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九十八章?躺赢
    雨夜,电闪雷鸣,两人的身后留下一地的尸体,他们迎着大雨向地仙城走去。

    “都解决了吗?”老陈问道,现在他提着长矛,依旧杀气腾腾。

    “主要的人都杀了,几个天才,六大采药级高手,一个都没落下。”王煊回应道。

    在黑夜下,在狂风暴雨中,偶有闪电划过,两人步履坚定,露出冷冽与坚毅之色。

    虽然还有执法者没有清算,但王煊已经杀了两个,不想再继续闹大,避免将密地的怪物激起凶性,联合起来。

    “老陈,杀了采药层次的大高手,感觉如何?”王煊笑着问道。

    老陈淡定的回应,底气十足,道:“还行,但我觉得,他们不是多么强,我怀疑他们究竟是否采集到了大药?与古代神话传说中的记载有很大区别。”

    王煊摇头,神话中的人再怎么说都是史上留名的人,与现世正常的修行者相比,那有些欺负人。

    他听出味道来了,老陈这是要与神话传说中的人比肩!

    “老陈,咱们切磋下,彼此促进,共同成长。”王煊开口,他觉得老陈有点浮躁了,需要让他稳重一些。

    老陈瞥了他一眼,道:“我是那么不讲究的人吗?你都厮杀数场了,精疲力竭,我不与你动手。”

    “我精气神充沛,哪里会疲累。来吧老陈,让我看看你这个教祖实力到底多强。”

    “我比你高一个境界,做不出那种恃强凌弱的事!”老陈不再自称教祖。

    “我喜欢跨阶战斗!”王煊走了过去。

    “我不和自己人动手!”老陈拒绝。

    最终两人也没有打起来,老陈死活不同意切磋。

    “我要留着体力找老钟算账!”然后老陈就不搭理他了。

    这个夜晚,注定要震动地仙城!

    先后有四股人马出城,都是由采药境界的大高手带队,结果都被灭了,数十位超凡者死去,只有个别人逃了回来。

    在暴雨中,两人大步踏足城内,雨点砸在地上,溅起大片的水雾,街道没有人声,只有雨幕。

    不是人们睡了,而是地仙城的超凡者全都惊悚了,不敢露面。

    根据逃回来的人讲,那两人连杀六位采药级超凡者,如果再加上乌鸦、猫头鹰两名执法者,那就是八大采药级强者被生生击毙,而他们只有两个人。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一个在燃灯境界,一个在命土境界,这样的战绩何等的灿烂而又可怕。

    三颗超凡星球来了很多人,死的都是与那几个天才有关的人,现在王煊与老陈两人的战绩足以震慑所有人。

    “大半夜的,就不去找老钟了,让他睡个安稳觉吧。”老陈擦拭长矛,进入一片建筑群,准备找地方休息。

    “你是想让消息发酵下,让老钟一整夜睡不好吧?”王煊瞥了他一眼,他才不相信老陈那么好心。

    老陈忽然道:“等下,让我想想,咱们夺了那么多的玉符,今夜大开杀戒,重创了三颗超凡星球的高手,老钟是不是跟着躺赢了?以他收集的玉符数量来看,现在估计能稳居第三。毕竟几个玉符大户,那几个天才都被我们杀干净了,还有那六大采药级高手……老钟的排名直接飙升!”

    说到后来,老陈气不打一处来。

    事实上,王煊也想去捶老钟了。

    “我在想,要不将老钟留在密地算了,不然以这老家伙的心性,一回到新星保不准就忌惮我们,万一对我们下黑手怎么办?”老陈琢磨着说道。

    王煊也在思考,回到新星后,战舰横空,别说是现在的他,就是地仙都会被轰炸开来。

    当然,没有地仙会站在那里,等着战舰轰自己。

    王煊思忖,如果居住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中,尤其是和超级财阀呆在一个地方,那估计他们不敢乱来。

    不过,老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得先摸透了,如果真的心黑手辣,那干脆将他放养在密地当野人算了!

    一夜大战,来回狂奔上百里,两人也需要休息,各自倒头就睡。

    清晨雨小了,东边甚至出现了朝霞,又变成了太阳雨。

    老陈走出去,顿时惊的一些人倒退,他在街道上拎住一人,将他拽进建筑物中,询问老钟的情况。

    “老钟现在什么状况,是不是被执法者审问呢?”

    被揪住衣领的人脸色发白,还以为老陈要违规在城中和他动手,身体都有些发抖,好长时间才缓过神来。

    “那老头很邪性,上次罪恶滔滔,借银蜂害死那么多人,所有人都恨死他了。”

    “外面都在传,四位执法者看他不顺眼,连日来都在审讯他,其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老钟逃回来后,自己主动喊了四位执法者,与他们详聊。

    他与四位执法者谈的分外投机,每天都传他们一些妖魔的经文,与他们关系密切。

    “这老头很怕死,担心有人要复仇去刺杀他,居然拉拢执法者,每天都窝在一起研究妖魔经文,等于变相将他自己保护起来了。”

    据说,几位执法者都很重视他,心存感激,特意去向妖猴族讨来果酒,时常与老钟推杯换盏。

    老陈一听,顿时要炸,他与王煊拼死拼活才重新进入地仙城,差点就死在外面。

    结果,老钟这么悠闲,不仅没被审讯,还喝着小酒,被四大执法者保护起来,这日子太舒服了。

    所以,他们更想捶老钟了!

    王煊与老陈一起去找老钟,结果又出乎他们的预料,三天前,老钟就沉眠了,很安详,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似的。

    地仙城,到处都是残破的建筑物,都是古代地仙居留过的遗址。

    老钟躺在一座还算完好的殿宇中,他身上有一层角质物,像是鳞片,又像是一层不规则的茧,将真身包裹在当中,生机内敛,心跳接近停止。

    “老钟死了?”老陈眸子开阖间,神芒绽放,盯着那角质层,想看个透彻。

    “别乱说,他不过是假死状态罢了,如果能突破,将脱胎换骨。”一头狸猫开口,老虎那么大,满身斑纹,赫然在采药巅峰层次,守着老钟,保护他的安全。

    王煊与老陈咋舌,老钟真有能耐,让执法者为他护法,也没谁了。

    不管有多想捶老钟,但他们两人不得不叹,老钟手段了得,一般人比不了。

    “老钟什么时候能醒来?”老陈问道。

    “我太爷爷说,他大概要沉眠三年左右,如果成功,就能活过来。”钟诚走了过来,告知情况。

    老钟最近练了金蝉功,败则死,成则新生,拥有年轻的根骨,与所有年轻人重新站到一条起跑线上。

    并且,他的实力也必然因此而暴涨。

    “金蝉功,这是佛门祖庭的绝学,老钟这是要佛道双修啊。”老陈动容。

    王煊也思忖,老钟还真会沉眠,这是故意躲老陈吧?

    不过,算一算时间也不对,三天前老钟肯定不知道他们两人突破,在昨夜大开杀戒,甚至老钟都不知道王煊踏足超凡领域了。

    老陈窝了一肚子火,没有发泄出去,最后他摆手道:“你们都出去,我自己陪陪老钟,万一他发生不测呢,我现在也算是多看他几眼吧。”

    狸猫眼中金光闪烁,但看到王煊与老陈一起看向它,最终它点了点头,退了出去,它已经知道这两人的战绩,颇为忌惮!

    老陈摸了摸老钟的头,结果那像是角质层的皮,居然有黏液,粘了他一手,这让老陈膈应的受不了,很像给他一巴掌。

    他留下来,就是想给老钟来几下的,不然觉得心中的恶气出不去。

    老陈连着比划了几下,反正老钟沉眠呢,打了也是白打,不教育下老钟,不然他觉得太窝心了。

    “陈前辈,我太爷爷给你留了东西。”钟晴双腿修长,身段高挑,长发光滑柔顺,双眼清澈有神。

    她适时出现,阻断了老陈“行凶”,递过来一张兽皮,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丈六金身密解,还有数百字的释迦真经残篇?”老陈动容。

    “我太爷爷说了,当时有人想杀他,在那种境地下,他别无选择,只能坑杀了那群人。但他估计连累你了,所以给予这些经文补偿。”钟晴说道,素面朝天,美丽的纯净。

    王煊也走了进来,看了兽皮上的文字后,心中震动,丈六金身密解,提到了这种法的一些关键诀窍,极其重要。

    当然,更为惊人的还是释迦真经,那可是佛教的镇教法门之一。可惜,只是残篇,老钟这是故意的吧?

    “我太爷爷还给你留了一份信。”小钟又递上一张兽皮。

    在兽皮上,老陈亲切的喊老陈为小陈,并以师伯自居,让老陈这叫一个腻歪,也就这死老头子敢占他便宜了。

    “小陈,我与你师傅是八拜之交,关于三十年前的神秘接触事件,我也很心痛,他那样莫名失踪,我很伤感,其实我一直在追查,有了重要发现!”

    老钟提及,他将一份重要线索放在了他的书房中,夹在书架的《吕祖剑解》内。

    “我太爷爷说,他心中还有一个惊人的猜测,但因为没有证据,短期内无法证实,所以就不想多说了,怕误导你,引发莫测的危险,等他苏醒后会与你详谈。”

    “小钟,你这是被你太爷爷影响了,学坏了,不能效仿他啊,什么都留一手,这样不好。”老陈说道。

    尽管他喊小钟很正常,但是钟晴听在耳畔,还是嘴角微撇,心中很是不满。

    老陈摸了摸老钟的头与脸,赶紧又去擦手上的黏液,他克制住了,没有翻手拍几巴掌。老钟这是洞悉了他的心魔,他这辈子就是想解析神秘接触事件,将他师傅救回来。

    昔日,如果不是他的师傅用力将他推出,老陈也被那片光吞没了。

    钟诚看着王煊很亲热,道:“小王,外面太危险了,没事儿别乱跑。”

    他没有形成精神领域,听不懂外面那些人的话语,到现在都不知道王煊昨夜杀疯了。

    钟晴很敏锐,尽管听不懂三颗超凡星球的人的对话,但她悄然观察,产生各种怀疑与猜想。

    “当!”

    地仙城中,悠扬的钟声响起,相当的恐怖,直接震的天空中剩余的乌云都炸开了,快速消散。

    久违的阳光洒落,整个地仙城都沐浴在灿烂的朝霞中,格外的神圣与祥和。

    “地仙城的残钟敲响了。”有执法者抬头。

    地仙城中心,有一座陈旧而巨大的祭坛,缓慢腾起淡淡的光幕,内部出现一片模糊而宏大的世界。

    白孔雀飞来了,声音传遍全城,道:“超凡之战剩最后三天,机缘造化尽在大幕间,如果足够惊艳,或可见到列仙。”

    “我……”王煊头皮发麻,这就是所谓的大机缘?他忽然觉得,地仙城有些恐怖!

    “我太爷爷说了,如果有造化机缘等,将他抬过去就是了。”钟诚向往,隔着很远,眺望那层大幕。

    王煊无言,替老钟心慌。

    超凡能量退潮,万法皆朽,列仙洞府自虚空中坠落,老钟可是没少挖他们的根,这要是被抬过去,万一被列仙发觉端倪,老钟真要升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