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一章?反击超级财阀
    王煊看着地上的尸体,一位超凡者体内竟被植入了芯片。

    “我低头,看到的是你的现状,悲惨的落幕。你低头,看到的是财阀的脸色,从此不自由。”

    除了芯片外,还有其他东西,黏在他的血肉中,甚至在其脑组织中都有东西,难怪他麻木而又冷漠。

    一位超凡者彻底沦为别人手中的工具,也是可悲。

    远方,躲在高层建筑物上的两人有所感,他们手腕上的超脑发出略显尖锐的声音。

    “什么,我们的人死了,失去了生命体征!”

    “带着古代强大的异宝去狩猎,竟然会失手,将自己的命搭上?”

    两人的脸色都变了,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一阵惊悚。

    突然,王煊提前生出警兆,精神力刹那如同浪涛席卷,将地上的几段尸体带动着,冲上夜空。

    而后,他的精神体刹那回归肉身。

    轰!

    街道的高空中,发出恐怖的爆炸,火光冲起,一片伞状的能量翻腾,照亮了漆黑的天空。

    超凡者的血肉很坚韧,普通的力量很难撕裂,但是现在,那几段血肉不仅爆开,而且化成了灰烬。

    可想而知,这要是在建筑物与人群中爆开会有怎样的后果。

    “都死去了,还是工具。”王煊以强大的精神领域,感知周围的一切,确信只有一里地外的高层建筑物上有敌意。

    霎时间,他精神出窍,在夜空中如同闪电般远去,直接赶到这栋高楼的天台上。

    这里有两人,原以为躲在一里地之外,足够安全,根本没有意识到还是存在危险。

    两人身上背负金属翼,那是动力装置,可以让他们瞬间冲上夜空,极速的远去,事实上他们也在这样做了。

    在他们的背后,发出轻鸣上,一对漆黑的金属翼展开,两人准备刹那远去!

    如果遇上其他超凡者,他们的计划没问题,但是,他们不会想到,在这个层次而已,王煊就可以精神出窍数里地!

    其他超凡者,只能在肉身附近徘徊,很难远渡。

    现在,王煊给他们上了一课。

    砰!砰!

    两人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用力推了把,撞在了一起,羽翼受损,跌回楼顶天台上。

    能量火花四溅,他们的金属翼在变形,而后居然折断了,有莫名的力量毁掉了他们的动力装置。

    王煊精神出窍,最多可远行五六里地,现在不过是一里之遥,他并未觉得特别吃力。

    “姓名,年龄,出身……”

    莫名的的声音响彻在两人的心中,像是在审问罪犯,但却看不到人,让他们从头凉到脚,冷汗冒了出来。

    两人保持沉默,没有回应。

    事实上,王煊也不需要他们回答,以精神波动问话与引导,然后直接捕捉他们因为慌乱而出现的剧烈波动的思感,获取有价值的信息。

    果然,一瞬间,王煊便洞悉了他们的身份,与顶级大势力有关,属于某个家族的成员,但远远算不上核心层。

    孙家,真正的超级财阀!

    在新星可以称之为超级财阀的只有五家,比如钟家、秦家便位列其中。

    早先,王煊还在猜测,秦家是不是这次的主导者,现在虽然还不能排除秦家,但另一家却被坐实了。

    孙家作为超级财阀,实力异常雄厚,传言他们参与了新术发源地——超星的挖掘,有很大的影响力。

    眼前这两人有一定的实权,长期干脏活、累活,负责调度某些力量,这也是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你们两个级别还不够,凭你们大概率还不能全面指挥那名超凡者,更多的作用是负责协调各种关系吧?”

    王煊再次开口,以精神领域影响他们,让两人心中恐惧,不可避免的想到那些问题。

    即便他们不说,王煊也可以捕捉到答案。

    “意外,竟有一条大鱼在苏城?!”

    王煊原本很失望,这两人虽然也是孙家的成员,但算不上嫡系,远离核心层。

    现在,他洞悉两人的念头,有了很大的收获。

    孙承权,超级财阀中的嫡系成员,接近四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在孙家青壮代中的排序中较为靠前,大概在五六名的样子。

    即便孙家隐藏的秘密很多,很早就低调的参与了超星的开发,可超凡者对于他们来说也异常重要。

    所以,孙承权亲自来了,平日就是他负责与这名超凡者接洽,连那盏价值连城的古灯都是他带着那名超凡强者从孙家的秘库中挑选的。

    “超级财阀,嫡系成员,我还真的没有杀过呢!”王煊平静地说道。

    楼顶上的两人寒毛倒竖,虽然看不到那个人,但是,他们大概猜测到了,是那个年轻人王煊,要对他们孙家的高层动手了!

    陈永杰昏沉,已经被重创。现在看来,那个“不靠谱”的猜测成真了,年轻的王煊不仅是超凡者,而且更恐怖。

    一时间,两人惊悚!

    很多年了,都没有人敢对超级财阀的嫡系成员动手。

    砰!

    王煊以精神控物,将一人倒转过来,头颅朝下,重重地砸在楼顶上,当场黏糊糊一片,那人的脑袋不成样子了。

    “今天,你们动作不少,飞船‘被失事’,悬浮车‘被坠落’。现在反过来了,也让你们体会下,‘被自杀’!”

    王煊冷漠的话语让还活着的那个人恐惧到了极点,终于绷不住了,颤抖着叫了出来。

    “不要杀我!”

    砰!

    回应给他的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导致他坠落下高楼,直接砸向空无一人的地面。

    接着,死去的那人也坠落了下去。

    两人“被自杀”,但是这里留下了足够的痕迹,表明他们死的不正常。

    而这恰恰就是王煊回应给超级财阀孙家的,用与他们相近的手段来报复。

    无论怎样说,这都是孙家的人,即便他们只是中层成员,但双双坠楼,死在一座大夏下方,依旧会是大新闻。

    很多年了,没有人敢对孙家开刀。

    王煊的精神瞬间回到养生殿,肉身张开了眼睛,黑暗中像是有两道闪电划过。

    他用手机查地图,寻找孙承权所在酒店的位置。

    “不算远,只有两里地。这是想近距离欣赏超凡者被压制,被消灭的可悲下场吗?”

    王煊喝了一口地仙泉,要保持精气神处在最巅峰的状态中,毕竟这次距离稍远,而他想做的事情动静有点大。

    短暂休憩十几秒,他扫视附近这片区域,没有敌意,没有异常,然后他就再次精神出窍了,极速远去,冲向扶摇大酒店。

    ……

    “不知道老王怎样了,以他的性格,能低头吗?如果眼睁睁地看着陈超凡被杀,而且是惨死在他眼前,老王会不会炸啊?”钟诚走来走去,在这个夜晚,他皱着眉头,一直在等待苏城的最新消息。

    钟晴很安静,她也在关注财阀圈子的消息,但是,她却有另外一种猜测。

    “他是超凡者吗,会不会绝地反击?!”她心思细腻,在密地中仔细观察过,王煊在地仙城面对异域那些人时,太自信了,绝非是因为老陈的关系。

    另一座城市中,周家,周云叹道:“陈超凡如果死去,小王冲动之下,会被会将自身也搭进去?那些人可不是善类啊!”

    这一夜,各方都不平静。

    “孙老,这么晚打扰了。”赵泽峻在联系超级财阀孙家的高层,很客气,以晚辈的姿态交谈。

    “小赵啊,你的意思我明白,想保下那个年轻人王煊是吧?原来他在密地中救过你的女儿啊。说起来,清菡是个好孩子,聪敏有头脑,要是能嫁入我们孙家就好喽。”

    孙家一位老者孙荣廷淡笑着,平和地同赵泽峻通话。

    “如果那个王煊本分,听话,不会有什么危险。可如果他不够成熟,不理智,有过激言行的话,大概率会吃不少苦头,约莫着会伤残。”

    孙荣廷平静地开口,他的确有底气。孙家是超级财阀,如日中天,尤其是最近两年积淀下了足够可怕的力量。

    “今天凌启明也找过我,想保住陈永杰的性命。我知道他们年轻时有交情,但我依旧拒绝了,明确告诉他,这已经上升到了意识领域之争。超凡已经败了,不低头就得死!”

    孙荣廷放下电话,没有再多说什么,自始至终都很淡然,手中把玩着一个黄澄澄的小葫芦。

    ……

    这个夜晚,很多人都在等待苏城的结果。

    各家也都在议论,不管出于什么立场与心态,众人一致觉得,没什么悬念了。

    这次行动的背后,有超级财阀支撑,将会非常恐怖!

    苏城,王煊精神出窍,几乎是瞬间就到了两里地外的扶摇大酒店。

    孙承权作为孙家嫡系,在这代人中排序相当的靠前,属于实力派人物,安保措施等自然很到位。

    他们包下了一整层,身边不仅高手保护,更有顶级机械人守着。

    刚才超凡者在半空中发出火光,引起了孙承权的高度警惕,他知道出事儿了,直接起身,下令离开。

    他们快速到了广阔的楼顶,作为顶级酒店,天台很大,可以停放小型飞船。他们想快速远去,反应不可谓不快。

    然而,王煊可以精神出窍,无视两里地的距离,刹那悬浮在半空中,冷漠地看着他们。

    很快,他就捕捉到一些人的思感。事实上,他通过那些人的言行举止,也能判断出谁是正主。

    孙承权,超级财阀孙家的高层,真正的嫡系人物,被盯上了。

    王煊一个俯冲,正在接近飞船的孙承权顿时一个踉跄,在他的脖子上腾起一片朦胧的光晕,将他覆盖。

    那是一块玉石,样式古老,被雕刻成了护身符的样子。

    王煊皱眉,第一次冲击居然被挡住了,孙家果然底蕴深厚,身上有超凡物件。

    不过,他没有在意,那块玉石远无法和古灯相比。

    “快,离开这里!”在护身符发光的刹那,孙承权的脸色立时难看无比,一群人冲上小型飞船。

    “喀嚓!”

    孙承权胸前的玉符出现裂痕。

    “附近有超凡者,快走,马上离开苏城!”孙承权急躁的大叫。

    飞船启动了,腾空而起。

    王煊皱眉,还想从孙家的嫡系中问出一些有价值的消息呢,但现在来不及了。

    在飞船起飞的刹那,孙承权身上的玉符炸开了,并且喀嚓一声,他的脖子被扭断,头颅转到了身后。

    其他人毛骨悚然,脸色全都变了,有人大喊:“加速,远离苏城!”

    飞船启航后,很快就会超出王煊所能离开肉身的极限范围,在这最后关头,他在飞船中出手了。

    喀嚓!

    小型飞船中传来恐怖的声音,能量火花四溅,那些人脸色煞白,飞船的主控室出现可怕的裂痕。

    接着,其他区域,尤其是能量传输系统也出问题了。

    小型飞船中,所有人都恐惧的大叫了起来。

    高空中,火光闪耀,飞船启航后正极速冲向城外,即便内部出了状况,轨迹也已无法改变。

    “你们不是喜欢搞些‘被失事’的空难吗?满足你们!”城内,半空中,王煊的精神体眺望城外。

    今天,老陈就是被失事的飞船先行炸伤的。

    轰!

    苏城数十里外,一片山林中,一团刺目的能量爆炸开来,小型飞船撞击在山中,彻底崩碎,那片山地都熔化了。

    王煊的精神回归肉身,睁开了眼睛,十分沉静。

    “只杀你们高层中的一名嫡系成员,不够啊,你们流的血太少了,而你们大概率也不服气。”

    他知道,这件事还远未到结束的时候!

    这个夜晚,各方都在等待最后的结果,苏城的消息一旦传出,必然会引发巨大波澜,注定成为一个不眠之夜。

    感谢:烟雨风花雪,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