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三十七章?形势复杂
    他在逝地中曾看到过瘆灵,黑暗中那一双双通红的眼睛,小的如同灯笼那么大,而更恐怖的则堪比山岳,让摆渡人徐福得悉后都深感惊悚。

    现在,新星的大城市中为什么也会有莫测的怪物?

    虽然与瘆灵不同,形态不一样。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需要精神天眼才能看到,连老陈这样的超凡者都无觉,感应不到。

    王煊在城中神游,仔细观察,同时也在谨慎地躲避。

    夜晚,一栋栋摩天大楼缭绕着立体光影。悬浮车在城市的低空交织与穿行,一艘艘小型飞船划过夜空远去。

    霓虹闪烁,这本是一个现代气息浓郁的大城市,人口千万级。可是,王煊却数次在街道上看到怪物,狰狞而恐怖。

    一条长着九颗头颅的大蛇,浴缸那么粗,满身青色的鳞片,其中八颗头颅被粗长的箭羽射穿,滴着血,在车辆较为拥堵的路段爬过。

    在九头大蛇的背上,骑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被黑色的斗篷包裹着,露出的手脚已经腐烂,正在流脓。

    在王煊离开时,大蛇上的男子像是有所觉,蓦地回头,但什么都看没有看到。

    他的一个眼窝中在滴血,黑洞洞,什么也没有,另一个眼窝白惨惨,没有瞳孔,半张脸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

    王煊夜游,数次精准避开怪物,思忖着,他们到底什么来头?

    陈抟留下的经文杂篇中也有过相近的记载,曾提及超过地仙级的天才神游,晚间归回时,精神体被吃掉,惨叫了大半夜,最后有莫名生物取而代之,入主他的肉身,最终羽化登仙。

    王煊琢磨,杂篇记载的恐怖的怪物是他现在所见到的这些东西吗?

    很快,在一条宽阔的步行街上,王煊看到一头殷红如血的大鸟,每个眼窝都有两个眼球,满身血迹,像是刚刚搏杀过,正在街上优雅的迈步。

    王煊凛然,这该不会是重明鸟吧?神话中的生物!

    不过,有些怪异,重明鸟的脖子上有绳索。王煊谨慎避开,远离这片区域。

    不久后,他又看到一头怪物。它有一张女人的面孔,但只有一只眼睛,牛的耳朵,豹子的斑斓身体,发出震耳欲聋的兽吼!可是,街上的行人听不到。

    王煊露出异色,这是……诸犍?一头传说中的怪物!

    在诸犍的颈项上有铁环,像是项圈,它曾被人豢养过?

    下半夜,王煊看到几个人,穿着宇航服,和新星的人穿的有些接近,但是似乎更古老,给人漫长的年代感。

    他们牵着诸犍、重明鸟离开了,也有人坐在穷奇背上。而那条九头大蛇也在队伍中,它身上包裹着黑色斗篷的男子,里面竟也穿着残破的宇航服。

    这让王煊心惊,这是什么组合?

    科技时代的人类,牵着神话传说中的生物,正在离开这座城市,这样的队伍……极其怪异!

    王煊在城市中眺望,看到他们在夜色中远去,出现在地平线尽头的山区,而后沉入地底深处了。

    “不像是现代人类,似乎是很古老时期的古人类,掌握着……科技,驯服了神话生物。”王煊自语,有些出神!

    次日,秦宏远再次旧事重提,想为王煊修建一座养生殿,被他婉拒了。

    在随后的闲谈中,王煊问及城外那片山地是什么地方后,捕捉到秦家人的部分思感,那里竟是秦家最重要的基地!

    基地深处藏着一艘母舰,是昔日从月亮上挖出来的,秦家的很多黑科技都来自那艘古老的母舰!

    王煊暗暗心惊!

    一直有传说,昔年旧土热战过后部分人逃到月亮上,挖到各种舰船,从而科技大爆炸,最后迁移到新星。

    现在看来,差不多就是如此!

    王煊心神颤动,昨夜以精神天眼才能看到的古人类宇航员牵着神话生物,那是回归……母舰了?

    显然,那不是活人,古人类宇航员化成了类似瘆灵般的生物?

    这就有些恐怖了,新星上的形势越发复杂,让王煊面色凝重,还得要变强!

    ……

    钟诚、周云亲自接走王煊,他这才结束平源城之旅。

    当看到一艘小型飞船远去,秦鸿眼神冷漠,道:“机会难得,一艘中小型战舰足矣铲除后患。”

    不得不说他心黑手辣,想着以超级能量光束摧毁飞船。

    然后,他就挨了一巴掌,秦宏远最近几天身子骨硬朗了很多,打人颇有力气,此时神色不善,道:“你爷爷我的命也在飞船上!”

    秦鸿叹道:“这个武夫明明可以一次性为您续命十年,偏偏要分开,故意用以自保,该杀!”

    秦宏远瞪了他一眼,道:“收起你的念头,钟家、周家的后人也在飞船上呢。再说,现阶段他怎样关你屁事!”

    秦鸿摇头道:“我自然不会动手,我只是在推演,孙家到底有没有这种魄力?一发能量光束解决所有!”

    孙家已得到消息,内部有人如释重负,毕竟被一位剑仙盯上,而且相距不远,确实很难受。

    但更多的人则是眼底冰寒,孙家与王煊之间的事怎么可能就此结束?彼此都知道,早晚都会想办法灭了对方!

    咚!

    高空中,传来大爆炸声,火光烧穿云朵,蘑菇云蒸腾而上,一艘小型飞船失事,被人击毁。

    “孙家还是有些魄力啊,不管是否有钟家的后人在飞船上,也在关键时刻出手了。”秦鸿得到消息后,暗自点头。

    “出大事儿了,王煊的飞船坠毁了!”

    消息迅速传开,引发轩然大波,有人发到各大平台,快速冲上热榜。他在与孙家的大战中都无恙,却这样死去?

    没有人相信是意外,飞船在高空就瓦解了,连残骸都没剩下多少。敌人动用的高能武器可想而知多么惊人。

    飞船上除了王煊,据传还有钟家后人,以及周云,引发很大的波澜,所有人都看向了孙家。

    从内心来说,人们认为,孙家还是很有气魄的,该出手就出手!

    但舆论却一面倒,各大平台上人们热议,对孙家的狠辣行径不满,不少人在谴责,怒斥。

    “停战了还暗中出手,太歹毒了!一位仙剑啊,就这么死了?”

    很多人惋惜,刚知道世间有超凡者,见到他对抗机械人,击落战舰,结果还是死在财阀手中,被有预谋的加害。

    “死的好啊,哈哈……”孙逸晨大笑,觉得神清气爽,这些天来都觉得心中发堵。

    “不是我们!”孙家第一时间否认,并通知各大平台立刻撤掉此次事件的热搜,不然后果自负。

    而这个时候有人声称对此次事件负责,落款是灰血组织,顿时再次引爆舆论。

    “不是我们!”灰血组织高层骂娘,火速出来辟谣,声称此次事件与他们无关。

    直到两个小时后,王煊在苏城低调的出现,争执与热论才告一段落,他没有死?

    “绝对是孙家干的,狗曰的,居然想把我与钟诚一起跟着干掉,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太狠毒了!”周云脸色发白,与死神擦肩而过。

    这次,他们是坐悬空飞车回来的,临时改换了出行方式。

    主要是王煊觉得,钟诚与周云虽然来自财阀,但终究不是核心高层,万一孙家发疯,说不定就发狠一起杀死。

    “估计孙家不会留下什么证据。等着瞧,我钟诚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居然想干掉我,早晚弄死他们家的一些人!”

    老陈、关琳、秦诚第一时间来接王煊,在苏城中相聚。

    外界,一群老头子长出一口气,还真怕王煊死掉,都准备向孙家发难了,孙家难道想斩断一群人的寿元上限吗?

    孙家有人暗自叹息,一次试探性出手失败了,结果还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一群老头子要庇护那个王煊!

    王煊可以为人续命十年,这件事儿影响极大,比新术效果更佳,没有任何隐患。

    并且,王煊为人延寿时,并未说这是上限,似乎以后还能提升,这种暗示更加让人躁动。

    他在苏城对外宣布,一个月出诊一次,排期已经到了两三年后。这让财阀、大机构的实权人物都些发呆,熟人彼此间的竞争这么激烈?!

    有些老头子真等不起,但也不好咄咄逼人,想和王煊沟通下,私下联络感情,准备插队。

    “爷爷,这很简单啊,我正要去苏城拜王煊为师,你给我一篇所谓的绝世经文,我帮你去沟通。”一位少女说道。

    不止是老头子们想续命,谁不多活出十年,连中青代也有不少人躁动了,因此许多人想插队。

    宋家的核心人物宋云确实急了,电话都打到老陈那里了,让他务必说服王煊,他必有重谢。

    晚上,钱安为王煊接风洗尘,老陈用精神领域同王煊交谈,他们两个得分开,现阶段在一座城市较为危险,避免让人一锅端。

    王煊点头,这很有道理,告知他平源城是个不错的选择,道:“秦家收录的全都是佛教的经文。”

    他说了释迦真经的事,建议老陈适当去露一手,将剩下的经文集全。

    “我最近练的全是佛教祖庭的绝学,丈六金身,菩萨拳,如果再去收集释迦真经,我该不会踏上成佛之路吧?我有点方,得防着点!”

    陈永杰看了一眼关琳,那意思是,你放心,我不会脱离红尘。

    关琳平日是个女强人,现在貌美如花,很是柔和,白了他一眼,怪他当众乱看乱表态。

    在钱安的庄园中,王煊自然又为老钱梳理了下身体,同时借助这里的道观,将老陈身上的五色羽扇注满神秘因子,确保老陈战力处在巅峰状态。

    现在陈永杰无论放到哪里,都能给孙家造成极大的困扰,可有效震慑对手,为王煊分担了很大的压力。

    他已经兽皮袋还给钟诚,并真诚的表达了谢意,如果没有兽皮袋,牧城大战时老陈大概率要被人干掉。

    “恭喜有情人终成眷属,老陈在密地时就说过,他青春复归后,回来就娶妻生子。”王煊举杯,笑着说道。

    关琳落落大方,没有羞赧之色,相当的淡定,微笑着,拉着老陈一起举杯。反倒是陈永杰直摸寸头,脸居然红了!

    “恭喜老陈和关姐,万年好合,早生贵子!”钟诚、周云、秦诚第一时间笑着恭贺,站起身来敬酒。

    钱安更是当即有所表示,送了老陈和关琳一对古玉,内部有符文,大概率是古代的宝物!

    当夜,关琳与老陈便离开了苏城,相当的果断,说到底现在超凡者还是不够强大,需要谨慎行事!

    后半夜,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王煊从梦中惊醒,他很久没有梦魇了,有些心悸,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梦中,他看到大幕后的世界列仙在厮杀,激烈征战,争夺正在枯竭的仙界的最后的大造化,有仙人准备回归。

    王煊心头沉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难道列仙有人真的要回来了?

    他看着夜空,大雨落下,闪电划开黑暗,仿似真的有什么生物在雷霆中一闪而逝。

    “真要是回归,第一个找上我的,估计就是女衣女妖仙,不知道还要多久出现,或者说她已经来到现世,怎么才能收拾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