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三十五章?剑指孙家
    沿途,霓虹闪烁的城市很快就会成为背景,山地、湖泊、大树等都在快速倒退,直至消失不见。

    悬空飞车在夜空下如一道流光,从景悦城出发,时间并不是很长,就已经驶出去三百多里。

    车窗外各种景物飞快消退,梭形的车体比离弦的箭羽更快,它离地不是很高,横渡长空远行。

    王煊坐在车中,沉静无声,这是在通向康宁城的路上,将直抵孙家的大本营!

    一旦到了那里,必有血战,孙家不会束手待毙,必有恐怖异宝复苏,甚至杀红眼睛后会以战舰屠城,血洗一地!

    真到了生死关头,财阀哪里还会遵守规矩。

    他在思忖,大概率会执行第二号方案。

    路上,驾车的青年男子满头汗水,没有什么剧烈动作,可是身上的衣服却被汗水打湿了,无比紧张。

    他知道车上坐着的是什么人,要以一己之力去与孙家决战,那可是超级财阀啊。

    驾车的青年微侧头,看向王煊,发现他是那样的平静,眼神澄澈,看着路边的风景。

    他心中轻颤,不得不感慨,不愧是敢与孙家对上的人,面对不久后注定要开启的流血大战竟是这么的镇定。

    他确信,这如果传出去,必然会引发热议,一张照片便能引爆各大平台。

    现在,他们是在杀向孙家啊!

    他的身体在轻微发抖,他也是参与者,很多年后,是否会有记载?他曾在今夜送一个名为王煊的年轻人连夜疾驰千里,血战孙家。

    事实上,外界已经无法宁静,各方势力都被惊住了。

    孙家宣战,不愿就此结束,结果当日的傍晚,王煊就用实际行动回应了,既然要战,那就血战到底!

    他星夜疾驰,只身杀向安孙家大本营!

    在外面战舰巡视、各种探测器监控的情况下,他竟无畏的出城,让财阀动容,令各方瞩目。

    “老王太猛了,这样都敢出城,要单人匹马血战孙家老巢?”钟诚手心都在冒汗,听到消息后,久久出神。

    周云得悉后,激灵灵打了个冷颤,道:“王兄弟太刚了,要与孙家死磕到底,今夜要血流成河吗?孙家的战舰多半都要起飞了。”

    财阀、大势力的特殊圈子,消息传的最快,在王煊出城的刹那他们就知道了,皆倒吸冷气。

    “剑仙出城了,这下孙家该紧张了,如果不能快速找到他的踪迹,这个夜晚将无比焦虑。”

    年轻人中许多人都露出期待之色,现阶段还没有高层成员那样的戒备心理,他们都还有剑仙之梦。

    一位年轻靓丽的少女眼神灿灿,道:“太帅气了,年轻的剑仙夜袭千里,一剑枭首,斩落孙家首脑的头颅,我仿佛已经听到剑鸣的声音,看到绝世剑光!”

    很快,她就被家中的长辈训斥了,严厉告诫她,超凡者十分危险,尤其是对于财阀来说,是变数。

    “如果有一天,那个年轻人御剑凌空千余里,斩向我们家中怎么办?”

    这个青春洋溢、充满活力的少女振振有词,道:“所以啊,让我去修仙,我想拜他为师,让他成为我们自己人!”

    “似乎……也有些道理。”中年男子沉思,财阀与超凡者不见得非要对立,亲情、友情、爱情……人与人之间逃不过各种关系,完全可以接触,接近,绑在自家的战车上。

    大机构、顶级组织中的一些老头子,现在心情复杂,从本心来说,早先他们乐见超凡者与孙家对上,消耗超级财阀。但是,他们也绝不希望超凡者崛起,不愿看到他们做大。

    尤其是王煊在景悦城外大战,飞剑凌空,将孙荣廷斩首,这对他们的触动太大了!

    今天他能斩孙家核心人物,那么明天,或者后天,就可以深夜来袭,斩去他们的头颅。

    可随后王煊表态,他想低调修行,没有野心,不愿与各家为敌,希望当个神医,为人续命。这让一群老头子根本无法拒绝!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看今夜的结果,他是否真要与孙家血战,太强势与危险的话活不长啊。”

    一些人有了打算,准备让人联系王煊,不管怎样说,近期还是接触下,先提升寿命上限最要紧。

    此时,热榜前几名都与昨夜的大战有关,无论是王煊的飞剑冲霄图,还是老陈的牧城大战等,都在强势霸榜。

    “我又来预测了,今夜或有疾风骤雨,雷霆击碎黑暗,伴着血雨扬飞,目测方向,一路向东,孙家大本营——康宁城。”

    有人在大平台发声,进行预告。

    很快,有人注意到,这不是昨夜提前预报、说景悦城将有绝世大战的神秘人吗?

    敢这样预测,绝对不简单。最为重要的是,他昨夜的的话成真了。

    所以现在,他发帖后,立刻引发轰动,各方都不淡定了,人们激烈讨论。

    “大神,你又出现了,你这是在说,孙家有血光之灾吗?”

    “我去,真敢说话啊,这都没有被封禁?今夜看来要出大事儿,年轻的剑仙要与孙家大决战了?!”

    “真的假的?我很期待。孙家只手遮天,上次居然以战舰轰击苏城,太他么恐怖了,我家就在事发地附近,全家人一夜都颤抖无眠。超级财阀无法无天,随心所欲,看剑仙能不能在今夜撕裂黑暗!”

    随后,连一些知情人也来凑热闹,财阀、大机构的圈子中传出一些消息,揭示出王煊的确在赶向康宁城的路上。

    周云发了一张图片,那是王煊的背影,凌空而立,眺望东方——康宁城。

    钟诚立时转发。

    孙逸晨看到后,脸色冷冽。这两日他心情烦躁,孙家损失惨重,看到他们发的消息后,直接电话联系两人,言语相当不善。

    “这孙子居然骂我!”周云气了个够呛。钟诚也脸色不好看,孙逸晨居然警告与呵斥了他。

    钟晴见状,亲自发了关于王煊的侧影图,前方是一柄撕裂长空的飞剑,一路向东,指向一座朦胧的城市。

    “我们又不怕他们孙家,他没有好言语,你不会反过来训斥他?”钟晴数落她弟弟。

    “我还没反驳呢,他就挂了。”钟诚说道。

    孙逸晨看到图片后心中发堵,但不想和钟晴针锋相对,对方还真不怵他,甚至可以说不怕他们孙家。

    “咦,钟大美女发平台消息了,意有所指,直接揭示了今夜剑仙要与孙家大战?”

    “美腿少女好久没发动态了,这次没有一展甜美歌喉,却发了一则大消息。”

    钟晴在平台上人气很高,刚一发文就引发大量转载,许多人都关注了她。

    据悉,曾有公司看重她清纯甜美的形象,想签约她进娱乐圈,对她包装,许诺会热捧,但被她婉拒了。

    后来一些人才知她的出身来历,便再也无人找了。

    “钟晴,你还说不是?果然想当我师娘,都亲自发图了!”钟晴的某位闺蜜,直接电话联系她,一顿噼里啪啦。

    ……

    夜空下,悬空飞车如流星横穿大地,一路向东。

    不好的迹象出现,夜空中开始各种小型战舰的踪迹,似乎发现了王煊的踪迹,正在巡航,处在一级战备状态。

    咚!

    终于,有小型战舰开火了,打向地面,刺目的光束后,带起大片的烟尘。

    “不要害怕,稍微偏离方向,贴着山林继续向前。”王煊安慰青年驾驶员。

    他很清楚问题所在,一路上,不时会遇到一些探测器,他虽然提前撕裂,但正是沿途这些监控装置不时出故障,泄露了他的行踪。

    新星上,从天上到到地下,无论是路上,还是山林中,都有微型探测器,监控简直无处不在,真想查一个人,没有隐私可言。

    他现在打了个时间差,并且途中不断改变路线,所以驰骋出了数百里,没有出事儿。

    现在,孙家调动各种监控,依据探测器出现的事故曲线图等,正在捕捉他的精准轨迹。

    王煊坐在车中,仰头看着天窗外的夜空,繁星伴新月,本是一个柔和与宁静的夜晚,他却千里奔波,要去杀人。

    他默默思量,现阶段想彻底灭掉孙家很难!

    依照孙家目前的举动来看,肯定要鱼死网破,毫无疑问,现在康宁城外必然早已是天罗地网。

    这个夜晚,孙家绝对调动了大量的战舰,守在通向康宁城的各个节点上,真要闯过去,会遭遇最猛烈的轰击。

    王煊若是能够杀进康宁城中,他们肯定会发疯,以战舰击穿大本营,这些显然都在选项中。

    此外,如果他今夜真的灭掉了孙家,那么大概率自己也要出事儿了。

    那样会惊到各大财阀,唇亡齿寒,会让他们感觉他威胁太大,有人会对他突然下杀手,动用战舰洗地,直至将他消灭为止。

    孙家,不是不能杀,但是不能一口气灭掉,需要慢慢进行,最起码不是在今夜。

    接下来,如果孙家依旧要战,那么双方可以对抗,可以起冲突,可以杀他们当中的一些重要成员。

    这样的话,其他财阀估计也乐意做壁上观,看着超级财阀孙家受损。

    而在此过程中,王煊快速提升修为就是了,积攒到足够的力量后,一切就都好说了!

    时间在他这一边!

    “走二号路线!”王煊开口,按照预定的方案前行,今夜他作势猛冲,杀向孙家大本营,如果顺利,他不介意直捣黄龙。

    但现在看来,孙家在焦躁中也准备了各种后手,有最坏的打算,现阶段他不会去以身犯险,不想付出惨烈的代价。

    他一旦负重伤,有些大组织将会像是闻到血腥味儿的鲨鱼扑上来。

    青年驾驶者长出一口气,这一路上他的心弦都绷紧了,只身远行,杀向孙家大本营,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心理压力,这个年轻男子的实力与勇气让他敬畏。

    他回头看去,年轻的剑仙始终都那么平静,让他拜服。

    现在距离孙家所在的康宁城不足四百里了,真的不是很远了,偏离方向后,他们正在赶向十几里外的平源城。

    这在预案中,如果不能神箭射日,对孙家进行天崩地裂的一击,那么王煊就会来这里,在近距离内震慑孙家。

    平源城在望,此地距离孙家大本营康宁城不过三百七十里远,如果找到机会,他完全可以从这里长奔过去。

    老陈接到消息,长出了一口气,这样最好,他也不希望王煊今夜就杀入孙家,影响实在太大了,各方都会惊悚!

    然后,神秘人又做预告了……

    这个夜晚对孙家人来说无比煎熬,那个年轻的超凡者居然有办法避开监控,一路东来,欲直插康宁城,锋芒毕露,杀气腾腾,让他们整夜都焦虑。

    万一被他杀入城中,难道只能以战舰轰击了吗?

    可是,这样的话,真的是两败俱伤,即便他们的许多人可以坐飞船离开,但孙家地下的东西却带不走!

    孙家本身就在建在一座古代遗迹之上。

    此外,在这个特殊的时代,他们得到了太多神秘物件,有些异宝近期复苏了,被浇灌X物质后,变得不可预测。

    近代以来,超凡退潮,列仙洞府自虚空坠落,孙家实力强横,自然挖到不少神物。

    现在有些东西彻夜发光,符文缭绕,虽然在庇护秦家,可是他们却无法搬运走。

    这些神秘宝物会严重影响飞船与战舰的安全,侵蚀精密元器件,孙家没有人能将它们收起来。

    此刻,孙家上下都坐卧难安,连一些老头子都心神不宁,走来走去,后背渐渐有些凉意,有些后悔了。

    孙家的温和派则直接开口,与其如此,还不如暂时讲和。真要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孙家将被重创,损失惨重。到时候一定会有财阀填补上来,瓜分他们的地盘与利益。

    孙家或许不会倒下去,但是经此一役,大概率要退出超级财阀序列了。

    晚间,孙家有争执,有些人不安了,感受到彻骨的寒意,许多人心弦绷紧,愈发的忐忑了。

    终于,有些人坚持不住,提出建议,想请钟家出面,同王煊联系,要求对话。

    神秘人再次预言:“今夜,仙剑遥指孙家,引而不发,孙辈若疯狂,必有裂天一击,剑光落九霄,击穿孙家大本营!”

    ……

    此时,王煊进入了平源城,这是超级财阀秦家的大本营。

    秦家第一时间得知。

    秦鸿原本正在饮酒,手一抖,酒水洒落了出来,打湿了他的衣襟,失声道:“他怎么来这里了?竟接近我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