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列仙有请
    王煊心头沉重,最近一件事接着一件事,颇有暴风骤雨即将到来之势,让人要窒息。

    他原以为与财阀的对峙暂告一段落,会迎来一段平静期,但事与愿违,疑似听到了列仙的脚步声。

    各种事一桩桩,一件件,时刻在威胁着他!

    刺啦!

    漆黑的夜空中像是有电磁划过,那种波动让人强烈不安,真的有什么东西来了。

    一抹红光自夜空中闪过,速度太快了,普通人什么都不看到,但王煊清晰地见到,那是一道身影。

    仙吗?常人遇仙是惊喜,是意外,满心期待。

    但对王煊来说是惊悚,一切都变得不可预测。

    他步履很轻,但很坚定,来到天台上。事到临头,他退缩与害怕有什么用?不如从容冷静地面对,即便不敌,也要与列仙一战!

    他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对方从大幕后的世界回归,大概率付出了惨烈的代价,修为必然大跌了!

    清风划过夜空,云层有些厚重,没有月光与星辉,周围静悄悄。

    灯光闪烁的城市夜景都暗淡了,附近起雾了,霓虹,摩天大楼,高空穿梭的小型飞船,都不可见了,整片世界都失去了声音。

    刺啦!

    像是旧时代的电视失去信号后发出的噪音,并时断时续,在附近响起,自雾中出来。

    王煊静立,在城市的夜空中,等待疑似列仙的生物出现,这与神圣无关,与仙气相悖,有的只是危机与恐怖。

    他看到了,那抹红光来了,不是实体,是以精神能量展现的吗?

    这个生物远比孙荣廷强大,比所见到的任何新术领域的人都要厉害,让王煊都感觉到了威胁,他严阵以待。

    列仙回归吗?

    一个穿着暗红金属甲胄的女子,头盔将面部都覆盖了,精神体披甲!

    她身段修长,容貌不可见,正在审视王煊,实力难测,一时间不好精准定位在什么境界,弥漫着超物质。

    王煊也在看着她,面对不速之客,他十分沉静,以不变应万变。

    “可以神游了?”身穿暗红金属甲胄的女子开口,自然是精神领域的沟通。

    王煊开口回应,道:“差的远,只是精神出窍,可以在有限的距离内徘徊。”

    刷!

    一页纸如电光般落下,出现在他的近前,悬浮于虚空中,不是真正的实体纸张,以精神能量与超物质组成。

    这是一张请帖,邀王煊参加十日后的源池山芝兰法会,简简单单的帖子,没有其他东西,可以用精神领域收起来。

    为什么邀请他?源池山在哪里?芝兰法会又是什么?王煊一头雾水。

    这是超凡者才能参与的聚会吗?是谁主持的,列仙吗?他充满疑问,神色凝重。

    然后,他直接开口询问。

    今夜太意外,怎么突然就有这种生灵找上了他?

    “地点就在新星现世的源池山,很久以前,世间有瑶池盛会,随后人流散了,变成了瑶池散会,后来瑶池不可去了,没落后在另一地变为芝兰盛会,直至现在,只有芝兰法会了。”

    嗖!

    一道红光破天而去,那道身影消失了,没有过多的话语,更未久留,如同飞仙,刹那不见。

    与此同时,大雾散开,周围的声音重新传了进来,灿烂的灯火,耸入夜空中大厦,还有各种飞行的交通工具,让他感受到了新星大城市的红尘气息。

    刚才竟是与世隔绝般,周围一切不可感知,那就是羽化登仙路上的冷寂感觉吗?

    王煊皱眉,预料中的一战没有爆发,对方到底什么来头?超凡者,还是列仙回归了,亦或是超脱红尘外的生灵。

    此前在新星上只有他、老钟、陈永杰三个修仙者,其他超凡者都因为超星崛起,来自新术领域。

    现在突兀地冒出一个身穿暗红金属甲胄的女子,精神出窍,并且披甲,来到这里送了一张请帖,实在异常。

    难道说,新星自古以来都有修仙者,并未断绝吗?

    他不怎么相信,如果有这种人,原住民还会有那样的处境吗?

    新星形势复杂,王煊认为,肯定是这次他与孙家碰撞后暴露了,进入了某些人的视野中,所以找到了他。

    按照他早先的预想,应该蛰伏,低调修行,不引人注意,快速成长,当实力足够时就不惧怕一切了。

    但是,超级财阀主动出击,非要灭他与老陈,让他与陈永杰想埋头隐伏起来苦修都不行。

    “一百多年前,有高人在新月布局,移来道教与佛门的祖庭,镇压月亮之上。也是一百多年前,各家听从神秘人建议,开始疯狂挖旧土,将许多道观、寺院整体搬迁过来,在新星上复建。”

    “很早以前,就有人在准备着什么!”王煊到了现在很确定,那不是无意为之,早有铺垫。

    现在,给他送请帖的人是一百多前的高人吗,或者说,那是一个组织!

    “是古代修行者,还是说其实就是列仙,在一百多年前,就有人提前回来了?!”

    王煊不能不多想,当前局势微妙,而他现在并没有站在有利的位置上,过早的曝光了,注定会引发神秘者瞩目,审视他!

    他深刻体会到,新星远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一百多前就有异常波澜了!

    “老阴货都躲在幕后,都伏在迷雾中,没有露头!”他感叹,还是太年轻了,怎么就突然暴露了呢?

    他愈发憎恨孙家,一切都是他们逼迫使然。

    刹那间,他又警醒,孙家会否也是受人误导,被人引领,以战舰等来打草惊蛇,将新出现的超凡者揪出来?从而实现了躲在暗处的少数神秘生灵的意图。

    “不管是一百多前的高人,还是古代残存下来的修行者,我都需要提高警戒,暂时当作列仙面对!”

    王煊催动黄澄澄的小葫芦,将那张以超物质与少许精神能量构建的请帖收了起来。

    他站在原地,默默思忖,想了很久。

    “财阀的异宝未失,无上经文还在……”

    王煊皱眉,暗中的神秘组织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强大吗?还是说他们随时能激活异宝为己用?所以现在并不急。

    很久后,他笑了,在充满科技感的城市中,他在修行,想着同古人作战,还真是有些古怪。

    “嗯?”突然,他精神领域扩张,感应到了特殊的波动,这个夜晚还真是不平静,一波接着一波,又出现了异常。

    数里之外,一座复古的景观铁塔上,有一头大鸟很朦胧,停落在上面,正在窥探他。

    这让他感受不是很好,略带的敌意的大鸟又来自哪里来?一夜两超凡,莫名现身苏城中,都是冲来着他的!

    他再次体会到了过早曝光的坏处,各种牛鬼蛇神都来了,以前不可见,不是没有,而是躲在暗中。

    同时,他不可避免的想到老钟,这老家伙在回来前突然结蝉壳,陷入昏迷中,故意的吧?

    钟庸不知道他崛起,但肯定了解陈永杰,那时,这老家伙就想到了很多吧,让老陈撑在前方,他自己昏睡在暗中。

    那头鸟带着敌意,不知道什么来历,它停驻片刻后,拍打着翅膀飞出苏城,没入城外十几里处的密林中。

    王煊注视??它落下的地方,回到房间,然后开启了自己挖掘的密道,直通地下,这里临着穿城而过的苏河。

    他快速沿着河流出城,避开大量的监控,朝着十几里外的丘陵地带赶去。

    王煊潜行匿踪,速度极快,朝着大鸟落地处而去,希望它还没有离开,抓个活着的俘虏。他想确定这头超凡禽类的敌意因何而起,它源自哪里,属于妖族,还是某个特殊的组织?

    他心头沉重,表面科技感十足新星世界之外,似乎还有一个暗世界!

    “没准是我多想了,神秘生灵与超凡者或许也是近期才出现的,意外发现了我这个出头的椽子。”

    没有星月,密林中伸手不见五指,王煊如同暗夜中的狩猎者刹那到了。他发现了不少痕迹,这里有麋鹿的残骸,有爪印,是那头大鸟进食后留下的。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头青色大鸟,有些像金雕,褐黄色的羽翼,身长能有两米多,在黑夜中,羽翼略微发光。

    既然它有敌意,那没什么好说的,王煊准备先来一击,避免它逃走。

    这头大鸟警觉性很高,发现了他,鹰眼中神芒崩现,狂风大作,这片地带顿时炸开了,所有草木都化成齑粉,岩石碎裂,它冲空而起!

    哧!

    一道红色光束追击了上去,即便它扶摇直上数百米,快如闪电,还是被追击上了。

    古灯发出的光束击穿了它的一只翅膀,并且有能量激荡,轰的一声,让那只羽翼炸开了。

    一声凄厉的鸟鸣,大鸟坠落了下来,身体居然变大,比以前更威猛了,真实的躯体能有五米长。

    早先时,它的血肉绷紧,施展了某种秘术,收缩的厉害,这才是它的本体。

    “不想死的话,就自报来历!”王煊没有好言语,上来就恫吓,身前悬着飞剑,明灿灿,寒光流转。

    “超凡者,我来自伟大的库曼星球,追随吾主的脚步,聆听神音,来到这颗荒芜的星球,对你没有恶意,我只是在探索神圣的足迹,意外发现了你……”

    王煊愕然,外星的鸟来了?

    新星被域外文明发现了?还是说有本土势力勾结域外超凡者,将他们带回新星?

    “超凡者,请放我离开,你我之间没有冲突,我将随吾主远行而去,不会再打扰你。”大鸟开口。

    但是,王煊分明感觉到了它的的精神思感波动剧烈,隐藏着敌意,它在撒谎。

    砰!

    他二话不说,一把拎住鸟脖子,威胁道:“别给我鸟言鸟语,给我说人话,说真话!”

    尼玛,我本来就是鸟,这头淡金色的大鸟恶狠狠地看着他。

    王煊直接动手,喀嚓一声,将它的另一只翅膀也折断了,然后想探索它的精神领域,希望洞悉它的来头与秘密。

    大鸟长鸣,叫声凄厉,奋力抵抗,它的精神领域中竟冲出一团神火,散发着惊人的威压,那是某个生灵留下的印记,保护着这头大鸟。

    “轰!”

    王煊眼神凌冽,催动古灯,一团灯焰飞了出去,宛若南明离火轰在大鸟精神领域上,直接将那团神秘的精神火光打崩,破灭!

    整片世界安静了,某个生灵留在大鸟头颅中的印记被毁,大鸟也惨死。

    王煊精神出窍,在这片地带寻找了一番,再无其他发现,他快速动手,剥皮、剔骨,将大鸟的血肉收进福地碎片中,然后引出古灯的火光将残骸烧了个干净。

    瞬间,他远去,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天,老宋又来电话,姿态很低,与王煊沟通,对上次的事表达歉意,说到本质还是想请他续命。

    王煊对变态小宋的家人没什么好感,不过看在宋云诚意十足,兼且他现在有了一种紧迫感,需要迅速武装自己,便点头答应了。

    “我最近在炼丹,也在研究食补,近期你可以过来。”王煊答应了。

    同时,他告诉老宋,不要经文,除了上次那些古器,另外再选一些,他从中只挑选一件即可。

    事实上,他对那支暗金色的小舟志在必得。

    宋云顿时有些激动,这些日子他后悔不迭,上次真不该拿捏对方。

    “能为我也延续十年寿元吗?”宋云问道,听说秦宏远可以延寿十载,这样一对比的话,他只续命五载的话,太不甘心了。

    “那要看你所携带的古器能否补偿我付出的惨烈代价。”王煊说道。

    他准备请财阀分担伤害,打杀的大鸟具备超凡属性,血肉为大补物,让一群老头子尝尝鲜,延续寿元,如果将来有了麻烦,大家一起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