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一十五章?王之蔑视
    灰血组织在新星有血色恐怖之称,名气非常大,在各种传闻中,很多血与乱都与他们有关。

    “今天,有人教育了灰血组织!”

    这则消息在特定的圈子中像是长了翅膀般,瞬间传遍各大财阀与顶尖的大组织,引发震动。

    “超凡者竟然可以做到这一步?”有人动容,陈永杰刚从密地回来,就立刻有了这种大手笔。

    灰血组织总共也就十个分部左右,现在直接就被人灭掉一个,损失绝对惨重,这在外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出手的只有两个人,干净利落,将一个地下核心基地摧毁,这要是对某些组织的首脑突袭,大概率能迅速斩首!

    一时间,各方都被惊到了,不得不深思,陈永杰之所以这么做,有被逼迫的成分,但也震慑的成分。

    这是要让各方掂量下,谁要狩猎超凡者,谁想针对他,那就要做好付出惨烈代价的准备!

    “吹开神话的迷雾,它正在从古代走来,从传说接近现实,难道我们要逐渐适应与超凡者共处吗?”有人沉声道。

    “人类中的个体实力竟能达到这一步,很短的时间内,灭掉灰血组织十分之一的家底,这种事想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有些大财阀的核心成员得到消息后,脸色都变了,超凡者出行必须得报备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在他们看来,这都不算人类了,属于极度危险的“物种”,两个人而已,就已抵得上一个恐怖的杀手组织!

    “确切地说,主要还是陈永杰一个人,他是超凡者,那个王煊只是宗师!”有人纠正。

    “不!那个王煊出现时,林地中的超凡物质不正常,像是山洪爆发,万一他也是超凡者呢?”

    某些组织的顾问神色凝重,没有将王煊彻底排除在外。

    “那些超凡物质如果真的是因为他的出现,而翻倍的扩张,那说明,他才是第一号的危险人物,其能量等级比陈永杰还要高!”

    有人提出这种观点。

    大组织最不缺的就是人,既然有所怀疑,那就需要做相应的预案。

    “让人跟进,仔细研究下这个王煊,他如果是超凡者,说明陈永杰都是在为他掩护啊,简直是惊雷,相当的恐怖!”

    即便王煊小心谨慎,但自这一日开始,他也被人盯上了,被怀疑了!

    那些顶尖的财阀与大组织,有自己高效的体系,一旦认真起来,十分可怕,他可能会暴露。

    有人做了一张图,老陈徒手撕裂高等机械人,传到网络上后顿时火爆了,不需要文字描述,自带话题与流量。

    平头哥不负众望,杀入热榜前十!

    接着,有人将老钟扛着战舰跑了的那张图找了出来,与寸头青年手撕六米高的最强机械人对比。

    “时代真的不同了,新星与旧土都有人成为超凡者,神话出现在我们的身边!”

    有大平台请来专业人士解读,告知大众,现实世界中真的有超凡者,古代的部分传说是真的。

    这种言论自然引发热议,普通民众经历了一次超凡冲击。

    很快,有人放出一张图,共有三个人物,图中有老钟扛着战舰跑的背影图,也有陈永杰手撕机械人的正面照,还有一个年轻人的侧影,站在高处,微笑着看向那两人。

    这张图景意味深长,绝对是有人故意做出来的。

    尽管老陈的图很朦胧,王煊的侧影更是非常模糊,但意境却很明显。

    “这是在告诉我们,还有第三个超凡者吗?更为年轻!”

    相关的圈子一眼看出,这是有人在试探,故意放出来的,有些组织的顾问的怀疑起了效果。

    “老钟扛着战舰跑,老陈将最强机械人撂倒,还有个神秘青年露出迷之微笑。”

    不知道怎么传出这样一句话,引发轰动与激烈讨论。

    有人在引导,让寸头青年冲上热榜第七名,而话题的封面就是那张“三人图”。

    “不会吧,我怎么看着这张图像是老王啊,这是有人要搞事情,将王煊推向风口浪尖。”

    钟诚第一时间发现状况,喊他姐姐过来,看热榜上的资讯。

    一艘豪华游艇上,周云呼朋唤友,一起出海了,举行海上派对,又开始了丰富多彩的旧生活。

    他也注意到热榜,立刻向一群朋友吹嘘,道:“看到没有?陈永杰,真正的超凡者,我曾与他同行,一起在密地中征战。我去……小王也登上了,还发出了王之蔑视,在那里俯瞰两大超凡!”

    虽然面容模糊,但他一眼就认出了那张“三人图”中的神秘青年。

    “周云,你不会在吹牛吧,我们知道你进了密地,但是,那些怪物,还有地仙城,有那么离谱吗?”

    “是啊,陈超凡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王之蔑视是谁?”

    游艇上,一群年轻的男女有部分来自财阀与大组织,身份都不简单。

    “我兄弟,王煊,在密地中是敢杀异域大宗师的猛人,死在他手中的怪物就更用说了,在地仙城更是震慑异域一群强者,现在想来,他……该不会真是超凡者吧?!”

    周云说到这里,吓了自己一大跳,他仔细回想在地仙城的经历,王煊与老陈曾向一群异域强者收保护费,太强势了。

    最后,他又摇了摇头,道:“他应该还不是超凡者,太年轻了,现阶段他要是能走到那一步,将来会走到什么高度?要不了几年,他多半就会成为地仙!”

    有人立时来了精神,道:“周云,要不你将他请出来,这人似乎很有意思啊,一块聚聚,反正大家都是年轻人,肯定玩得到一块。”

    一个漂亮的女生美眸灿灿,也附和道:“对啊,将这个王之蔑视喊来,一块玩儿,让我们看一看未来的超凡者,甚至是地仙!”

    ……

    凌启明看着网络平台上的图片,皱着眉头思忖,别人不信王煊是超凡者,他却有些上头,心中不宁静。

    他想到了陈永杰对他说的那些话,一时间,他有些出神。

    ……

    中洲最西部的区域,云雾高原上,一片密林中,惨叫声瘆人。

    郑辉满身血迹,被王煊弹指时,震断了整条右臂,粉碎性骨折,皮肉都要脱落出去了。

    早先,他控制机械人复制体开口,说王煊不过是个添头,用他来钓陈永杰,结果……真的实现了。

    但是,这种结局却有些不太美妙。

    他干了什么事?用一头史前巨鳄钓鱼,结果又引来了一条大鳄鱼,将他们灰血组织的一个分部在最短的时间内给灭掉了。

    他这是在主动招灾,自取灭亡!

    “你杀了我也没用,我没什么可说的。事实上,我真不知道总部在哪里,我们都是单线联系,听从总部的命令行事,我没去过那里!”

    “好好说话!”王煊又弹了一指,结果郑辉的一条腿爆开,骨茬都露出来了。

    对于这种冷血的杀手组织的分部负责人之一,他一点也不手软,亲眼看到那里进行各种泯灭人性的实验,他就没打算饶过这个组织。

    老陈对另外两人也施展了酷刑,一巴掌拍过去,那两个高层成员半边身子都烂掉了,差点全面的“骨肉分离”。

    灰血组织的三个人嘴巴都很严实,不愧是杀手头子,即便被敲断骨头,撕裂筋脉,他们也不松口。

    不过,王煊与老陈也没有打算让他们招供,只是在有意引导,然后以精神领域捕捉他们的思感,从而获取秘密。

    可惜,这三人真的不知道灰血组织总部所在地。

    这个恐怖而又血腥的组织,保密措施做的很到位,下面的人都只是被动接受命令,根本不知道核心层的底细。

    各分部间也没有任何联系。

    “什么都不知道,要你们何用?”老陈一巴掌拍出去,其中一人顿时飞出去二十几米远,然后在密林中轰然解体,化成一片血雾。

    郑辉与剩下的那人脸色煞白。

    他们知道,自己也马上要死了,最后这一刻还是有些惊惧的,深感组织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我没有想到,你也是超凡者,太意外了,这么年轻,如果传到外界去,估计所有组织都要震动!”

    郑辉刚说完,就看到一口飞剑劈来,将他的身体绞碎,他凄厉惨叫,这简直是凌迟般的酷刑。

    他也化成一团血雾,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老陈,你说现在是否有列仙回归了,正在观察新星的一切,也通过发达的网络资讯看到了你我的消息?”

    “有可能!”

    ……

    两人离开云雾高原,进入西部的大城市——元城,这时已经是深夜。

    一次绑架,终究是让他受损了,手机没了,他在元城重新购买。

    “老陈,你成网红了!”

    不久后,他们坐上一辆悬空列车,极速驶向中洲中部区域的苏城,在车上老陈的脸色黑黑的。

    他想低调点,结果有人似乎在拿着放大镜观察他,还将他送上了热搜榜,现在已经冲到第五名了!

    再这么下去,排在他前面的刚入狱的吴姓男星,还有那个正在举办个人演唱会的甜美女星,热度都要被他超过去了。

    这也就罢了,居然称呼他为平头哥!

    老陈决定,从今天开始养长发,改变形象!

    “别说我了,你也快暴露了。新星科技发达,各种手段防不胜防,无论你怎么隐藏,都会留下蛛丝马迹。现在,连王之蔑视都给你散布出去了,说明有人开始怀疑你了。”

    王煊点头,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居住在人口上千万的城市中,与财阀临近,真有人敢开战舰来灭一城吗?

    不敢屠城的话,其他武器对他无效了,现在的他已经相当的有底气了!

    王煊已经做好了暴露的准备。

    即便悬空列车速度很快,但终究远不如飞船,他们第二天清晨才回到苏城。

    一大早上,就有很多人联系上老陈,都是各种宴请,各种聚会。

    他与王煊拔掉灰血组织一个分部,一夜过去后,发酵的更厉害了,让各方都想近距离接触他。

    老陈客气的与人交谈,有些婉拒了,有些则真的推不掉,接下来他有的忙了,问王煊去不去?

    “不去!”王煊一口拒绝。

    “咦,这个地方得去,有人请我们去欣赏他的收藏,去看他收录的古代经文典籍!”老陈接了一个电话后,露出笑意。

    “有人主动邀请我们去看经文?!”王煊也呆住了,实在太意外了。

    老陈点头,道:“旧术在我们手上显现出非凡的力量,照耀出璀璨的光芒,有人卖好,想请我们去鉴赏,拉拢我们也属正常。”

    接着他又补充道:“趁现在有些财阀还不知道超凡者的能力,不知道我们能盗取经文,赶紧收集!”

    “就怕他们不会将好东西拿出来。”王煊说道,财阀与大组织从来不会做吃亏的买卖。

    “嗯,先看看再说!”老陈点头。

    请他们的人正是钱家,和老陈关系不错的那个老头子,曾送他去云雾高原。

    晚霞染红半边天时,王煊与老陈来到了钱家在苏城外的庄园中,有人领他们来到一座道观前。

    钱家的人介绍,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从旧土运过来的,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老道观。

    老钱早就等在道观门口那里了。

    刚一接近,王煊就动容,这个地方的神秘因子不算少,在超物质枯竭的新星上,这种地方几乎可以让人修行!

    他心跳加快,这样的地方绝对有羽化奇物,是可以让他开启内景地的净土,也是能让他陷入险境的古代陷阱地!

    感谢:15年,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