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六章?一夜突进八百里
    新月斜挂,繁星满天,夜色柔和静美。

    王煊坐在红鲤的背上,沿着波光粼粼的大河一路东去,没有回苏城。

    在他的背后,那片遥远的山脉中,有能量光束冲霄,伞状的光芒照亮黑夜。

    那种撕裂黑色天幕的远景,与近前的静美形成鲜明的对比,王煊没有回头,沉静地坐在红鲤上,消失在天际尽头。

    苏城各方吃惊,有人抬头看向百里外的夜空,那边疑似有不正常的光辐射,染亮夜空。

    很快,远方的探测器捕捉到了清晰的画面,卫星也传回来一些图景,令所有人都震撼了。

    “是孙家战舰离去的方向,难道是他们被攻击了?”苏城有人惊疑不定地开口。

    新星的规则被打破了吗?

    看起来像是有威力强大的战舰在交火,那片广阔的山岭都崩解了,化成光海!

    “孙家在那片地带有一个基地,大概率出事儿了!”

    苏城,各方都震惊了,多少年没有这样的事了?战舰交火,一片基地化成可怕的能量火光。

    钱家、李家大本营就在这里,高层被惊出一身冷汗,反应最迅速,派出飞船等去了解详情。

    “孙家刚刚动用战舰,定点清除了那个年轻人王煊,结果他们自己就出事儿了,这是巧合吗?”

    “璀璨烟花,照亮夜空,那片山地都熔化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超级财阀孙家被人进攻。”

    到底是谁出手,有多少战舰攻击了那片基地?到现在为止还不得而知。

    人们都在等待调查结果。

    各方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夜晚发生了太多的意外。

    孙家像是笼罩了一层阴云,几个老头子还有几位中年男子坐在一起,沉闷与压抑的气氛让人要窒息。

    这种损失对于他们也来说,也是血淋淋的痛,像是在身上大块的剜肉。

    数十年来,孙家迅速扩张,很久没有体验到被人阻击的苦闷滋味了。

    “很多年了,没有人敢主动攻击我们,现在却突然死了那么多人,失去了一个基地……”孙荣廷开口,平静中带着冷意,像是暴风骤雨前的宁静。

    这个夜晚,对他们来说太沉重了。

    所有人都在猜测,究竟是哪个神秘势力出手,用战舰突兀地袭击了孙家的基地。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联想到是王煊单枪匹马,杀入那片基地中,引爆了孙家的一处重地。

    深夜,钟诚目瞪口呆,喃喃道:“老王,谁在为你报仇?你刚被人用超能光束抹去生命痕迹,结果当夜孙家那个基地就被人打没了。”

    此时,孙逸晨简直要呕血了,他不久前还在熟人圈中低调的炫耀,结果没多长时间,噩耗传来,孙家遭遇“恐袭”,他的亲叔叔孙承海葬身基地中!

    ……

    一座人口数量百万级的城市中,老陈准备动身,想在这个夜晚趁乱一路向东,继续接近孙家所在的康宁城。

    “王煊应该没事吧?”他不怎么相信那小子死了。

    他刚离开城市,心头便一阵悸动,转身快速回到城中,在这种关头孙家依旧有人在盯着他。

    远空,一艘小型战舰横空而过,在星月下如同魔影闪现,快速消失。

    孙家想来次狠的,今夜灭了王煊,也想趁机干掉陈永杰,不过没敢继续在城中动手,而是想等他出去!

    红鲤远离苏城三百里,王煊看到一座规模不小的城市,准备登岸,不再走水路,因为觉得还是有些慢。

    再次给红鲤一些神秘物质后,他如同一道鬼魅般消失在河岸边。

    半空中,巨大的噪音传来,深夜有人飙车,悬空的跑车极速而行,虽然比不上小型飞船等,但绝对比红鲤快多了。

    王煊想了想,忍住了,没搭理这群飙车党,新星的监控无处不在,真要抢一辆飞车,估计瞬间就暴露了。

    再说,他一直是个安分守法的好公民,也不想做那种事。

    他在路边招手,拦了一辆计程飞车,道:“兰城。”

    这是前方一座城市的名字,前往孙家的话会经过。

    司机没说什么,两座城市虽然相距三百多里地,但以飞车的速度很快就能赶到。

    刚一上车,王煊就觉得不妥,监控无处不在,个人的轨迹简直无所遁形,他不动声色毁掉了车上几处设备。

    然后,计程飞车刚驶到半途中,司机就皱眉了,道:“为了保护乘客的安全,我们车上都装了安全监测设备,现在出了故障,总部通知我,需要去立刻维修。”

    天上有卫星,地面上各种交通设备也都有监控。王煊皱眉,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暴露。

    “我有急事,给你加价。”

    “真不行,我会被公司严厉处罚的。”司机摇头。

    最为重要的是,新星上没有黑车,任何一辆车差不多都有监控装置,避免各种犯罪事件发生。

    “要不,我绑架你吧。”王煊看向他平静地说道。

    “啊?!”司机震惊了。

    然后,这辆车一路狂飙,路过兰城都没有停,从城外疾驰远去,一路向东。

    深夜,这辆计程飞车前行了五百里,最后没有能源了,不得不停在路边。

    而此时王煊距离苏城已经有八百里,离孙家所在的安宁城还剩下千余里。

    他估计行踪有可能暴露了,新星上的探测器与各种摄像头等,实在多的数不过来,防不胜防,继续前进的话有些危险了。

    ……

    夜间,各种探测器以及卫星天眼还原真实的画面,确定没有战舰进攻孙家的基地,是内部自毁。

    事实上,孙家比外人更先得悉这一情况,那处基地最后关头传送出来的少量画面,被整理了出来。

    接着,有消息从数百里外传来,路边的探测器捕捉到疑似王煊的身影,他在河边登岸。

    显然,有财阀将王煊录入特殊的系统中!

    但凡出现他的行踪,一旦被发现,被捕捉到画面,都会被第一时间传送到某些组织的信息库。

    无论是他,还是老陈,都被记入某张“名单”上,不管是否有敌意,各方对他们的出行轨迹都很在意。

    这则消息很快就被各方知道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他没死?!”

    “怎么可能,连战舰的超能武器都没有将他杀死,莫名出现在数百里外,难道他成为了地仙不成?!”

    当消息传出后,财阀、大机构等都被惊呆了。

    许多人头皮发麻,怎能不容他们多想?王煊不仅没有死,还一路沿着那条大河顺流而下。

    期间,大河畔的孙家基地爆炸了!

    “难道是他?!”

    一些人瞠目结舌,被镇住了。

    从天而降的能量光束没有杀死他?孙家的一处军事基地反而莫名被捣毁,让人心颤。

    可惜,那处河段较为偏僻,各家没有在那里布置探测器。孙家的基地大概捕捉到一些画面,在毁灭之前应该传出去了部分影音,但是他们没有向外透露。

    今夜,接连出现意外,王煊的身影再现,这则消息让各方失神,都觉得很梦幻。

    “这都能不死?”一些人久久不能平静!

    “如果真的确定,那处基地是王煊毁掉的,那么孙家估计要发疯!”

    今夜发生的事太惊人了。

    康宁城,孙家内部宛若乌云密布,一群人脸色都很阴沉,今夜对他们来说,坏消息一则接着一则。

    “发现了他的行踪,他想朝我们这里进发,不要犹豫了,将战舰准备好,沿途轰杀他。”有人沉声道。

    “立刻联系鬼先生,停止阻击陈永杰,立刻去将那个王煊杀死!”

    孙家杀气腾腾,恨不得立刻将王煊人道毁灭,今夜的损失让他们痛彻心扉。

    ……

    王煊离开计程飞车,没有再前进,进入前方的景悦城。果然,没过多久,有战舰无声无息的逼近,在城外一闪而过,孙家的人阴魂不散,追踪到了他。

    “一夜突进八百里,决心很大啊,他真想杀进康宁成,直逼孙家大本营?”

    当其他财阀、大机构得到消息后,都很震撼,这个年轻人疑似毁了孙家的基地,而后狂飙,一路东行!

    在特定的圈子中,许多人都在密切关注这件事,今夜无眠!

    他们觉得,这个年轻人太疯狂了。

    老陈闻讯后,一阵无言,他提前上路,离开苏城也不过五百里而已,王煊一夜间就已经超过他了。

    “小孙,王煊似乎没死啊。”新月上,周云嘴很欠,第一时间联系上了孙逸晨,道:“听说孙家出意外了,一处基地爆炸,节哀,保重身体。”

    孙逸晨直接挂断电话,没有搭理他。

    景悦城,距离苏城八百里,算是一线城市,人口数量也是千万级的,财阀宋家的大本营就在这里。

    所以,王煊很安心,找了一家离宋家很近,几乎相邻的大酒店。

    事实上,每当有人拜访宋家时,大多也都选择住在这座七星级酒店中。

    虽然是后半夜了,但是,宋家人无眠,万万没有想到王煊来到他们的地盘,就住在一街之隔的流云大酒店!

    “变态小宋的家就在这里?”王煊露出异色。

    “变态小王来了!”宋家有人沉声道。一位老者吩咐下去,严阵以待,事实上有战舰起飞了,就在城外,如果有什么意外,那必然要开火!

    到现在为止,人们还不能确定孙家的基地是不是王煊引爆的,只是严重怀疑而已,但这就足够了,这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房间中,王煊精神奕奕,并无倦意,在路上乘车时他就将消耗的精神能量恢复了过来。

    后半夜,一艘战舰出现在景悦城上空!

    这让宋家人心头狂跳,立刻警告战舰中的人,不要在这里交火,否则后果自负,宋家必然击落他们。

    “我们只是送人。”战舰中人有人回应。

    舰内有一口玉石棺椁,带着斑驳古意,并冒出丝丝缕缕的黑雾,战舰是专为送这个人而来。

    王煊站在窗前,看着夜空中的战舰,双目深邃,估量了下距离,太遥远了,他的精神出窍也触及不到。

    “嗯?”突然,他双目中神芒绽放,看到了夜空中出现一道身影,是从那战舰中飞出来的,直接向着他这里而来。

    那是一道精神体,相距这么远,都能接近这里?

    王煊手持古灯,盯着高空中,那个精神体临近了,快速向着他这里扑杀而来。

    他激活古灯,灯芯那里光焰跳动,瞬间明亮起来,交织出一支暗红色的小箭,带着符文,哧的一声飞了出去,钉在那道身影身上。

    那道身影顿时不动了,僵在窗外。

    王煊没有任何犹豫,以精神能量牵引,轰的一声,引爆了暗红色的小箭,那道身影顿时炸开,烟消云散。

    他皱眉,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可敌。

    这时,高空中的战舰内,那口玉棺中黑雾弥漫,再次凝聚出一道身影,向着流云酒店这里扑来。

    这次,王煊精神出窍,以天眼观看,终于看出端倪,那道飞扑来的精神体上附着某种特殊的物质,有奇异符文若隐若无的流动。

    他再次催动古灯,将这道精神能量体禁锢,而后引爆!

    就这样,王煊连杀九道精神能量体!

    直至,第十道影子出现,在远处开口:“我的本体未现,不想与你为敌,你杀的是我从遗迹中收集到的一些精神碎片。”

    “那你为什么来景悦城?”王煊站在窗前。

    “虽然神话腐朽了,而且注定要消散,但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啊。我过来,想看看你有多强,想与你合作。”那道黑色的影子居然说出这种话。

    “你是谁?”王煊沉声问道,感觉这个影子有些不简单。

    “我,一个孤魂野鬼,一个鬼奴而已。我们都是超凡者,可以合作,我可以帮你掀翻孙家!”

    感谢:DK5808,谢谢盟主的支持!

    今天深夜没有章节了,我又被打进黑暗轮回了,调节下,这几天内会补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