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章?大幕揭开
    路灯全部灭熄灭,城市的这块区域一片漆黑,一道暗红色的光束划破沉闷与压抑,极速没入养生殿内!

    房间中幽暗,没有灯光。王煊双目清澈,挥动短剑,顿时像是有一道刺目的匹练瞬间绽放,向前斩去。

    暗红色的箭羽穿墙而过,留下极小的箭孔,它很短,仅有签字笔那么长,但非常精致。箭体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流动红色光晕,在其后方更是带着长达数米的尾光,妖艳而慑人。

    它像是一颗红色的流星,突兀地从域外砸落房间中,要毁掉这里的一切。

    短剑璀璨,精准而有力的劈在不足巴掌长的暗红小箭上,剑刃锋锐无匹,无声无息,将它截断!

    王煊没有惊喜,反而皮肤绷紧,他像是幽灵般快速闪避,在房间中留下成片的残影,他寒毛倒竖。

    被斩断的箭羽霎时间合在一起,重新化成一支完整的暗红色小箭。箭杆上特殊的符号流动蒙蒙光辉,让昏暗的房间都充满妖异的红晕。

    嗖!

    小箭快如闪电,追逐着王煊飞来,锁定了他,要钉进他的精神中。

    他手中的短剑也不是凡物,但他从未催发出过奇异的符文,目前只是在依靠它锋锐的剑刃。

    他倏地收起短剑,不再用它格挡。

    灼热而刺痛的锋芒逼近,王煊甩头,避开那飞向他眉心的红色光束,他双眼爆射出实质化的光束。

    他以精神干预现世,改变箭羽的轨迹,但整片精神领域都有种疼痛感。

    这支箭羽太异常了,严重威胁到了他。

    箭羽飞过去的瞬间,又刹那调头,暗红光束交织,密密麻麻的符文浮现,极速而来,要钉入他的体内。

    王煊数次挥动手掌,以秘力向前轰去,但都没有太大的效果。

    他体会到了老陈的无奈,面对这种异宝,根本躲避不了,而且无法有效毁掉。

    只能以精神领域硬抗吗?

    这大概率不是一般的宝物,是财阀从古代神话时期挖出来的东西,现在被他们激活了,威能莫测。

    王煊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异宝,没有什么经验,他运转石板上记载的经文,肉身与精神共振,让自己力量暴涨。

    他接连弹指,一道又一道雷霆绽放,在黑夜中震耳欲聋,全部打在暗红色的箭羽上,它虽然折断过,但最终又现!

    王煊发现,所有攻击手段,都不如直接以精神领域去干预更有效!

    但老陈是前车之鉴,现在还处在活死人状态中。

    宝物,不是说说而已,王煊在今夜对于古代超凡时期遗留下来的异宝,有了最为清醒与深刻的认知。

    一件真正的宝物,足以改变战局!

    这不是在他密地中所见到的那些兵器,这是古代大教遗址中出土的真正奇物,有惊人的威能。

    他并未慌乱,因为他对自己还有信心,所有奇景共振,全部浮现了出来。

    带着雾气的仙山、坠落红日的火山岩浆地、蓝色湖扩张成汪洋……与他的精神领域凝结为一体,让他更加的强大了!

    哧!

    暗红色小箭飞向他的体表,这次躲不开了,而王煊也没有想再被动下去,精神力暴涌,奇景共振,与现世共鸣。

    红色的小箭刺进他的精神领域中,没入那片坠落红日的岩浆地,被奇景吞没,束缚在那里,被抵住了。

    这些奇景是什么?王煊踏入超凡领域后,沟通神秘的精神世界,捕捉到到一角之地,让其显化。

    正常来说,即便神话没有腐朽的时代,也没有人可以在这个层次窥视到那一层又一层神秘的精神世界。

    当然,王煊也只是触及到第一层精神世界模糊的一隅,接引来丝丝缕缕的奇异能量,形成奇景!

    暗红色的小箭陷入奇景中,彻底沉寂了!

    房间中恢复黑暗,没有灯火,只有王煊的一双眼睛熠熠生辉,他心中有底了。

    古代超凡时期的宝物,的确强大的离谱,但是,他能走到这一步,形成奇景,也足够非凡。

    即便是在古代,他在这个境界撬动第一层精神世界,都会有种说法,可以对抗传说中的异宝!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电光石火进。

    自黑衣人提灯出现,到现在箭羽暗淡,都不过是刹那间的事。

    王煊觉察到,在街道上,在半空中,密密麻麻的微型探测器飞来,要接近这里,要进入房间中。

    一道恐怖的电弧飞出,撕开黑暗,照亮路灯熄灭的街道,那些造价昂贵的探测器成片的坠落,被摧毁了。

    顷刻间,整条街道又陷入漆黑中。

    黑衣男子没有停下脚步,提着古灯,步履平节奏不变,依旧在接近养生殿。

    他的整张脸冷漠而又僵硬,仿佛戴着一张没有表情的面具,在暗红色的灯焰下,有些阴冷与吓人。

    此时,街道上已经没有人,只有他有力的脚步声。

    “有些意外,那里有超凡级的雷霆绽放,是陈永杰复苏了,还是那个王煊真的也是超凡者?”

    远方,有两人盯着这边,借助高科技手段窥探整条街道上的动静。

    “无论是谁,刚才都应该中了一箭,坚持不了多久。”

    与此同时,他们两人抬头,一艘战舰像是阴云般无声的接近,出现在苏城的上空,在这个没有星月的夜晚,它显得如此的狰狞,带给人压抑与恐怖之感。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强大的震慑。

    在这个时代,那如钢铁丛林般的舰体一旦开火,足以碾压一切!

    ……

    晚间,各方都在等待消息,静等此役落幕。

    “什么,有战舰悬浮在苏城上空,他们要干什么,那里可是人口千万级的城市,他们过分了!”

    “雷霆出击,彰显威势。但也不能坏了规矩,即便只是横空而过也不行,万一出了意外呢?”

    第一时间便有人施加压力,任何人都不能踏过红线。

    战舰无声的远去,消失在天际尽头。

    这时,相关的圈子在议论,无法宁静,因为马上就要有结果了,出手的大势力早已对外放风,去结束一切!

    超凡者败了,这是目前的看法,很难改变结局。

    漆黑的街道上,那个男子已经来到养生殿近前,并且发出了第二支箭羽。

    古灯朦胧,灯芯中红色光焰交织,箭羽如虹芒,没入房间中。

    这次王煊没有躲避,精神领域与奇景凝结为一体,浮现在体外,像是一张大网张开了。

    暗红色箭羽如流星坠落,没入蓝海奇景中,瞬间寂静了。

    穿着复古服饰的黑衣男子,面无表情地踏足这片建筑物间,超凡力量流转,他的实力果然不弱。

    一刹那,他进入房间。

    王煊轰出一拳,雷光璀璨,向着那个男子打去。

    黑衣男子十分镇静,手中的古灯摇曳出光晕,光焰交织,将他覆盖,形成一层保护光幕,同时又一支箭羽飞了出来。

    当王煊以奇景收走第三支暗红箭羽,眼神依旧灿烂后,这个人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的攻击没有起到相应的效果?!

    灯盏是真正的宝物,神话腐朽后,都能传承到现在,足以说明它的非凡,价值连城!

    黑暗中,一道又一道雷霆落下,全部劈在他的身上,灯焰绽放的光幕成功挡住了,但是,光幕也在轰鸣,在暗淡。

    黑衣男子意识到糟了,这盏古灯的超凡能量不断被消耗,终究会出大问题,需要补充超物质了。

    他也在发动攻击,抬手间,浓郁的火光沸腾,要焚灭一切。但王煊一拳砸落,光焰全部熄灭!

    黑衣男子的心沉了下去,对方的实力比他强一截,古灯超物质稀薄了,无法发挥作用,他绝对不敌对方。

    这么年轻,却如此的强大,他内心震撼,这个王煊真的是一个超凡者!

    他瞳孔收缩,心神都在颤,这才是第一个号危险的人物,比陈永杰更恐怖,这是隐伏在水下的真正大鳄!

    尽管有人猜测,这个年轻人有些不对头,但真正亲身经历后,他还是被惊到了。

    他转身想逃,一道绚烂的剑光截断了他的后路,那是一口飞剑向他劈来。

    光幕剧烈晃动,而后开始塌陷!

    那个年轻男子也到了近前,一拳压落,打的本来就暗淡的光幕全面凹陷,愈发的没有光彩了。

    像是瓷器在碎裂,光幕被撕裂了,王煊的拳头轰了进去,剑光更是将那男子的黑衣斩出火星。

    那不是复古的服饰,本身就是古代遗留下来的护体宝衣,不过在锋锐无比的短剑下,还是被轻易地斩开了。

    到了这一步,他的结局已经不可改变,他最大的倚仗就是那盏古灯,但现在它的超物质枯竭了。

    王煊一只手按在他的头颅上,让他的头骨当时就凹陷下去了,内部的脑组织彻底被摧毁。

    与此同时,剑光扫过,黑衣男子的身体被绞成数段,鲜血四溅。超凡者生命力顽强,王煊不可能给他留全尸。

    直到这时,古灯彻底熄灭,坠落向地面时被王煊一把接到手中,这件宝物易主。

    王煊双目深邃,望向远方,这是结束吗?不,一切才刚开始!

    他相信,想绞杀他与老陈的大势力也不想这样落幕,有一方要付出更多的血与生命!

    ……

    “不知道小王怎样了,那些人说要留下他,只取老陈的性命,让人遗憾而无力。”周云觉得,灯红酒绿的生活无味了,关键时刻来临,他只能干瞪眼,被动等待不好的消息传来。

    “王煊与老陈他们……”钟诚也在叹气。

    特定的圈子中,所有人都在等待消息,在议论,虽然知道超凡败了,但还是想等到最终的落幕。

    ……

    王煊低头,看到了超凡者断裂的身体中竟被植入了芯片,他也感应到了远方有两人在窥探。

    “血才刚开始流,大幕刚刚揭开!”他平静地开口。

    感谢:明月有瑕、请叫我大叔、叁生缘全红,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