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王炸
    王煊感叹,老钟真是个厉害人物,在现世各种折腾也就罢了,连列仙的根子都给挖断了,也没谁了。

    真要是让列仙知道他的所为,活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王煊琢磨,回头找钟诚好好聊聊,看一看老钟家是不是真有一些列仙骨,这些东西都是“核弹”,但也藏着无限蓬勃的生命之能,或许能加以利用。

    他还真有点期待了,如果老钟将红衣女妖仙坠落在现世的洞府也挖开过,那就美妙了,他绝对要将女妖仙的仙骨交换到手中!

    地仙城的大幕后方一片朦胧,山河壮丽,神禽飞舞,瑞兽奔跑,祥和而宁静,有浓郁的仙家气韵。

    地仙城中人们震撼,传出成片的惊呼声,那就是仙界吗?让人激动到发抖,无比的向往。

    王煊与老陈彼此相视,默不作声,这些人哪里知道,里面的列仙其实想出来!

    地仙城中心的地带的祭坛,大幕渐渐模糊下去,并未持久的停驻,三天后将再现,现在不过是激发了所有人的心气。

    “我的玉符不够多,还应该去竞争,再收集一些!”

    “各位谁愿意出售玉符,我愿意花高价购买!”

    ……

    一时间,地仙城中许多超凡者心动,都在想办法。

    只有王煊心中没底,他的玉符足够多,稳居第一,然而,他却不敢面对列仙,对他来说太危险了。

    一个红衣女妖仙已经够可怕了,再出现几个真仙看透他的虚实,得知他早已开启了内景地,那绝对会要命。

    他已明悟,他在凡人阶段开启的内景地太特殊了,在古代都没有几人能做到。

    他可不想让自己成为列仙回归的通道!

    老陈也心中打鼓,然后,他直接去找白孔雀了,问它可见到哪些真仙?

    “较为有名的列仙,或许能出现一两尊。”白孔雀回应道。

    王煊心头一动,张道陵会不会出来,算了,老张如果去了大幕后面,现在也是大坑,不见为妙!

    反正,王煊打死都不会亲自接近大幕了,他将一堆玉符都交给了老陈,让他想办法领奖励。

    老陈也头大,他知道,王煊怕内景地带来大祸,而他则怕遇上红衣女妖仙,他可是撸过那只白虎,还拿剑没少砍她,就怕遇上这对组合!

    “没那么巧,大幕无垠,甚至都不知道有多少重大幕,怎么可能在深空中也碰到她们?”王煊安慰他。

    “回头我也找个代言人,替我领奖。”老陈心中忐忑,难得的苟了,不敢自称教祖了。

    “老宋呢?”老陈疑惑,宋钟组合怎么少了一个,他问钟家姐弟。

    钟诚眼神黯淡,道:“宋爷爷听说得一两枚玉符也能兑换造化,他不听我太爷爷相劝,出城去了,结果再也没有回来。”

    “我太爷爷坑杀那群人,也是在为宋老报仇。”钟晴开口。

    王煊与老陈叹息,新星第二人就这么死了!

    新星与旧土加起来就四位超凡者,老宋终究是命不够硬。

    不久后,王煊在地仙城中转悠,意外看到周云,他居然……进地仙城了。

    王煊顿时有些头大,然后他果然也看到了郑睿,他的手腕上,那条串珠中栖居着女方士!

    “小王!”周云激动,高兴无比,冲着他挥手。

    王煊扭头就跑,心中在喊,别叫了,你没看到我,我也没看到你们!

    郑睿的手串中,有点点涟漪荡漾,有模糊虚影浮现,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

    王煊的精神领域何其敏锐,顿时头皮发炸,他“看到”了,女方士绝代倾城,以手拂过秀发,目送他远去。

    此时,他真的有点麻了,大幕出现,而先秦女方士出现在这里,这是要出王炸啊!

    地仙城中,许多超凡者惊悚,那个异星魔人在逃?一时间他们看向周云时的眼光变了,异域又来一个大魔头?吓走了早先那个魔头!

    老陈也跟着跑了。

    “老陈,我决定去城外采摘点土特产,不在城里呆着了。”王煊准备避避风头。

    “我也去!”老陈也有点心慌,他对女方士不陌生,曾折腾的他几天几夜都没睡着觉。

    王煊摇头:“你出去干什么?一堆玉符价值连城,怎么也得将造化拿到手中,到时候咱们好好瓜分。”

    他答应过秦诚,从密地回去后,请他吃小鸡炖黄金蘑,还有蒜蓉山螺,准备去收集这些价值惊人的“土特产”。

    黄金蘑他接触过,并吃过了,但是山螺一直没有见到过影子,主要是这东西价值太惊人了!

    山螺,生于山石中,属于稀世山宝,若捕捉到,晒干研磨,日服一钱,持续半月,可延寿五载。

    吃那么一点,就能续命五年,足以说明它是何等惊人的灵性生物,顶级财阀中的掌舵人为了它而愿意付出巨大代价。

    当日,王煊就出城了,但是转了一大圈,连山螺的鬼影子都没有见到。

    不久后,他又回城了,和老陈商量了下,觉得可以去接收穆雪、袁坤、欧雨萱等人留在城中的“遗产”。

    因为,他们在斩杀那些人后,并没有在他们身上看到过多有价值的东西,显然都在留在城中了。

    然而,他们很遗憾的得悉,死去的人留下的遗物等,都被白孔雀命令执法者收走了。

    “谁想要玉符,拿山螺来交换!”王煊避开郑睿与周云,想在城中同超凡者做交易。

    许多人眼热,都知道他身上玉符很多,但是最终居然没有人拿出山螺。

    王煊意识到,山螺这东西看来真的价值惊人,无比稀少,这么多超凡者都没有收获到?

    黄金蘑、地髓、紫蟠桃、养神莲……他收集到了数种灵药,作为“土特产”带回去送人足够了,可以让凡人破关!

    次日上午,王煊又去银蜂巢转了一圈,稍微看了一眼,就果断跑路了,底部废弃的旧巢区域有银蜂出没!

    还好,当时他打包了蜂王浆,混在了地仙泉中,不然真就是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午时,他回到地仙城,有人找到了他,有些害怕,有些惧意,是来自河洛星的超凡者,最终取出一些婴儿拳头大的山螺,都晶莹如玉石,带着神秘的光辉,连肉质都是如此,并有芬芳气味儿。

    六个山螺,确实价值惊人,属于稀世珍品,但是想请秦诚吃蒜蓉山螺,想带给父母尝尝这些“野味儿”,量太少了。

    王煊承诺给他四枚玉符,只要他告诉采集地点,他想去深挖一些。

    临走前,他要“大采购”,将密地一些特土产大量收集一些。

    “那片石山很危险,有几条超凡大蛇守护。山螺无论在哪里,都是是稀珍山宝灵物,炼药时加入一些,能翻倍的提升药性。”

    最终,王煊上路了,决定挖开那片山地,采上一箩筐山螺回去,到时候为自己身边的人延续五载寿命应该是足够了。

    老陈也没闲着,正在找利益代言人,初步盯上了小钟与钟诚,后面又看中了周云。

    同时,他在和羽化、欧拉、河洛三颗超凡星球的人交换一些经文,体悟他们的修行秘法。

    下午,王煊就去了百里之外的那片山地,远远地看到了那片石山,真的有超凡大蛇盘绕在上。

    四条大蛇,蛇身比浴缸都要粗,最大的一条,蛇头能有一辆小汽车那么大,周身覆盖着鲜红的鳞片,一看就像是剧毒蛇类。

    石山上有很多小洞,疑似山螺钻出来的,确实散发着淡淡的灵性气息。

    “密地之旅要结束了,最后的大采购,回头请秦诚、清菡他们聚餐。”

    他在想赵清菡、吴茵什么时候能够离开列仙洞府,老狐会守信吗?送她们到外太空中。

    突然,王煊感觉到情况极其不对,一股冰冷的寒意自头皮生起,他强大的超级感知捕捉到了异样的气息。

    危险!

    极度危险在接近,他寒毛倒竖,有种惊悚感,他想都不想,飞快倒退,刹那远遁。

    然而,后方山林中,十几条身影挡住去路,在他们的身前,飞剑凌空,银刀悬浮,筷子长的锋锐小矛在半空中如蛇般游动!

    这是一群剑修,有些兵器虽然不全是剑,但都是精神控物的手段,这些人全在采药境界。

    王煊心神大受震动,地仙城的采药级敌人几乎被他杀尽了,总共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人,他们都是陌生的面孔,都是哪里来的?

    这两天他接触了地仙城所有超凡者,绝对没有见过这批人。

    现在这群人不掩饰气息了,全都露出强大的杀意,没有一个是弱者,大多数都是采药后期甚至绝巅的人物!

    而且,看他们的年龄都不小了,有些人即便保养的很好,两鬓也都斑白了。

    更有些老者白发白须,眼神凌厉,像是鹰隼在盯着猎物,将王煊看成了一个死人,身前飞剑盘旋,如金色蛟龙怒鸣,铮铮作响。

    “你杀了我家穆雪,雪儿啊,我替你报仇来了!”

    “姜轩,小轩,你死的好惨,竟被人活活震碎,挑杀在山林中,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

    有人在低吼,露出强大的敌意。而更多的是人面色冷漠,只负责出手,面部没有过多的表情。

    这里有姜轩、穆雪的亲族,更有一群随他们而来负责出手的采药级大高手!

    他们是怎么来的,难道是从羽化星临时赶到的?王煊毛骨悚然,他知道糟糕透顶,他遇上了生死危机。

    另一个方向,山林炸开,一群人冷漠的的走来,为首者身材高大,足有两米五左右,赤裸着上身,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流动金属般的宝辉。

    “河洛星来诛杀异星魔人,密地属于羽化、欧拉、河洛三星,绝对不允许异域人降临这里,有一个杀一个,全灭!”

    这群人大多走炼体路线,不乏与袁坤一样修炼不朽之身的强者,但都在采药层次,实力强大。

    “欧拉!”不远处的山林中,雷电轰鸣,光焰缭绕,可怕的能量激荡,一群人走了出来,毫无疑问他们是来自欧拉星的高手。

    “我想知道,你们是刚从自己的母星赶来的吗?”王煊沉声问道。

    三方人马将他包围了,这是一个杀局!

    王煊叹息,他大意了,原以为杀了地仙城所有强大的对手,再也没人能够威胁到他,怎能预料一下子来了四十几位!

    他们全是采药后期的高手,这是一群针对性极强的杀戮者,就是为铲灭他与老陈而特意从三颗超凡星球赶来的。

    “呵,是我去报信的,密地与三颗超凡星球都有虫洞通道,对岸那边常年有人镇守,我告诉他们,有异星魔人占据了我们的秘境,无情收割我族弟子,容不得你们!”

    一个将近三米高的类人生物走出,满身都是黑色长毛,眼神碧绿,像是个魔怪!

    他是山神族的头领,密地的执法者。当年三颗超凡星球故意留下的一些人,在密地演化成山神一族。

    “诛杀异星人,这片密地绝对不允许外族染指!”

    “域外之人敢踏足这里,必须得死,这是我们的秘境,是列仙的花园,所有造化都属于我们,与域外魔人无关!”

    一些采药级强者纷纷喝道,震动了整片山林。

    远处,石山上几条大蛇全都吓的钻进了地窟中,皆逃走了,强大的如它们都恐惧无比。

    四十几位采药后期的强者联手,同级有几人能挡住?

    况且,现在王煊只是在燃灯层次,他能与这个级数的人对抗,已经足够惊艳,称得上非凡,让人震撼。

    但是眼下,他再厉害也绝对挡不住这么多采药级强者的围杀,真要正面相抗,将会被碾压成齑粉,没有什么悬念!

    王煊的左手心中攥着着一根拇指长的羽化神竹,带着地仙泉与蜂王浆的气味儿。

    这是大幕后属于列仙的奇物,是白虎真仙交给他的,吩咐找机会插在……“王煊”身上。

    这辈子他都不可能这么做,所以洗净后,一直将这根列仙炼制的神物收在福地碎片中。

    如果实在没有选择,他现在想将这件东西祭出去,看看会发生什么。

    不过,他真不想激活它,红衣女妖仙太恐怖了!

    “杀!”一群人大喝,全力以赴,没有给王煊机会,想第一时间废掉他,审问关于异域的具体情况,然后再将他千刀万剐。

    “敢杀我家雪儿,你十条贱命也不够赔!”一个老妪吼道,脸上带着泪水。

    王煊奋力躲避,一道道剑光划过,将他刚才立足之地绞碎,整片大地都被割裂,打出一个巨大的黑色深坑。

    “异域人,你死一百次都无法化解我心中的痛苦与仇恨,我家雨萱死的太惨了,我要慢慢折磨你到死,让你活上一百日,每天挖你一片肉!”

    又有人低吼,充满了仇怨。

    王煊很想问问他们,只有你们的弟子金贵吗?其他人的命不是命?凭什么只有你们的后人可以杀别人,不能被人杀?!

    这片山林爆碎,一个照面,王煊满身是血,在数十位高手的围追堵截下,他的身体撕裂,胸前有血洞,背后有雷霆轰击出的焦黑伤痕,那些伤都可见到骨头。

    他陷入了绝境,这才刚开始,他就被重创了,再来两次合击,他必死无疑。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激活羽化神竹,但是,他最终忍住了,召唤红衣女妖仙还不如战死在这里呢。

    这一刻,王煊目光慑人,他知道自己不是没有活路,但是必须得找到那种感觉,激活超感,乃至神感!

    轰!

    很多道光束飞来,其中六七道都是剑光,将王煊洞穿了,他的骨头断裂多根,他的血肉都被斩落了几片,从来没有这么凄惨过。

    这些人想将他斩残,废掉他后再逼宫。

    王煊低吼,他疯狂运转精神力,数种奇景交织,融合在一起,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脑瓜仁像是要炸开了。

    最终,在外界强大的压力下,在最后的绝境中,他触发了超感,这是他第一次在有意引导的情况下做到这一步!

    轰!

    内景地打开了,他的精神进入当中,无尽的神秘因子涌动,蔓延到了林地中,像是飘起了鹅毛大雪,浓郁的活性因子将他的肉身淹没了。

    “那是什么,传说中的内景地?!”有人感知敏锐,第一时间洞彻了真相。

    王煊在内景地中,尝试催动那件器物,是从密地边缘的内景异宝中取出来的至宝,列仙都曾为了它杀到疯狂,先秦女方士与红衣女妖仙都曾为了它而大战列仙,两人间亦曾交过手!

    王煊心中有感,这件至宝,在他内景地中温养多日后,变得不一样了,他尝试沟通时……有感应!

    “怎么可能,他开了内景地?才多大年纪啊!”

    “这……他才踏足超凡领域,这个大境界根本不能开内景地!”

    一群人震惊了。

    但是,他们没有后退,杀意更浓烈了。

    “当!”

    内景地中,那件器物的盖子动了,被王煊“搬运”了起来,而且同时他也知道了这究竟是什么器物。

    “我自己的内景地,打开它算什么,今天咱们彼此清算,杀个痛快!”他大喝,憋了一肚子的怒火。在他看来,外界的人动作缓慢,语速近乎停滞,他在内景地中的思感快到不可思议,他尝试催动至宝的盖子,杀敌!

    感谢:紫悦V、深空彼岸加油、红毛兔、宿命流转★红尘中等待、那就冒泡吧,打酱油dee、高山洋子、Freed123。

    谢谢盟主的支持!

    长章,发现逼迫下自己还是管用的,今天晚间有事,结果现在提前写出来了。求下保底月票啦,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