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三十三章?有何不敢
    半空中,那艘战舰在大爆炸,震耳欲聋,简直要撕裂人的耳膜,可怕的火光直冲云霄!

    这一幕震撼人心,一艘战舰瓦解了,马上就要坠落。

    秘网上,一时间安静了。

    许多人都失神,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个年轻的男子击落下来一艘战舰?!

    很多头皮发麻,身体像是有电流冲击而过,短暂沉寂过后,不少人都忍不住大叫了出来,情绪起伏剧烈。

    原本漆黑的夜空被映照的亮如白昼,整艘战舰倾泻,解体,不断大爆炸,向着远处的山地一头扎了下去。

    探测器捕捉到的这些画面,以立体的形式呈现出来。

    所有观看者都身临其境,在他们房间中,他们的周围,真实再现那种场景,他们仿佛就在现场。

    夜空中,像是成片的雷霆不断绽放,毁灭的景象呈现在每一个人的眼前。

    孙家的人也在观看,巨大的影音室中,刺目的光芒照耀在孙家每一个人的脸上,他们的心在不断下沉。

    这一刻,孙家的人心在发凉,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所有人都像是置身于冰窟中,一些人在颤栗,发抖,更有人愤怒,咆哮出声!

    夜空通明,战舰焚烧,远去,坠落向山林,在这样的背景下,大地上那个年轻男子大步向前走去。

    王煊没有耽搁,横跨数百米距离,像是在飞行,古灯悬在身畔,朦胧的光晕很柔和。

    孙家的这位高手痛苦无比,想要挣脱出来,但那杆长矛将他钉在地上,炸出巨大的血洞,他的身子都要断为两截了,难以逃离。

    银色的甲胄符文暗淡,被混合有太阳金的长矛刺穿,破碎了一大块,鲜血淋淋,而黄澄澄的小葫芦坠落在不远处。

    孙家的最强者败北,他的身份很不简单,此时满身是血,大口喘息!

    “这当真是古代神话再现啊,只身对抗孙家机械大军,最后更是打落下战舰来!”

    此时,财阀、大机构的特殊圈子中,很多年轻人都被镇住了,而后对修仙无比向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周哥,回到新星了吗,我请客啊,咱们好好聊一聊!”有人联系周云。

    至于财阀的高层,一些人在心神震动的同时,也在思索,沉默着,想到了太多。

    “这是超凡的最后灿烂,属于回光返照?还是说,会迎来转机?”

    三年后,列仙会沦为凡人?虽有特殊渠道传来消息,但究竟会怎样谁也说不清!

    不管怎样说,这一战过后,王煊即便想低调,想隐瞒自身,也根本做不到了,其身影正式落入财阀高层的眼中。

    无论如何,各方都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人,这是一个人形的小型战舰,极度危险。

    有人忌惮,有人微笑释然,有人阴沉冷漠,有人平静……各方反应各不相同。

    “钟晴,我觉得,我现在已经不是暗恋,而是是热恋了,我去找你,带我去见年轻的剑仙!”

    ……

    王煊一招手,半个巴掌大的小葫芦飞入手中,温润晶莹,带着莫名的神韵,绝非凡品,属于稀世异宝!

    他用心去感受,它不是金属炼制的,并非合金材料等,而是天然生成的,木质纹理结构清晰。

    一种天然的植物生长出来的葫芦,竟可以这么强,如此的超神,化为了异宝?

    砰!

    王煊一脚踢掉地上那个男子的头盔,露出一张不算年轻的面孔,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样子,眼神阴鸷,即便痛苦也没有低头屈服,敌意甚浓。

    因为这个人很清楚,眼前的年轻男子相当的果决,那种眼神,那种镇静,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手软,这是一个不惧怕孙家的人。

    许多人惊呼,秘网上引发一片波澜,不少人都认出了他的身份。

    孙荣廷,孙家真正的高层,已经算是核心圈的人物了,这个强者居然是他,身份地位惊人。

    不少人都知道,孙家与超星联系紧密,甚至有人说,他们把控了超星,现在看传言不是没有道理。

    孙家的决策层中,竟有人走到了这一步,实在是有些恐怖,难怪他们强势无比!

    “竟是……孙老?”平源城,秦鸿愕然,震惊,这是一个让他见到都需要敬称的老头子,就这样被他曾鄙夷的武夫钉在了地上,鲜血淋淋。

    “居然是老孙,我听说他研究新术,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他……竟然走到了这一步!”

    财阀、大机构中,一些老头子都被惊住了,然后叹息,孙家的底蕴果然可怕,自身高层中有这样一个超凡者。

    不过,他们结合传闻,仔细想一想也释然。即便孙家与新术领域走的再近,甚至以战舰震慑,掌控,也并不保险,还有什么能比自家人成为这个领域的绝顶高手更让人放心呢?

    纵然是倾尽资源,也要将自家的人堆积到新术领域的最高峰上,这样才稳妥。

    “想不到啊,竟然是孙荣廷!”凌启明心情复杂,他为老陈旧情,结果孙荣廷丝毫不给面子。

    而现在,孙家这个出人意料的顶尖高手被人钉在地上,奄奄一息,再也没有了那种睥睨天下的姿态。

    老凌感慨万千,这是一个剧变的时代!

    赵泽峻也在出神,两三天前他还在以低姿态同孙荣廷通话,想保王煊的性命,他实在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各方都难以平静,孙家很厉害,决策层中的孙荣廷是超凡者,是他们的王牌高手,却被王煊杀掉半条命。

    王煊以精神控物,刹那解除孙荣廷身上的甲胄,这是宝物,值得留下。

    他对孙家人戒心很重,动不动就炸开,自毁,体内不是有芯片就是有植入能量块等。

    他拔起长矛,抖手间甩尽血液,背负在身后,冷漠的俯视着孙荣廷,想以精神领域探索。

    但他遭遇了强烈抵制,毕竟对方也是超凡者,宁愿自毁精神体,也不想让他如愿。

    “王煊,放开孙老,一切都可以谈!”附近遍布着大量的探测器,有微型的,也有如夜鸟那么大的,悬浮在夜空中,传出声音。

    各方都安静了,所有人都在倾听,王煊到底要怎样选择?

    王煊没有搭理孙家的人,半空中,能量火花四溅,有些探测器炸开了,被他轻易摧毁。

    然后,王煊一脚将他孙荣廷踢的飞了起来,这种动作表明了他的强势态度。

    孙荣廷闷哼,身体差点断为两截,血液在半空中飞洒,栽落到了远处。

    他感觉十分屈辱,他是谁?孙家核心高层,亲自出手,有战舰压阵,却成为了阶下囚,被人这样对待。

    “王煊,你在做什么?不要越过红线!我们愿意和你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你与陈永杰不想停战吗?你不要误判!”

    远处,又有一些探测器出现,传来孙家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很急切,也很强势。

    王煊霍的抬头,带着银色面具的面孔看不出表情,道:“谈,可以。等这个人死后,你们来收尸,到景悦城中与我谈!”

    人都杀上门来了,一句谈判就想让他放人?想什么呢!

    即便是超级财阀,也不可能改变他的想法,既然敢对他动手,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不然,以后其他势力效仿怎么办?

    不管是什么身份,即便是孙家第一号人物,只要亲自下场了,那么他也照杀不误。

    孙荣廷精神欲裂,对方在强行探索,想要窥探他与孙家的秘密。

    轰!

    下一刻,他感觉到剧痛无法忍受,他被对方掌心打出的一道雷霆击中,全身焦黑,骨骼断裂大半,传出了烤肉的气味儿。

    他惊怒,屈辱,悲愤,他可是孙家的少数核心成员之一,居然被人这样当着秘网上所有人的面践踏尊严,快被烤熟了。

    在落地的刹那,他看到了那个年轻人的平静与冷淡,似乎根本没有将他当作一回事儿。

    在剧痛中,他一叹,马上就要死了,想到了很多。这样的人在古代最为璀璨时期,大概都属于传说,初踏超凡就可以神游,精神出窍数里之遥。

    换个时代,这个年轻男子必然有极高的身份,可以俯视着他,连顶级大教都不见得能拥有这样的弟子。

    时代不同了,如今财阀主导新星,旧术没落,过往的一切不可再现。

    王煊尝试了数次,探索其精神领域,但都遭遇了激烈的抵抗,对方的精神都被他冲击的要崩溃了。

    “王煊,你现在收手,一切都还来得及,不要自悟!”探测器中,有人焦虑而又愤怒的大喊道。

    “你不了解我吧?还是说,你盼着他早点死!”王煊开口。

    然后,他一脚踢出,力道何其大,将孙荣廷的半截身子踢断,消失,也算是变向腰斩了。

    “你敢?!”孙家内部,那个中年男子大叫。

    “有何不敢?”王煊开口,飞剑炫目,如匹练般落下,将孙荣廷的头颅斩掉。

    “不想谈,想要报复的话,那就接着战!”王煊带上战利品,转身离去,留下一道背影。

    接着,附近的探测器全部炸开,王煊周围彻底空旷,唯有星光月辉洒落,他大步远去。

    孙家,一时间像是冰天雪地到来,冷冽的气息慑人,这种寂静又像是暗夜中的怒海,随时要掀起惊涛骇浪。

    秘网上,各方都瞠目结舌,那可是孙荣廷啊,就这样被一剑枭首?!

    感谢:飞翔家八戒、猪王本尊、为雪白头xh,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