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九十三章?血染密地
    太阳落山了,沼泽地十分昏暗,死气沉沉,没有猛兽与怪物出没。一些奇异的怪树伸展着枝桠,叶片稀疏,但花骨朵密密麻麻。

    王煊与老陈饮下不少地仙泉,跳山撞击的各种暗伤好的差不多了。

    他们打定主意,在外突破后,杀回地仙城附近去报仇。

    “把他们干掉,我得到的玉符不会比老钟少,想一想这老家伙的日子,我就是窝心啊。”老陈感叹。

    老钟在地仙城呆着,坐看城外风云起,估计小酒都要喝上了,实在让人想将他揪出来痛揍一顿。

    “得了地仙城的造化后,得想办法回新星了,这地方不能久留。”王煊说道。

    老陈点头,密地太危险了。三颗超凡星球的人现在联手杀他们,外加上不守规矩的执法者,还有密地深处各种莫测的变数,一个不慎,就会被吞噬掉性命。

    天色黑了下来,繁星点点,沼泽地昏沉,黑漆漆一片。

    “嗯?”两人有所觉,看到了沼泽地深处有朦胧的光晕若隐若现。

    他们惊异,向前走去,寻找那光源。

    竟是一棵大树在夜里流淌烟霞,发出柔和的光辉,有种清新而芬芳的气味儿,很是神圣。

    离开鸟腹时,他们还在说佛陀菩在提树下悟道的事,现在忽然发现一株异树,两人都有些惊讶。

    “老陈你的机缘到了,但最好先剃个光头,就能完美复制前贤的道路了。”

    那棵大树能有三十几米高,树皮形态粗糙,但却是有晶莹的光流动,现在满树花蕾绽放,清香扑鼻。

    夜风吹来,漫天都是烛火般的光团,向着四面八方飘去,也向两人这里飞来。

    “蒲公英?”王煊惊疑。

    大树开花后,漫天都是雪白的“小伞”,带着祥和的光晕,到了他们的近前。

    王煊用手接到一个“小伞”,然后……惊变发生!

    三寸高的雪白小伞,触及他的皮肤后,突然生根,极速向里钻去,其根须比铁丝还坚韧,像是利刃般要刺破血肉!

    “老陈,这东西有问题!”王煊第一时间提醒,神色严肃无比。

    在他的手心,那个小伞差点就刺进去,他浑身秘力流转,绽放刺目的光芒,如仙佛般宝相庄严。

    然后,他手心腾起一团真火,炼化那小伞,最终让它炸开了,化成一股奇异的能量消散天地中。

    老陈已经中招了,手臂上一个小伞扎根,都刺出血来了。还好,他丈六金身功属于佛教秘传绝学,金光流淌,震碎小伞的根须,然后火光腾起,将之炼化。

    两人确信,没有护体神功的人挡不住这种小伞的袭杀,会死的很惨。

    对于许多超凡者来说,这地方都禁地!

    “我们两个险些被一只鸟给害死!”两人快速倒退,远离那棵异树。

    很快,他们发觉不妥,周围那些怪树都亮了起来,从树干到枝杈全都璀璨生辉,并且很小的花骨朵都迅速膨胀,大了数倍不止,这简直是早先那棵异树的翻版。

    两人脸色变了,没有想到连树都会有第二形态,会突然“变身”,难怪这里死气沉沉,什么生物进来都得死!

    “逃!”

    两人竭尽所能,将秘力提升到极限,向着沼泽地外部逃去,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头怪鸟都险些将他们坑杀。

    沿途,成群成片洁白的小伞发光,飘飘荡荡,会主动追寻生物,不断向他们身上飞来。

    片刻后,整片沼泽地都璀璨无比,很多大树都开花了,两人身上密密麻麻,像是穿了一层厚厚的棉绒大衣,整个人都被淹没了。

    火光缭绕,电闪雷鸣,他们动用秘力清理体外的那些小伞,所有毛孔都闭合了,但依旧感觉像是有无数的利刃在向里面刺。

    半刻钟后,他们逃离沼泽地,花费一番大气力才彻底根除体外的小伞。

    他们心有余悸,密地中的生物太诡异了,到处都有能危及到性命的东西。

    他们快速远去,没有留下足迹,既然那头怪鸟这么坑,保不准就将他们给卖了,强大的超凡生物能跨种族沟通。

    他们极速远去,直到登临一座大山向后眺望,他们心头狂跳,那地方影影绰绰,一头金色怪鸟带着一头羽翼漆黑的乌鸦落在沼泽地外。

    “执法者!”老陈露出异色,那头乌鸦他见过不止一次,一眼认出。

    乌鸦背上跳下十几人,都是采药与命土境界的高手,都曾经追杀过两人。

    随后,一头庞大的猫头鹰飞来,从它身上也跃下十几人,都是熟人,有姜轩、袁坤、穆雪等。

    “又一个执法者!”老陈脸色变了,三颗超凡星球的人与执法者勾结在一起,找到了沼泽地。

    显然,那些人是通过执法者的关系找到那头怪鸟的,请它带路来到沼泽。

    “既当裁判,又当刽子手,回头等我们突破后,一定要和他们清算,非宰掉几个执法者不可!”王煊看向远方。

    这不是第一次了,从黑角兽到獒犬,现在又出现了巨型乌鸦等凶禽的身影,地仙城情况相当的复杂。

    老陈也是脸色难看,道:“我们分开逃,现在他们让这些凶禽相助,还不算是最差的情况。如果下次找请来类似獒犬这样的怪物相助,一路追寻我们的气味儿,一个都跑不了,我们得尽快破关。”

    “没有我这个护道人在你身边,你行吗?”王煊看了他一眼。

    老陈道:“管好你自己吧,随着对燃灯境界的领悟,我感觉能动用的秘力达到了一个极限,战力激增。我现在能对抗命土层次的修士,只要再破关,我无惧采药层次的对手!”

    “我觉得,我如果全力以赴,精神奇景与肉身结合在一起,也能对抗大部分命土层次的修士。”王煊估算了下自己的战力。

    他击败的那几个天才都是燃灯层次的超凡者,并不算很吃力。

    老陈脸色发黑,不想和他说话了,旧土第一人这么快就要易主了?

    最后,他才道:“我反复动用精神秘力,也看到了一角模糊的精神世界,我想在人世间这个大境界早晚能捕捉到一些‘奇景’。”

    两人准备各自上路,避免被人一窝端。

    王煊分给他大量地仙泉,老陈身上背满了葫芦,又送了他一颗地仙泉结晶,郑重告诉他,保命用,价值连城。

    “玉符也分你一半!”王煊塞给了他,怕自己万一落在敌人手中,就便宜那些人了。

    老陈提着长矛,快速远去。

    王煊选了一个方向,也一头扎进密林中,不留足迹,如幽灵般消失。

    两人各自逃命,寻找安全的地方闭关。

    清晨,王煊在一片密林中迎着红日,缓缓施展第二幅真形图,心神都沉浸在当中,他要彻底练通这篇超凡经文!

    随着他不断舒展躯体,第二幅真形越发趋于完美!

    毕竟,涉及到五脏六腑的地方他在逝地练通了,剩余的部分没那么危险了。

    不久后,他警惕的收功,觉得不妥,快速离开这里,期间数次渡河,游过大湖,抹去自己的痕迹与气味,换了一个又一个地方。

    午时,王煊咳了一口血,快速饮地仙泉,调节自身的状态,没什么大碍!

    接着,他又换了地方。

    傍晚,在夕阳中,他身体发光,全身共振,脏腑齐鸣,隐约间身体各部位奇景全呈现了出来,体表纹理交织,而后又收缩进那些奇景中!

    次日,在一个大湖前,王煊沐浴朝霞,身体不断轻颤,周围奇异景物具现化,围绕着他的肉身转动,沉浮。

    他的实力提升了一截,他从介于迷雾中期到后期的特殊节点,直接跨越到迷雾巅峰层次。

    第二幅真形图他只差一点就全部练通了,那时他便可以踏足燃灯领域。

    临近中午时,他在一条瀑布下静坐,默默参悟第二幅真形图最后的篇章。

    这两日来,他换了也不知道多少个地方,警惕灵兽的鼻子嗅觉敏锐,怕怪物执法者追寻到他。

    下午,天色阴暗,乌云滚动,王煊起身望天,道:“下雨吧,抹除我在路上留下的所有痕迹!”

    远处,异动传来,王煊瞳孔收缩,他意识道出问题了,终究还是被对方广撒网给找到了。

    为了杀他,这些人煞费苦心,动用了很大的一股力量,不杀他誓不罢休。

    一头老狼,昂首立在前方的土坡上,森冷地看着他,在它的身边跟着数位超凡者,两名命土境界的高手,三位燃灯层次的人。

    这些人见到他后,没有什么话语,极速杀来!

    王煊眼神冷漠,他盯上了那头老狼,它在命土层次,大概率是一个执法者。

    果然,老狼发出精神波动,它森然开口,道:“异星人,你没资格出现在密地中,身为执法者对你杀无赦!”

    王煊懒得争辩,白孔雀给了他玉符,承认他有资格,这头老狼凭什么这么说?不过是与三颗超凡星球的人勾结在了一起,得了好处后,沆瀣一气。

    轰!

    他发动了,没有对抗几名超凡者,而是避开他们的围猎,突围过去,要杀这头老狼。

    “来,一起杀他!”老狼开口,并未没有躲避,以身为饵,等那几人一起来合杀。

    最为重要的是,它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在命土境界积淀数十年了,道行高深,不信一个迷雾层次的人能杀他。

    王煊这次不是了为对抗,而是拼命要搏杀它,有这头老狼在,他将无所遁形,会被它沿着气味寻到。

    他全力以赴,到了超凡领域后,还从来没有将全部奇景浮现呢,悬空的岛屿、仙山、蓝湖化海、火焰冲天的岩浆地……全部与他的精神凝结在一起,向前轰去。

    “嗷!”老狼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它的精神被打崩了部分,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王煊用肉身硬抗了后方有人祭出的一口飞剑,挡住了攻伐,他留下一道残影扑向老狼那里。

    他手中的短剑发出刺目的光束,噗的一声,将老狼的头颅割了下来,趁它昏沉,结果了它的性命。

    他杀了一个执法者!

    这里发生激战,王煊染血,猛烈而狠辣的击毙一名命土层次的超凡者,在临走前更是将一位燃灯层次的超凡者枭首,他转身远去。

    这个战绩惊呆了那几人,吓的他们脸色发白。

    不是王煊想放过剩下的几人,而是强烈的不安,感觉危及到性命的人在极速接近,所以他远去了。

    果然,远方有一道身影出现,那个采药层次的大高手,曾被王煊削断过飞剑,像是飞一一样赶来了,看到他的背影后,目光阴冷,一语不发大追杀。

    王煊精神感知超常,洞悉是他追了下来,心顿时沉了下去,他现在真的不是此人的对手。

    可以看到,两人间的距离在不断被拉近,采药层次的大高手实力强横,宛若在贴着地面飞行。

    “你走不了!”他寒声道,看着越来越近的背影,他露出冷冽的目光。

    一座山头上,袁坤眺望,见到这一幕后,他冷笑连连,那个异星人终于要死了。

    另一座山峰上,欧云与欧雨萱也都轻吐了一口气,那个男子终于要被人击杀了,不光彩的噩梦结束了。

    “他马上就要死了,用他那柄短剑替代你被他折断的飞剑!”姜轩对穆雪开口,他们两人也在这片区域。

    他们察觉到王煊逃到这片区域,一起合围。

    “杀!”采药层次的大高手喝道,祭出薄如蝉翼的断剑,不过两寸长了,发出刺目的光束,向着王煊劈去。

    “断剑也照样取你首级!”他寒声道。

    王煊迫不得已躲避以及挥动短剑格挡,然而,那断剑如同幽灵般出没,极速旋斩。

    噗!

    最终,王煊被刺目的剑光劈中,断剑喷吐光束,竟让他破防了,擦着他的头颅落下,斩开他的肉身。

    血液溅起,王煊遭受重创,若非关键时刻,他体内所有奇异景物一同出现,与肉身凝结在一起,将断剑阻住,他就被斜斩为两半了。

    即便如此,王煊的一条臂膀也差点被斩落下来,飞剑震动间,沿着他的肩膀下去,割裂出一道恐怖的伤口。

    断剑喷薄的光束,劈进去接近十五公分深,才被奇景震落出去。

    王煊霍的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那个采药级强者,一条臂膀很不自然,险些断落,他向前逃去。

    “血液中的秘力与奇景,竟然损害了我飞剑上的符文?!”采药层次的大高手心中震撼。

    他快速追了下去,越是这样越不能放过这个年轻人,绝不能给他成长与突破的机会,必须迅速扼杀。

    前方,一座巨大的蜂巢挡住去路,足有大山那么高,是银峰窝,老钟曾在这里坑杀了一群超凡者。

    王煊叹息,他被逼上了绝路,前有恐怖的银蜂巢,后有采药级大敌。

    他只能感叹,同地不同人不同命,老钟在这里来了一次狠辣的神操作,他却要在这里饮恨吗?

    他取下身后的大弓,是从熊坤那里缴获的战利品,忍着臂膀险些断落的伤痛,抽出数支爆裂箭,对准了蜂巢,而后全部射了出去!

    数支箭羽全部射中蜂巢,发生恐怖的大爆炸,这种符文箭就是拥有瞬间爆发出最强能量的效果。

    蜂巢数处炸开,有些区域甚至燃烧了起来。

    采药层次的大高手头皮发麻,转身就逃,他绝不会为了杀人而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王煊没有转身,而是利用银峰没有冲出来前的瞬间,继续朝前奔跑,他本就在近前了,而后快速绕行,来到蜂巢一侧。

    “嗯?!”他看到蜂巢底部,那是老旧的区域,早已废弃了,他果断钻了进去!

    轰!

    天空中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一些银峰冲了出去,朝着采药级高手的背影追去。

    “下雨了,老天终究给了我活下去的机会,我会和你们清算!”王煊低语,躲在废弃的蜂巢中,取出一枚地仙泉结晶,直接一口吞了下去。

    这个月马上就结束了,求最后的月票啦,请求各位书友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