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九十四章?绝境蜕变
    这是个长章。

    蜂巢外面,乌云几乎要压落到地面,天地间黑漆漆,大雨如瓢泼般倾泻下来。

    当电闪划破长空,密地中的那些巨大的老树在大风中疯狂晃动着枝桠,像是要化形成妖魔般。

    王煊透过蜂巢的缝隙看着雨幕,在闪电划过天地间时,他脸上的神色也在忽明忽暗中越发坚毅。

    肩上的可怕伤口虽然闭合了,但是鲜血依旧在渗出,他遭受的重创前所未有,身体几乎被人劈开。

    地仙泉结晶发挥了作用,让他体内充斥着大量的活性因子,新生的气息,源源不断的蓬勃能量,向着伤口输送。

    地仙泉能救命,其结晶效果就更惊人了。

    这个夜晚,他都在安静的蛰伏,静等伤口痊愈,骨头接续,肉芽簌簌而动,骨髓发光,新生的血液充满了活力。

    他在慢慢的变化,身体正在被不断修复中。

    漆黑的雨幕中,有异常的声响,几道高大的身影像是山魅般,阴冷而瘆人。

    这是类人生物,最起码形体相近,遍体黑色的长毛,他们都有两米多高,披头散发,手指甲长足有一二十公分,寒光闪闪。

    他们的眼睛绿油油,在漆黑的天地间,在雨幕中格外的可怕,都散发着超凡者的能量气息。

    “仔细找一找,趁着大雨滂沱,银蜂不出来,将附近地域搜遍!”一头特别高大的身影开口,他接近三米,眼窝深陷,绿油油的眸子开阖间,在暴雨中都穿透出去半米多长的碧绿光束。

    远方,山林中袁坤、欧云、穆雪等人都没有离开,派人冒雨寻找,等待结果。

    他们看着那些如同山魅般的身影,神色有些复杂,那是三颗超凡星球当年滞留在密地的人,与精怪结合,俨然成为了一个新的种族。

    那批人是故意被留下的,为的就是让他们适应密地,从而掌控这片大地。

    但最终他们的发展出乎预料,这些人的后裔有些像山魅,有些更像是刚化形的妖魔,身材粗壮,遍体黑色兽毛,他们以山神族自居。

    山神族的头领达到了采药巅峰,几乎要突破这个境界了,是一位很强大的执法者。

    三颗超凡星球的先人很善于经营,留了不少后手,又是留下弟子,又是留下獒犬等宠兽,有些现在已经很强,繁衍出不弱的族群。

    三颗超凡星球的人想慢慢渗透,但始终不能如愿,他们留下的人与兽,没有能够突破人世间这个大境界。

    几名山神族的超凡者经验丰富,对银蜂的习性很了解,分散寻找,向着更远处的山林走去。

    但有一名山神族的人转了一圈,在黑暗中又回来了,手持一杆手臂粗的铁矛猛力刺向蜂巢底部,他知道,这些区域是废弃的旧巢,没有危险。

    冰冷的矛锋擦着王煊的脸颊刺了进去,他没有动,直到山神族这个两米五高的大块头那张如同妖魔的脸探进来,满脸都是兽毛,绿油油的双眼,像是厉鬼般。

    王煊暴起发难,精神能量全部冲击了出去,一片刺目的光束轰中他的头颅,让他当场眼睛突出,就要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

    王煊将扔在地上的染血的战衣一把捞起,全部塞进他的嘴里,并将他拖了进来。

    这个命土境界的山神族超凡者,精神崩碎了不少,但肉身本能还在,剧烈挣扎,他力大无穷。

    王煊的伤口不断出血,但依旧死死地堵住他的嘴,拖进了蜂巢中,猛然双臂用力,喀嚓一声将他的脖子扭断了,满是兽毛的面孔转到了背后。

    王煊将蜂巢的缝隙重新堵住,任外面风雨交加,电闪雷鸣,这里又再次寂静无声了。

    期间他数次看到蜂巢外有人远去,他甚至听到了早先那名用飞剑伤他的采药级大高手与山神族首领在讨论,认为他可能逃向了前方的那条大河,跃入水中,顺流而下了。

    接着,他看到了穆雪、姜轩、欧云等带着大批超凡者从这里路过,进入山林中展开地毯式搜索。

    他听到了袁坤的诅咒声:“那个土人,他不仅沟通了第一层精神世界的一角,体内凝结了奇景,其血肉竟还能腐蚀飞剑的符文,能破顶级飞剑。一个未开化之地,没有了超凡能量,他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王煊了然,他的身体虽然险些被劈成两半,但是,他的血液似乎将追杀他的那位采药级高手的飞剑侵蚀了,使之受损!

    那些人担忧了,甚至说是害怕了,万一让他走脱,实力有所突破,将会给他们造成极其可怕的困扰与麻烦。

    “你们越是害怕,我越是要努力的活着。”在大雨滂沱中,王煊低语,眼神深邃,很快又沉静无声了。

    雨幕中,一只巨大的黑色乌鸦横空而过,又是一位执法者,完全与三颗超凡星球的人站在了一起。

    在它的四周,黑压压一大片,都是乌鸦,不过体形要小的多,分散开来,在山林上方盘旋,而后又扩张向远方。

    一座山头上,一只巨大的猫头鹰扫视四方,在雨幕中寻找猎物,它在黑暗中的视力极佳。

    “这次,要允许我们中的部分人返回祖星,给些盼头,不能总是在密地呆下去了,族人不断异化,虽然以山神族自居,但我们都知道,我们是人类!”

    远方,山神族的首领与几名采药层次的高手一边寻找敌踪,一边在交谈,请动他们这一族自然要付出好处与代价。

    ……

    一夜过后,王煊的伤体好的差不多了,地仙泉结晶效果惊人,这是能给人续命的神圣奇物!

    他开始练第二幅真形图,体悟这篇经文最后的部分。

    第二天雨还在下,而且越下越大,有些地方山洪爆发。

    山神族少了一位命土层次的超凡者,让该族的首领惊怒,确信那个异星人没有离开,还在这片区域,在雨幕中再次杀来。

    袁坤、姜轩、欧雨萱等人也都出动了,带着大批超凡者再次展开地毯式搜索。

    山神族很敏锐,盯上了蜂巢,看着底部,发现那里可能是废弃的巢穴,不见得有银蜂栖居了。

    此时,王煊将那篇经文都理解通透了,第二幅真形图几乎练成,练通了全身九成九的区域,秘力澎湃。

    他只需要最后的蜕变,只差一点点就能踏足燃灯领域中!

    他倏地睁开了眼睛,蜂巢外,有几位采药层次的大高手借着雨幕,赌银蜂不外出,他们来到蜂巢底部区域。

    这种大高手眼神自然毒辣,一眼发现了问题所在,在泥土掩映下,有废弃的蜂巢被发觉了。

    王煊眼神变了,原以为一场暴雨会抹去他的痕迹,老天都在助他,谁曾想山神族太异常,对密地过于了解,一而再的寻到他!

    “呵呵,哈哈……”那位飞剑破损的大高手笑了,声音震动的草木崩开,让他近前的大树所有叶子都炸成了齑粉。

    “找到了,我看你向哪里逃!”另外一名采药级高手也寒声道,身前悬浮着一柄银色的小刀,随时准备斩出去。

    只有山神族的首领脸色铁青,他一眼看到蜂巢中的族人,脖子被扭断,早就死了。

    足足七名采药级大高手堵住这里!

    “发现他了,哈哈,原来那个土人躲在蜂巢,胆子不小。但是,他运气不够好,还是被我们寻到了!”袁坤大笑。

    穆雪、姜轩、欧云等人听到他的声音,快速带人朝着这里冲来,这次不能再放走他了。

    王煊叹息,再给他一天多的时间,他就能圆满进入燃灯领域,就不怕采药级的高手了!

    但现在,他被人提起前找到了,坐以待毙那不是他的性格,怎么也要杀一两个回本。

    一道绚烂的银光爆发,他动用了白虎真仙的簪子,原本想一直留着,不到万不得已不动用。

    但现在,他深陷绝境,以它杀回本!

    噗!

    最终,一位采药层次的高手被斩杀,身体爆碎,银光中一头白虎咆哮,将他身后正好赶来的一群人中的三位超凡者也撕碎了!

    王煊看着手中的簪子,倒也没有觉得可惜,这种杀器本就是拿来用的。白虎真仙说过,这东西只能杀超凡初期的人,现在看来,杀采药层次的人正好,对手实力再高的话,也没用了。

    “什么情况!?”余下六位采药级高手极速倒退,被惊出一身冷汗,同时全都出手,向前打出雷霆,祭出银刀。

    轰!

    底部的废弃蜂巢,这块区域被打崩,刀光、剑光还有光焰与雷霆等,一同交织,在那里绽放,恐怖无比。

    最后那一刻,王煊杀完一位采药级强者后,一咬牙,撞进了蜂巢内部,他向着新巢中闯去!

    即便如此,最后的雷霆依旧如影随影,轰在他的身上,让他的后背差点炸开,血肉模糊,战衣彻底化成碎片。

    那有那银色的小刀极速飞来,但它的主人似乎有所估计,怕扎进他的血肉中,如同飞剑般受损。

    最后时刻,只有几道刀光绽放,在王煊身上留下可怖的伤口,若非他练成最强经文护体,换任何一个超凡者在此,都要被大卸八块了。

    刀光纵横交织,在王煊的后背上,在他的手臂与大腿上,划出六道可怖的伤口,深可见骨。

    甚至,有几块骨头都被割出裂痕!

    还有光焰焚烧,摧毁他其余的甲衣,他的发丝都被烧去部分,部分伤口在这种能量光焰下都被烧焦了。

    王煊很惨,险些就死掉!

    他撞进了新巢中,让那些人忌惮。他们第一时间后退,怕引出铺天盖地的银蜂。那种毒物有数米长,真要全出来,那便是铺天盖地,到处都是,谁都挡不住。

    王煊冲进去了,咬着牙,大口喝地仙泉,进入极为危险的地带,他宁愿死在银蜂的毒针下,也不想被后面的人斩杀,不想如他们所愿。

    况且,这本就是他最后与最糟糕的预案。

    他练成了最强经文,身体坚韧,远比金身更厉害,他觉得自己没准可以防住毒刺。

    “嗯?”

    闯进来后,他不禁一怔,看到了许多死蜂,银蜂这种怪物难道将这里当成坟墓?此地有不少蜂尸。

    甚至,他看到了一头银蜂主动爬了进来,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

    王煊想在这里养伤,但他又觉得不稳妥,万一那些人也不怕死,或者命令死士进来,他又将陷入危局中。

    他忍着伤痛冲了过去,快速在那刚死的银峰腹部开了个洞,迅速向外掏各种零零碎碎的东西,最终他进入了巨大的银蜂体内,借壳向着新巢爬去。

    他向里潜行,要避开身后可能的追杀者。

    无意间,他进入一片密密麻麻的区域,幼虫的蜂巢,他头皮发麻,简直给人密集恐惧症的感觉。

    他找了个幽静的角落蛰伏不动了,默默养伤。

    但半天后,他忍不住了,蜂蜜的芬芳很诱人,他已经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养伤需要一些滋补品,总喝地仙泉也不能完全充饥。

    王煊忍着伤痛凑过去……蹭吃蹭喝。

    还好,这里成年的银蜂不怎么出没,幼虫自己会进食。

    幼虫都那么大个头,密密麻麻,随便吃它们一些,应该没有什么影响吧?

    王煊从蜂嘴夺食,大口吞咽蜂蜜,对他的伤势居然有惊人的疗效,不仅充饥,还让的他体力与精力越发的充沛。

    很快,他发现一种更为惊人的物质,简直是滋补圣品,是超凡巢穴中的蜂王浆!

    蜂王终生以这种物质为食物,比工蜂寿命长几倍。

    而普通的蜜蜂,如工蜂幼虫最初几天也是可以享用蜂王浆的,加速生长,然后就只能吃花粉与蜂蜜了。

    当王煊从一些刚能进食的幼虫那里“分享到”这种滋补圣品后,他精气神澎湃,伤口在快速愈合。

    而当他将超凡巢穴中的蜂王浆涂抹在后背上时,那些烧焦的部位,那些深可见骨的伤口等,都在簌簌颤动,焕发活性。

    王煊觉得,这里简直是养生的圣地,一天一夜而已,他身上的伤全好了,都结疤了,骨头裂痕也都愈合了。

    他吃的足够饱后,跑到一个幽静的角落里,默默练第二幅真形图。

    终于,又过了一夜后,他彻底练通了最后的那小块神秘领域,全身贯通!

    一刹那,他周身发光,血肉蜕变,精神力亦变异,全都变得格外强大!

    内视的话,他原本就灿烂的体内,最后的迷雾散尽,各种奇景沉浮,与他的脏器,与他的各部分血肉凝结在一起。

    他的精神极致压缩,又淬炼,宛若一盏神灯悬挂,照亮的不仅是他不断变强的道行,更照亮了他的前路!

    超凡再蜕变!

    王煊正式踏足燃灯领域,石板经文第二幅真形图练成,他居然也发生了一次脱皮现象。

    那些有疤痕,有红印的老皮从他身上落下,新生的肌体没有任何伤痕,他的头上新的发丝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层黑色短发有晶莹光泽,那些烧焦的早就脱落了。

    王煊感受着血肉中蕴含的强大力量,他有信心去一战了!

    当然,变化最大的是精神,这个境界本就是精神的异变,向更强转变,可与他体内的奇景交融的越发自然了。

    那些景物随着他一念间,可刹那出现在体外,也可与肉身凝结在一起,形成近乎不朽的奇异景观。

    王煊没有急着出去,在这里又蛰伏了一天一夜,适应自己新蜕变出来的强大身体,舒展四肢,演练真形!

    直到他确信,自己彻底掌控燃灯层次的力量了,他再次服食大量超凡巢穴的蜂王浆,并打包了一些,这才离开。

    “我又回来了,羽化、欧拉、河洛星的人,你们准备好了吗?还有执法者,都该上绞架,或者上烤架,我与你们清算来了!”王煊踏出超凡蜂巢。

    感谢:我O安年啊、一丢丢的丢丢、情何以甚,谢谢三位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