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投资王煊
    这盏灯不大,主体部分高能有十二三厘米,像是个小灯笼,器型饱满。

    它以不知名的黑色金属铸成,上端以一条链子相连,链子的末端是个较大的圆环,可提在手中。

    “怎么用?”王煊掂量了下,很压手,十分沉重,估计直接砸在对手头上,都能出现一个血窟窿。

    灯体上铭刻着各种花纹,还有鸟兽等,样式古朴,最为惹眼的自然中心区域一支小箭的刻图。

    王煊尝试向它注入一些超物质,灯体微微发光,有些反应。

    他反复尝试,渐渐摸索出这件异宝的用法,并不复杂,需要注入超凡物质,积淀在灯体中。

    在神话腐朽的年代,这东西会沦为凡物,孙家大概率是从密地、福地等超凡星球收集到X物质等,才激活了这件东西。

    现在里面的超物质枯竭了,所以它暗淡,无法用了。

    “注入神秘因子也行。”王煊尝试,当能量开始积淀,沉入灯体内部后,随时可以激活它。

    光焰点点,王煊以精神激活上面的小箭印记后,那里符文流淌,一支暗红色的小箭即将飞射出去!

    神秘符文最为关键,针对人的精神领域。

    他赶紧收手,并让灯芯熄灭,在此过程中古灯消耗相当的大。

    难怪孙家控制的那位超凡者发动数次攻击后,这盏灯就熄灭了,在神话腐朽的年代,新星上缺少超物质,一般人真用不起。

    王煊没有再注入超物质,这东西威力奇大,但也像是个无底洞,总是喂不饱。

    他觉得有必要去一趟钱安的庄园,借道观中那半截铜墙内的神秘因子来温养这件异宝。

    王煊仔细研究了很久,以精神天眼探索,了解到了更多。

    古灯内部的符文分了很多层,目前他只能激活第一层而已!

    “这盏灯很惊人,目前所展现的力量,只是冰山的一角,与施法者的精神层次息息相关。”

    王煊的眼睛亮了起来,灯体内部更深处的几层符文若是全部激活,大概率是一件十分恐怖的大杀器。

    这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这盏灯很神秘。

    “明天去钱家,借内景地一用,先喂饱它。”王煊对这盏灯充满了期待。

    然后,他一阵蹙眉,怎么救活老陈?

    他研究了很长时间,能用这盏灯催发箭羽和光幕,但是不知道怎么从老陈体内收回小箭。

    至于他自己体内的暗红色小箭,早就被他用奇景碾碎,磨灭,有淡淡的红光消散在虚空中。

    但他不敢用自己的奇景去撼动老陈精神领域中的三支小箭,怕一不小心引爆。

    “嗯?”后来,他终于发现一些门道。

    他激活古灯底座的符文后,老陈精神领域中的暗红色小箭轻颤,瓦解出一些淡淡的红色光晕,被牵引了出来。

    “还可以这样用?”

    嗖嗖嗖!

    三支暗红色的小箭飞了出来,被古灯并吸收了。

    效果是明显的,老陈当即就睁开了眼睛,从死寂状态中复苏。

    “嘶!”他倒吸冷气,感觉头很疼,精神领域被禁锢了这么长时间,他有些不舒畅。

    同时他觉得臂膀有些痛,白天时他处在昏沉状态中,险些让人将一条手臂斩落下去。

    “我这是熬过来了?”他惊异,想起所经历的凶险,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找人去清算。

    “问题很严重,我们和超级财阀对上了,现在不是他灭了我们,就是我们两人将他们杀个血流成河。”

    王煊以最简洁的话语介绍了大致的情况。

    “孙家,这群孙子,我记住你们了!”老陈的目光在没有灯光的房间中如同闪电般璀璨。

    他得先养好伤,精神领域还好说,但臂膀差点断落,最起码得养伤几天。

    突然,两人抬头,望向窗外的夜空中。

    苏城外,像是飘来几朵乌云,庞大的战舰恐怖无比,黑压压,缓慢逼近,悬在了苏城的上空。

    而且不止一艘,四个方向都有,足以说明孙家震怒。

    “这里是钱家、李家的大本营,孙家虽然是超级财阀,但也不敢犯众怒,将人口千万级的大城市毁灭,做做姿态罢了。”老陈沉声道,并没有慌乱。

    “还得要变强啊,他们一步步推着我,逼我前行!”王煊望着夜空开口。

    尽管知道对方不会掀桌子,不敢屠城,血洗一地。但被庞大的战舰俯视与威慑,还是让他生出了危机感。

    孙家四艘巨舰在苏城附近徘徊很久,深夜才离开,各方都在密切关注,感受到了超级财阀冰冷的杀意与决心。

    许多人无眠,但王煊睡的很沉。

    他没什么恐惧的,孙家的科技武器目前的确无解,但如果让他进入孙家所在的城市,一切又都将会不同。

    这一夜,老陈静默,喝过地仙泉,运转丈六金身秘法养伤,他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到巅峰状态。

    他心中憋了一股火焰,想要与人清算。

    他翻看了手机上的留言,有些老友都提前为他烧纸了,他又“被死”了一回,让他有些无奈。

    事实上,这个夜晚,孙家有些人比他还愤怒,多少年了,超级财阀都没有死过核心成员了。

    今夜,他们丢人了,被严重的挑衅,青壮年龄段的继承人之一孙承权死状凄惨,连骨头都没有留下。

    清晨,苏城依旧繁华,洒满朝霞,上班的人行色匆匆,车水马龙,人口千万级的大城市恢复了活力。

    城中却有异样的气息,各路势力都派出出了人马,来了解详情,静待超凡者与孙家的后续事件。

    “本报讯,昨夜两名男子在光华路坠楼,疑似意外……”

    这种报道一出,各方无言。孙家咬着牙认了,明明被杀了两个中层成员,还不能揭露详情。

    很快,重磅新闻上线。

    “一艘型号为s2576的飞船在苏城外坠毁,经过卫星还原,排除被击落以及与他飞船碰撞等可能,属于一次意外事故……对遇难者深表同情,深切哀悼。”

    即便孙家的人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差点炸了,竟有一天会轮到他们的核心成员“被失事”,从未有过的事。

    昨天白日,他们曾安排一艘飞船失事,撞击陈永杰,而报复来的却是如此之快。

    但是,他们能提出异议吗?不可能揭开真相。

    这一刻,专门留心与关注这件事的一些人,一些财阀成员,部分人实在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凌启明心情不错,昨夜,他放低姿态,联系孙家的高层孙荣廷,结果谈话很不愉快,现在他觉得特别舒心。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这一刻,周云忍不住在新月唱了起来,他很想和几位暗地里奚落他的人通话,但最后还是忍住了,道:“我暂且低调,不和你们计较。”

    孙家反复查了扶摇大酒店的监控,又调了卫星图,然后,他们感觉后背有些冒凉气。

    孙承权等人逃离时,明显遭遇了意外,但是连一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最让他们发毛的是,孙家那两个意外坠楼的人,真的是自己跳下去的,没有人推他们。不,有一个是先将自己撞死在楼顶,最后又诈尸,从大楼上一跃而下。

    真是见鬼了!

    孙家负责来调查这次事故的人脸色发白,回报给了孙家内部。

    不过,孙家高层并没有觉得意外,昨夜他们就看了部分监控,有了猜测。

    一位资深顾问开口,道:“超凡手段,应该是古籍中记载的精神出窍。”

    “精神出窍吗?去,将鬼先生请来。”孙荣廷开口,依旧平静,盘玩手中黄澄澄的小葫芦。

    ……

    太阳升起后,王煊与老陈走出养生殿,去吃早饭,顿时吓了所有关注这件事的人一大跳。

    陈永杰苏醒了,昨夜是他出手吗?

    他们刚刚认为,是王煊这头水下大鳄浮出水面,结果现在又变得扑朔迷离了。

    “养生殿,名不虚传,一个负重伤昏死过去的人,次日就变得精神奕奕了!”也有人这样感叹,观看的角度完全不一样。

    “王煊应该是更危险的人物,我依旧认为,是他在昨夜出手!”

    ……

    九点多钟,王煊与老陈出城,引得孙家的人意动,真想给他们来一发能量炮,但是又怕打不死。

    毕竟,陈永杰连飞船俯冲下来时,都没有将他炸死。

    王煊与老陈拜访钱安,再次来到这座庄园中,现在两人的身份实在有点敏感,让钱安都略有些不自在。

    老陈一副向钱安了解内情,打探消息的样子。

    王煊则安静的坐在一旁,保持沉默,事实上他精神出窍了,再次去接触道观中那半截铜墙,盗取内景地中的神秘物质。

    大量的神秘物因子被牵引过来,全部注入到了古灯中。

    “昨夜,有人都准备交易我的血肉了?”老陈从钱安这里了解到一些情况,肺差点气炸掉。

    孙家真是高高在上,强势的不得了,将他陈永杰当成肉猪来卖?他脸色铁青,手指头捏紧都失去血色了!

    老陈怒了,恨不得立刻杀向孙家。

    他以精神领域同王煊交谈,给他牵引一些神秘因子,他想更快的恢复过来,争取明日就能出击。

    最后,王煊满意的离去,他将暗中带去的古灯喂饱了。

    钟诚这个上午过的相当愉悦,差点就要去打电话问问那个说他眼光差的女人,但最后他又忍住了。

    钟晴道:“王煊他们依旧形势不容乐观,孙家是个庞然大物,尤其是与超星那边有各种密切的联系,水很深。”

    她已经知道,陈超凡为什么会被人重创,是有异宝发威,而孙家的秘库中肯定还有稀世宝物。

    钟诚小声道:“咱们家有没有,要不……借老王一件?”

    “秘库中肯定有,但是我们打不开。”钟晴低语道。

    “姐,你还真想借啊,咦,你居然这么大方,没骂我?”钟诚惊讶。

    “太爷爷在沉睡中,二爷爷太保守了,大概率不会节外生枝。我觉得,王煊应该是超凡者,而且是属于极其厉害的那种,你现在如果雪中送炭的话……”

    “昨夜,真是老王在出手?!”钟诚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虽然财阀圈子中有传言,那个年轻人极度危险。

    但很多数人还是不怎么相信,因为王煊太年轻了,认为他在养生殿医治好了老陈,帮陈永杰恢复了战力。

    接着,钟诚又指向自己,道:“你让我去给老王送宝物?”

    钟晴瞥了他一眼,道:“难道你还想让我去送?反正你和他关系不错,现在赶到苏城去见上一面也没什么,回来顶多也就是被爷爷斥责,关你几天。”

    钟诚点头,竟很严肃起来,道:“也是,最多我也就挨一顿毒打到边了。可这次如果是老王胜了,我等于为咱们钟家拉来一个未来的强大盟友。”

    然后他又皱眉,道:“咱们开不了秘库,有宝物可送吗?”

    钟晴小声道:“太爷爷在密地中结蝉壳前,曾交给我一个兽皮袋,他说是个宝贝,叮嘱我收好带回来。以前我在他的书房,好像也看到过他摆弄过这个兽皮袋。”

    钟诚一听顿时叫了起来,道:“老钟太偏心了!”

    下午,钟诚乘坐飞船来到苏城,径直赶到养生殿,很多人都知道他与王煊关系不错,为此还被财阀中的几个年轻人暗中嘲讽了,现在他出现在这里,不让人意外。

    当老陈看到那个兽皮袋子时,没有感觉出来异常,直到上手才是一惊,他将此袋激活,居然差点将王煊给收进去!

    如果不是王煊反应迅速,躲向远处,并且周围浮现奇景,大概就被收进那个发光的兽皮小袋子中了。

    “怪不得,在密地我与老钟每次被人追杀,陷入绝境,分开跑后,他总是安然无恙,我却常流血……”老陈恍然。

    而后,他觉得扎心了。

    在密地中那么长时间,兽皮袋子早已经积淀下足够多的超物质,现在可以直接用。

    傍晚,钟诚离去了,没有久留。

    接下来的两天很平静,=孙家未曾进攻。

    老陈在养伤,也很低调。

    直至第三天清晨,陈永杰突兀的动身,出现在两百里外的一座城市中,看其方向,这是要杀向孙家的大本营!

    “两人分开了,只有一个陈永杰上路,敢单独杀向我们孙家?他会死在路上!”

    同时,孙家有人前往养生殿,想去确定王煊到底是不是超凡者。

    只是,王煊比他们还先行动,在老陈出现在另一座城市时,他向着苏城一座大酒店走去,在其旁边找了家饮品店坐了下来。

    不久后,孙家赶到苏城的负责人莫名溺水,淹死在了酒店的泳池中!

    消息传出,再次引发各方瞩目,人们知道,超凡者与孙家的激烈碰撞正式开始了!

    感谢:东哥铁粉昊凡天帝、奶琳的Tom、叁生缘贱贱、盟群狗子们、一丢丢的丢丢2、加利福尼亚小酒馆、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