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五章?风暴
    “孙家有在旧术领域眼光毒辣的人,大概率有十足的把握认为,那个名为王煊的年轻人比陈永杰实力更强,是第一号危险的人物,所以不计后果也要先将他杀死!”有人做出推断。

    不然的话,解释不清他们为什么突然动用战舰,事后是要付出代价的。

    “孙家狠辣而果断,一旦预判出会那个年轻人真个会威胁到他们,便直接雷霆一击,是孙家几个老家伙的风格!”

    苏城中不少人动了,来自不同的组织,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都带着机械人扫描,最终确信王煊没有活下来。

    事实上,附近有各种探测器,一直都在监视这片区域,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身影逃出来。

    “老王死了?!”晚间,钟诚发呆,简直不敢相信,昨天还见过面,今夜就听到了这种噩耗。

    “我这心脏有点受不了!”周云在新月上,原本这两天心中颇为畅快,为此还曾放风,反击奚落他的宋坤与孙逸晨。

    结果现在,王煊直接被孙家定点清除了?!

    “周云,你那个疑似超凡的朋友王煊,被我们一不小心按死了。生命实在太脆弱,你我当珍惜。对不住,没有想到,超凡者这么弱。”

    夜晚,孙逸晨给周云发了一段语音,赤裸裸地挑事儿,给周云添堵。

    很快,有小道消息传出,孙家有高人判断出,王煊十分特殊,可比肩古代绚烂时期的天才。

    这个评价就有点高了,让各方动容,这便是孙家立刻决定动用战舰的原因?

    但孙家很快就否定了,似乎不想给死去的王煊过高的赞誉,很平淡地告诉外人,这是一个意外。

    “家里的年轻人不懂事,有些冲动了,不小心造成了这种局面。”

    孙家有人平静地说道,轻描淡写。

    他们似乎不怎么在乎王煊,一不小心将他按死了。

    有人感叹,有人默然,终究不是修士的辉煌年代了,天资再惊人也没用,这样血淋淋的结局道尽了一切。

    “超凡与科技碰撞?想什么呢!”平源城,秦家,秦鸿浅饮一小口酒,道:“黑科技层出不穷,现阶段连地仙都照杀不误。而最新一代的超级战舰更是将问世了,一切都早已注定!”

    这个夜晚无法平静,苏城内的建筑物被天穹上的一束光击中,即便是孙家也不能只手遮天,各种善后的事会很麻烦。

    一些财阀与大机构等一起向孙家施压,不拿出一定量的好处肯定不会让这件事翻篇。

    苏城上空,庞大的战舰远去,压抑与紧张的气氛暂时消退。

    此时,一弯新月高挂,没有云朵的夜空中,漫天星斗灿烂,夜景美丽。

    王煊正在顺着一条大河漂流而下,将手臂当作枕头,双手抱着头仰躺在水面,看着星空,听着河岸的虫鸣、夜鸟的叫声。

    他很放松,难得在这么宁静的夜晚,可以无拘无束的自由漂流,仰望星空,遥想宇宙深处的璀璨。

    在苏城上空那道光束没有落下前,王煊就头疼欲裂,几乎触发超感,让他第一时间意识到,莫大的危险在临近。

    他在房间中撕裂地面,进入地下排水系统,极速远去。

    原本他就要在今夜出击,杀机突然降临,他不得不提前行动。

    他从地下排水通道中,进入穿过苏城的那条大河,在河底一路潜行,很快离开这座城市。

    然后,他便放松了,躺在河面上,看两岸的山林,观星河的灿烂,心中平和而又宁静。

    “太慢了,得加速了!”

    他要去的地方在下游一百五十里处,如果自由漂流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到。

    王煊潜入深水中,以强大的精神领域捕捉到一头数百斤的大鱼,它通体鲜红,似是一头红鲤。

    可惜,新星上缺少超凡物质,不然这条红色的大鲤鱼多半要成精了。

    王煊坐在红鲤背上,以精神领域震慑,让它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下游冲去。

    这个夜晚,波光粼粼的大河中,一条五六百斤的红鲤摆尾,一会儿跃出水面,一会儿又潜入水中,在星月下鲜红灿烂,景象惊人。

    这样省时省力,王煊坐在红鲤背上,悠然地看着两岸的景物,觉得这样去狩猎,旅途很惬意。

    偶尔遇上游轮或者货船,红色的大鲤鱼都会很有灵性的沉入水底,避免被人发现。

    两岸虫鸣、夜鸟长啼不断,红鲤已过万重山,一百五十里水路,顺流而下,真的很快。

    王煊临上岸前,给红鲤注入一些神秘因子,拍了拍它的头,放它离去。

    当王煊上岸时,它跃出水面,向这边看了又看,片刻后才摆尾消失。

    苏城一百五十里外的这片地带,是一片较为原始的山地,自然风貌保存完好,总体来说新星的环境不错。

    他以强大的精神领域在这片地带寻找,他从那个负责人的思感中得知,孙家在这里建了一处地下基地。

    超级财阀实力强大,无比惊人,为了保护自身,也为了震慑别人,他们建有多处军事基地。

    早年秘密开发这里时,他们在大底部向着岸边的山体开凿,每次巨大的货轮从这里路过时,都会沉入河底很多物资。

    最初那些年,这里真的算是一处隐秘的基地,但新星科技太发达了,时间一长自然会被探测到。

    各家大体都如此,瞒过普通民众就是了,各自发现彼此的秘密基地,不会叫破。

    各家的核心高层,其实都知道对方的基地的确切位置。

    这处基地有些特殊,当中另有秘密,瞒过了各家。

    孙家早年曾从原住民手中得到一张兽皮图,找到这里,开发这片山地后,果然发现了异常。

    地下极深处有冻土,有血色的土壤,他们提炼这里的冻土,竟提取出一些莫名的成分,蕴含着奇异的能量。

    他们在地下建立了各种实验室,想将提取出的红色晶体颗粒利用起来。

    这种东西有些可怕,常年接触后,竟能让人基因突变,有向好的方面变异的,也有人突然惨死。

    孙家极其重视,以军事基地为掩饰,投入大量的资金在地下冻土区域进行各种研究。

    这里的负责人是孙家的嫡系成员,属于真正的高层,排序比死去的孙承权都要高。

    所以,王煊来了,要杀孙家的嫡系成员,也要看看那种红色的晶体是什么,蕴含着怎样的奇异能量。

    同时,他更想毁掉这个基地!

    据悉,这里有一艘中型战舰,八艘小型战舰,单这些就超过了上百亿新星币,真要毁掉,孙家必然吐血。

    就更不用说地底深处孙家所重视的冻土实验室区域了。

    一个小时后,王煊在这片广袤的山地中找到了地下基地。

    他爬上一株参天大树,没敢让所有精神能量全部离开肉身,留下了小部分。他怕自己远去时,有什么兽类与猛禽接近身体,那样的话就危险了。

    王煊的精神远去,不仅找到了大河中的入口,也将山地中的几个入口全发现了。

    随后,他深入地下,第一时间看到了那艘中型战舰,冰冷的金属光泽,庞大的舰身,很有压迫感。

    他立刻就不淡定了,这就是今夜在苏城轰击他的那艘战舰,居然是从这里出发的,又回到了此地!

    王煊冷漠凝视,今天实在是“有缘”,如果不将它引爆,对不起这个发现。

    他深入地下,温度越来越低,终于看到了那片冻土,果然呈红色,像是血水染过的一般。

    地下有成片的实验室,有不少疯狂的科研人员。

    不仅那些实验体变异了,连一些科研人员的形体都有些怪,比如双头四臂的专家。

    有些实验体更是离奇,人首蛇身,力大无穷,在进行力量测试时,将十几公分厚的铁门都用尾巴抽打的变形了。

    “红色晶体,难道是逝石?”王煊皱眉,摆渡人徐福曾和他说过,星空中有些超凡文明借助逝石修行。

    逝石不像是逝地中那么辐射强烈与可怕,相对较为温和,在一些超凡星球上可以挖掘到。

    “可我怎么觉得,有种血腥的气息?”王煊又猜测,这冻土该不会是被古代怪物的鲜血染红的吧?

    原住民的祖先是列仙,这颗星球过去绝对不简单。

    王煊去接触那种红色的晶体颗粒,感觉不是多么好,有微弱的辐射,但也有种生命腐朽的气息。

    王煊退后,不怎么想接触了,直接退出冻土区域。

    他找到了这片基地的负责人——孙承海,属于孙家的实权高层。

    王煊二话没说,直接以精神力控制了他,没有立刻杀死,而是想审讯,以精神捕捉他的思感。

    “警报,外敌入侵,基地负责人被控制,自毁系统即将启动。”警报声响彻整片基地。

    孙承海的身体中被植入了芯片,第一时间判定出他出了异常,而他自己也足够狠,通过体内芯片发出了自毁指令。

    王煊虽然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部分精神思感,但去撕裂他体内的芯片已经晚了,指令传输出去了。

    这个人够狠,一点都不带迟疑的。

    王煊也没有犹豫,将他的脖子拧断了!

    这是他杀掉的孙家第二位嫡系高层人物!

    事实上,这里防御惊人,如果不是以精神体入侵,王煊根本没有办法无声地进入这片基地。

    即便这样,他也是功亏一篑,没有能好好的审讯一下孙承海,现在得离开了。

    因为,地下基地一旦自毁,他在外面的肉身也会被波及。

    “警报,基地负责人非正常死亡,百分百确定被外敌格杀,实验室与基地开始自毁倒计时。”警报声响彻整片基地。

    孙家人够狠,不会留一点实验成果给入侵者。

    这片基地大乱,有人想去启动战舰逃生。

    王煊直接破坏了中型战舰的主控系统,几艘小型战舰的主控室也没有放过,顺带撕裂。

    他刹那回归数里外的肉身中,一路狂逃而去。

    他身后的山地中开始发生大爆炸!

    王煊远去,看到了水中的大鲤鱼居然还在,立刻招手,而后坐在了它的身上,如离弦之箭,自大河中远去。

    地下不断爆炸,最后波及了战舰等,轰的一声,恐怖的光火冲出地表,不要说地下,就是外部广袤的山岭都被毁掉了,整片天空都被照亮了。

    这个地方亮如白昼!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风暴,即将迅速发酵。这里的动静实在太大了,连苏城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