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三十六章?释迦真经
    秦鸿不淡定了,他对修行者不友善,过去一向鄙夷,现在则是担心,怕他们颠覆财阀。

    “现在他到哪里了?”他放下酒杯,很重视,王煊的剑光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晚间做梦都曾看到,王煊仗剑杀入秦家的画面。

    “就在不远处,与我们隔着一片小型园林。”有人禀告。

    秦鸿无言,这都到眼皮子底下了?而他还不敢开口斥责了,对方可以精神出窍,万一听到怎么办?

    尽管他在新月上,在秦家,都一而再的蔑视修行者,但真要面对时,他还是很清醒的,不能当面轻慢。

    钟家,钟诚露出异色,道:“孙家,有人私下里联系二爷爷了。”

    钟晴点头,道:“孙家估计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除非下定决心,以大本营换取王煊的性命,不然心弦始终绷紧,很煎熬。”

    这个夜晚王煊行踪难定,不断接近康宁城,让孙家部分人有种窒息感,万一他杀进城中怎么办?

    很快有消息传出,王煊进入平源城,距离孙家所在地不过三百七十里。

    各方动容,这的确是在引而不发,距离孙家大本营很近了,对于超凡者来说真杀过去的话不算太远。

    孙家十分难受,得到消息时并没有喜悦之色,这样的恶徒近距离震慑,让他们如芒在背。

    一些老头子冷眼旁观,最后有人松了一口气。王煊的表现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如果他想尽办法杀进康宁城,会让他们觉得攻击性过强,是个不可控的变数。

    当夜,钟长明正式出面,“安抚”孙家,又和年轻的剑仙通话,调解他与孙家的纠纷与矛盾。

    所谓安抚孙家,自然是给他们台阶下,主要是给外人看的。

    王煊接受调停,表现的很低调,称只要孙家不过分,他希望过宁静与平和的生活,他厌恶打打杀杀,将行医天下。

    钟诚小声道:“我觉得,二爷爷脸上有光,似乎迎来了第二春。”

    钟晴微笑,道:“当然,现在由他掌权,连孙家都暗中联系他,请他出面调停,再加上延寿有望,他的心态肯定年轻了不少。”

    钟长明是钟庸的次子,如今七老八十了,在钟庸结出蝉壳陷入昏迷后,钟老二终于成为钟家的话事人。

    “小晴,改天把王煊请家里来坐坐。”晚上,钟长明和颜悦色,找到了钟晴与钟诚。

    姐弟二人一听就明白了,老头子想续命!

    深夜,各方得悉,孙家与王煊意外止戈,暂时停止了冲突,让不少人遗憾。

    财阀和大机构的特殊圈子还好说,都明白什么状况,一切都是暂时的平静期,指不定什么时候双方就会死磕,再出手话有一方可能会死,再难翻盘。

    “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俯首弭耳!”苏城,钱安自语。

    普通人不知道这些,大多数人都很失望,还想看剑仙大战超级财阀呢,最好再击落几艘战舰。

    平源城,秦鸿自语:“找个机会将那王煊引到外太空,或者远离城市,甚至选个小点的城市,一艘中小型战舰就能解决掉他!”

    不过,他又赶紧闭嘴了,怕被超凡者听到。

    他所说的也算是事实,财阀如果下定决心在一些地方动手,对现阶段的王煊威胁极大。

    短期内,王煊出行以及乘坐飞船等都需要格外谨慎与小心,他有些惦记宋家那支巴掌长的暗金色泽的小舟了,如果有这件异宝的话出行会很方便与安全。

    他不急,虽说老宋还有半年可活,但估计会沉不住气,要不了多久就会找他。

    “秦鸿,你去隔壁见见那个王煊,和他约下,明早将他请过来。”秦家一位老者开口。

    秦鸿听到后,好半天没回过神来,让他连夜去见那个曾经的武夫,现在的剑仙?他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情景。

    “明早再联系吧。”秦鸿回应道,一百二十个不乐意,这破事儿,他真不想沾染!

    “现在就联系,明天可能就晚了!”秦鸿被爷爷喝斥了。

    老头子九十三岁了,感觉身体每况愈下,渴望青春,希冀延寿,现在瞪起眼来让秦鸿都发怵。

    秦宏远,绝对不是一般的老人,上一次秦鸿敢在月亮上轰击大幕后的列仙,最主要就是这个老者点头所致。

    可以说,那一次是财阀第一次大胆试探,掂量列仙究竟多强,秦宏远就是领头人。

    “老爷子息怒,我去!”秦鸿在外面十分强势,可是现在只能当孙子,非常恭敬,不敢多说什么。

    秦鸿就拜访了王煊,满面笑容,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王煊淡定,对他比较了解,小秦当面真诚,背后鄙夷兼且捅刀子,很不要脸与招人厌恶。

    但不得不说,这个人胆子很大,敢下令轰杀列仙,关键时刻手很黑。

    王煊觉得,找机会……还是按死他吧。

    但现在还是算了,风口浪尖上,他不宜与第二个财阀为敌。

    深夜,王煊精神出窍,来到秦家“散步”,很快他寒毛倒竖,秦家作为五大超级财阀之一,果然有过人之处。

    他们的园林深处,秘库那里,符文绽放,隐约间传来禅唱声,佛光普照,里面有异常之物!

    他的精神被牵动了,要被接引过去,要被度化!

    王煊悚然,财阀的秘库对精神出窍的人来说十分危险!

    宋家黄金树上的几只金色小鸟可绞杀精神体,而秦家这里同样异常。

    “秦家所得之物大多与佛门有关?”他倒退的同时,心中思忖。

    秦家研究月光菩萨、烈阳菩萨,那是因为他们得到过菩萨血骨,另外他们对地仙草悬赏,给出的报酬是释迦真经!

    “昔日从月球上挖出的母舰,又被解析出部分资料,疑似有针对精神能量体的办法!”

    一个房间中,有人在谈论。

    王煊动容,驻足倾听了片刻,随后精神远去,回归肉身。

    清晨,在秦鸿的陪同下,王煊正式拜访秦家。

    秦家很大,在一个澄净的小湖边上,栽种着青翠的竹林,有座茶室,王煊在这里见到了秦宏远。

    “小友,你看我还能活多久,怎样才可以延寿,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王煊看了下,这个老者发丝稀疏,的确很苍老了,以他的状态大概率能活到百岁左右,但他依旧不满足。

    “听闻秦家有释迦真经,如能借来一观,我大概率会受到启发,为老爷子延寿十年不成问题。”

    这种话语让边上的秦鸿都动容,十年啊,远超预期,实在太诱人了,连他都在心颤。

    就更不要说当事人秦宏远了,他面色平静,可是手指却早已捏紧,缺少血色。

    王煊确实对佛教的至高经文之一释迦真经感兴趣,不然也不会直接这样给予十年寿元的许诺与诱惑。

    这篇赫赫有名的至高经文,如果现在得不到,等列仙回归后,那么就彻底与他无缘了。

    在这特殊的年代,虽说遍地是宝,但至高经文却是不同的,什么年代都属于稀世珍物。

    同时,这是非常时期,他对外透露这种消息,最长可为人续命十年以上,会更进一步刺激一群老头子,让他们做出“理性”的选择,站队要“靠谱”!

    事实上,他还没有离开秦家呢,消息就传出去了,财阀中年岁较大的人都震惊了,十年生命?想都不用想,必须得见他一面!

    秦宏远控制住情绪波动,很平静地开口,道:“我们家信佛,最近将释迦真经与一些古佛器放在一起,正在敬香,需要供奉百余天才能取出。”

    王煊暗自冷笑,你们自己都在研究菩萨的血骨呢,跟我说信佛?

    显然,秦家预感到释迦真经价值惊人,连剑仙都在惦记,他们越发的不想给外人看了。

    “小友,看一看其他经文如何,我们这里收藏了不少佛教典籍,都是历代神僧留下的手书真迹。”

    王煊摇头,聊了会儿就礼貌的告辞,不想耽搁时间了。他料到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佛门的经文不是他非要得到的经篇,他对先秦金色竹简最感兴趣,但这里并没有。

    至于异宝,秦家提都没提,经过牧城与景悦城的两场大战,各大家族都无比重视,认为异宝比什么都重要,不能轻易流落出去。

    真经可以拓印,交换出去部分也无妨。

    看到他这干脆,转身就走,丝毫不留恋,秦宏远不淡定了,让秦鸿将他请了回来。

    “能一次性为我续命十年吗?”他问道。

    王煊道:“最好分几次,效果最佳,如果你实在急切,那我也勉为其难,付出些代价,帮你老实现愿望,当然肯定得先让我看完释迦真经才行,大概率会受些启发。”

    “共十二页真经,秦鸿帮我取来四页。先延寿三四年吧,让我感受下效果怎么样。”既然有所决定,秦宏远很果断。

    王煊刹那精神出窍,可是跟了秦鸿一段距离,他就止步了,果然是昨夜那个秘库,那里有神秘器物,要度化离开肉身的精神体!

    不久后,秦鸿取来四页金箔纸张,没有文字,只有刻图,不过当以精神探索时,有烙印瞬间传递出来,所有刻图都复活了!

    一刹那,一尊大佛顶天立地,栩栩如生,撑开一片大幕,浮现在他的心头,向他展示佛门至高奥秘。

    王煊闭上眼睛,记在心中,但最后他又惊醒,将大佛的身影斩去,只记经文本意,不记那种法身,忘却佛体。

    “佛门的经文……有些可怕。”他内心悸动。

    不管练还是不练,这些经文先收着,因为的确是至高绝学。

    “小友,感觉如何?”秦宏远关切地问道。

    “太高深了,我以后再研究吧,先为你老延续寿元。”他建议去秦家的佛堂,以千年古庙来加持,效果更佳。

    “冒昧问下,秦家为什么将一座古刹请到家中?”在路上,王煊随口一问,有没指望对方认真回答。

    但他没有想到,秦宏远却告知了,道:“一百多年前,我父亲听一位高人建议,请来这座古庙。”别的他没有多说。

    王煊心头一动,果然有古怪,新星上当年有神秘高人在出手,同新月上的手笔估计相一致。

    王煊借助古刹,盗取了这里的内景地中的神秘物质,为秦宏远改善体质,增加其血肉活性,让他切实感受到了一种蓬勃的生命力量。

    这不是一天完成的,王煊在这里足足呆了五天,确实为他下了一番力气。

    在此过程中,他将那盏古灯重新喂饱,随身携带这件被激活的异宝,让他很安心。

    在此过程中,消息早已传出去,一些老头子按捺不住了,纷纷约王煊登门。

    宋家的老者宋云无法镇定了,各家的老家伙们纷纷相约,他得排到什么时候去?他亲自与王煊通话。

    王煊表示歉意,告诉他,短期内恐怕不行,他元气大伤了,帮秦家老头续命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另外别家也有约在先了。

    “王煊,你什么时候回苏城,有人想给你重建养生殿,也有些人想拜你为师,等你出现呢。”钟诚和王煊通话,最为重要的是,他二爷爷想请王煊续命。

    “对啊,我的养生殿……报警,上次孙家击毁了那些建筑物,赔偿其他人了吗?我也需要他们补偿!”

    钟诚发呆,确信自己没听错,很想问,你是认真的吗,要报警?

    “小友,干脆就在开源城居住吧,我为你建一座养生殿。”秦宏远开口,他还在慢慢体会生命力提升的好处呢。

    目前来看,效果确实极佳,因为他忽然发现,身边的女助理竟是这样的年轻美貌,现在他重新有了一双善于发现美好事物的眼睛。

    尽管他也只能看看罢了,但是,他觉得自己的心态似乎年轻了不少。

    他要等上一段时间,如果确信自己身体机能也确实增强了,他决定,将剩下的释迦真经交给王煊,让他为自己提升十载生命!

    然而,王煊差点连夜跑路。

    因为,他放松下来后,精神出窍,夜游平源城,以精神天眼看到了极其恐怖的生物在城中游荡,在这座现代大城市中竟有不可理解的怪物出没,让他寒毛倒竖!

    他虽然头皮发麻,但也想弄清楚本质。他在苏城高楼上眺望时,也曾看到地平线尽头的寒雾山上黑影绰绰。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感谢:啷个楞个勒个,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