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零七章?报答
    新星,苏城,一栋栋摩天大楼矗立,以复合材料建造,地标建筑几乎要插入云霄,顶部停着各种飞船。

    半空中,各种小型飞艇快速穿梭,下方更有悬浮车往来,井然有序。

    久违的城市,高大的建筑物,从原始蛮荒般的密地回来,远离了那些血腥怪物,再次见到熟悉的景物,所有人都有种恍若隔世感。

    “回来了,我再也不走了!”刚下飞船没多久,周云直接趴在地上用力亲了一口,他是真情流露,打死他都不再去异域探险了。

    哪怕有人告诉他,去了巫师世界,饮下魔法圣泉,立刻就能成为一位大巫师,他也不会去了,保命要紧。

    有人哭,有人笑,活着回来的人毕竟是少数,数百人死在密地,有出名的探险家,也有财阀中的核心成员。

    苏城,位于新星中部地域,是一座规模很大的城市。

    老陈暂时留了下来,他十分谨慎,如果没有重要人物前往旧土,他暂时不会回去。

    王煊谢绝了周云、钟诚等人的邀请去做客,刚回来他想低调点,另外也有些事情要处理。

    他去重新买了手机,与秦诚、周云等人交换了联系方士。

    “苏城,林教授的家就在这里。”王煊来到新星后,一直想找机会去拜访他,但因为去密地耽搁了下来。

    在旧土实验班时,林教授对他照顾有加,临回新星前,更是送他一部先秦方士的竹简经文,极其珍贵,帮了他大忙。

    想开内景地,需要先秦方士根法那个层次的经文才行。

    如果没有这部经文,王煊即便触发超感,也开不了内景地,这直接改变了他的命运。

    当初,林教授对他极好,不仅给他留了联系方式,还执意要帮他去活动,想将他带到新星来。

    当王煊拒绝了,他不想林教授放下身段去求人。

    这次,他要去见一下老人,为他治疗旧伤。

    年轻时的林教授是一个大高手,在一次探险中,为了那部先秦竹简,遭遇能量武器袭杀,被洞穿了身体,同时也挨了一拳,胸膛被生生打出一个拳洞!

    他能活下来已经算是奇迹,但是,旧术路彻底断了,身体自此后也不好了,只能做旧术的理论研究,在一所大学任职。

    “嘟,嘟!”王煊拨打林教授的号码。

    很快那边就接通了,传来林教授略显疲倦的声音:“你好,哪位?”

    “林教授,是我,王煊,来新星苏城了……”

    “小王,你已经到新星了?!”林教授大吃一惊,问他在哪里,要去接他。

    “不用,林教授,你在开元大学是吧,我自己过去!”

    王煊购买了一些礼物,四十分钟后赶到开元大学,它在新星的综合排名很高,很有名气。

    校园中银月树成片,满树银装素裹,雪白一片,拳头大的花朵在微风中摇曳出清香,不是很浓郁,但闻之令人精神一震,心中宁静。

    开元大学环境极佳,王煊在路上看到不少学生在银月树下的草坪上看书,这种清静他有些出神。

    这种生活对他来说一去不复返了,他现在面对的是修行,是神话正在腐朽的问题。

    他看着来往的学生,想到了与秦诚一起在校园看漂亮女生的事,当然那是纯粹的欣赏,坐在路边的靠椅上,比较哪个系哪个班的女生最漂亮。

    最终他们得出结论,赵女神“最能打”,似乎怎么比都有统治力。

    王煊微笑,坐在路边,看着望来的学生,拨通了秦诚的手机。

    “老王,你急死我了,二十多天啊,杳无音讯,怎么都联系不上你,你没事吧?”

    电话那端,传来秦诚噼里啪啦的一顿话语,关心溢于言表。他知道王煊去了密地,但却没有想到一下子消失这么久,以为他出事儿了!

    王煊笑道:“在我苏城,准备去看林教授。你在哪里,赶紧过来,请你吃蒜蓉山螺,孔雀炖黄金蘑!”

    电话那一边,秦诚呼吸略微停顿,他是相当的震惊,老王这是在说笑吗,还是真的要逆天?!

    他很清楚,那两样东西多么的稀珍,财阀都只能煲汤与泡酒,只因为量太少了,他当初不过是玩笑话而已。

    很快,他又“清醒”了,老王肯定是在说笑。

    “替我向林教授问好,什么山螺,蘑菇,先记着吧,我现在还在新月上呢。白马寺的老僧非要留我一段时间,传我拳法,学佛门的一些经文。”他原本应该可以调到新星了。

    “赶紧下来,到新星来,有些机缘错过就没了!”王煊告诉他,立刻到新星。

    秦诚顿时睁大了眼睛,道:“老王,你说的那些不会是真的吧?你在密地中横行霸道,当了一次王霸天?!”

    “也没什么,就是当了一次王无敌,你赶紧吧!”王煊身上确实有很多好东西,想让林教授恢复健康,治好他的旧疾,也想让好友全面提升身体素质,踏出旧术路的关键性一步。

    “好,我现在就去订船票,和我师傅告别!”月亮上,秦诚激动无比,他真的有些无法想象,老王到底在密地都做了什么,居然比财阀收获都大?!

    开元大学,各类新学科几乎都有,拥有人体潜能研究学院,其中就包括了旧术、新术等相关领域。

    “嗤!”有人嗤笑,是个青春活力十足的美女,身穿一身白色的练功服,身高能有一米七左右,身材挺秀,应该是个学生。

    她在那里笑王煊,道:“王无敌?真敢说话啊,这里可是开元大学,无论是旧术还是新术,我们可都是能排进前五名的学府。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那么自信,有些过头了吧。”

    “还行吧。”王煊笑了笑,不想多解释,以他现在的实力,无论遇上谁,都属于降维打击。

    “呦,你还真是自信满满,年轻人不要太自负。我认识的那些人一个比一个厉害,技近乎道,但都无比谦逊,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两个人,和你切磋下?”这个容貌出众的美女,有些看不惯王煊,在那里一副要找人收拾他的样子。

    “没兴趣,我不欺负还在上学的小朋友。”王煊微笑,事实上,就是把他们的祖师爷请来,他都不想理。

    “你等着,我去找人!”这个美女被气的够呛。

    “别,我认输!”王煊也只是闲得无聊,和人斗斗嘴而已,他可不想没事儿找事儿。

    但这个美女太敏锐了,一看他那种敷衍的样子就来气,道:“王无敌,哼哼哼……”

    这时,林教授来了,看到王煊后非常高兴,道:“小王,想不到你自己来新星了,我最近原本已经协调好了,给你争取了一个名额,想让你来我们学院读研。”

    尽管不需要这种帮助,但王煊还是很感谢林教授,快速走过去,扶住了他。

    “林教授,这是您以前的学生?刚才可自负了,还自称什么王无敌。”那个美女学生开口。

    “周佳啊,你不用当真,小王最爱开玩笑了。”林教授知道这个丫头难缠,本身很有背景,认识一些十分厉害的人物。

    他笑了笑,带着王煊离去。

    “小王去我家里。”林教授的家在校园外不远的小区中,环境很好,有成片的竹林,还有个小湖。

    总的来说,新星这边很宜居,小区普遍都有山水园景,景观别致。

    “你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东西,我这边真的什么都不缺。”林教授摇头,他的工资足够满足他一切花销。

    “这是我的心意,再说,这次我带给您的东西可一般,会给您惊喜。”王煊笑道。

    “我老伴最近和人组团去旅游了,儿子在另一座城市工作,女儿最不省心,说是要给我找什么秘药,跑西洲去了,半个月没回来了。”

    进了家门后,稍显冷清,林教授介绍了一下家里的情况。

    “小王,不我喝酒,你怎么还买酒?”林教授诧异,他五脏不好,当年被人打出两个血窟窿,这么多年都有问题。

    王煊神色郑重,道:“这不是酒,林教授,你赶紧喝下,我这次是专门为治您的旧疾而来。”

    这也算是他的一个心愿,报答林教授之恩。

    “什么?”林教授吃惊与不解。

    “我最近去了一趟密地,您就不要多问了,赶紧喝……‘酒’吧。”王煊催促。

    林教授震惊,小王冒险去过密地了,他虽然不知道密地的确切位置,但是知道那个地方极其危险,各路探险队动辄就团灭。

    他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在王煊的催促下,他仰头开始豪饮,这是混了超凡蜂王浆的地仙泉。

    效果立竿见影,林教授的身体毛孔顿时喷薄霞光,然后体内发生激烈变化,新陈代谢大幅度提升!

    他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他觉得多年的胸闷症状在快速的消退,同时他感觉到了一股新生的气机,有种蓬勃的生命力在他的体内滋生。

    “什么都不用做,不用管,我想最多明天,您的身体应该就会彻底好转,不会留下什么问题。”

    王煊有绝对的自信,他自己亲身体验过了,在密地多次受重伤,但都能藉地仙泉快速痊愈。

    地仙泉能为人延续寿命五十年,单就这种生命力量就足以改变一切。

    此外,还有超凡蜂王浆混在当中,效果更为惊人了。

    林教授激动,他觉得自己的旧疾应该能彻底消失,并且身体状态会恢复到最巅峰期,甚至更好。

    他嘴唇发抖,自然意识到,这是不可想象的奇药,小王实在太有心了,给予了他一次新生的机会!

    “林教授,您什么都不要说,不用说谢字,这是我能力做到的事,不算什么。”

    一个小时后,秦诚联系王煊,告诉他,已经从新月来到苏城,下飞船了。

    王煊无言,还真是快啊!

    “你过来吧。”王煊告诉他林教授家的地址,并且让他来时多买些蒜、山鸡等辅料。

    不久后,王煊出去接人,居然在小区外再次看到那个美女学生,诧异道:“你没事儿追着我做什么?”

    显然,对方一怔,而后被气笑了,道:“我在校园外也有住所,就住在这里,居然说我追你?好,王无敌是吧,你稍等,我一定要找人和你切磋!”

    王煊没有理会她,直接等到秦诚,带着就他走。

    “老王,真你有的,一会儿我要大展厨艺!”在路上时,秦诚就激动坏了。

    晚间,秦诚得偿所愿,在厨房鼓捣,无比有成就感,蒜蓉山螺、天鹅炖黄金蘑,全都在绽放霞光,有种让人毛孔舒张开来的特殊芬芳,居然都是出自他的手艺。

    “什么财阀,什么顶尖的探险组织,还不如老王一次密地之旅的收获大,开饭!”秦诚喊道。

    林教授也是满脸笑容,很享受这种充满喜悦的气氛。

    王煊的手机响了,他神色一凝,来电号码并不陌生,当初她曾告诉过他。

    这是凌薇在新星的手机号码,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她竟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自然知道他来到了新星。

    是谁告诉她的?

    “周云的嘴,小钟的腿……大概率是周云这个大嘴巴吧。”王煊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