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一十七章?盗内景
    “小王,这种养生法,仅这一次有效,还是说以后还能进行?”钱安问道,是否可持续?这很重要,他颇为期待。

    王煊告诉他,养生循序渐进,正常来说,续命数载没问题!

    钱安的双目瞬间灿烂,根本不像是老年人的眼睛,炯炯有神,脸上挂满笑容,连皱纹都舒展开了。

    他们聊的更投机了,很快,钱安亲自去取出一本经书,送给王煊与老陈观看,竟是传说中的——五色金丹本经!

    它是金丹大道领域中的绝世秘篇之一!

    王煊曾接触到过这篇经文涉及精神的部分绝学,名为五色金丹元神术,是赵清菡帮他从钟晴那里交换过来的。

    王煊与老陈对视,刚才他们两个已经准备精神出窍,想在道观中踅摸下,看是否还有更惊人的经文。

    谁知钱安自己送出一篇重量级经文!

    在现世中,这已经属于金丹、元婴路线中的顶尖秘籍。

    “没了。”老陈精神出窍,转悠了一圈,确信道观中确实没有其他秘册了,想来钱家的经书也不能都放在这里。

    王煊开口:“我休息下,一会儿再帮你活血,催发五脏活性,效果还能再上一个台阶。”

    得到了顶尖秘籍,他想有所表示。

    同时,他更想精神出窍,去看一看这里的羽化奇物,想试试以精神天眼观察会有什么不同。

    王煊闭上双目不动了,老陈守着他的肉身,同钱安聊天。

    霎时间,王煊精神离体,瞬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神秘粒子从主殿那里扩张,像是涟漪荡漾。

    他快速接近,这里的羽化奇物是半截铜墙,真是以黄铜浇铸而成的,遭过雷劈,曾熔化过。

    它只剩下半米高的一小段,砌在主殿的的墙壁间,只露出部分。

    羽化奇物是它内部的一块骨,藏在铜墙中,骨内有残存着部分精神能量。

    王煊第一次以精神天眼这样观察,心中恍然,有所明悟。

    那残存的精神为一道虚淡的影子,沉眠着,寂静无声,在它的背后有一道朦胧的缝隙,像是连着一个模糊世界,向外逸散神秘因子。

    王煊谨慎的接近,发现那道影子像是死去了般,如果不去以精神触动,它似乎永远不会醒来。

    他心头一震,避开那道影子,牵引朦胧缝隙间中的神秘因子,并向里窥探。

    那里面是……内景地!

    一位羽化登仙者曾经的内景地!

    王煊让自己平静下来,片刻后,这才再次接近,又一次窥探里面的情况。

    内景地中也有一道虚淡的影子,如同死去了,寂静没有声息。

    他思绪万千,第一次洞彻真相,所谓的羽化奇物之所以能开启内景地,原来有着这样的本质。

    王煊拥有精神天眼,比以前更进一步了解到了真相。

    如果他激活外面的虚淡的影子,使之与内景地中那个共鸣,便会开启列仙留下的内景地,两个影子合一,昔日成仙者的残碎精神复苏!

    王煊尝试从那道朦胧的缝隙中直接汲取神秘因子,顿时牵引出浓郁的物质,滋养了他的精神。

    竟可以这样?!

    他看着这道缝隙,感觉自己的精神体能偷渡进去,但是他没乱来,那样做相当的冒险,动静过大,会惊醒里面的影子。

    王煊牵引出一股神秘因子汇成的小溪,浓郁的粒子流将他的精神包裹了,然后他赶紧离开,不敢太过冲动。

    老陈第一时间觉察到不对劲儿,周围的神秘物质明显激增!

    王煊的肉身很快被那种因子覆盖,五脏六腑都在发光,全身都有了一层晶莹的宝辉。

    “小王这是……”钱安吃惊。

    钱瑞、钱芊也发呆,第一次看到这样全身都发光的男子,宝相庄严,宛若神明盘坐,一层光晕将王煊笼罩了。

    他在催动最强经文,消化吸收这浓郁的物质,直到饱和!

    “我不是说了了吗,小王擅长养生之道,他在修行,恢复体力。”

    老陈面不改色的回应道,心中却在剧跳,小王这是在盗取列仙内景地中的稀珍物质?!

    不久后,王煊再次精神出窍,帮老陈牵引来一片浓郁的神秘因子,并告诉他具体情况。

    “精神天眼,观察入微,能发现列仙的影子,并避开他,还能这样用?”老陈羡慕的不得了。

    再一再二,王煊没有再三,他怕过于频繁,惊醒那两道影子,仅这两次的浓郁物质就足够他与老陈补充所需,远超过在云雾高原的消耗。

    然后,他又帮钱安“梳理”了一遍身体,这次给予他的神秘物质更多,老钱当场印堂发光,唬的钱芊与钱瑞瞠目结舌。

    “你以精神天眼带路,你觉得,我们能偷渡进那片内景地吗?”老陈动心了,暗中问道。

    王煊摇头,道:“大概率不行,一旦进去的话,估计会惊醒他,不被逼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冒险了。”

    晚间,钱安整个人声音洪亮,精神奕奕,身体有无限的活力,喜悦与激动无比,设宴款待两人,可谓宾主尽欢。

    钱安亲自将他们送到庄园外,派专车将他们送走。

    王煊在苏城住了下来,暂时准备在这座城市落脚。

    接下来的几日,老陈不时赴宴,与各方接触,他与王煊灭掉灰血组织一个分部的事还在发酵中,影响力巨大。

    王煊没有再去参与,他在思考后面的路,是否要走金丹、元婴路线?怎样才能快速提升自己。

    这些天,秦诚也在忙,报考林教授的研究生,要进开元大学的人体潜能研究学院,准备和所谓的“旧术正统”一脉教导出来的弟子门徒碰撞下!

    当年,林教授被人将胸膛打出一个拳洞,秦诚要帮林教授出口恶气,有王煊支持,他很有底气。

    他喝过地仙泉,更是服食过灵药,滋养了血肉,最近好处开始体现,实力开始慢慢提升,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在变强。

    “老王你有什么打算,最近看你都安静的如同石头般,在想什么呢?”秦诚问道。

    “在想后面的路,怎样才能成为地仙,怎么对付历史上活着但却实力严重衰退的真仙。”王煊平静地说道。

    秦诚发呆,感觉两个人没活在一片天地中,还能愉快的交谈吗?

    过了片刻他才道:“别说那么远了,近期有什么打算?比如挣钱养家,交个女朋友。如果你没有合适的目标,我带你去开元大学去看美女。”

    他又问道:“对了,赵女神滞留在密地了?我听钟诚说,那地方异常危险,她还能回来吗?”

    “应该没问题,过段时间应该就能见到她了。”王煊露出笑容。

    “老王,你不对!以前提赵清菡的时候,你可没有露出过这种笑容,你该不会和她发生了什么吧?”秦诚狐疑,而后看向他,观察他的脸色,道:“我去,老王,你禽兽啊,拿下赵女神了?厉害!”

    “怎么说话呢,难听死了。”王煊瞥了他一眼。

    “等会儿,你让我缓缓,这消息有点爆炸啊。”秦诚手抚额头,确实没有想到这种状况,最后叹道:“老王,你厉害。我可是听钟诚说了,赵同学在新星这边他们这些熟人中都很厉害,也有女神的称号,你这无形中可能得罪了一些财阀子弟!”

    王煊第一时间想到了因为凌薇而对他有杀意的变态——小宋。

    他顿时揉了揉太阳穴,道:“八字都没一撇,你不要去乱说话。不然,万一再出现一个护女狂魔,老赵来找我怎么办,都还没有一点眉目呢,我这不是冤吗?!”

    “先不说这个了,咱们的大学同学周坤、苏婵、李清竹、孔毅前几天看到那张王之蔑视图了,觉得很像你,联系我了,已经知道你来到新星,想聚会一下。”秦诚说道。

    新星这边同学真不算少,加上从旧土过来的,能有数十人。

    王煊点头,道:“我已经知道了,周坤、苏婵从你那里知道了我的联系方式,电话过我了,等过段时间吧,近期可能有些事情。”

    最近,他租住的这个地方附近不时有人出没,明显是被各方拿放大镜在观察,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或许会出事儿。

    王煊自语:“与其如此,我不如给他们直接接触的机会,不然总是暗中窥探我,实在让人厌烦。”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发现是周云。

    “小王,最近怎么样?要不要出来聚下,海上派对,月亮上聚会,各种好玩的地方你来选,我给你介绍一些新朋友。”

    “我最近有些事情要处理,以后约吧。你在哪里呢?”王煊问他。

    “我啊,和朋友在外太空赛飞船。”周云答道,一再邀请他,去天外放松。

    王煊还能说什么,这家伙的生活真的丰富多彩,让人羡慕,他确实应该和他学下,懂得让自己放松,不过他现在真没时间。

    他放下电话,道:“我决定了,先挣钱养家,争取也能买艘小型飞船,随时可以去九天之上采集各种先天能量精气。”

    “你想做什么?”秦诚问他。

    “开个养生殿。”王煊说道,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确实有这个打算。

    许多人都在窥视他,那么给他们可以接触他的机会,如果有什么麻烦,就提前引爆吧。

    同时,他确实准备藉此机会做几笔生意,获取旧术经文,现在钱安神采奕奕,精神焕发,一下子像是年轻了几岁,已经在小圈子中引起波澜。

    现阶段已经有人通过钱安向他递话了,想要和他谈一谈。

    王煊是个行动派,带着秦诚立刻在苏城选择合适的地点,但很快他就被打击的不轻,苏城的房价贵的离谱,任何一处商铺动辄都是千万级的。

    “这也……太夸张了吧?”王煊出神。

    “没办法,苏城是一线城市,寸土寸金,就是这么贵。”秦诚摊手。

    王煊看了下,地段好的、面积较大的房子,价格已经过亿。

    他只能摇头,这价格太离谱了。

    其实,他身上的东西如果变现的话,无比惊人,买下看中的房产完全没问题。

    但无论是太阳金长矛、地仙泉、山螺等,他都不会出手,这些东西以后很难再遇到了,用一些少一些。

    “我后悔了,灭灰血组织的时候,没有赚些外快!”他觉得,当时有很多机会。

    最不济,诛杀新术领域的两位超凡者时,哪怕收集一点血液,回来卖给钱安都行,绝对天价!

    “近期一直在修行,我都快忘记自己生在现世,活在红尘中了,我得挣钱了!”

    他现在有点盼着灰血组织找他来报仇了,再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收些账”。

    王煊低调的租了场地,租金昂贵的离谱。

    不得不说新星各种审批流程等都很快,他与秦诚短时间内就忙完了各种手续,挂上养生殿这块牌子。

    “这是旧术馆,切磋的地方吗?我们想试试身手。”

    正如王煊所料,果然有人迫不及待的“接触”他来了。

    “这里是养命的地方,不武斗,不切磋,你们走错了地方。”秦诚开口告知情况。

    “不,有这个业务,营业执照上注明了。”王煊开口,笑着对秦诚道:“以后这块归你负责。”

    “老王,你想害死我啊!”秦诚脸色变了。

    王煊道:“旧术需要对决与厮杀,你现在底子有了,但严重缺乏实战。”

    登门接触王煊的人第一时间退走了,没有滋事,因为钱安来了。

    接着,钟晴、钟诚姐弟到了,也来捧场。

    随后周云也来了,喊着:“小王,真的假的,钱老说了,这里可以续命五载?我爷爷都动心了,经文都准备好了,让我先来看看!”

    “要分人,看具体情况,看个人的底子如何。钱老不简单,追求心中的宁静,在家中复原了一座古道观,我在那里发现,特别适合他入静,帮他养生续命事半功倍。”

    王煊想摸摸底,不止是经文,谁家有千年道观、佛门古刹等,这些也是他的目标,不久后大概率能用上。

    这时,有人送来一封信,这年头在纸张上写信的人真的不多了。

    王煊撕开信封后,眼神凌厉了起来,信笺如血,带着腥味,这是被血染过的纸张,写了一段话:开业大吉,特来恭贺,十日内借人头一用。

    简单的话语,没有过激的漫骂、诅咒等,但是杀气腾腾,要取走王煊的头颅。

    底款是个特殊的符号,那是灰血组织的徽记。

    钱安一看脸色顿时变了,这个组织……被拔出一个分部后,还要继续,知道陈永陈是超凡者,还敢对与他关系莫逆的王煊出手?!

    “这是有人要掂量你,还是要血腥报复?”钟晴皱眉。

    “过了,这个组织找灭吧,敢这么明目张胆了,当年又不是没被教育过。”钟诚也开口说道。

    “有底气,大概率他们有恃无恐,或许,背后有大财阀支撑着他们也说不定。”王煊说道,眼底深处冷漠,有人想促使他加速“成长”吗?将会让他有更大的动力去变强!

    感谢:抗毒魏、yifenhun,谢谢盟主多次飘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