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二十七章?内鬼
    相当的突然,他想变成内鬼?一场超凡对决还没有激烈血战,就这样结束。

    王煊站出窗前,静默无声,看着前方的黑影与高空中那艘战舰。

    事情有些出乎意料,这才接触,刚刚简单交手,对方就叛变了,搁谁身上都不可能直接相信。

    “你我皆超凡,谁愿意被人役使?”黑影沉声道,似乎有某种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愤懑,加重了语气。

    这有一定的说服力,在神话腐朽的现代,能超凡必不简单,这种人心气自然极高,如果有选择,谁愿意当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走狗?

    “你之前为什么投靠孙家?”王煊问道。

    他十分平静,没什么情绪波动,现在形势太复杂,能合作固然好,如果对方设陷阱,那么接着杀就是了!

    “我原先和你一样有冲劲儿,看不惯财阀想掌控一切的霸道姿态,结果我大意了,被孙家拿下,不得不低头。”黑影开口。

    他是精神体状态,不用担心外人听到他们的交谈。

    王煊觉得,这个人很强,以本体御使从古代遗迹中寻找到的精神碎片,这不是一般的手段。

    “你实力不弱,怎么落在他们手中的,现在不能摆脱吗?”

    黑影叹道:“真的不要小看财阀,在这个特殊的年代,超凡渐消亡,列仙洞府自虚空中坠落,他们挖掘到了太多的奇物。”

    依照他所说,他有一腔热血,曾经只身接近孙家,但被无情的镇压了,超级财阀的底蕴深厚的可怕!

    “孙家的秘库门前,悬挂着一口钟。我才临近,古钟自鸣,当场收走我一魂两魄,陷落他们手中。”

    这则消息很惊人,对王煊来说非常重要。

    “神钟自鸣,当时有超凡者催动吗?”王煊神色凝重地问道,超物质枯竭了,孙家还有这种力量,确实可怕。

    “没有看到。”黑影摇头。

    他很严肃,补充道:“我怀疑,那是上古重宝,列仙匆匆离去,没有能带走!”

    接着,他很无奈,道:“有些财阀,自己都不知道家中的奇物多么的恐怖,能有效的斩杀超凡者。”

    他明言,随着时间推移,财阀渐渐也意识到了,秘库中的东西不简单。

    他郑重提醒,道:“近期,他们将密地采集来的X物质等,注入许多古代异物上,有些东西复苏了,所以接近财阀时,一定要小心!”

    黑影能够说出这么多,告诫王煊,财阀中可能存在的各种危险,确实表明他有合作之意。

    但王煊不可能全信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早先,这道黑影的攻击并未掺假,其实很凌厉,那些精神体一道接着一道的飞来,换个人可能就会被扑杀了!

    黑影来自孙家,肯定知道古灯落在他的手中,出动那些精神碎片,应该是想消耗掉灯体的超物质。

    他大概没有想到,王煊竟然能连杀他从古代遗址中收集到的九块强大的精神碎片,而灯体中的超物质依旧不枯竭!

    能打杀就打杀掉,不能的话,那么就换个思路合作,这很现实,也很真实。

    黑道心有感触,怅然道:“我常在怀疑,这片星空是否有意识?钟爱科技文明,要彻底磨灭超凡者!这片天地,太有利财阀了,神话腐朽,列仙洞府被他们挖掘,科技力量越来越强大,而超凡却在渐消亡,这个时代给予了他们太多……”

    “我能见见你的本体吗?”王煊问道,他想将黑影看个透彻。

    这个人连神话全面腐朽,超凡终将消亡都了解,知道的太多了。

    黑影没有答应,道:“还是不见了,我躺在一口玉石棺中,不方便从飞船出来接近你,也容易引起孙家的怀疑。”

    然后,他保证,只要王煊进入康宁城,两人可以合谋,他将提供孙家的各种防卫图,而且他必然要出手,里应外合。

    “你挡住那口古钟三分钟,助我一魂两魄脱困。”

    王煊心底有些波澜,三魂七魄这种划分方式属于古法。

    无论是在肉身中,还是精神出窍时,王煊的精神能量都是一个整体。

    他开口道:“那口大钟能收走你的魂魄,我也不见得能挡住。”

    “不,我觉得你很强,在这个年龄段就能只身覆灭孙家一个基地,可比肩古代传说。我相信,你现在已经能提前神游,可以做到其他超凡者不能做到的事。”

    黑影开口,他所说的神游,显然是指精神出窍。

    王煊摇头,道:“那不是我做的,是我家教祖看不过孙家用战舰轰杀我,一怒之下出手。我哪里有那样的神通?我离开肉身后,最多也只能在百余米内徘徊。”

    “你家……教祖,是哪位前辈?”黑影迟疑地问道。

    “不知道,他不说,只是偶尔来见我一下。”

    黑影又道:“能请你家教祖出手吗?覆灭孙家,也请那位前辈帮我脱困。”

    “他对现世这一切缺乏兴趣,整日忧心忡忡,不知道在忙什么,很少见到身影。他放任我在新星上磨砺,不到万不得已,对我的事不怎么理会。”

    王煊沉声道,说到后来他自己都相信了,描述出一个老家伙,知道神话将消亡,现在正在想办法。

    王煊误导黑影,勾勒出一个模糊的教祖,疑似从大幕中逃出。

    当然,他肯定不会说大幕的事。

    果然,黑影沉默了瞬间,然后才再次开口。

    “我这边也知道一些事,如果有机会,务必请那位前辈一见,不止是救我那么简单。因为,我那过世的恩师,也算是我昔日的主人,也有过相近的忧虑。”

    王煊听闻后不动声色。他知道,这黑影有问题,估计有不小的来头,得防着点!

    “孙家真的不简单,有古代传说中的一些极其强大的异宝。以前他们不知道,但现在渐渐摸索出怎么用了。你小心点,最好请出那位前辈,只要能放出我的一魂两魄,我愿意以后听从调遣,第一个去血洗孙家!”他的心绪波动很激烈。

    王煊点头,问他古代遗留的精神碎片为什么可以远渡这么远,早已超过十几里了。

    “因为,这些精神碎片的本体生前极其强大。你如果想神游更远的距离,可以找数百年的古桃树,被雷击过,又活下来的那种,截取桃木心,将魂魄寄托当中,能远离肉身更远!”

    王煊讶然,还有这种办法,但是那种材质多半极难找。

    他想了想又问道:“其他财阀实力怎么样?”

    “新星的财阀与大组织都很强,没有简单之辈。我过去太自负了,大意了。”黑影叹气,很是懊悔。

    他告诉王煊,各家都渐渐意识到古代一些器物的厉害,尤其是最近,都在尝试将密地的超物质注入秘库中。

    有的家族尽管还不知道那些器物怎么用,但是,个别异宝太厉害了,稍微得到超物质滋养,就能形成恐怖的符文,自主防御。

    当初,他闯进孙家,就是这么着道的!

    “我等你请到那位教祖前辈,杀进孙家,如果是你自己来,我只能说尽力相助你吧。”

    最后,两人又密语商定了一些事,黑影准备离去。

    王煊突然道:“要不,你假意将我拿下,绑到孙家,你觉得怎样?现阶段我被盯上了,想要抵达,有些难度,需要很长时间。”

    “也行!”黑影点头。

    “算了,既然孙家那么强大,底蕴深厚,我得先准备下。”王煊摇头,黑影答应那么快,让他反倒心中没底了。

    万一,这家伙是个双面人,坐上战舰后,暗中以体内芯片等通知孙家,在路上做手脚,战舰解体,他必死无疑。

    “孙家似乎笃定,三年后,神话之火彻底熄灭。他们要确保,三年内超凡者无法崛起,不能颠覆现有的秩序,他们要维持与扩大现有的优势。而且,他们正在积极与各家财阀密议,在说服他们,邀更多的大势力加入进来。”

    黑影离去前,又说出这样一段话。

    当夜,孙家气氛凝重,等待结果。

    “鬼先生返程了,奈何不了王煊!”

    “超星的人快到了吧?动用杀手锏!”有人杀气腾腾地说道。

    “真以为我们孙家手段匮乏吗,现在不过动用了冰山一角的力量而已!”

    孙家内部,渐渐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动用一部分地底蕴,迅速击溃超凡者,震慑外界。

    一夜奔袭,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了,宋家人无眠。

    与他们一街之隔的王煊,终究是没忍住,精神出窍,跑到宋家来看一看。

    变态小宋因为凌薇而疯狂杀人,连吴家都中招了,还买通灰血组织去旧土数次杀王煊,让他记了一笔账。

    现在王煊进来,没打算杀他,多事之秋他不想与第二家财阀开战,只是想看看他们的秘库。

    刚一接近宋家的地盘,他立时就明白了哪里是重地,因为有片地带有氤氲灵雾缭绕,有莫名的符文绽放。

    常人大概率不能全部见到这些异象,但是,这对超凡者来说,那里犹若黑夜中的火光,太醒目了。

    这是一片别墅区,没有对外出售,住的都是宋家人,这里是他们的大本营。

    中心区域,一片复古式建筑物中,仅是门口的两个铜狮子就不简单,积淀着超物质,有恐怖气息弥漫。

    此外,古建筑物内插着五杆小旗子,交织出奇异的纹络,十分不凡。

    最让王煊心惊的是,在那座古建筑深处,有一个充满古意的铜盆,在当中栽种有一株黄金树。

    它不过一米多高,在黑夜中隔着墙壁,都能让超凡者感觉到那璀璨的金霞,浓郁无比。

    树上有几只金色的小鸟,看起来也是黄金铸成,此时它们的眼中竟有符文绽放,像是有有生命要复苏了。

    王煊看罢,转身就走,他有种感觉,黄金树上的金色小鸟很恐怖,似乎是针对神游者,可猎杀精神魂魄!

    他刚才稍微接近,便强烈不安!

    这东西专门针对超凡者?!

    “它不伤凡人,只杀精神出窍的闯入者。谁给它注入超凡物质,它就庇护谁吗?还是说,宋家其实有高人?”

    王煊确信,宋家有稀世宝物,他匆匆一瞥就见到了这种强大之级的器物,在古代多半也是赫赫有名的异宝!

    “变态小王就住在我们隔壁,让人不安心啊,他能精神出窍,可以神游,千万别来我们家作乱。”

    王煊听到了这种声音,顿时想教育他们一顿,是你们家里有个变态小宋好不好?!

    “我觉得,他与孙家开战在即,应该不敢四面树敌。”又有人开口。

    王煊恋恋不舍,看了一眼宋家秘库方向,最终离去。

    精神回归后,他倒头就睡,现在离天亮没几个小时了。

    日上三竿,王煊从福地碎片中取出手机,同老陈联系,以密语告诉他小心一点。

    “关琳来了,将那口一米五长的大黑剑帮我带过来了!”老陈顿时信心百倍,他觉得什么秘宝与兵器都不如这口剑用的顺手。

    他的红颜知己到了,也带来了一些消息。

    “孙家曾派飞船前往旧土,那意思是,想把你父母带过来!”

    ……

    孙家,有人穿上了一副甲胄,符文流淌,散发着强大的超凡之力!

    然后,他拎起一口钟,还没有催动,就有涟漪扩散,宛若要粉碎虚空!

    他放下神钟,拿起一个黄澄澄的小葫芦,掂量了几下,爱不释手。

    接着,他又拿起一个五色光轮,流动蒙蒙的光晕,似乎能撕裂苍穹。

    他正在秘库中挑选兵器,准备出去猎杀超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