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九十六章?狩猎超凡
    黑云压落,山地中树木狼林,雨水打在叶片上啪啪响声很大,溅起大面积如薄烟般的水雾。

    王煊终于穿上了衣服,不再赤条条,现在他又像是欧拉星人了,对这种服饰看的较为顺眼。

    不过,他也将羽化与河洛星的战衣装进了包裹中,关键时刻有用。

    他收获最大的还是玉符,一堆入账,估计又要超过老钟了。

    王煊头部戴着镂空的护具,身上穿着黑金色泽的软甲,融入昏暗的雨幕中,现在这种漆黑的天色,最适合猎杀!

    沿途,他觉察到两位超凡者躲在石林中,瞒不过他超常的感知,他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你……”其中一人霍的转身,寒毛倒竖,他吓了一大跳,看着雨幕中沉默无声的年轻男子,他惊悚地倒退。

    另一人转身就要逃,结果一道匹练飞了出去,璀璨光束划破幽暗的山林,将他的头颅斩落在地上。

    王煊的精神秘力交织出斑斓光彩,短剑飞回他的手中,这已经成为他独特的飞剑。

    虽然剑体上面没有铭刻复杂的飞剑符文,但对他来说照样能用,无坚不摧。

    “别害怕。”王煊低声安慰。

    看着滚落到脚下的超凡者的头颅,这能让人不害怕吗?人头落地时,血液都在溅在了他的脸上。

    “三颗超凡星球来了多少超凡者,有几名执法者站在你们这一边?”王煊耐心的询问。

    这名超凡者身体僵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看着雨幕中那张年轻的面庞,他十分害怕,最终全都痛快的回答了。

    突然,一片光芒如孔雀开屏,在雨幕中绽放,刺目之极,向着王煊激射而去,那是密密麻麻的钢针。

    虽然很细,但是都铭刻着符文,以秘铜、钢母等混铸而成,可破超凡者的强大肉身。

    这名看着温顺、有问必答、很是惶恐的超凡者,突然发难,想绝地反杀,干掉王煊。

    然而,他失望了,恐惧了,在王煊的体外出现一些模糊的景物,抵住所有钢针,缓缓转动间,超凡杀器化成铁屑,簌簌坠落在地。

    王煊特异留下一根,向自己手掌上戳去,结果钢针弯曲了,折断了,无法刺透他那超越金身的肉体。

    他反手一巴掌,将这个面色煞白的超凡者打的飞了出去,在六米外的半空中砰的一声解体,血与雨水混在一起落在地上。

    王煊朝着十里外的一片山岭走去,从刚才这个人的口中得悉,那里栖居着一头修行超过一百五十年的猫头鹰,是一名强大的执法者。

    林地中,他脚步有力,节奏很稳,每一次迈步都是固定的数十米远。

    他攀上一座石峰,发现找错了地方,猫头鹰的巢穴不在这里,应该在对面那座石崖上。

    他看了看距离,两峰并立,相邻着,他朝后退去,而后加速助跑,直接腾空跃了出去。

    两峰间距超过一百米,他横渡雨雾,穿过长空,砰的一声,落在对面的上头上。

    山崖上一个巨大的洞穴中,倏地亮起一对灯笼大的碧绿眼睛,这头老猫头鹰警惕性很高,觉察到了不妥。

    但已经晚了,王煊从山头上抓着一条藤蔓,在瓢泼大雨中,滑落下来,踏足在这处宽大而干燥的洞窟中。

    “年轻人你怎么来我这里了,是否有什么不公平的事要向我申诉?我是执法者,说吧,为你做主。”

    老猫头鹰浑身羽毛几乎立起来了,它活了那么久的岁月,自然早已通灵,在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上感受到了非常危险的气息。

    “我少年时候掏过麻雀窝,也曾将坠落在地上的小燕子送回屋檐下的燕巢中,但还从来没有掏过这么大的猫头鹰窝。”王煊开口。

    “年轻人你在说什么?我是执法者,维护密地秩序的公平公正,你怎能这样对我不敬?”猫头鹰冷声道。

    “你入戏太深了,你是什么货色,自己不清楚吗?载着那些超凡者追杀我,帮他们寻找我的踪迹,现在也好意思提维护密地秩序?”

    王煊向前走去,提着短剑,打量着那头十几米长的猫头鹰,一张猫脸竟很威严,凹陷的双眼碧绿如鬼火,粗大的爪子探出了一些,刺入岩石地面内。

    它冷幽幽地开口:“异星人,我不过适逢其会,收了一些好处,帮了他们一些小忙而已,咱们就此揭过如何?我不再参与你们的事。”

    王煊没搭理它,打量这座超凡洞窟,结果什么奇草、灵药都没有,只有一些吃剩下的怪物血肉。

    放过这头猫头鹰?怎么可能!他转身离去后,它必然就会立刻联系其他的执法者一起围猎他。

    “上路吧!”王煊向前走去,也算是为密地除害了,铲除执法者中的毒瘤。

    “区区一个燃灯层次的人类,也敢对我大模大样!”翻脸后的猫头鹰,眼神阴鸷,大爪子像是闪电般向前抓去,速度太快了,能量沸腾,虚空传出大爆炸声,白茫茫一片。

    锵锵锵!

    火星四溅,当猫头鹰收回自己的那只脚爪时,发现光秃秃了,利爪一个都没有了,被剪了“指甲”!

    不仅如此,它脚爪肉垫区域开始窜血,接着它那条腿上的血肉开始脱落。

    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条腿断落下去一小段,脚爪没了,血淋淋,它成了金鸡独立的状态。

    老猫头鹰在采药层次初期,远没有王煊杀的前几位采药级大高手强,它浑身发光,电芒交织,羽毛更是铿锵作响,如同刀刃般立了起来,雪亮光束绽放。

    它像是一个身躯插满长刀的怪物,缭绕着雷霆光束,向王煊扑去。

    但这是徒劳的,王煊施展第二幅真形图,以催动精神秘力为主,配着一幅奇景,在他身前火山成片,岩浆沸腾,最为关键的是一轮红色的大日坠落,砸向火山口。

    轰!

    猫头鹰被奇景覆盖了,击中了,凄烈的惨叫,眉心那里被打出一个可怕的血洞,冒出一缕缕白烟,那轮红日击穿了它的头颅,焚毁了它精神领域中的物质。

    噗!

    王煊挥剑,雪亮的剑光划过,割下了它硕大的头颅。

    他转身,没入雨幕中。

    乌鸦长鸣,飞入地仙城,叫声刺耳,惊扰了很多修行者。城中不仅有超凡者,也有追随长辈来见世面的凡人宗师等。

    “出什么事了?”有人望着雨幕。

    “发现异星的土人,能从蜂巢中活着出来,真是不简单!”有人低语。

    “乌鸦族的执法者亲自去追杀了,看来那个异星人好运到头了,他不该露头,现在难逃杀劫!”

    老乌鸦在去追杀王煊前,曾派出后裔来地仙城送信,让他们准备接收人头,所以现在引发轻微的骚动。

    “他虽然活着出来了,但马上又要死了。走,我们去看一看。”河洛星的天才袁坤喊道,两米高的身体带着野性气息,他刚养好伤,带上一批超凡者动身了。

    欧云招呼他的妹妹,道:“那个异星人身上有古怪,肉身强的离谱,能硬抗采药级强者的数次攻击,他的修行路数非常不简单,我们去看看能不能有所获,得到异域的绝世秘籍。”

    另一片建筑物中,姜轩也在开口,道:“穆雪,他又出现了,那柄短剑或许来历惊人,说不定就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异宝,我们争取拿到手中。”

    ……

    地仙城三群人马先后出城,彼此避开,朝着山林中冲去。他们之间在防备,本就是竞争关系,近两日就厮杀过数次了,死了一些人。

    也只有在对付异星人时,他们才会短暂合作,怕异星还有后续的大队人马降临。

    他们刚出城,又有乌鸦进城了,猛烈拍打着翅膀,寻找羽化、欧拉、河洛星的人,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

    它是从老乌鸦惨死的现场飞回来的报信者,肝胆欲裂,想要禀告详情,去为它们的老祖报仇。

    “什么,老乌鸦死了,被那个年轻人格杀!?”地仙城一部分人震撼,心神都在颤,这怎么可能?

    “死了,老祖死了,很惨啊,头颅都被人割了下来,鲜血染红地面。那个人还嫌弃,说乌鸦吃腐肉,肉质是酸的,脏且没法吃。”报信的乌鸦惊吓过度,语无伦次。

    城中的高手捕捉了它的精神思感,看到了那些画面,全都倒吸冷气。

    “快去支援,虽然有采药级高手出城了,但是,如果大意被偷袭的话,估计会很惨!”地仙城中的人急了。

    他们开始求援,要找更多的帮手出城,一同猎杀那个异星魔人。

    喀嚓!

    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雨幕,照亮漆黑的山林。人影绰绰,河洛星的超凡者奔行很快,想抢先赶到现场,取了那个异星人的短剑以及可能存在的传承等。

    袁坤脸上带着冷意,眼神略带绿光,他自身对短剑无所谓,他只是单纯的想看到那个土人死掉。

    早先,他被打的大口咳血,骨头断裂多根,他所练的“不朽之身”差点被废掉,让他衰弱了两天,不时咳血。

    王煊走在山林中,感受到了远处成片的强大血气,也捕捉到了超凡能量在动荡,有一群超凡者在极速赶路。

    他脸色冷漠,自然猜到了,地仙城中的人得到了消息,冒雨赶来,这是想猎杀他,还是送死?

    他无声的逼近,在暗中观察,一眼就看到了袁坤,还有他身边的一位采药级的大高手。

    其他人……暂时被他无视了,迷雾、燃灯境界的人对造成不了威胁,命土层次的人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看着这群人的路线,分明是向老乌鸦被杀的地方赶去。

    面对一群超凡者,王煊准备雷霆般出击,先猎杀最强者,然后再逐一去收割那些敌人的性命。

    王煊快速换上了河洛星的战衣,而后借助暴雨前行,再加上这里人很多,他跟了过去,混入分散的超凡者间,初时竟无人发觉!

    因为,这些超凡者彼此间不熟,来自河洛星各地。

    王煊无声的朝着袁坤还有那名采药级的大高手接近,但很自然,没有突兀的闯过去。

    黑暗的山林,瓢泼大雨倾泻,王煊摸到了袁坤与那名采药级高手的近前。

    他没有再等下去,暴起发难,手中雪亮的剑光简直比天上的闪电还刺目,还要恐怖,斜劈而下。

    噗!

    血光溅起,变故太惊人,太突然了,谁都没有想到会有敌人在身边,分明都是穿着同样战衣的自己人才对。

    那名采药级高手的一条手臂断落了下去,发出愤怒的吼声,面孔都疼痛的扭曲了。

    这是一位采药巅峰的强者,能突破进更高的领域中,精神感知惊人,斜斩向他脖子的必杀一剑都让他躲开了要害,最终右臂断落,已经算是反应神速。

    “是你,异星魔人,啊啊啊……”他怒吼,浑身发光,光焰沸腾,将天空中的雨幕都蒸干了,仅存的那只手轰向王煊。

    旁边,袁坤满脸都是血,那是被采药级高手溅上的,尽管雨水很快被冲洗掉了。但他心中的血色,还有那个如同神魔般的身影,却无法磨灭,钉在了他的心头。

    他心中悸动,他的身体在颤抖,他恐惧了,害怕了!

    怎么能如此?几日未见,这个异星人能袭杀采药级的高手了,让他胆寒,惶恐了,大叫了一声,快速倒退。

    光焰沸腾,烧干了附近的大雨,更是让地面通红,岩浆流淌,那个采药级高手愤怒,全力对王煊出手。

    王煊面色冷漠,自从斩掉对方一条手臂后,他就知道,战斗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这个人曾在蜂巢那里烧的他后背焦黑,给予了他重创,现在他反杀回来了!

    哧!

    王煊没有靠近,避开岩浆地,数种奇景一起出现,与飞剑结合在一起,像是一口仙剑,带着星火,带着几片小世界,横掠长空!

    噗!

    精神奇景压制,飞剑为锋,在这名失去右臂、被重创的采药级高手身上带起一大片血。

    “杀!”这名采药级高手摇晃着身体,向前再次杀来。

    这一刻,剑气冲上了夜空,撕开了雨幕,照亮了黑暗。

    远方,很多人都看到了那如同闪电般的剑芒,在那里激烈纠缠,绞碎了山林,剑光如龙,如星火,绚烂慑人。

    噗!

    最终,这名采药级大高手被飞剑掠过时,斩首!他死不瞑目,无头尸体栽倒在地上,头颅飞出去七八米远,坠落水洼中。

    逃出很远的袁坤脸色煞白,一语不发,一头就向密林中扎进去了,他头也不回,只想着逃回地仙城,再也不想面对那个可怕的男子。

    然而,他才逃出去一段距离,一眼就看到挡在前方的那道身影,在暴雨中,在闪电下,那个年轻男子如同神魔般慑人,眼神冷漠,正挥动手中的短剑斩了过来。

    “不!”他大吼,竭尽所能的躲避,反抗这死亡一击。

    噗!

    他的头颅还是飞了出去,他带着恐惧还有不甘,结束了这一生,尸体倒在泥水中。

    王煊转身,像是一道幽灵,无声的在这片山林中出没,剑光不时的绽放。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他杀了大部分人,仅有少数几人借着雨幕逃走了。

    王煊搜刮玉符后,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大步走去,准备猎杀另一股正在接近的人马!

    感谢:紫悦v,谢谢发白银列车支持!

    感谢:叁生缘纵猎者、叁生缘猫猫、朵儿猫猫、属于非、YUA酱,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