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九十二章?复制佛陀的道路
    超凡星球的五个天才,三个哭,一个呛血,还有一个在沉思,怀疑人生,这噩梦般的结局,让他们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

    什么仙子,超凡天才,现在都坠落凡尘,好似红尘泥窝里滚了三滚。

    老狐没再说什么,挥了挥袍袖,没有烟火气,带着两女还有小狐仙她们上路。

    袁坤擦了一把嘴角的血,眼神幽冷,冲身后挥手,林中隐伏有采药级高手,蛰伏与等候多时了!

    别说满身野性的他,就是早先带着空明仙气的穆雪,都是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擦眼泪,还同时向后方示意,让族中的高手跟进!

    王煊与老陈立刻追赶老狐,一路跟了下去。

    “你们回去吧,不用再送了。”老狐摆手。

    王煊一脸不舍之色,道:“都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这不是才送三里地吗?我们再送送。”

    吴茵眼波瞟来,看了他又看,以为他对她与赵清菡不舍。

    她没有形成精神领域,感知不到深林中有人跟随,并不知身后有关乎着生死的凶险。

    但她看到小狐仙盯着密林深处时,她立刻意识到了不妥,脸色刹那变了。

    赵清菡蹙眉,白皙晶莹的美丽面庞上浮现忧色,道:“前辈,带他们两个一起走吧。”

    “再见!”老狐腾空,周身烟霞绽放,带着两女与小狐狸还有马大宗师,凌空横渡,一眨眼消失在大山后方。

    就这么飞走了?王煊与老陈都想捶老狐一顿,提前说声也行啊,现在这地方很开阔,林木稀疏,根本不适合逃亡与藏身。

    “杀,别让他们跑了!”后方一群人早就按捺不住了。

    袁坤身后跟着十几人,穆雪与姜轩的身后跟着将近二十人,欧云与欧雨萱的身后跟着十五人以上。

    而且,在他们的队伍中都有不止一位采药级的高手跟随。

    现在,数十位超凡者齐出,震碎周围的林木,像是山洪决堤,呼啸着,以摧枯拉朽、不可阻挡之势向前冲去。

    山地被踩崩了,超凡者出行时很恐怖,一步迈出去就是数十米远,每次脚掌在地面发力时,都用力巨大。

    一群人冲过去,比猛犸象折腾过的草地都凌乱,山林破碎的不成样子。

    轰!

    采药级的强者掌心发光,一道粗大的雷电冲着老陈轰去,像是雷雨天到来,迷雾伴着电光,景象极其骇人。

    老陈极速躲避,与王煊亡命飞逃。

    那块山地被粗大的电光击中,山石全部爆碎,草木化成劫灰,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王煊与老陈一语不发,一路狂奔,现在只要被追上,必死无疑,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后方追杀的人冷冽而沉静,没有什么人开口,早已视两人为必杀猎物。

    呼!

    有人张嘴,伴着离火之光,嘴里飞出一口三寸长的飞剑,薄如蝉翼,带着漫天的火焰轰向前去。

    这是一个采药巅峰的强者,如果他愿意,可以破开境界,更上一层楼,但他为了遵守密地规则,不得不压住自身,不能超出采药范围。

    离火剑光很恐怖,兜着老陈还有王煊他们的屁股杀了过来,火光烧的部分山地都熔化了,成为岩浆。

    “跳!”

    王煊与老陈站在山峰上,一咬牙直接跃了下去,不然的话,注定要被那口离火飞剑劈中了。

    而且,那位采药巅峰的强者也即将追上他们。

    沿途,他们撞碎一株又一株大树,减缓下落的速度,即便如此,两人也被摔的浑身剧痛,满嘴都是血沫子。

    后方一群人没敢跟着跳,向下看了看,暗叹两个异星人够狠,这都敢拼?

    王煊与老陈一骨碌爬了起来,身体很多部位疼痛,还好骨头没有断,倚仗他们练的是最强经文以及丈六金身,全都是护体绝学。

    换一个人的话,从山头跳下来,哪怕有大树阻挡,最后也要被摔死。

    两人没有任何迟疑,爬起来就跑,那群人从侧面下山了,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追下来。

    “老陈还跑的动吗?”

    “还能跑几百里,但是,途中可能被采药级的高手追上。我们发力狂奔,在地上留下的足迹太醒目了。”

    两人琢磨着,要么跳大湖,要么跳河,借此抹出痕迹,不然的话早晚会被追上杀死。

    不久后,离火茫茫,半空中一片赤红,那口薄如蝉翼的飞剑,极速斩落了下来,两人实在躲无可躲。

    老陈挥动长刀,结果锵的一声断裂了,根本挡不住那种刺目的锋芒。

    “锵!”

    王煊挥动长矛,它掺着太阳金,坚固不朽,击中三寸长的飞剑,结果震的他自己虎口出现血迹。

    这让他骇然,他现在的肉身何其强大,但面对采药级高手的全力劈斩,依旧显得不足。

    他满手是血,染红矛杆,但总算帮老陈挡住那必杀一剑。

    “老陈给你,用它格挡,就当它是大剑!”王煊将长矛扔给了老陈。

    后方,那位采药级强者心神也是震动了一下,暂缓了攻势,收回兵器,看那剑刃,发现破损了一些,顿时无比心痛。

    王煊刚才全力对抗,虽然手掌被震的流血,但是也让这位采药级强者有些不好受,精神能量受到一定的冲击,体内血气翻腾。

    “我先杀了你!”采药绝巅的高手眼神森寒,催动飞剑,顿时离火汹涌,烧红了前方的山地。

    漫天的火光坠落,烧的老陈与王煊呲牙咧嘴,若非是最强经文与丈六金身,绝对会被烧的血肉成灰,骨头都要被焚断。

    “锵!”

    王煊忍了很久,终于等到机会,挥动手中的短剑,劈在那口晶莹通透的飞剑上,喀嚓一声,将之斩断。

    “不!”后方,已经追的很近的采药级高手心神剧痛,他附着在上面的精神能量随着飞剑被毁受到冲击。

    他心痛无比,一口真正顶级的飞剑居然被人给毁了?

    咚!

    与此同时,老陈轮动手中的长矛,当作大剑用,将另一口无声无息冲来的银色小刀砸的飞了出去。

    两人再次逃命。

    后方,数位采药级强者像是尖刀般插入山林,领着数十位超凡者追杀,根本不可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期间,王煊与老陈数次跳断崖,跳山峰,不然的话早就被采药级的强者追上了。

    两人也为此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摔的浑身是伤,到了最后,即便护体神功厉害,也快受不了了。

    终于,两人看到一条大河,竟有种泪流满面的感动,再看不到水泽的话,就要被人追杀至死了。

    即便是这样,能够活着的几率也不足五成,他们逃下水的话,那些人也会追杀。

    “停!”老陈焦急的叫道:“我想起来了,这里是一群超凡银鳄的栖居地,我们这么冲过去是送死!”

    在他的印象中,这里似乎有十几头超凡银鳄,实力都不弱,有采药级的老鳄。

    “知道我上次陷入绝境后是怎么活下来的?以身填蛇腹。我觉得一会儿老鳄张开血盆大口时,我们可以主动脚下打滑,在它嘴里摔,讹进它的肚子里,或许能活命。”王煊来了精神。

    “你这是人话吗?”老陈受不了他,这是什么馊主意!

    “没骗你,我上次就是这样活下来的。你想想佛陀,也有过这种经历。孔雀为什么叫佛母?那是因为,佛陀从它体内破腹而出。你练的是丈六金身,和佛陀一样的功法,现在正在走他的路,一会儿说不定是你的机缘,于腹中悟道。”

    老陈无言,他硬着头皮向前跑,估量了下,自己的金身似乎真的可以在银鳄腹中保持不死,能呆上很长时间。

    “几只都是燃灯境界的银鳄,没看到采药级的怪物,一会儿我们进入鳄腹,它们如果不知死活,没有逃进水中,被后来的超凡者杀死在河岸上,我们岂不是既狼狈又惨烈?!”

    老陈打退堂鼓了,前方河滩上,几只银色的大鳄懒洋洋的晒太阳,但实力不是多么高深,在迷雾层次与燃灯层次。

    “我们自己跳水,沿着河底逃走。”王煊不得不改变计划了。

    突然,大风呼啸,天空中有一只金色的巨鸟,长足有二十几米,向着河岸上的银鳄俯冲而来。

    “走,老陈,你的悟道机会来了,复制佛陀的道路,进军命土境界,回头去吊打采药层次的高手!”

    王煊招呼老陈向前冲去,悍不畏死,誓与银色鳄鱼们站在一起。

    金色怪鸟俯冲下来,利爪森森,寒光闪耀,弯钩状的巨大鸟喙恐怖,慑人心魄。

    这是一头实力可怕的凶鸟,疑似命土后期,又像是初步踏足采药层次了,实力强横。

    它的利爪对准了一头燃灯层次的大鳄,这是属于来自天空的偷袭。

    王煊与老陈尽心尽力的干预,保护银鳄,成功激怒了这头巨鸟,大爪子直接就按了下来,长鸣震天。

    王煊与老陈躲开它锋锐的大爪子,果断跃起,冲进了它的嘴里,然后二话不说使劲向它肚子里冲。

    这头鸟身长就有二十几米,他们两个相对来说,如同小肉虫般,很顺畅的冲了进去。

    金色巨鸟发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捕食经历,还有主动向它嘴里跳的猎物?

    它不生气了,临走前,依旧没改变目标,抓起一头迷雾层次的银鳄,飞向半空中。

    “人呢,怎么没了?”后方的追杀者愕然。

    “被那头怪鸟给吃了!”有人惊叹。

    “不对,我分明看到是他们两个主动跳进怪鸟嘴里去的。”

    一群人短暂的对话,然后对飞向空中的怪鸟攻击,有人祭出银色飞刀,化成一道匹练冲起。

    噗!

    金色怪鸟怒鸣,它负伤了,被银刀斩出一道很深的伤口,鲜血淋淋,但是相对它二十几米长的庞大身体而言,根本不足以致命,也算不上重创。

    它凶狠的叫着,扔下银鳄,越飞越高,消失在天边。

    “那两人活着还是死了?”有人发出疑问。

    正常来说,被那么强大的一头怪鸟捕猎,肯定活不成。可是那两人似乎是自己主动跳进鸟嘴里去的。

    “联系执法者,向它们了解那头怪鸟的来历,然后去它的巢穴,准备为那两人补刀,我怀疑他们不会死,想藉此脱身!”

    ……

    “老陈,悟道了吗?”

    “悟个屁,臭死了!”

    半空中两人在鸟腹中交谈,周围到处都是黏液,还有未曾消化干净的骨头与肉块。

    时间不是很长,金色怪鸟在空中盘旋,它也是超凡者,听到了腹中的对话,简直是怒不可遏。

    这是两个偷渡者?

    它开始呕吐,想要将两人吐出来,在空中摔死。

    “老鸟,不要折腾了,你再不老实,我们刺你一矛!”老陈手持长矛,在它肚子里捅了两下。

    “咱们商量下,你把我们送到一处安全地带,我们痛快的离去,就此别过,永不相见,你看如何?”

    金色怪鸟暴躁,在天空中折腾。

    现实很残酷,它腹中的两个怪物肉身强大,消化不了,它以命土巅峰的精神力量去攻击,也毫无作用。

    经过一番痛苦的斗争,怪鸟腹部都出血了,它终于妥协,降落在一片泥沼附近,张嘴将人给吐了出来。

    怪鸟刚要攻击,两人一同催动强大的精神秘力震慑它,怪鸟愤怒无比,转身冲霄离去。

    “老陈,咱们找棵菩提树,开始闭关,突破境界后,非要将这仇报回去不可。”

    老陈从头上摸下来半颗没消化干净的超凡紫鼠头,这叫一个膈应,又从肩头抖落下去一片血泥与烂肉,仰天长叹:“不成佛,不知佛的苦,我现在开始复制他的路,菩提树下闭关!”

    这个月马上过去了,各位书友还有月票的请投来吧,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