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一十九章?超凡败了
    “你们真的在一步一步逼我变强啊!”王煊站苏城中,眺望天边的云朵,杀意激荡而起!

    他不知道老陈怎样了,是否能活下来。如果噩耗传来,不管谁出手,他都要杀过去,将之连根拔起!

    钱安与老陈密线联系,有一段急促而短暂的视频,老陈满身是血,负伤不轻,他在逃亡中。

    这是王煊所不能接受的!

    老陈在被人追杀?

    “你不要急,我在了解后续情况!”钱安说道,并告知之前新得到的部分消息。

    老陈很谨慎,没有乘坐飞行在空中的交通工具,但他在离苏城不到三百里时,有飞船“失事”,如天外彗星撞击大地,俯冲向他。

    王煊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瞳孔收缩,握紧拳头。

    新星上有自己的规则,正常情况下不准动用超级武器对本土开火,不然的话一旦起冲突就如此,会有灾难性的后果。

    现在的确没有人违反规则,并未用战舰等来杀老陈。

    “飞船,一定是‘被失事’的!”王煊脸色很冷,心中的杀意更浓了。

    为了杀死老陈,那些人无所不用其极,这比超级武器的轰杀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煊准备出城,去接应老陈。

    “小王,老陈没有死,刚才我与他的密线又短暂的连通了,但他的情况不容乐观,伤势十分严重,而且有神秘强者在追杀他。”钱安再次联系上了王煊。

    “钱老,帮个忙,将老陈的精确坐标发给我!”王煊平静地说道。

    钱安沉声道:“小王,你千万不要冲动,连老陈都出事儿了,你要是闯过去,会白白将自己搭进去。”

    他让王煊保持镇定,他已经尝试去托关系,看能否联系上相关方,和他们谈一谈,从而保住老陈。

    王煊道:“你替我捎个话,想让我续命的话,可以!但前提是,立刻停止追杀老陈!”

    王煊踏出了苏城,按照早先得到的部分信息,朝着一方向赶了下去,他相信老陈如果活着,也会朝苏城方向逃。

    既然有人怀疑他是超凡者了,那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为了救老陈,他将彻底展现实力,去血洗那些人!

    一段时间后,钱安再次打电话过来,道:“小王,我托人去保老陈了,但是,那边的人似乎没有理会。他们只提到了你……不会死。”

    王煊深吸了一口气,这些人留下他,是为了给他们续命?想什么呢!

    他承认,这群人实力强大,手段毒辣,但却这么的傲慢,待杀掉老陈后,还想让他低头帮他们养生?

    当然,他也没有全信。现在情况复杂,真正的敌人是谁都没有浮出水面呢,他无法彻底相信任何人。

    紧接着,钱安告知老城的最新消息,道:“老陈接近苏城了,他在咳血。”

    老陈这是重伤之下,又跑出来两百里地?

    这时,王煊将强大的精神领域提升到了极限,眉心发光,奇景环绕,朝着某一个方向迎去。

    仅片刻后,他就觉察到了熟悉的气息,钱安提供这则消息无误,满身是血的老陈出现了。

    他逃的极快,像是贴着地面飞行,地面都被他踩踏的崩开了,他用尽力量,不顾一切的奔行。

    王煊心头一沉,老陈肩头都撕裂了,一条臂膀差点坠落下来,眼神涣散,完全凭着强大的意志在支撑。

    肉身之伤不算什么,只要没有残缺,老陈自己身上的福地碎片中就有地仙泉,可以藉它慢慢恢复过来。

    可是,他的精神为什么这样萎靡,要散掉的样子?

    王煊刹那迎上老陈。

    这一刻,老陈像是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双目越发缺少焦距,他艰难的吐出几个字,道:“小心……异宝!”

    然后,他就不支了,双眼合上了。

    王煊给他灌了几口地仙泉,并在他的伤口上洒了一些,将他背在了自己的后背上,手持短剑面向远方。

    “轰!”

    突然,一辆悬浮车从十几米高的空中坠落下来,很突然,向着王煊极速砸来。

    他心中大怒,一而再的用这种手段,现在又被“失事”了一辆飞行而过的悬浮车,真是要一手遮天吗?!

    总的来说,这种悬空车俯冲而来,远比不上一艘飞船的威力,震慑性意义更大。

    这是在展现他们在新星上的掌控力吗?还是说,确实认为他只是宗师?

    王煊双目幽冷,没有过于夸张的凌空横渡,只是恰到好处的躲避出去,背着老陈远离那里。

    他向后看了一眼,没有捕捉到神秘的追杀者的身影,老陈翻山越岭跑的太快,暂时摆脱了追兵。

    王煊背着老陈进入苏城,帮他处理伤势更要紧。

    路上不少人侧目,他没有理会,带老陈进入“养生殿”,仔细检查他的伤势。

    强如超凡者的身体也有很多伤口,这是飞船俯冲,强烈的大爆炸导致的,常人必死无疑。

    飞船失事时,猛烈撞击在地面,作用的范围太广了,身手再好的人都很难逃脱,会化成灰烬。

    老陈避开中心区域,冲了出去,但还是被能量光芒扫中,鲜血淋淋。

    当然,最严重的伤是来自冷兵器,他的一条臂膀差点被人斩断,这证明有超凡者也出手了。

    这些都不足以致命,以老陈的体质养上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

    让王煊不解的是,老陈处在昏沉中,他的精神领域中招了。

    “他提醒我,对方有异宝,是被某种宝物攻击所致?”王煊神色凝重。

    瞬间,他精神出窍,尽管可能有追兵赶来,但肉身就在身边,他不担心出意外。

    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精神脱离肉身后,他感知的范围更广了,可以进一步提前发现敌踪。

    现在他主要是探查老陈的精神领域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果然,在他的精神天眼下,一切无所遁形,老陈的精神领域中钉着三支暗红色的小箭。

    这让他心中震动,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真的是被宝物所伤!

    那不是实体箭羽,而是一种奇异的能量,插在精神领域中,再仔细看的话,小箭上铭刻着特殊的符号。

    “老陈,你能听到我的呼唤吗?”王煊没敢妄动,尝试将他唤醒。

    那片精神领域中没有丝毫的波澜,老陈比陷入沉眠中还要寂静,呼唤不醒。

    王煊探出精神,想尝试将其中一支暗红色的小箭拔出来,然而才稍微接近而已,他就感觉到了危险。

    他有种预感,真要触及那支小箭,将它拔出的话,可能会引爆它!

    竟然这么的棘手?王煊精神回归肉身,眉头深锁。

    “来了!”

    追杀老陈的人到了吗?王煊感觉有人在窥探。

    养生殿所在的位置虽然远远算不上最繁华地带,但路上也有不少行人。

    那人没有立刻出手,笑了笑,转身离去。

    毫无疑问,他还会回来,这是不想光天化日之下显现神通,露出非凡力量。

    王煊能够感应到,这个人不弱,有危险的气息弥漫,大概率是那件异宝让他心生警兆,那东西能威胁到他。

    “小王,老陈怎样了,他被你背进城中了?”钱安打来电话,颇为吃惊。

    “他负伤了。”王煊没有多说。

    “我让最好的医生过去。”

    “多谢,不过不用!”王煊婉拒。

    半个小时后,钟晴姐弟二人打过来电话,两人似乎大受触动。

    “陈超凡被人重创了?”

    钟家果然不一般,连他们身为小辈都得到了消息,可想而知,这件事儿在特定的圈子中传开了。

    的确如此,超凡者败了,这则消息在他们这个圈子中快速传开,在很短的时间内,引起相关群体的议论。

    “小王,有人传出消息,说老陈活不了。即便侥幸未死,也不会放过他。要我们帮忙吗?派人去接你们……”

    钟诚很够意思,尽管现在他在家里没什么话语权,但是热血上涌后,他想去救王煊与陈永杰。

    钟晴开口:“我试一试,游说家里人。不过我太爷爷没有苏醒,家里以稳为主,大概率不想刺激相关方,因为我太爷爷一旦醒来,也是超凡者,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有些敏感。”

    王煊在密地救过她的命,深更半夜去寻找她,将她从沼泽地拽了出来,这些她并没有忘记。

    “暂时不用,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王煊放下电话。

    很快,周云也联系上他,对老陈还是很敬佩的,结果得悉老陈受重伤了,可能要死了。

    “我爷爷说,那些人大概率不允许老陈活着,会雷霆出手,彰显威势。但会留下你的性命,将你带走。”他以密语低声告知王煊一些情况。

    超凡败了,正在发酵!

    在特定的圈子中引发很大的波澜,许多人都在静等最后的落幕。

    王煊挂断电话后,平静地坐在那里,他将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状态,用手摩挲冰冷的短剑。

    太阳落山没有多久,路上还有行人,那个神秘人就来了。

    只要不是白天人最多的时候,他的一切行动以及造成的后果等都很容易善后,他身后的势力掌控力极强。

    “超凡败了?可是来的人也是超凡者啊……”王煊坐在房间中。

    不过,能驱使超凡者,也足以说明了那些势力的强大与恐怖。

    一个黑衣男子从路的尽头走来,手中提着一盏灯,镌刻着岁月的痕迹,带着斑驳的古意,灯芯发出暗红色的光焰。

    “异宝,财阀挖出的好东西太多了,以前我只是在关注他们收录的经文等,现在看来忽略了一个重要方向,他们也挖出过一些重宝!”王煊反省。

    在新星的现代社会中,这个男子穿着复古,周围黑漆漆一片,所有路灯都熄灭了,只有他手中那盏古灯映照着他那张冷漠而僵硬的面庞。

    隔着还有上百米远,那个男子手中的古灯发出朦胧的光华,灯体上镌刻的箭羽印记像是有了生命,被注入暗红色的火光后,向外飞出一道光束。

    一支暗红色的小箭极速而来,飞向养生殿!

    ……

    “一切都将落幕了,超凡者要么低头,要么死去,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我们制定的规则之上,超凡败了!”远方有人开口。

    同时,密密麻麻,无数的微型探测器化成昆虫,飞向养生殿,要记录下那一切。

    感谢:封情藏爱1986、一丢丢的丢丢1、上仙齐天,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