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八十四章?摆渡人吓毛了
    这种实力提升的过程,让王煊充满了收获与喜悦感,不过危险也终于出现了。

    第二幅真形图异常难练,哪怕王煊准备充足,以丈六金身、九劫玄身、紫府养神术等经文铺垫,到了后来也还是遇到一些问题。

    他的体表被撕裂,这不是换血导致的,而是真的伤到了自身。

    还好,血肉之伤不足以致命,他喝地仙泉稳住了伤势。

    摆渡人蹙眉,真正难的是后面。王煊身体内部的器官间有浓郁的秘力流转,一旦引爆,肉身将毁。

    最关键的是,第二幅真形图的经文有一半的内容与精神有关,如果精神秘力失控,那将会是灾难性的。

    肉身被摧毁,且精神消亡,那就是真正的形神俱灭。

    这就是石板上记载的神秘经文,在准备无比充分的情况下,大概率还是会将自己活活练死。

    “实在不行就停下吧。”摆渡人觉得不稳妥,保命要紧。

    刚涉及到血肉部位而已,王煊的身体就出现裂痕,如果触及内里,那就更危险了。

    王煊没有停下,现在还没有到让他放弃的时候。

    果然,当涉及到内里时,秘力伤到了六腑,再恶化一些的话,便有绞碎之势!

    问题非常严重,关乎着他的生死。

    “停!”摆渡人劝阻。

    王煊的精神领域开始震荡,波动异常剧烈,如果全面失控的话,精神秘力将引爆肉身,更为恐怖。

    结果出乎摆渡人的意料,王煊体内斑斓烟霞流转,那些奇异景物沉浮,在血肉与脏腑中若隐若现,稳固了他的肉身。

    此时,他的精神领域沟通了第一层精神世界的小部分区域,自虚无中垂落下来色彩斑斓的秘力,带着浓郁的草木芬芳味儿,让他脏腑间那些细小的裂纹渐渐愈合了。

    仔细看去,被沟通的第一层精神世界中,所展现的是一块药田,有奇异的秘力流淌下来,被王煊的精神领域捕捉,纳入体内。

    “这……”摆渡人动容。

    在这个阶段,只有极少数人可以沟通外层精神世界的一角。

    一旦成功,果然有莫大的好处。

    显然,王煊是利用精神第一层精神世界渡过了最艰难的生死关。

    直到第一层精神世界模糊下去,彻底消失,王煊将真形图的主体部分练成了。

    但这个时候,他血肉的活性开始下降,说明超凡辐射在衰减,这次的逝地秘路走到尽头了。

    他停了下来,第二幅真形图剩余的小部分经文不涉及脏腑,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到了外界慢慢去练,也能贯通。

    他利用剩余的时间,喝了一些地仙泉,确信没有留下什么伤。

    他的实力临近迷雾后期,处在一个过渡的节点上。

    相对而言,他也算满足了。

    到了外界,再给他一段时间,将第二幅真形图彻底贯通,他的实力还将会大幅度的提升。

    并且,他的精神领域异常的强大,在沟通了第一层精神世界的一角之地后,就更加显得非凡了。

    当他迷雾层次圆满时,踏足燃灯领域将水到渠成。

    因为,燃灯就是与精神力有关。

    “这次,催发五脏秘力时,拖累了进度。”王煊开口。

    摆渡人道:“一旦人世间这个大境界圆满,五脏六腑将会得到全面强化,不仅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秘力,还将异常坚韧,强大,将不可同日而语。”

    老陈的超凡辐射也结束了,他睁开眼,目光灿灿,眉心深处宛若有一盏神灯在照耀。

    “老陈,你没有进入命土领域?”王煊诧异,到了这个层次后,他能够看清超凡者的虚实了。

    “我原本才踏足燃灯领域,故意压了压,现在是燃灯圆满境界,我想停下来体会下,不能还未有所悟,就匆匆过去。”老陈很稳。

    虽然他有时候赌性很大,敢用命去搏杀前路,但该稳的时候异常沉得住气。

    “我马上就追上你了。”王煊笑了。

    “如果我愿意,随时能进入命土层次。”老陈看起来还算淡定。

    但是,他内心中却相当的不平静,这是什么怪物,二十出头的迷雾级高手,比他这个旧土第一人快了三十年!

    他在旧土超凡物质退潮、很难修行的年代崛起,走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奇迹。

    可是眼下这个怪物,让他也有些无语了。

    这要是回到新星,他认为,如果各大财阀知道王煊的年龄与境界,估计会坐不住!

    “我是超凡者了,怎么托梦?”王煊问老陈,在旧土时就听他提及过。

    “精神出窍,干预现世。”老陈说道,就这么简单,但他不建议现阶段就尝试,待精神力足够凝练时为好。

    王煊对于自己的精神力很有信心,毕竟沟通过第一层精神世界。

    然后,他就尝试了。

    下一刻他惊悚了,震撼无比!

    这一次,他的精神离体不是进入内景地,而是在现世中徘徊,完全不一样。

    那些都是什么?

    四野漆黑一片,没有月光,有的只是大雾,还有那一双又一双通红的眼睛,全都无比瘆人,都在注视着他!

    最小的眼睛都有水盆那么大,在黑雾中,像是一盏又一盏血色的灯笼,挂在周围,冷幽幽。

    这是什么状况,都是些什么生灵,怎么都在看着他?

    更有许多双眼睛,比磨盘还大,猩红一片,阴冷而慑人,也都在俯视着他。

    还有山头大的眸子,冰冷无情,在较远处的黑雾中。

    王煊毛骨悚然,他给谁托梦?居然被一群恐怖的眼睛围观,绝非善类,随时要扑杀过来。

    现在,他可是在逝地中,在碧海内,这是一群什么样的怪物?

    嗖的一声,王煊的精神回归肉身中,快速睁开了眼睛,心有余悸。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新奇?”老陈问道,心中却有些吃惊,这小子才踏足超凡领域,就能做到这一步了?

    王煊急促地说道:“新奇到发瘆!你去看看,四野黑暗,海面上一片大雾,到处都是猩红的眼睛,不知道是什么怪物!”

    徐福瞪了他一眼,道:“不要乱说话,逝地中死气沉沉,万古寂静,哪有那么多生物围观你。”

    “真的,我确实被围观了,不信你自己去看看!奇怪,精神在肉身中为什么看不到?”王煊狐疑。

    “老陈,你试试看!”王煊催促,他绝不相信自己看错了。

    老陈狐疑,如果真有生物,在现世中能看到才对。

    然后,他就精神离体了,四野黑暗,大雾覆盖海面,没有月光,他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周围似乎真有什么东西,但是他并没有看到。

    老陈感觉不对劲儿,果断逃回肉身。

    他擦了一把冷汗,道:“我没看到那些眼睛,但我觉得周围似乎真有什么东西,冰寒刺骨。”

    摆渡人呆住了,他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到什么,这两人都很特殊吗?能发现异常的“景观”。

    “我在这里生活漫长岁月,都没见闹邪,怎么你们一来就出事儿了?”徐福当年是大方士,什么阵仗没见过,他迅速判断出,两人没说谎。

    他没见过那种东西,但是,他知道那种东西确实存在,只是没有想到在逝地中有一大窝,天天陪着他!

    “前辈那是什么?”老陈问道。

    “瘆灵!”摆渡人严肃地说道,然后,他的蓑衣中有一道光离体,没入虚空,他残留的精神去探查了。

    但是,他与老陈一样,有所感,但是却看不到什么!

    当摆渡人回归后,蓑衣中露出一张模糊的脸,相当的难看,他问王煊到底发现了多少双眼睛。

    “密密麻麻,数不过来,从近到远,感觉像是星火连成一片,到处都是,最小的眼睛如同红灯笼似的,大的比山头还大!”

    王煊在那里描述,这的确是他所见到的。

    “前辈,瘆灵是什么?”老陈问道。

    “一种对于修行者来说,既看不到,也摸不到,近乎虚无的恐怖怪物。”摆渡人模糊的脸色很不好看。

    “怎么可能,连修行者都看不到?”老陈不相信。

    “平日,你看不到它,也接触不到它,自然也就无从了解。”摆渡人说道。

    然后他又问道:“普通人看的见鬼吗?鬼对人,瘆灵对修行者,两组关系相近。”

    老陈道:“看不到,因为根本没有鬼,最多也只是精神离体后,短暂停留世间,终究会迅速消失。”

    摆渡人点头,又道:“可对于修行者来说,瘆灵的确存在,但只有极个别特殊的修行者能见到。”

    他看向王煊,道:“你的精神体特别,属于那极少的个体,可以看到瘆灵。”

    王煊出神,居然会有瘆灵这种怪物,过去从未闻过,实在不可思议。

    “平日间,即便是特殊的修行者,走遍广袤的疆域,也很难看到一两个瘆灵,而你在这里居然看到一大群?”

    说到这里,摆渡人又不淡定了,相当的发毛,传闻,瘆灵中的怪物吃地仙,也吃过羽化级强者。

    被他说的,王煊与老陈恨不得立刻离开逝地,这地方太邪了,从未听闻的怪物成群成片,绝非善地。

    “一般来说,看不见它们,彼此不接触,就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摆渡人说道。

    可是,他还是不自在,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清楚了,在他周围密密麻麻,全是瘆灵,谁受得了?

    “我希望,跨域大战立刻开启,这样我就有理由离开了,属于不可抗力,摆脱旧约的束缚,不在逝地呆着了!”摆渡人说道。

    这一刻,王煊与老陈期盼赶紧靠岸,关于瘆灵听着就不妥,平日几乎没有,而这里闹灾了。

    “前辈,我的那些太阳金,你是不是要还我?”王煊开口。

    “我准备用太阳金炼制一些小物件,跨域大战时带过去,可以分给小陈一些。”

    王煊听闻后,还能说什么,忍痛割爱,不要了,只带走长矛。

    “难道逝地就是世间瘆灵的窝?”摆渡人发毛,越想越不自在,他都想跑路了。

    “怎么会有瘆灵这种怪物,无法理解。”老陈摇头。

    “世间,你们不清楚的东西太多了。”摆渡人叹道,补充道:“有些现象,别说你们,连列仙都不理解。”

    碧海上起了大雾,越发显得幽静与森然。

    “摸不清,看不到的瘆灵该不会要进现世吧?”老陈发毛。

    终于,船靠岸了。

    “前辈,保重!”竹船刚到岸边,王煊与老陈就跑了,一眨眼就没影了,这鬼地方再也不想来了!

    摆渡人发呆,这次真没想赶人,还想着和他们聊聊,多留一段时间呢,结果那两人不给他挽留的机会,全都逃命似的远去。

    逝地外,羽化星的几人还有那头金色的獒犬还没有离去,依旧在搜寻。

    他们不相信那两人逃进了逝地中,认为他们只是躲在绝地外部的迷雾边缘区域。

    “即便进入逝地并活了下来,我也要让们死!”那头獒犬精神震荡,冷酷无比。

    它告诉羽化星的几人,它已经借助一头通灵的猛禽给另一位执法者传讯,让它也过来相助,击杀此地两个“违规”的人类。

    “前辈,这样行吗?我们自身其实违约更严重,那两人反倒没什么。”羽化星的人迟疑,怕另外一位执法者针对他们。

    “它是我的好友。无妨,违规与否,还不是我们说了算!”獒犬冷漠地说道。

    感谢:书友160823000129771、哦豁Ovo,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