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零九章?晚宴
    凌启明心情复杂,早年,即使他声色俱厉,王煊依旧客气地喊他凌叔,谦逊而有礼貌。

    自从在新月再次相见,他则直接喊他老凌了!

    王煊礼貌地解释过,这是为了让他安心,以后就别多想了。一时间凌启明百感交集,怎么很想打他一顿呢?!

    当他转头看向老陈,他心中更不淡定了,喊他老凌也就罢了,偏偏这个要死了、许多人都送过花圈的陈永杰,居然活的这么年轻。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陈这是逆生长了?现在也就三十岁,妥妥地变成一个寸头青年了。

    老陈这种充满青春气息的长相,再笑眯眯地喊他一句老凌,让凌启明非常不是滋味,超凡……真好啊!

    许多财阀所追求的不就是长生吗?而陈永杰已经走在这条路上。凌启明心绪起伏,无法平静。

    他轻叹了一声,与老陈碰杯,道:“陈永杰,咱们年轻时也没少在旧土打交道,关系不错,没有想到,一转眼二三十年过去了,你走到了这一步。陈超凡,新星与旧地第一人,可与岁月相抗了。”

    老陈也叹息,道:“一转眼,我们这代人都老了。至于你说的第一人,我不敢当啊,压力很大,没有人可以一生高歌。说不定有一天神话就腐朽了,我最多也只是这个时代激起较高的一朵浪花,但随时都可能会有大浪落下,那时终究会被拍的粉身碎骨。多年后再看你我,都是岁月面前凋落的黄叶,只是有的叶片稍微晚坠落片刻罢了。”

    两个五十出头的人,居然话语这么沉重。王煊也不好喊老凌了,默默地敬了他一杯酒,转身离去。

    “老凌,我和你说,你可能做了一件错事。”老陈盯着王煊的背影说道。

    “你有话说?”凌启明看着他,也看向王煊的背影。

    老陈点头,道:“就冲咱们年轻时,一起挖过先秦方士大墓,一起欣赏与点评过那个时代几个最漂亮的姑娘,我便想提醒你一下。”

    凌启明神情略微恍惚,回忆起年轻时的一些荒唐事,摇了摇头,又看向陈永杰。

    老陈很严肃,道:“王煊他……以后的成就会极高,在旧术这条路上他能走的非常远,会超过你我的想象!作为老友,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

    凌启明声音低沉,道:“都说他现在已是宗师了,比你年轻时都要强一大截,数年后,他很可能就是王超凡了?”

    “数年后,他会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强!”老陈郑重说道,这种神色很少见。

    凌启明顿时一惊,瞳孔收缩起来,他是个聪明人,不然也很难在他们这一系的财团中被视为接班人之一。

    “老凌,咱们关系不错,我才和你多说了几句。以后你如果看王煊不顺眼,无视就好了,但是不要有动作,不要尝试阻击。不然的话,你面对的先是我陈超凡!”老陈转身离去。

    凌启明仰头喝尽杯中酒!

    然后,他发现,那不是钟家姑娘吗?带着一本泛黄的书籍,去找王煊了,悄然送了他一本经文秘册?!

    凌启明不得不多想,钟庸这个人很恐怖,现在更是练了一种异常的秘籍,身体结出蝉壳,只要复苏,大概率就无人可抗衡了!

    钟庸的重孙女送王煊经文,这是什么意思?在密地时,钟庸看好他吗,曾有过吩咐?

    “看到没有,他和你父亲关系缓和了,刚才还碰了一杯呢,不过这个钟晴怎么过去了?”周云在远处的角落开口,与凌薇交谈。他现在与平日不一样,很严肃,看着场中的王煊与钟晴,皱起了眉头。

    周云看向凌薇,道:“你们之间应该聊一聊,我去将钟晴喊走。”

    大厅中,几株灵药树流光溢彩,芬芳扑鼻。

    来自异域的奇石,摆成景观,莹莹发光。更有几头怪物被制成标本,庞大慑人,引人围观。

    钟晴穿着高跟鞋,穿着束腰开衩露出美腿的晚礼服,实在吸引眼球,她袅娜而来,在水晶灯下整个人清纯甜美,很是灿烂,频频对向她打招呼的人微笑点头。

    “九劫玄身?”王煊讶然,钟家这点还不错,很讲信用。

    无论是钟诚当初说送他写真经文,还是老钟用九劫玄身与老陈交换地仙泉,最后都履行了。

    在密地时,老钟留了一手,只给了老陈半部九劫玄身,毫无疑问叮嘱过钟晴了,安全回归新星后,可送出全本。

    “多谢!”王煊收了起来,九劫玄身与丈六金身对他练石板经文有大用,是极佳的辅助经文。

    钟晴道:“我自己私下里也和赵赵用经书换了地仙泉,在密地给了她五色金丹元神术。按照约定,回到新星后,我还要再给她一篇最顶级的经文。她说让我直接给你,你想要什么方向的秘法?下次我给你。”

    王煊想了想,开口道:“顶尖的锻养肉身的经文,或者极致强大的精神法门。”

    “好!”钟晴看着他,美眸灿灿,绕行了几步,像是在反复仔细打量他,最后小声道:“王煊,王霄,是不是就是一个人?”

    她早就有所怀疑了,今天终于开口询问。

    事到如今,王煊也无所谓了,真身与化身对外都展现的是宗师层次的战力,暴露与否没什么大影响。

    只是,王霄有点招新术领域的人忌恨罢了。

    王煊笑了笑,没有说话。

    附近,许多人都看着这边,钟晴大长腿,面孔漂亮精致,再加上身份非同一般,确实非常吸引眼球。

    周云走来,想要打招呼。

    这时,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出现,虽然不再是青年,但依旧帅气,如今更是有种成熟的魅力。

    “赵叔!”周云与钟晴都打招呼,他则点了点头,示意他要与王煊聊一聊。

    “我是清菡的父亲。”中年男子自我介绍,神色颇为郑重,也带着一缕忧色。

    “赵叔。”王煊礼貌性的称呼,但也没有太过接近,自从经过老凌同志洗礼后,他对与这类人交谈已经有了经验。

    虽然他对赵清菡亲近,对她父亲初次见面也有好感,但是,过于接近的话,这类人想法太多,平常心应对就可以了。

    “我听说了,在密地时,你多次救清菡,我很感激感谢。”赵泽峻开口,他沉声问道:“和我说说清菡的具体情况吧,我很担心。”

    王煊理解,身为父母,子女陷落在怪物横行的密地中,谁不忧虑?

    他慢慢讲述,告知赵泽峻,赵清菡目前看没有危险,而且可能有不小的机缘。

    尽管对于新星人来说,被说话的老狐带走觉得诡异,但也不是不能理解,连列仙都被证实存在,还有什么不能接受。

    王煊讲的很细致,当然关于他与赵清菡的一些点滴,忽略过去了,避免眼前这个帅大叔化成老凌第二,成为“护女狂魔”,一切还是先等赵清菡回来再说吧。

    远处,凌启明看到赵泽峻拉着王煊在那里低语,认证聆听,不时认真地问上几句,还不时点头,他不禁轻轻一叹。

    他从自己亲外甥周云那里已经了解到不少情况,在密地中,王煊与赵清菡走的很近,两人一同经历生死磨难,又共进地仙城。

    他看向自己女儿凌薇那里,发现她正转过身去,慢慢远去,只留下一道背影。

    王煊与赵泽峻谈了很久,最后赵泽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小王,谢谢你,以后有事,或者有什么麻烦,尽可以来联系我。”他塞给王煊一张银色的名片,转身离去。

    ……

    三个老头子、五个中年人在和老陈说话,相谈甚欢,恭喜他晋升超凡领域,明面就是为了给老陈祝贺,才有的这次晚宴。

    最后,他们提及一个很重要的目的。

    “老陈,你是超凡者,有足够强横的实力,我们刚才说的神圣龙蛋你真不动心?蕴含着海量的生命能量,可以让你迈出去一大步!”

    “还有那魔法圣泉,喝下去就能成为大巫师,是神圣大药啊!”

    他们谈到西方人正在狩猎的那颗星球上,传闻很吸引人。

    目前,西方的财阀都要疯了,不断派出舰队,遣出高手,想要得到神圣龙蛋与奇药,获得长远的寿命。

    消息传过来后,东方这边的老头子,各个财阀的一些位高权重的人,也有点坐不住了,准备派人去狩猎。

    老陈能不动心吗?连龙蛋与魔法圣泉都有,太神秘了,他确实想去见识一番,但他又怕被人留在那里,回不来了。

    “小王,你是老王!?”钟诚找到王煊,暗中问道,眼神不善,双目瞪得很大,低声道:“我姐说的,你……真的也是老王?”

    “你还差我一本经文,半部写真呢!”王煊觉得,没有必要瞒着了,既然他们猜测出了,还不如大方的承认。

    “我#!”钟诚目瞪口呆!

    “来,我给你介绍个新朋友,他叫秦诚,名字和你挺有缘的。”王煊找到了正在和一位美女聊的正欢秦诚。

    “小王过来!”老陈喊他,然后,将神圣龙蛋与魔法圣泉的事告诉了他。

    三个老头子、五个中年人都露出异色,陈永杰这是很看重这个年轻人啊,居然将这种事情和他说,五个中年人包括凌启明与赵泽峻。

    老陈开口:“各位,小王很像年轻时的我,喜欢钻研旧术,如果你们各家有些另类的经文,可以交给他去练试试看。他的悟性连我都很佩服,我老陈在这里承诺,如果他能练出一些名堂,必有厚报。”

    王煊一听就明白了,老陈到了超凡领域后,有一定的底气了,终于开始打各家书房的注意,今天迈出了第一步,后面肯定会有别的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