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比肩古代传说
    王煊点了一杯饮品,看着窗外步行街上往来的行人,思绪飞扬。

    他安静的坐在那里,想到了旧土,想到了家人,又想到了他的修行,走金丹、元婴路,还是自己摸索着前行?

    他有些出神。

    窗外的世界,不时有飞船自高空中远去,没入天际尽头,各路人马来了又去,搜罗最新消息,一片喧嚣。

    而他坐在窗内的世界,像是与外面隔绝了,安宁而平静,那些纷纷扰扰似乎与他无关。

    他偶尔饮一口清凉的椰莓汁,听着饮品店中舒缓的音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消磨时光。

    “一个健壮的成年人,而且水性极好,溺死在一个小小的泳池中,消息就这么传出去了?多么可笑?!”

    数里地之外,另一座隐秘的大厦中,有人怒了,脸色铁青。

    现在,各方都知道了这则消息,让他们情何以堪?

    他压低声音,与房间中的另一人争执,要求动用顶级能量武器,在苏城中直接动手,将那个王煊轰杀。

    “你疯了,这里人口数量千万级,不是野外无人区,多少人在看着?你敢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屠城,将这里化成废墟?”另一人反对。

    尤其是,这里有财阀,居住在苏城的李家、钱家会答应吗?真要将他们的大本营毁掉,他们会开战的!

    “那就动用规模可控的武器,对他实施定点清除,抹除苏城一两座建筑物应该没问题吧?”

    说话的人很冷酷,准备在苏城中大开杀戒,毁掉几座建筑物算的了什么?又不是真正的血洗一地。

    “到时候,就说在抓捕恐怖分子,有飞船意外走火了!”他的目光森然无比,嘴角挂着冷笑,道:“敢将我们的人溺死,那我就将你打成肉酱,真以为我们不敢在城中动手?!”

    瞬间,他的双眼突出,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掐着他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

    他很想大吼,怎么可能?那个人在数里地之外,正在一家饮品店中,根本不在这片区域中。

    房间中的另外一人也惊悚了,难道他们猜错了,真正的危险人物既不是陈永杰,也不是那个神秘的王煊,而是另有其人?!

    刚踏足超凡领域的人,即使天资出众,可精神出窍的话,也难以远离肉身这么多远。

    最近他们在恶补旧术领域的知识,纵然是在古代,在那最为璀璨的时期,也很少听到这种传说。

    “是他?不……可能!”那人的脖子要断掉了。

    不久后,有人进入房间,发现他淹死在浴缸中,早已失去生命体征。

    而房间中另外一人,则喝光了几瓶烈性酒,生生醉死,酒精中毒而亡,死前似乎还撒了一阵酒疯。

    至此,来到苏城的负责人与他的两个副手全死了,相隔数里,彼此诡异的离世,死状相当的不体面。

    饮品店中正在放一首老歌,节奏舒缓,有种能唤起人回忆的年代感,王煊安静的听着,一直没有离开。

    可外面却无法平静了,各方瞩目,不少人都赶到附近,透过玻璃窗看着他。

    没有下场参战的人,则一点也不担心,直接进入饮品店中近距离观察他。外界都快起风暴了,这个年轻男子还能沉得住气坐在这里。

    光天化日,孙家在苏城的三个负责人都死了,而且死法离奇,这是在给谁看呢?这绝对是在下战书!

    外面风暴起,这里一片平和与宁静,各方的人都在陪着那个年轻人听着留下岁月痕迹的老歌。

    孙家,他们接到消息后,部分人脸色冰冷。一而再的出这种事,那些死法极其可笑,这是在故意扇他们的脸。

    “可以确定了,他是超凡者,在以那些尸体下战书,表明了他的态度。这个年轻人心气很高啊,他想怎么死呢!?”

    一位中年男子声音平缓,但很有力量。

    “有些问题,相距数里之遥,他是怎么去杀人的?即便精神出窍,也不可能远离肉身四里地之遥。”有人发出疑问。

    孙家,收录有各种旧术经文,两部完整的金色竹简,其中一部就落在他们的家中,昔日能得到,彰显了他们的实力!

    这个家族更是有秘库,珍藏着古代的各种神秘的器物,足以表明他们的底蕴。

    他们对古代的一些事了解的颇多,还请来一些资深顾问,专门研究一些古籍记载的秘辛等。

    “的确,在古代极其绚烂的时期,都很少能听到这种传说,初入超凡领域的人根本做不到这一步。”

    几位资深顾问都在点头,确定了这个问题。

    “难道他早已踏足超凡领域,是个积年老妖?”有人开口。

    “不,他应该是在密地中吃了什么奇药,近期才成为超凡者,早先根本不是。这里有一些影音录像,能够证明。他之前曾经化名王霄,被称为小王宗师……”

    不得不说,孙家很可怕,动用强大的关系,挖掘到了这一步,将王煊雨夜大战的画面再现。

    昔日的一些影音真实记录着王煊的生死搏杀,手指甲都被人震落了,血肉模糊,他的眼神绝非作伪,那个时候,他力竭了,实力真的不足以横扫群敌。

    这些都足以证明,他确实在进入密地后,近期才突破的。

    “难道我们猜错了,在他与陈永杰的身后,其实还有一个更厉害的超凡者?!”

    孙家一些人皱眉,如果是这种情况,那问题就复杂了,更糟糕,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察觉到那个人。

    “平白无故出现第三人?想太多不好。”孙荣廷开口,坐在那里,依旧平静而冷淡,道:“万一,他真的比肩古代传说呢?”

    “不可能,在这个时代,已经诞生不了那样的人,在神话还没有腐朽的年代都罕有那样的传说,遑论是今世!”

    有人建议:“鬼先生出关了,原本应该去杀陈永杰,但我觉得,可以让他先去掂量下这个王煊到底什么状况!”

    “我们的杀手锏,什么时候动一下?”

    ……

    各方都在关注,都在议论。一个上午而已,孙家派往苏城的三个负责人就都被干掉了,让人吃惊。

    “陈永杰再次动身了,坐着一辆悬浮车远行,看样子真的是冲着孙家的大本营而去!”

    有人吃惊地说道。

    不久后,消息传来,那辆悬浮车出事儿了,在半路上遭遇车祸,撞在山壁上,彻底爆碎。

    那里的岩壁都熔化了,让人怀疑,悬浮车解体时,能量未免太强了吧?

    很快,真实情况传到各方大势力耳中,孙家出动了最新型的超级机械人,沿途击毁了那辆悬浮车。

    “陈永杰死了吗?他想去一千四百里外的康宁城,接近孙家,难度太大了,沿途大概率要被轰杀。”

    “没有,毛都没有碰到,他疑似提前有感,跃下了悬浮车,躲进山林中。不久前他已经出现在那块区域的一座人口接近百万级的城市中。”

    “照这个速度,如果陈永杰每天突进数百里,孙家会深刻体会到冰冷的杀意,心理会承受极大的压力!”

    各方动容。

    苏城,饮品店中,王煊已经坐了很久,没有理会周围的那些眼睛,他在消化一些消息。

    半个小时后他离去,回到了住所。

    这一天注定无法宁静,风暴已起,不可能平息。

    老陈暂时不动了,呆在那座人口接近百万的城市中。

    王煊一天都在研究地图,琢磨路线,他想出城去干一件大事!

    在杀那名负责人时,王煊捕捉了那个人的思感,知道了一些秘密。

    恐怕孙家高层还不知道,这个人意外洞悉了孙家的部分绝不允许泄露的机密。

    王煊准备今夜给超级财阀孙家一个血淋淋的教训,让他们此生难忘!

    夜晚,孙家突兀的发难了,无比的直接与霸道,真的有些撕破脸皮的架势,震惊了所有人!

    一道恐怖的光束从天穹落下,将养生殿击穿,整片建筑物被抹平,破烂的水泥与钢筋熔化,原地景象恐怖!

    养生殿消失!

    这道光震动了各方!

    苏城,钱家与李家都坐不住了,连夜联系孙家,怒声指责,这严重威胁到了他们的安全。

    “孙家太狠了,动用了中型战舰,直接在苏城动手,根本不想要活着的王煊为他们续命,抹掉了养生殿,那里都熔化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这则消息传遍财阀与各大机构,在特定的圈子中引发巨大波澜。

    所有人都震惊,有多少年了,各大势力都没有动用战舰在本地动手了,这会打破某种平衡。

    如果各家都如此做的话,一旦有矛盾就开火,新星会成什么样子?

    “孙家,已经做好了赔偿各家的准备,如果不付出代价,肯定说不过去!”有人冷声道。

    规矩就是规矩,各方制定后,即便是超级财阀也不能违约,否则各方会联手惩罚。

    “他们控制了火力,精准摧毁了那座建筑物,附近有震感,周围的建筑物有的龟裂了,但没有倒塌。”

    “风暴果然来了!那个年轻人呢,能活下来吗?”

    人们等了很久,而孙家的人更是赶到现场,派出高等机械人,仔细扫描,这片城区没有王煊的身影,再无他的生命体征。

    “既然没有跑出建筑物,被突然落下的毁灭光束击中,那么……应该他死去了,不会有悬念,可惜!”

    “孙家为什么发疯?针对这个年轻人竟动用了战舰,有些不对啊,实在过于兴师动众了吧?”

    一些人不解,连陈永杰都没被战舰轰杀呢,只是被“失事”的飞船撞击过一次而已。

    孙家,许多人都在等待消息,确定王煊没有逃出来后,部分人渐渐露出笑意。

    “比肩古代传说?呵,也挡不住战舰一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