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一十一章?精神出窍
    两人聊了很多,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各种预案要琢磨清楚。

    至于,财阀找老陈去盗龙蛋,探索巫师宇宙的事,老陈与王煊都觉得,现阶段果断拒绝就是了。

    他们跑过去打生打死,说不定连命都会丢掉,不见得能得到什么好处,眼下没有必要犯险。

    财阀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他们的诉求很难实现,但凡能看到的利益都不会平白分给别人。

    王煊说道:“要不要提前引爆一些危险点?总觉得我们在明,被人在暗中盯着的感觉很不好。”

    “如果有人想对付我们,大概率已经考虑实施了。”老陈说道,换位思考,如果是他会怎么做?

    究竟是闪电战,雷霆一击,还是从长计议,蛰伏等待最佳狩猎时刻?老陈思忖,然后看向了王煊。

    “要不,你当香饵?”

    “老陈,你的职业病与老毛病又犯了!”王煊神色不善的看向他。

    ……

    老陈与三个老头子去深聊了,毕竟明面上是给老陈面子,为祝贺他成为超凡者才举办的宴会。

    周云走来,轻摇手中酒杯,漾出酒香,与王煊碰了一杯,道:“你与凌薇聊了吗?”

    “刚才一直有人找我,没有机会。现在她已经离去了。”王煊抿了一口琥珀色的酒,双眼深邃,看向落地窗外的城市夜景。

    魔天大楼一桩桩,来自深空的奇异树种栽满道路两旁,叶片在夜晚闪烁出斑斓光彩,悬空车川流不息,交织成流光。

    周云一怔,道:“我刚才出去送个女伴而已,没有想到,你们居然没有碰面,没有交流?”

    他很果断,直接拨通凌薇的手机,问她在哪里。

    “她在楼顶看夜景,或许与你正在看同一片景。”周云开口,没有了往日的笑容,难得的很严肃。

    “走吧,出去透透风,去楼顶看看夜景。”周云走了出去,回头看了他一眼。

    王煊点头,跟着他离开开阔的大厅,远离水晶灯光下的喧哗。

    周云带着他登上楼顶,不禁一怔,因为宏大的天台上只有一些小型飞船,并没有凌薇的身影。

    他们向护栏走去,这里更空旷。

    周云皱着眉头,再次拨打电话,道:“薇薇,你在哪里?”

    他放下电话,眺望远方的夜景。

    苏城很美,夜色正浓,不远处有个湖泊,有灯光表演,水浪腾起,大雾散开成为幕布,在灯光照耀下,各种神话景物交织,宛若仙境。

    周云沉默了片刻,轻叹了一口气,道:“她身体不舒服,刚才先回去了。”

    王煊点了点头,双手扶着栏杆,看向苏城外的景物,遥望地平线尽头,依稀可见一些山影。

    “老王,你坑死我了!”钟诚来了,嚷嚷着,说他是个骗子,当看到周云后,又赶紧闭嘴。

    “还差半部写真经文呢,早点给我!”王煊瞥了他一眼。

    然后,他就没有理会钟诚了,盯着夜景有些出神。

    不久后,他看出一些异常,即便在夜里,他依旧能够看清那些山影,山势不俗,带着雾霭。

    “那是什么地方?雾气挺重。”

    “寒雾山。”周云告知,那里海拔较高,常年低温,挂着白雾,算是苏城附近较为有名的景点。

    王煊心头一动,精神瞬间出窍,踏足超凡领域后,这是他第一次在新星这样做。

    “那是什么?”王煊震惊,跨过霓虹闪烁的城市,眺望远方的寒雾山,黑暗的山影上白雾涌动,有虚淡的绿色光晕闪烁,隐约间能看到一些身影在晃动。

    接着,他发现几只巨大的飞禽展翅,拍动翅膀,当真是铺天盖地,竟遮住了……天上的月亮!

    他的精神立刻回归肉身,心头悸动,被镇住了!

    这是新星吗?!

    谁说这里什么都没有,找不到古代留下的痕迹,绝对是骗人的,故意蒙蔽大众!

    他的精神在肉身中,施展最强经文,精神领域实质化,双目射出慑人的光束,再次盯着寒雾山。

    然而,那里除了有迷雾外,一切都很正常,没有其他东西。

    只有精神出窍才能看到!

    王煊神色凝重,唯有出现精神天眼的人才看到那一切吗?在逝地中他看到了瘆灵,而刚才那些又是什么?!

    陈抟在经书中讲过血淋淋的鬼故事,是那种东西吗?

    无论是什么,新星绝对不简单,有着非同一般的过去。

    王煊深吸一口气,再次精神出窍,虽然有些发毛,可却依旧想看个清楚,那里到底是什么状况?

    天地间一片漆黑,有一轮碧绿的月亮悬空,闪动冷冽幽森的光芒,接着它眨动了一下,让王煊头皮炸。

    那是一只黑色巨禽的眼睛,朝这边扫了一眼!

    接着,庞大如同乌云般的黑影划过,那头惊人的异禽没入寒雾山,天上的月亮又出现了。

    山上,大雾翻涌,绿色光晕中,像是有个寨子,有影影绰绰的生物,而且不在少数!

    那是什么见鬼的地方?!

    王煊精神回归后,身体略微有些僵硬,他实在不得不多想,新星科技璀璨,文明之光普照深空。

    但是,本土居然有这种异常,像是有一片鬼地与现实世界接壤,那里的东西让他脊背发寒。

    这个世间越来越神秘了,让他忌惮,列仙要回来了,而现实世界的城市边缘也像是有什么东西。

    新星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纯净,隐藏着很大的秘密!

    他出神间,周围多了几道身影,都是年轻人。

    “小钟,给我一杯酒。”王煊回过神来后,发现钟晴就在不远处,纤手正在摇动晶莹的酒杯,不禁脱口而出。

    秦诚等人也来了。

    钟晴瞪向他,居然当众这么称呼她!

    “老王,你额头怎么冒汗了?”秦诚赶紧问道,岔开话题。

    “什么状况?”周云问道。

    “没什么。”王煊不敢精神出窍了,寒雾山太异常,甚至,整颗新星都有问题。

    他从秦诚那里接过一杯酒,喝下去后,平静了下来,问道:“新星到底有没有挖掘出过不一般的东西。”

    “应该没有。”周云摇头。

    “有,少量遗迹,但不多。”钟晴开口。

    王煊详细问了下,可惜,钟晴所知也有限,只是听老钟说过一些。

    他盯着寒雾山,看了很久,最后离开楼顶,回到灯光璀璨的大厅中。

    ……

    在这个夜晚,其他地方也有人在谈论超凡,提到老陈与王煊。

    “武夫中,还真有人成了气候了,踏出那一步成为超凡者,比我们秦家更先接触到那个领域!”一个中年男子很是不快。

    秦家研究出了月光菩萨,烈阳菩萨也到了关键时刻,却被卡在超凡之下,无论怎么实验都失败。

    “我儿子死在新月上,当时那里有不少武夫,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进月坑将他背出来,再强又有什么用?却不能为我所用,这种不稳定因素都该趁早铲除!”

    中年男子是秦鸿,曾在新月上搅起很大的波澜,以战舰轰击列仙!

    当然,背后有深层次原因,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有些财阀也有那方面的意思,想要试探列仙究竟多强,是否可以对抗。

    “陈永杰立身超凡领域中,如果能够得到他的超凡之血就好了,送给实验室解析,必然能让我秦家的烈阳菩萨出世!”

    秦鸿走来走去,最后诅咒道:“这群武夫,还不如养条狗有用,给根骨头就会摇尾巴。修行者要做大了吗?不服管控,要他们有什么用!”

    “一群老头子,不够果断啊,直接打杀就是了,顾忌太多。”他走来走去。

    “我们自己找人杀了他,研究他的尸体,正好可以完善烈阳菩萨。”房间中,他的影子保镖开口。

    “你想屁呢?!”秦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风尖浪口上,让我自己去折腾?”

    一群老头子不点头,他动用的资源有限,连开艘战舰都要申请。

    “他超凡了,打不死就要担心被他暗杀。对付他的话,不动用超常规武器,估计杀不死。”

    他恶狠狠瞪了一眼影子保镖,道:“以后,你给我注意点,别乱说话。”

    “是!”影子保镖低头。

    “今天,应该有人联系我们这边了吧,要购买微型机械人?”秦鸿问道。

    “昨天就有人联系了,今天又催促了两次。”影子保镖告知。

    “呵,昨天那些人刚从密地回来,便有人忍不住了,我知道他们是谁,卖给他们,看戏!”

    然后,秦鸿冷笑:“告诉实验室的人,现在都给我老实点,本分一些,不要去打陈永杰的注意,不要给我惹事!后面,超凡血液会有的,通过地下渠道购买,总有人会忍不住出手的!”

    次日,王煊动身,前往元城。

    大多数东方人都居住在中洲。

    苏城位于中洲中部区域,而元城则是最西部的城市。

    王煊乘坐飞船,仅一个小时而已,便从苏城到了元城。

    他初来新星时,就住在元城,在小区中看到一个很可怜的小女孩,得了天人五衰病。

    数次相见,那个孩子很让人揪心,自己都要死了,还反过来安慰她的妈妈,等她死后,让她的妈妈再生个弟弟。

    其实她不知道,她的父亲早在几个月前就去世了。

    当时,王煊听着她稚嫩的话语,心中大受触动。

    那个时候,王煊便决定,如果能帮助,他便尝试一下。

    他通过赵清菡了解到,得这种病的人目前无解,各大财阀中的病人都在吃采摘自密地的缓药。

    这次他在密地中采摘到了一些,不是什么灵药,但却能暂时压制天人五衰病。

    熟悉的小区,一些依稀有印象的人,可王煊却没有见到乐乐与她的母亲,按响门铃无人开门。

    “你问乐乐啊,太可怜了这一家人,半个月前,她就发重病了,被送进重症室了,大概率……没了。她的妈妈只回来过一趟,失魂落魄,放声痛哭,然后也离开了这里,便再也没有出现。”

    “真是让人揪心,这一家人太可怜了。”

    ……

    王煊离开小区,退订了房子。

    他一声长叹,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小女孩死去了吗?

    他见不得弱小过于悲惨,进密地顺带采摘了一些缓药,原本想尽一份力,可惜,太迟了。

    王煊摇头,人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还是觉得,那一家人过于悲惨。

    他想到了小女孩抱着雪白小猫孤独地坐在长椅上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那些话。

    她死后,想埋在周河边。因为,她和她的妈妈约定了,以后每年星星鱼洄游,飞满夜空的时候,她的妈妈和爸爸都要去看他。

    “其实,我真的想天天见到他们,我不想和他们分开。可又怕他们伤心,所以和妈妈约定,每年的这个时候他们去看我一次。”

    那时,小女孩一个人说这些话时,是落泪的,她让小猫每年提醒她的妈妈,有了弟弟也不要彻底忘了她,每年去看她一次就可以。

    王煊记得,小女孩和他聊天时,也露出希冀的光芒,希望他每年都去周河看星星鱼。

    那天和她告别,他走出去很远,小女孩还抱着小猫,在后方看着他,久久不愿收回目光。

    “我去看看你!”王煊来到了元城外的周河畔,只能发出最后一声叹息,他不是列仙,无力改变什么。

    ……

    半个小时后,周河畔的树林中,出现几名机械人,道:“王先生吗,我们老板想和你聊一聊。”

    “没心情,不想见。”

    “还是见一见吧,我们的自毁装置,能将这里夷为平地,即便是大宗师,多半也很难走脱。”机械人平静地开口。

    “你们这是绑架我了?”王煊问道。

    “你可以这样理解。”一个机械人点头。

    感谢:红伞伞白杆杆,谢谢盟主的支持!

    没那么晚,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早,明天继续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