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二章?深夜惊雷
    整条街道十分安静,路灯熄灭后一直没有亮起。

    王煊静坐,仔细感应许久,方圆数里内没有任何问题。然后,他的目光落在桌面那盏古灯上,接着又看向病榻上寂静不动的老陈。

    ……

    夜间,许多人都已经等了很久,虽然早已猜测到,很难再有特殊的变化出现,一切都将画上一个句号。

    但一部分人依旧在关注,想亲耳听到苏城的结局。

    “有点意思啊,在这个夜晚不少熟人居然都在守着,都在等待苏城那边的消息。”平原城,秦家,秦鸿笑着开口。

    他坐在那里,轻轻摇动手中的酒杯,酒浆在灯光下泛出淡金的色泽,他的嘴角露出一缕冷漠的笑容。

    “说到底终究是一两个侥幸冒尖的武夫而已,不值得我特意关注。有新消息时,再告诉我。”秦鸿来到楼顶,看着星月,悠然欣赏迷蒙的夜色。

    他对修行者一直反感,尤其是他的亲子死在月亮上后,他的敌意更重了。

    一座古老的地宫中,灰血组织的总部,有人发出嘶哑的声音:“要去补发血色诛杀令吗?上次有人冒充我们,故意将水搅浑。”

    “老陈,一路走好。我尽力了,还是保不住你啊。”凌启明在家中复建的一座古庙中站着。

    他想到年轻时与陈永杰在旧土的那些往事,他只能摇头叹息,他亲自联系过孙家的人了,但没有任何效果,孙荣廷摆明要赶尽杀绝。

    钟家,老钟的次子钟长明叮嘱后人,不要出去惹乱子,钟家保持平静与稳定即可,不参与外面的那些事。

    超级财阀孙家有人在交谈,道:“这个晚上,一波又一波的人联系我们。尤其是那些生命研究所,对陈永杰的血肉很感兴趣。旧术领域的超凡者,这种实验材料确实难得。”

    “心脏留下,其他血肉可以卖。头颅保存好,用培养液维持活性,全力去研究旧术超凡者精神能量的秘密。”

    孙家有人非常平静,着手准备处理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将派出专业人士去解剖陈永杰的身体。

    新星的大机构、财阀等,这个特定的圈子中,不仅掌握实权的人在关注超凡者的事,连年轻一辈的人也在谈论。

    “孙哥,听说你们将刚冒头的超凡者按死了?周云最近一直在吹嘘,他和超凡者在密地中探险,说地仙城怎样神秘与危险,现在好了,他推崇的陈凡都被杀了,看他还怎么吹!我都替他尴尬,我觉得他很长时间都不会出门了。对了,孙哥,我二叔让我务必要从你们那里购得一部分超凡血肉,他负责的那个实验室很需要这种材料。”

    孙逸晨手持电话笑了笑,这一晚他已经接到几个类似的电话,道:“宋坤,跟我还玩这种虚的?不就是想要陈永杰的血肉吗,会给你们留一些。都什么年代了,歼星舰都要出来了,以后更厉害的神话生物出来了都照杀不误!”

    这个晚上,周云、钟诚由开始的担心,到现在觉得窝火,认识的熟人中居然有人在背地里调侃他们。

    早先,有些人还曾和周云一起出海,对密地很向往,对超凡者十分感兴趣,想要结识老陈与王煊。

    现在得悉超凡败了,有人暗地里嘲讽,笑话周云与钟诚,说他们结交的所谓未来神话人物不过是纸片人,这么快就被人收拾掉了。

    当然,更多的人则是静观,觉得没必要拉踩,不参与,不下场,只安静地看结果。

    “真是气死我了!”钟诚走来走去,被气了个够呛,连他喜欢的一个女生居然都在说,他的眼光有问题。

    至于周云,一怒之下,直接连夜启程,乘飞船跑新月上去了。

    他无力挽救王煊与陈超凡,还被人奚落,感觉胸口憋闷,存着一腔吐不出去的郁气,不想在新星上带着了。

    钟晴很淡定,看了一眼她的弟弟,道:“有什么可气的,你看真正跳脱的,出来说怪话的,不就有数几个人吗?不是过于年轻肤浅,就是心怀叵测,另有目的。无视就好了,等你从钟家走出去,有人还是会围着你转。”

    “我想证明我自己,早晚有一天,我要成为剑仙,而不是靠家里。老王、老陈,唉,真希望你们活的久远点,保住性命,我还指望你们在前面开路呢。”钟诚沮丧。

    ……

    突然,深夜起“惊雷”,炸响在财阀与大机构的圈子中。

    顷刻间,那些还在议论,还在等待,还在交易超凡血肉的人,都安静了,短暂的陷入死寂中。

    这个特殊的圈子,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整片世界都无声了。

    然后,轰的一声,引发巨大的动静,像是一颗小行星砸入瀚海中,大浪滔天,席卷四面八方。

    “苏城有变,去绞杀陈永杰与王煊的人出事儿了?”

    “孙家的人马失利了,疑似有重要人物死在那边!”

    “消息可靠吗?超凡不是了败了吗,一切都快下了帷幕,怎么会传出这种消息?!”

    很多人在打探,为了向高层汇报,下面的人将各种渠道都利用了起来,很快就有了确切的信息,甚至有图片为证。

    孙家得到消息时,震惊了,孙承权居然死了!

    飞船失事,坠落在苏城数十里外的山地中,一个人都没有活下来,飞船残骸都被能量系统烧的熔化了。

    他们的专业队伍都准备动身了,要去解剖陈永杰,研究旧术超凡者的精神能量,和各方都谈好了价格,即将交易超凡血肉,现在居然听到这种噩耗!

    孙家震惊,而后愤怒,超级财阀嫡系成员死去,大概率是非正常死亡,多少年没有这种事情了?

    孙荣廷脸色冷漠,坐在那里没有动。他意识到,这件事儿偏离了应有的轨迹,必须纠正过来!

    平源城,秦鸿放下酒杯,起初误以为是假消息,好半天才回过神,道:“孙承权居然死在那边,谁干掉了他?这是要出大事儿啊。”

    最先得到消息的自然是钱家,他们的大本营就在苏城,而钱安本身就在城外的一片庄园中。

    他第一时间就去拨打王煊的手机,但是没有人接通。

    凌启明听到传闻时,直接愣住了,他刚才都已经提前为老陈送行了,还烧了一捆纸钱呢,结果事件出现转机。老陈昏迷,是谁在出手,难道是那个年轻人?!

    赵泽峻得悉后也一阵出神,事件突然逆转,孙家的人居然死去了,确实大大超乎他的预料。

    随后,他又蹙眉,因为这件事并未结束,而是会出现一轮新的风暴,孙家必然被激怒了,他们不会这样收手!

    但他还是惊叹,苏城那里了不得,超凡未败,竟这么的强势。

    灰血组织所在的神秘地宫中,有人问道:“血色诛杀令颁布了吗?没有的话赶紧收回来,先看一看情况!”

    “我叔父孙承权死了,绞杀超凡,竟发生逆转?谁干的,陈永杰不是昏沉了吗?”孙逸晨震惊。

    同龄人中,不少人都来电找他确定消息,形势变化之快,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当钟诚听到消息时,先是发呆,而后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叫出声:“我#,王煊、老陈逆天了!”

    “稳重点!”钟晴瞪他,但她自己心中也不平静,一双漂亮的眼睛很灿烂,她的某些猜测在渐渐被证实。

    “周哥,哪里呢,看到消息了吗?!”钟诚联系周云。

    “月亮上呢,怎么了,小王与老陈去了吗?唉,我心中难受,有些受不了。你替我多烧点纸吧,我先缓一缓,过两天再回去。”周云失落,精神萎靡不振。

    “你胡说什么呢,是孙家的人被干掉了!”

    “我#!”周云瞪大眼睛。

    他们都在第一时间联系王煊,奈何,手无人接听。

    王煊除了最开始接听了秦诚与林教授的电话外,告诉了他们不用担心,今晚暂时没事儿了,其他人的电话都没有接。

    因为来电太多了,有认识的,有陌生的,毫无疑问都是来了解情况的。

    最后,他只群发了一则信息:一切都好,没事儿。

    这则消息传出去后,引发新一轮风波。正主自己开口了,一切都好,没事儿,字虽然少,但信息量十足。

    有人认为,他除了在报平安外,更是彰显了自信,相当的有底气!

    王煊将手机调到静音,放在一旁,开始研究那盏古灯,得把老陈救醒过来,因为战斗才刚开始!

    被动接招,不是他的性格,不能等着别人一而再的打上门来。

    王煊确信,如果老陈不是被异宝突兀的重创,真将他放进孙家所在的城市去,杀伤力将巨大无比。

    新星上,心怀叵测的人不少,大势力都不是易与之辈,如果老陈复苏过来,两个人从不同的路线进击,闯向孙家的那些重地,形成的威慑力将会被放大到极致。

    当然,如果只将老陈放出去,而他继续在养生殿中保持神秘,也会是一种可怕的震慑,让人猜不透。

    这个夜晚,苏城很平静,没有人再挑事儿,无人接近养生殿。在各方看来,这里相当的可怕。

    毕竟,连孙家雷霆出击都折戟了。

    各方怎么能不多想?究竟是老陈苏醒过来了,还是那个年轻人其实是第一号的危险人物,是他强势出击了?!

    感谢:莆田周杰伦、东哥铁粉伊蕾娜、爷的锁帖术、荒古禁地,谢谢盟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