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零四章?都在做准备
    先秦女方士,她果然来了!

    她青丝飘舞,衣袂猎猎,飘渺不带烟火气,称得上风姿绝世,空明出尘。

    对于别人来说这是遇仙了,会倍感激动与荣幸,但王煊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有些惊悚。

    自从在密地中发现郑睿手腕上的珠串中藏着女方士的一缕精神体后,王煊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现在王炸真的出现了。

    地仙城中的祭坛如此宏大,能承接大幕,十分特殊,天知道现世残留的精神体与成仙的的女方士碰面会发生什么,这是时隔三千年后的重逢!

    “真有仙人啊,一位活生生的女仙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如洛神凌波,似广寒月照,我见到了神话中的天仙!”

    钟诚低语,无比震撼,他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对于现世人来说,当神话接近真实的世界,那种冲击感太强烈了。

    钟晴掐了他一把,让他闭嘴,不要乱说话,毕竟这可是从古代真正活下来的女仙,万一得罪那就麻烦了。

    同时,她无比羡慕,仙人青春常驻,容颜永灿,对一个爱美的年轻女子来说,诱惑太大了。

    “前辈,我觉得这件奇物也不错。”王煊的手指滑向大幕前的另一个物件。

    他有些发怵,真心不想在现阶段与列仙中的绝世强者会面。

    “巧了,那也是她留下的奇物。”白孔雀说道。

    王煊身体微僵,他意识到,他无论选什么,白孔雀估计都会说是女方士留下的,早已将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女方士凌空落下,缭绕淡淡白雾,果然如传说中的仙子下凡般,哪怕落入红尘烟火中,依旧绝世而独立。

    “见过仙子。”王煊很严肃,没敢乱说话。

    毕竟,这是羽化登仙三千年的人物,谁知道她在大幕后的世界中经历了漫长岁月后,会有什么脾气与秉性。

    果然,她与现世残留的精神体不一样,她落下后,寂静不动,虽然肤若凝脂,整个人静美而出世,但是也有种无形的威严。

    她气场极大,即便隔着大幕,也能让人感受到那种冷冽气韵,真正的不食人间烟火,让人仿佛在面对冰天雪地。

    对于王煊的问候,她只是略微点头。

    果然成仙后,她不同了,历经三千年征战,与列仙中的各路顶尖人物对决,真正屹立在金字塔顶端,她一举一动都有莫名威势,让人敬畏。

    总的来说,她少言寡语,宛若覆盖着冰雪,有种女王范,与红尘的距离似乎极为遥远,高不可攀。

    王煊不禁想到,女方士现世的精神刚复苏时,进入他的梦中,他为了反抗,还曾摸过……她那吹弹可破的莹白的脸颊。

    这要是让成仙的她知道,那估计要炸,这么大气场的人,久居上位,估计脾气很大。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恐惧,总的来说,不是他有求女方士,时间在他这一边!

    三年后,如果大幕真的要熄灭,列仙注定消亡,能够逃回现世的顶尖真仙,失去超凡手段,还能怎样?

    只是,当想到眼前这个女子,最终由天仙化成凡人,王煊还真是有些出神,不知道她未来会有怎样的抉择。

    出乎他的预料,大幕中的女方士并没有与他说话,而是看向另一侧。

    她残留在现世的精神体出现了,无声地飘了过来,两个人风姿出众,称得上容貌倾城。

    但是,她们的气质不一样,现世的她稍微柔和,带着温婉的笑容,大幕中的女子则冷若冰霜,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这倒也可以理解,三千年征战大幕后的世界,见惯了诸族强者,手上染着列仙的血,为一方巨头,自与凡间的自己不太一样了。

    两个容貌一模一样的绝色丽人,她们的手指隔着大幕抵在一起,一刹那,天地仿佛崩开了。

    大幕轰鸣,她们的指端前,光幕竟被撕出裂痕,这无比的惊人!

    一刹那,大幕中成仙的女方士倏地望来,目光灿灿,像是两道神虹划过虚空,落在王煊的身上。

    王煊知道,两个女方士的精神交融,彼此了解了分开这么多年后的际遇,大幕中的天仙知道他的状况了。

    “三年后……接引我,渡……列仙劫,我有厚报!”

    大幕中传来精神传音,这绝对违反了旧约,直接在与王煊对话,她居然敢这么做。

    以前,只有一个红衣女妖仙,可在大幕后方传来清晰的话语,但是,现在女方士更进一步违背旧约。

    大幕深处,划过一道数百里长的闪电,向着成仙的女方士劈去,雷霆粗大,恐怖无边。

    她不以为意,没有转过身去,背对着大幕深处的巨大雷电,一甩衣袖,砰的一声,将那漫天的雷光击散!

    不要说大幕中的世界,就是密地都在轻颤,浩瀚天雷,挡不住她羽衣一展,直接打灭!

    接着,密密麻麻,漫天都是闪电,到处都是雷霆,全都向着成仙的女方士倾泻下来,一起轰杀她。

    大幕后的世界中,宛若化成了雷霆的汪洋,山河哀鸣,悬空的岛屿坠落,所有神禽圣兽都惶恐逃亡。

    她沐浴电光,依旧冷如寒冬的中的雪莲,周身发出柔和的光,撑开一片光晕,挡住所有雷劫。

    她看着王煊,而且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意志与信念强大,穿透大幕。其他人听不到,唯有王煊聆听到了,如同雷鸣,又似山崩海啸般的巨大回音,在长空中激荡。

    “红衣女妖仙盯上了我,要对我狩猎!”王煊快速开口。

    他不是很情愿,所谓的接引女方士,助她渡过列仙劫,天知道要付出什么,大概率要走他的内景地。

    “哦,她今天也来了,我挡她回去。看来她对现世的掌控依旧很有力度,知道你来到了这里。”女方士平静地告知。

    王煊头皮发炸,红衣女妖仙也在这块大幕后方?怎会这么巧,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密地中,都有她们昔日留下的痕迹,白孔雀与女方士关系不一般,料想这里也有大妖与女妖仙关系匪浅,是谁,该不会是老狐吧?!

    这时,成仙的女方士手指迸发出愈发刺目的光芒,让大幕碎裂,密密麻麻的缝隙交织成蛛网。

    地仙城中,所有人都心头悸动,所有怪物都在颤栗,看着她沐浴天雷,岿然不动,全都震撼无比。

    有莫名的生命能量透过大幕,不断湮灭,但最后也有一部分融入这边的精神体中。

    那原本虚淡、模糊不清的精神体,现在居然要实体化,宛若要诞生出血肉。

    果然,女方士在提前准备,渡过来一部分生命,但是损失极大,她快速收手了,转身远去!

    她不惜损耗本源,没有等到三年后,也要提前渡过来部分生命印记,这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她怕三年后失败,将失去所有,现在,她承受巨大代价,提前进入现世部分生命印记,确保了她终究是可以活着。

    王煊动容,他明显感觉到现世女方士的精神体凝练了,这次如果回归到旧土的肉身,她多半直接就要活过来了!

    这是一个将肉身留在现世的绝世列仙,她当年应该就预感到了什么!

    王煊明白,她比大幕后的列仙准备的都要充分很多!

    三年后,即便神话腐朽,女方士自天空中坠落,失去超凡力量,大概率也会比其他沦为凡人的真仙处境好不少。

    毕竟,她现在对财阀郑家渗透的非常厉害,她会在这三年中为将来铺路。

    成仙的女方士远去,笼罩的雷霆数次爆发后,彻底消失了,在那片仙界大地的尽头似乎走来一个红衣身影,被女方士拦住了!

    “轰!”

    更为恐怖的光芒绽放,竟比天劫还可怕,两道身影在交手,比闪电还要快,掠过大地,冲向高空。

    但最后她们又倏地收手,似在对话,站在天际尽头,朦朦胧胧,最后一起向着大幕外望来。

    王煊感觉寒毛倒竖,他感觉到,那两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哧!

    伴着撕裂仙界大地与天穹的光束,那两道身影消失了,不知道厮杀而去,还是联袂离开了。

    王煊木然,他希望那两人交手不辍,去远方战斗了,而不是彼此谈妥,如果是后者,他心中实在没底。

    “不管了,未来在我这边。你们即便能活下来,也注定从列仙的世界坠落,天仙退化为凡人,熬过最初的艰难,人间的归王煊!”

    他在心中为自己打气,鼓舞自身,坚定信念。

    “你最初选的奇物不错,是当年我留下的药土,一旦将来你踏足命土、采药领域,会有大用。”

    女方士留在现世的精神体开口,看着大幕中一块紫莹莹的玉石,对王煊点了点头。

    药土,不是真正的土,更确切的说是某种药性,女方士留下的药土中有天药的部分药性!

    王煊不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当初从白虎真仙那里就诓骗来一块药土,原本源自红衣女妖仙,如今收在福地碎片中。

    现在,他又选中了女方士留下的药土,积攒两块了,都属于绝世列仙所留,真等他踏足命土、采药领域后,必然有大用!

    旁边,老陈一听,果断放弃了自己早先看中的奇物,凑过来后,无比谦虚,道:“请仙子指点迷津,我也想兑换一块药土。”

    “药土,这里确实有几块,但是有天药药性的……咦,还真有一块,这应该是佛门大贤所留。”

    现世的女方士脾气不差,很好说话,比成仙那个冷若冰霜的女方士要温和太多了。

    远处,钟诚、周云、钟晴他们不是超凡者,女方士没后特意显化的情况的下,他们看不到她的精神体。

    “刚才那是一位天仙子?三年后,这种层次的真仙真的要坠落人间吗?我觉得,我要发愤图强了,凡人娶列仙,这或许不是梦!”周云在那里握紧拳头,满脸都是激动之色,眼中是灿烂的光彩。

    “是啊,未来很精彩,一切都有可能!”钟诚也在用力点头。

    “你闭嘴,现在大幕还在呢!”钟晴斥责他,她在思索,接下来的三年,列仙为了活命多半会很疯狂。

    大幕熄灭前,列仙肯定要想办法逃生!

    这意味着什么,未来三年中,或许会出现战舰打列仙这种可怕的事情,在现世中上演!

    钟晴想到了很多,剧变不是在三年后,而是随时会开启!

    ……

    “仙子,咱们也是算是熟人了,我有事请教。红衣女妖仙注定要进现世中,而且就在近期,怎么才能对付她?”王煊开口询问。

    眼下,他能与女方士留在现世的精神体交流,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这柄看着要腐烂的木刀不错,能杀地仙。”女方士在为老陈介绍一件异宝。

    “什么?”老陈心惊肉跳。

    “哦,你们兑换不了,这需要逍遥游境界初期的人才能催动。”女方士摇头。

    接着,她看向王煊,道:“你急什么?时间在你这边。”

    “不急不行,现阶段我怕她对我下手,而我没有还手之力。”王煊沉声道。

    然后他认真请教,道:“女妖仙在哪里渡劫登仙的,或者说她的洞府在哪里,应该自虚空中坠落到现世了吧?”

    他想找到红衣女妖仙遗留的仙骨,或者如果她逆天也留下了肉身,那么就更要提前去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