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王燃灯大清算
    雨还在淅沥沥的下,但云层中有阳光洒落下来,多日的乌云被撕开了。

    山林被连日的大雨冲洗的翠绿欲滴,充满清新的气息。

    王煊赤着身子,这次真没有备用的战衣了,在采药级高手的刀光与雷霆下,连他那张超凡大弓都碎掉了。

    他不得已又穿上了树皮衣,十分原始的穿着。

    这片地带很幽静,毕竟是超凡银蜂的巢穴,少有怪物敢踏足这里,在太阳雨中,山地间有色彩斑斓的能量雾气流动。

    王煊如同幽灵般,无声的在山林中穿行。那群人不在了,没有在这里守上几日,多半认为他死在超凡蜂巢了。

    王煊看着一块大青石上有刻字,还有淡淡的精神烙印残留,他以异变后的燃灯精神体感应。

    在他体外,数种奇异景物环绕着,缓缓转动,仙山飘渺、湖泊化海、火山口坠落红日……

    这些奇景与他的精神结合,映现出那残留精神印记的清晰背景,他甚至看到刻字的人的动作等。

    精神异变后,他通过与奇景结合,现在的精神秘力强大的惊人。

    “密地新历,一千二百三十六年,吾等猎杀未开化的异星魔人……”

    人影绰绰,有袁坤、欧云、穆雪等,是由姜轩刻写的。这算什么?表述功绩,还是因为铲除心头大患,他们心中释然,从而留下石刻纪念?

    王煊冷笑,用手轻轻一拂,青石四分五裂,而后爆成一地碎块。

    “六名采药级高手,有的人甚至随时能破关,晋升入更高的境界中。”王煊思忖,不敢大意。

    哪怕他实力激增,但他也没有丝毫的冲动,他确实要去杀敌,但是绝不会再让自己陷入险境中。

    王煊没有立刻动身,十分冷静,他想更进一步完善自己杀敌的手段。

    毕竟,还有强大的执法者,这些都是变数。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短剑,这是飞剑吗?一点也不像,但他想尝试下,能否当飞剑用。

    他在新月上得到元炉锻神这部秘法时,也得到一篇剑经,是秦家从旧土蜀山挖出来的。

    哧!

    一道刺目的剑光飞起,短剑如虹,刹那斩了出去,将前方一株大树削断。

    所谓驾驭飞剑,主要就是依靠强大的精神力量控物而已。

    剑经不过数百字,并不难懂,王煊精神力异变后,控物很轻松,但他确信这不是飞剑,没有“飞剑符文”激活出来。

    可他精神力超常,现在即便生猛地控制一杆长矛去杀敌都没什么问题。

    体悟剑经后,他又琢磨第二幅真形图对应的经文,也有锻炼精神的秘法,更有控物的手段。

    虽然没有提御剑术,但是,完全可以拿来直接用以驾驭飞剑。

    王煊在林中反复演练,控物愈发的熟练,短剑化成一道匹练在林地中不断穿梭,无坚不摧。

    他上路了,朝着地仙城进发。

    刚走出去数里地,他就看到一位超凡者,王煊从林中转出,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近前。

    “你真的……没死?!”这名超凡者震惊了,异星人分明被逼入超凡蜂巢,这都能活下来?

    他的话语有问题,有人似乎提前判断出王煊没死!

    他转身就逃,根本没有斗志,因为这个人连命土层次的人都杀过。

    王煊一跃而起,瞬间到了他的身后,一把将他拎住了。对方同样在燃灯境界,但是与他相比差远了。

    “他们人呢?”王煊逼问。

    “就出不远处!”这个人倒也痛快,什么都招了,他们确实撤走了蜂巢外的人,那是故作假象,等他出现。

    虽然部分人的确离开了,但还有小半人马就在附近。

    王煊咔吧一声扭断他的脖子,扔进荆棘从中,他无声无息朝着前方的山林走去,准备大开杀戒。

    他站在丛林中,果然看到了一些人,分布在不同的地带,有采药境界的高手,这是他要重点针对的目标!

    他无声的出没,仔细的观察,确定这里有两名采药级强者,其余之人联合起来的话威胁也不小。

    其中就有那名用飞剑险些将他立劈掉的中年男子,王煊很想第一个干掉他。

    不过,他呆在一片开阔地,并且周围还有几名超凡者,很难第一时间将他袭杀掉,容易打草惊蛇。

    他盯上了另外一位采药级高手,无声的潜行了过去,封住全身毛孔,不外泄一点能量气息。

    这个人也很厉害,曾释放雷电,在蜂巢那里劈在他的后背上,险些让他脊背炸开,血肉都脱落了一些。

    “从你开始!”王煊务求迅速绝杀,不能拖泥带水的缠斗。

    这名采药级的高手,对争夺玉符没什么兴趣,他主要是为了保护袁坤,现在被派来守在这里,倍感无聊。

    但他确实没有大意,想到那个异星人,他便心头一沉,挨了他雷霆一击,轰在身体上,居然都没有炸开,这是什么怪物?

    正常来说,采药境界的高手俯视燃灯领域的后来者,可以轻易的抹杀!

    “希望他死去了,真要从蜂巢中活着出来,那必须得全力剿灭,不能让他再突破了。”他自语。

    这种人感知非常敏锐,哪怕王煊封闭毛孔,让精神寂静如古井,他还是提前有所觉,毛骨悚然。

    他霍的回头,并且第一时间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哧!

    一道匹练飞来,快的像是云层中的闪电!采药级高手即便张嘴吐出一道雷光,也仅是打偏了那道匹练。

    短剑噗的一声从他的耳侧擦了过去,将他一只耳朵斩掉了。剑光原本是对着他的后脑而来,准备绝杀。

    结果他发觉了,反应迅速,转身应对,避开死劫。身为采药层次的大高手被人偷袭,失去一只耳朵,让他震怒,倍感羞辱。

    王煊在祭出短剑时,整个人就扑杀了过去,全力以赴,动用各种杀手锏。

    他的眉心前,一片璀璨,像是一团神火在跳动,那是他的精神秘力在交织,而后各种奇景浮现,与精神凝结在一起。

    轰!

    一片蓝色的湖泊覆盖下去,刹那间化成瀚海,惊涛拍岸,乱石穿天,这是精神层次的恐怖袭杀。

    这位采药级的高手道行高深,被短暂震慑,他的精神剧烈颤抖,他努力挣脱奇景——瀚海,想要反击。

    然而,瀚海上,一座悬空的岛屿陡然坠落,向他轰去,依旧是王煊从第一层精神世界捕捉的精神景物,与自身的精神秘力结合,极其恐怖。

    采药级高手闷哼出声,他的精神被砸的崩碎了一块。

    仙山飘渺,出现在瀚海中,更为宏大,像是不周山倾塌了,镇压在采药级高手的精神领域中。

    这一次后果更为严重,他的精神领域出现裂痕,崩碎了一块,简直要被全面压塌了。

    可怕的是,奇景不绝,这不是结束,后面有一片岩浆奇景出现,火山口中有红日坠落,出现在采药高手的精神领域中。

    “啊……”他痛苦无比,堂堂采药层次的大高手,被人削掉了耳朵,还在精神领域被压制,他居然落在下风,不支了。

    轰!

    那片岩浆奇景与瀚海相遇,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一轮红日从火山口飞出,撞击采药级高手的精神核心。

    大日横空,照耀无比盛烈的光芒,这种奇景凝结着王煊的精神秘力,更有第一层精神世界的力量。

    在精神领域中,一声轻响传来,采药级高手的精神核心被撕裂了,被大日照耀的哧哧冒起白烟,那是精神物质在被焚烧,在被消融。

    “啊……”他嘶吼,精神领域崩塌了一大片。

    而这个时候,王煊的真身则杀到了他的眼前,动用第一幅真形图,拳头发光,轰向他的头颅。

    采药层次的高手真的很强,即便精神领域崩塌,那如灯的精神火光暗淡下去,他的本能反应依旧十分可怕,猛烈的反击,双手挥动,向着王煊击去。

    像是古天庭沉闷的大鼓擂响了,两人拳掌交击,咚咚有声,激烈碰撞,雷霆绽放,景象惊人。

    采药级高手残余的精神激荡,他简直难以想象,一个燃灯层次的年轻人连肉身都能压制他一些。

    然而,王煊却不满意,各种手段尽出,都没有能快速解决这个人。

    刹那间,各种奇景一起转动,凝聚向他的拳头,有山影浮现,有火山喷涌,有大日横空,缭绕在拳印前。

    轰!

    王煊轰了出去,接连四拳,用尽了力量,先是打的对方手臂折断,鲜血淋淋,而后更是打穿了他的胸膛,最后一拳击穿他的额头!

    王煊捡起短剑快速后退,采药级高手浑身都是裂痕,而后噗的一声炸开了。

    他没入密林中,将听闻到动静极速赶来的两位命土层次的高手枭首,两具无头的尸体倒在地上!

    既然决定大开杀戒,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到了现在,隐藏不住了,他不断下狠手,在林中出没,噗的一声,他将一位燃灯层次的超凡者他斜肩斩断。

    “啊……”三位迷雾层次的超凡者惨叫,被他以手掌拍击的爆开,满地都是血与碎骨块。

    “是你,真是找死啊,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另一位采药级大高手冲来,他有强大的心理优势,两三天前,还差点将王煊给立劈掉。

    他还不知道,王煊已经杀了一位采药级的高手。

    王煊脸色冷漠,向他那边冲去,沿途出手无情,连杀八位超凡者,迷雾与燃灯层次的人对他来说根本不够看,留下一地尸体。

    “异域的土人!”这位强者怒了,当着他的面连杀他的人,他化成一道流光,祭出那口断裂过的残破飞剑。

    王煊挥动短剑,直接就劈斩。

    采药级强者面皮抽动,快速收回残破飞剑,他的薄如蝉翼的顶级飞剑本就是被王煊手中的利刃削断的。

    他凭着肉身杀了过去,不再催动飞剑,带动着惊人的能量波动,周围都是烟霞,他大袖挥动间,风雷震耳欲聋。

    王煊抖手,猛然将短剑甩了出去,化成一道流光刺向他的眉心,采药级高手刹那避开,短剑坠落在远处的地面上。

    一刹那,采药级高手心头火热,他舍弃王煊,去追那柄落地的短剑。

    尽管短剑一看就不是飞剑,异常沉重,但必然是神兵利刃,是难得的的异宝,他想夺走。

    王煊的精神秘力沸腾,数种奇景一起呈现,以精神领域压制他,这名采药级强者比刚才那人更强,一身修为极其恐怖。

    他挡住了王煊的精神攻击,虽然不断受到冲击,但精神领域并未崩溃。

    他被拖住了,这时,地面上那柄短剑漂浮了起来,王煊动用奇景震慑他,倚仗自己异变的强大精神力,分出一股去控物,催动短剑。

    并且,分出的这股强大的精神力,也带着一幅奇景,火山喷涌,孕育红色大日,与短剑交融在一起。

    精神沟通第一层精神世界的一角,捕获奇景,与短剑凝结在一起,效果好的惊人!

    匹练横空,璀璨夺目,宛若一柄飞剑带动着一片小世界越过虚空,速度太快了!

    岩浆地沸腾,红日与飞剑相合在一起,极速杀来,噗的一声,将采药级高手腰斩,他的身体断为两截!

    “啊……”他惨叫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飞剑下!

    他练了一辈子的飞剑,道行高深,是此中的大行家,他最后居然是这种死法。

    很快他想到那根本不是飞剑,都没有飞剑符文,对方这是简单粗暴的控物,活活用蛮力劈断了他的身体。

    “奇景!”他虚弱的低语,他知道,最为关键的是对方沟通了第一层精神世界的一角,与飞剑相合,威能奇大无匹。

    王煊大口喘息,从福地碎片中向外倒地仙泉,大口喝下去,当中混有超凡蜂王浆,大补效果惊人。

    即便他精神力强大,这样分化出去一股对敌,还是感觉精神很疲累,不过总算达到了目的。

    “你……”这个采药级大高手实力真的很强,初时都挡住了王煊的奇景,如果正常厮杀,王煊想击毙他的话,自身多半也要染血。

    噗的一声,王煊手持短剑走过去,直接砍掉了他的头颅。

    不远处,那些超凡者看傻了眼睛,数日前,还在被他们追杀的异域男子,现在能杀他们的顶尖强者了。

    这些人亡命飞逃,在王煊全力以赴的追杀下,还是有九人又留下了性命,其余五名超凡者侥幸遁走。

    “啊!啊!”天空中,一头乌鸦长鸣,非常的刺耳,并且持续的大叫,飞向远方的山林中。

    “这是发现了我,去给它的老祖宗,也就是那位乌鸦执法者报信吗?我等你们过来送死!”王煊寒声道。

    他将一些尸体扔进草丛中,尤其是两名采药级高手更得隐藏起来,避免将那头老乌鸦惊吓到逃走。

    不久后,老乌鸦来了,身为执法者之一,它实力很强,在采药中期。在得到河洛星人给它的妖魔修行法门后,它的屁股彻底歪了。

    得到禀报后,它第一时间振翅飞来,只为有所表示,表明给它妖魔修行法门,物有所值。

    在它看来,一个迷雾层次的人类,即便天赋异禀,实力极强,又能如何?面对采药级高手还不是如丧家之犬般逃亡,数次险些死掉,只是因为意外才逃过劫难,侥幸活着。

    现在,它准备出手了。在它的身后,跟着黑压压一大片乌鸦,只为帮它寻找那个人。

    终于,它发现了那个人类,直接就俯冲了下去,要扑杀那个男子。

    “来了,老鸦!”王煊冷淡地开口。

    “异域魔人,你违背密地规则,剔除你竞逐造化的资格,并对你杀无赦!”

    乌鸦森然开口,先表明了执法者的资格,然后扑杀。

    王煊懒得与它理论,暴起发难,周身秘力沸腾,他手持短剑直接跃起,奇景全部浮现,凝聚向他的那只手与短剑!

    噗!

    在最为猛烈的碰撞中,王煊竭尽所能,拼尽所有力量,就是为了绝杀它,怕它展动羽翼逃走,鲜血喷涌,一颗硕大的乌鸦头颅坠落在地上!

    老乌鸦是一头修行百年以上的怪物,是新晋的执法者,死不瞑目。它残存的精神发出最后的嘶吼,它居然被那个人类以璀璨剑光枭首!

    小雨淅沥沥,云层翻涌,再次遮住了刚出现的太阳,天地间昏暗了下来,并且雨越下越大了。

    “好天气啊!”王煊大步向着地仙城方向走去,清算拉开了大幕,除却采药级强者,那几名所谓的天才都是他猎杀的目标,一个都别想活。

    中长章吧,不说大长章了。月初求下保底月票,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