剑仙子的骨,有浓郁的生机。其部分精神意识栖居在当中,还请王煊将那块骨埋在她当年的渡劫之地,这很有讲究。

    女剑仙如果重现世间,他是欢迎的,无比期待。

    可如果是其他人,他得掂量下,这人间不是列仙说了算。

    夜月下,碧海起伏,摇碎了水中的明月,波光粼粼。

    老陈开口,道:“王煊,这战矛是你的?”

    他低声道:“刚才我不小心触碰了它,一团朦胧的光入体,这神兵似乎认主了。没关系,我回头想办法转给你。”

    他一副不好意思的神色,露出歉意。

    王煊却是寒毛倒竖,看向摆渡人,身穿蓑衣的老家伙准备坑他?

    自从上船后,他就看到了那杆长矛,但压根没敢去摸,原来还真有问题,被老陈提前引爆了。

    摆渡人回过神来,听到老陈在那里道歉,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最终,他看向老陈,道:“那团光是一道印记,随时会征召你去参加一场跨域大战,你要有心理准备。”

    老陈顿时身体发僵,被毒打后,还莫名其妙被支配去参加一场不知道什么状况的外域大战?

    他觉得,摆渡人这个死老头子太狠了!

    “你别瞪我,同是天涯沦落人。”摆渡人说着,蓑衣中微微发光,居然也有朦胧的印记闪烁,比以前暗淡了,但是却始终无法根除。

    “如有征召,我可能也跑不了。”摆渡人幽幽叹道。

    “前辈,我还是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陈忧心忡忡。

    “你说。”摆渡人神色不善地指向王煊,从来没见过这样走秘路的人,让他这个守约者都跟着背锅,真想一拳打死算了!

    但他又觉得这小子有点特殊,值得捏着鼻子投资下。

    王煊看着老陈,真心觉得旧土第一人够倒霉,这事闹的,他真没想过坑老陈,偏偏他自己一头扎进去了。

    他快速解释了一番,然后就看到老陈的脸绿了!

    老陈都要呕血了,这是什么神仙阵仗,他怎么乱入了?

    这完全是无妄之灾,关他什么事?亏他刚才还很心虚,他这个受害者居然向惹出祸端者道歉。

    老陈张了张嘴,满心的苦涩,他觉得这锅背的有点冤。

    “到时候你们两个一起去征战?这多不好意思。”王煊确实很惭愧,在那里搓手。

    摆渡人露出杀人般的目光,而老陈还能说什么?

    王煊拎起长矛,抖动了一下,很重,有韧性,也有可怕的杀气,随着他催动秘力,矛锋璀璨慑人。

    “我争取想办法去支援你们!”王煊说道。

    摆渡人看他不顺眼,真以为那么好出入那片战场?不是谁都能乱入的!

    “对了,前辈,我在金榜的排名上升了十几位,还有注解,说我亵渎了垂钓者,这是什么状况?”王煊趁机请教。

    “你肯定上了黑榜,而且名气多半不弱,藉此黑色名望入了金榜!”摆渡人没好气的回应。

    所谓金榜,可能是一个热榜,不是单纯的战力榜?

    王煊目瞪口呆,这是谁闲得无聊,给他记了一笔黑账?

    老陈开口:“我身体活性激增,可能要在这里破关了。”

    “老陈,你现在还是迷雾阶段吗?”王煊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老陈进来有些亏了,因为在旧土时,老陈就曾说过,他精神领域强大,很容易摸进燃灯层次,本就要破关了。

    “燃灯!”

    “你已经燃灯了?”王煊惊异。

    “就是前几天在密地突破的!”老陈点头。

    迷雾、燃灯、命土、采药,这四个层次,是老陈曾说过的具有普适性的四个段位。

    毫无疑问,老陈在这里如果再破关的话,将进入命土领域。

    “马上就第三个大境界了。”王煊有些感触,老陈进阶很快。

    摆渡人嗤笑,没有说什么。

    老陈摇了摇头,道:“我说的这几个层次,只是第一大境界的几个小段位。”

    王煊闻言,一阵发呆。

    老陈解释:“我认为,古人的修行法门,或多或少都有些问题,怕误导你,所以没有提后面的大境界。”

    王煊道:“我不会被误导,只是单纯的想知道,古代的修行者到底分多少个大境界?”

    “从先秦方士到道家,那个时期,其实就四个大境界。”摆渡人悠悠开口,他最有发言权,因为他是亲历者。

    王煊虚心请教,想了解一下古人的实力层次。

    摆渡人告知,古时的四大境界为:人世间、逍遥游、养生主、羽化仙。

    王煊依旧满心疑惑,只有这四个境界,他直接发问,地仙呢?

    “大境界间,实力层次相差巨大,难以跨越,故此每个大境界或多或少都有些小境界。”摆渡人解释。

    按照他的说法,地仙只是逍遥游中的一个小境界。

    王煊失神,地仙何其强大,在一些经书,在部分古代文献中都有提及,居然只是第二大境界中的一个小境界。

    须知,在这个时代,地仙都已经绝迹了!

    至于第三大境界与第四大境界,那就更不用想了,早就没有这样的生灵了。

    老陈一点也不怵,直接开口道:“古人的路有问题,他们这样划分,并不怎么规范,需要后人完善。”

    摆渡人瞥了他一眼,倒也没有在意。

    王煊继续请教,几大境界都涉及到了什么。

    “人世间,基于现世,刚踏足超凡领域。逍遥游,探索精神世界,如你所闻,瑶池、极乐净土、不周山、广寒宫等都属于极高深层次的精神世界。养生主,算了,说的了话可能真的会误导你们,确实有些问题。”连摆渡人自己都这么承认。

    王煊动容,人世间也就罢了,可那逍遥游太惊人了,只是听着,他就遐思万千。

    老陈开口道:“按照古人的记载,逍遥游这个领域的修者,如果探索到极高更层次的精神世界,获取到相应的恐怖精神秘力,是可以杀养生主这个领域的强者的,你说混乱不混乱?”

    摆渡人是古代赫赫有名的大方士徐福,他自然有独到的见解,开口道:“前几层精神世界,便充满了神秘,永远不要小觑,更不要说高层次的精神世界了,有无尽的力量等待挖掘。”

    “虚无缥缈的精神领域,这么可怕吗?”王煊有些出神。

    “你怎么知道,高深层次的精神世界一定是虚幻的?”摆渡人反问。

    老陈道:“你看,古人自己都没有弄明白,这些都等着后人去重新定义,璀璨属于我们这代人。”

    “其他超凡星球,也都是这样划分的吗?”王煊问道。

    徐福思忖,这应该同样没有涉及到旧约,可以说,他摇头道:“自然不是,有点燃神火,高举神国腾空的修行者,也有靠辐射污染而晋阶的异族人,就连道家后来都出了金丹大道,至于妖族就更不用说了。超凡文明多样,不可能都走一样的路,我所说的不过是旧土早期的路,你们听听就算了。未来如何,真正的正确的路,需要你们自己去摸索。”

    “欧拉、羽化、河洛三颗超凡星球的人,他们怎么划分境界层次的?”王煊问道。

    老陈最近都在接触他们,与三颗星球的超凡者都有交手,已经有一些了解。

    “我觉得,他们和旧土的路子很像,不过要借助一种奇异的石头辅助修行,叫逝石,有强烈的辐射。”

    老陈了解到,那三颗星球的境界划分,为:超凡辐***神辐射、真道辐射、羽化辐射。

    这确实和古代旧土的路数相近。

    区别就是,他们修行期间,有时需要借助逝石的辐射能量催发与刺激自身的潜能。

    “听起来,他们的修行之路起源于逝地。”徐福说了一句,但没有过多的解释,再说的话,就违背旧约了。

    “我没有见到新星的西方人来密地,他们难道另有去处?”

    王煊忽然产生这样的疑问,他刚才刚听到大方士徐福提及其他超凡文明,自然不可避免的多了一些联想。

    老陈点头,自从与有关部门深度合作后,他了解到许多秘闻,道:“他们有另外的超凡之地探索,似乎与他们自身的神话传说有关。”

    接下来,王煊问的问题过于敏感,徐福拒绝回答,因为要违背旧约了。

    这时,老陈开始破关了,借助逝地秘路即将突破。

    很快,王煊的肉身与精神的活性暴增,被逝地辐射,他也要突破了。

    他知道,今天成为超凡者不难,不好过的那一关是练成第二幅真形图。

    现在,他还不需要练,因为第一幅真形图还可以持续呢,本就是由凡人过渡到超凡的经文。

    轰!

    王煊的肉身迸发出惊人的秘力,精神也在共鸣,他的体内浮现各种景物,远远的,他似望到了广寒宫,看到了不周山,景象惊人!

    那是他匆匆一瞥间,所捕捉到的一角可怕的精神世界吗?

    他知道,自己即将超凡,肉身与精神在共振中,他要进入一片崭新的天地了。

    呼唤下月票支持啦,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