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章?至宝
    这还是个盖子吗?

    王煊觉得像是在搬一座山,它实在太沉重了,刚把它搬离地面,他就筋疲力竭,有些虚脱了。

    他要被压的瓦解了,精神体不稳固,他艰难的搬运,准备砸出去!

    外面,一群剑修,剑光绽放,杀气冲天!

    他们准备发动最为凌厉的攻击,成片的飞剑,还有那筷子粗细的小矛,以及巴掌长的小刀,都带着慑人心神的锋芒,真要是倾泻过来,一座山头都要被削平,王煊没什么好下场。

    如果是在外界,王煊根本没有时间了,一刹那,剑修就会催动的漫天的兵器呼啸过来,将他肢解!

    但他在内景地中,一切都不同了。

    剑修们的动作,在现在的他看来,无比的缓慢。

    他们应该在说话,但却像是张口结舌,语速停滞。

    那本应该如闪电般激射的飞剑,现在如蜗牛在爬,筷子长的小矛像是冬眠的蛇刚复苏,懒洋洋的抬头,温吞吞。

    一群剑修以精神控物,原本在发动一轮异常凌厉与凶猛的攻击,但现在宛若被按了暂停键。

    不是外面的人变慢了,而是因为在内景地中王煊的思感快的远超世人想象,常驻空明时光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很多人认为,现世一分钟,内景地中可能已经是一两年,甚至很多年。

    王煊不再急躁,他有的是时间。

    现在,面对杀劫,数十位采药级高的围杀,他只能催动盖子。当初第一次见到它时,它曾撕裂内景异宝,威能骇人!

    “不行,太沉重了!”王煊砰的一声,又将它放下,他真的力竭了,自身被压的都要爆碎了。

    咚的一声,整片内景地的都剧烈的颤动了一下,这是极其罕见的事。

    内景地是虚静的,幽冷的,常年都没有声息,更不要说震动了,这片神秘之地仿佛地老天荒都不会改变。

    现在它居然有了回音。

    他以精神体运转石板上记载的最强经文,霎时间,内景地中的神秘因子像是倾盆大雨落下,远比先秦根法的效果更惊人!

    前所未有,神物因子的浓郁度让他惊呆了,铺天盖地,自虚无中诞生,坠落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精神体得到海量神秘因子的滋养,重新焕发出旺盛的生机,这次精神体真实显照出来,像是缩小版的他。

    他再次去搬那个盖子,各种奇景出现,模糊的仙山、坠落的大日、惊涛拍岸的汪洋,在内景地中与他的精神凝结在一起,所未有的强盛。

    地面像是在轻颤,他成功了,王煊觉得自己像是扛起了有形的穹顶!

    ……

    “杀!”外界,剑修在大喝。

    也有人喊道:“悠着点,不要将他斩成肉酱,切断他四肢,将他钉在地上,留他一条残命,还有许多问题要审问他!”

    剑光如虹,十几把兵器,组成天罗地网,呼啸着,从他们身前冲起,众人确信,这种威能在这个层次中,斩杀一切敌,无人可挡。

    什么金刚不坏的超凡老僧,将身体炼成超越神兵利刃的的妖魔,面对成群的剑修,都难逃被凌迟的下场,成片的飞剑无坚不摧!

    这个年轻人再天才又如何?开启内景地也无用,他没时间去积淀,熬不出无敌身了,乱剑过后,将只剩下一个残废。

    “呵……温柔一点,别给斩杀的肉沫都不剩下。”河洛星、欧拉星的人也在喊话,都带着笑意。

    王煊用尽力气,将盖子砸出去了,对准了那群剑修。它不愧是至宝,离开内景地后速度不减,内外对它来说影响不大。

    盖子落向一群剑修当中,与数把飞剑撞在一起,与那些人间距离不过数米,顿时就出现了异变。

    轰!

    盖子遭受攻击,被飞剑劈斩,被那群剑修以精神控物的手段尝试接引,结果像是刺激了它,惊人的能量散发。

    它激荡出柔和的涟漪,不断扩张,一圈又一圈的向外荡漾,那些飞剑瞬间爆碎,就像是脆弱的蜻蜓、蝉等昆虫被高速飞来的子弹击中,全都炸开了,飞剑成为铁屑。

    涟漪扩散,波及那些剑修,他们脸上的笑容凝固了,面部出现裂痕,密密麻麻,全身上下都是,而后在噗噗声中,所有人都解体了。

    王煊震撼,即便早已猜测出盖子的威力,他还是心惊肉跳!

    他初见时,就领教过了。

    密地边缘的内景异宝是何等可怕的地方?不仅有地仙,更有羽化级强者,以及金翅大鹏与千手真神等生物,在入口就被绞杀了。

    可是,那么强大的内景异宝,却因为盖子发光,轻微撞击了一下,就龟裂了,差点毁掉。

    若非当时王煊是精神体,躲进了内景地,那么他也死了,连痕迹都留不下。

    盖子翻飞,在下落的过程中,涟漪点点,非常柔和,一圈又一圈的扩散向远方。

    “不!”

    河洛星的人全都惊悚的大叫了起来,那种平和而又神圣的光晕荡漾到了他们这里,根本躲不掉。

    有些人在飞速的逃,可是快不过那一道又一道光圈的速度,轻轻一扫,那群人就破碎了,化成一片又一片血雾。

    即便有些人练的是可直通羽化层次的“不朽之身”,但眼下也脆弱的如同海浪中的沙堡,顷刻间消散。

    欧拉星的人距离最远,疯狂逃亡,并且打出雷霆,光焰,催动出黑色的大风,想抵住盖子,将那些发光的波澜击溃。

    可这种反击,这种攻伐引来的却是灭顶之灾!

    涟漪扫过,这些人全部炸开!

    “我的肉身!”王煊吃了一惊,该不会也将他自己杀死吧?

    还好,那种惨烈的事件没有发生,盖子在内景地中温养这么久,与这里有了莫名的联系。

    这次,他之所以能搬动,并投掷出去,并不是因为他的精神力量足够驾驭盖子了,而是盖子与内景地共振。

    而这片幽寂之地又与他的精神共鸣,所以他才能搬运盖子,肉身与精神交融,有密切的联系,盖子没有误杀。

    内景地中,王煊的精神体满是裂痕,刚才投掷出去时,他耗尽力气,未杀敌前,自己几乎爆开。

    他有些无言,这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宝物,太恐怖了!

    他躺在内景地中,一动不想动了,这种级别的东西真不是他所能催动的,扔个盖子而已,还借助了内景地,都差点将自身耗死!

    王煊强打精神,运转石板上记载的经文,再次从虚无中接引来如同倾盆暴雨般的神秘因子,将他覆盖,滋养他的精神。

    他感觉自己在内景地中像是躺了半年那么久远,枯竭与破裂的精神体才恢复过来,逐渐旺盛。

    他不敢耽搁,即便现世中可能才过去半分钟,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这里可是荒山野地,怪物横行,万一再来一些强敌,那就麻烦大了。

    他借助内景地,接引那盖子回来,居然……没搬动!

    直到后来,他的精神都要爆炸了,各种奇景交融在一起,盖子才咚的一声,坠落在内景地。

    王煊又虚弱了很久,躺在那里不动了。

    等到他爬起来,关注肉身时,有些担忧,尽管一直有浓郁的神秘因子洒落,他的肉身也依旧不容乐观,远比他想象的严重。

    河洛、欧拉、羽化三星的人下手极狠,他的五脏是破碎的,心脏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裂痕,缓慢跳动时,像是随时要炸开般,不断淌血。

    如果没有神秘因子淹没肉身,他肯定废掉了,坚持不了几日就会死去。

    他的肺叶、肝脏等也都如此,裂痕交织,比当初老陈在帕米尔高原大战后还要严重。

    三颗超凡星球的人想废掉他,给他留下一口气,留着逼供。

    至于外伤,他的脊背等部位全是雷击之伤,还有光焰烧焦的血肉,至于前后透亮的血窟窿也有一些。

    王煊默不作声,肉身缓慢动作,大口喝混着蜂王浆的地仙泉,滋养肉身。

    最后,他开始全力以赴,不断接引神秘因子,像是一条条小河,流淌向他的身躯,修复必死的伤体。

    时间推移,王煊觉得内景地中像是过去了两年,他现世中的肉身终于在缓慢变好,他心头沉重,这伤太严重了,从来没有过的惨烈。

    他的身体在恢复,不断向好的方面发展。

    王煊有时间与精力去研究那件至宝了。

    在内景地中,它虽然被神秘因子覆盖,但已经可见真容,看起来像是一个丹炉!

    它三足,样式古朴。

    在三足下有个底座,是木质的,当初似乎是一个完好的盒子,用来放这件至宝,但如今只剩下一个木质底座。

    王煊估摸着,这底座多半都是了不得的宝物。

    炉盖不过碗口那么大,满是铭纹。

    丹炉主体,外部是各种繁复的鸟兽雷纹等,内部则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种字体与他在逝地中所见到的太阳金疙瘩上的鬼画符属于同一种文字!

    “金榜上的鬼画符文字?”王煊简单学了一点。

    当时金榜共振,显示信息时,有些文字可以读取,让他认识了一些字。

    “看来得多学那种鬼画符!”他默默将丹炉上的文字全都烙印在精神中,记了下来。

    想都不用想,让红衣女妖仙、女方士等一群大幕中的绝顶列仙打生打死的至宝,它上面刻录的文字,不可想象!

    丹炉内部,有淡淡的清香飘漾,很像是……天药的气息,这就有些震撼人心了!

    当初,王煊就过怀疑,这件至宝究竟是炼过天药,还是说它能温养出那个级别的药性?

    王煊的伤真的很严重,就像是当初的老陈,濒临死境,进了一次内景地,全程都在养伤,这才活过来。

    他现在得神秘因子滋养,被飞剑击穿的肉身,被雷霆震碎的脏腑,被光焰烧枯的体表,都在重新焕发生机。

    随着时光流淌,他的身体渐渐无大碍了,内景地中像是过去了很多年,他的精神与肉身重归巅峰。

    他没有起身,没有离去,借助这难得的机会,继续修行。

    每一次开启内景地,对他来说都是大机缘。

    王煊运转最强经文,正好趁此机会积淀,巩固两幅真形图,最后他的精神力提升了一截,而那满是疤痕的血肉,还有留下淡淡痕迹的脏腑等,也都在蜕变。

    他的新陈代谢激增,现在的他等于踏上了一条修行秘路,整个人的生命层次在变化。

    他脱皮了,血肉重塑。他的五脏在共振,缓慢的强化,不再像过去那么脆弱,有了晶莹光泽。

    他的脏腑共鸣,因伤而留下的痕迹等全部消失,新生的气息流动,生命本质在提升,在强化。

    王煊从燃灯初期,踏足进燃灯中期阶段,实力的增长让他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他知道时间不多了,他快要离开内景地了,开始练张道陵的体术!

    他确信,道教创始人留下的五页金书,威力强绝,不见得比石板经文上的攻击手段弱。

    第一页金书上共有九副图,王煊在这里一口气练成了第六、第七两幅图。

    “没有名字,就叫它道家散手吧!”

    因为,老张以前的一些体术也是这么命名的,比如蛇鹤八散手。

    一声轻颤,内景地将要关闭了,王煊回归肉身中,感受着自己新生的蓬勃力量,他站起身来,如今的他处在最强状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