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四十章?补足短板
    王煊发出一些请柬,想安排一场长寿宴,为老头子们食补,从而快速解决部分问题,重要的是能够迅速武装自己!

    他有种非常强烈的危机感,总觉得列仙离他越来越近,似乎已看到他们的模糊而恐怖的身影。

    大幕后的真仙对他来说不是神圣的,而是惊悚的,动辄就会要命!

    再说,那只鸟的背后不知道是否真有什么库曼星的生灵,也得防备。

    至于超级财阀的威胁,时刻都在,从未远离。

    “什么时候能成为地仙?”他自语,真到了那个时候,或许就能从容与淡定很多了。

    届时,说不定就是他开始狩猎刚踏上归程且跌落下原有境界的各路真仙了!

    “既然要分担伤害,绝对不能缺少孙家,给他们一个名额吧,我这算是大度的示好吗?给了彼此一个缓和的机会。”

    王煊也给孙家发了张延寿帖,并没有委婉,直接告知,想来的话需自带经文与异宝,等价交换。

    孙家的先秦金色竹简,近期肯定没戏,只能有朝一日他自己去取,对方是不可能主动资敌的。

    在长寿宴开始前,王煊挑选超凡血肉精华,送给熟人,并郑重告知,悄然进补,不要声张,此中有大因果。

    这个名单上自然包括了林教授、秦诚、周云、钟晴、钟诚等人。

    出乎他的预料,接到请柬的老头子们,居然不热情,出现各种理由与借口,确定赴会的没几个。

    什么状况?王煊不解,他们对延寿不热情了吗?

    钟晴告知:“物以稀为贵,他们觉得,你这样大范围的‘施法’,过程多半会很粗糙。这群都是什么人?活的无比精致,不想有任何瑕疵与不完美。”

    接着,她又补充道:“尤其是知道你给孙家也发了请帖,越发觉得,这次的延寿含金量不高。”

    王煊出神,最后叹道:“得不得到的永远在躁动,普降甘霖的不会被珍惜,要饥饿营销啊,古人诚不欺我!”

    最终确定要来的只有五个,宋云最主动,保准过来。秦宏远身体机能不断增强,也是迫不及待,要继续加强体验。钱安是老客户了,又是帮忙打广告,又是借房子给王煊住,不好意思让他再付出。

    然后就是钟晴的二爷爷,他知道内情,得悉孙儿辈享用了珍肴食补,自然很放心。

    最后就是孙家,孙荣盛答应了,要亲自赶过来。

    别的老头……全找借口放王煊鸽子了!

    养生殿中,一群男男女女又来了,执意要拜师,要和王煊学御剑术,这次更是送上了拜师礼。

    王煊没有拒绝,告诉他们,将为众人介绍一位名师,早先自己就是和此人学的旧术,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林教授被请来了,教他们绰绰有余,他现在旧伤尽去,实力不仅在恢复,还在迅猛的提升!

    王煊当了甩手掌柜,转身离去。

    “师傅!”那个电眼美女,钟晴的闺蜜,快速拦路,又在刺啦刺啦的放电呢。

    王煊差点直接祭飞剑,暗中用短剑丈量了下彼此间的距离,最近对于任何敢突兀接近他的人,他都暂时当成妖仙附体来对待,严加戒备。

    还好钟晴来了,将人拉走。

    王煊告诉一群行了拜师礼的人,各自打道回府吧,以后他与林教授会在网上教学,解决所有问题。

    “剑仙师傅太高冷了……都不怎么和我们交流啊。”有人抱怨。

    “估计他现在有压力,正琢磨怎么对抗孙家呢,超凡与战舰的碰撞并未落幕,这才刚开始!”

    王煊并未敷衍他们,在钱安那座庄园的道观中阅读了太多的经书,再加上这些人的拜师礼大多为典籍。

    他优中选优,为他们安排了修行的课程,是否有人能够崛起,那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至于石板经文、五页金书、释迦真经等,对不起,这些肯定不是为他们准备的。

    ……

    两日后,秦宏远、钱安、钟长明、孙荣盛、宋云五人来了。

    秦宏远带来了三页金箔纸张,至此王煊收集到了半部释迦真经。

    钱安被告知什么都不用带。钟长明送上几部经书,王煊瞥了一眼,根本不想去翻,看在钟诚与钟晴的面子上,给他上了一盘鸟爪子,也不管他能不能啃得动。

    因为钟老二送的经书对王煊没什么大用,不是练过,就是价值不高。

    钟长明看着盘中之物,感觉真下不了嘴,这是什么食材,虽然切成小段了,但是皮质太粗糙了。

    “可以延寿几载?”他问王煊。

    “一个月。”王煊开口,又告诉他,经书可以带回去,他用不上。

    钟老二也是个体面人,不好多说什么了,他知道自己带来的东西,人家根本看不上。

    孙荣盛带了一本地摊书——太极拳谱,而且是公园里老大爷们每天清晨练的简化版,毫无价值。

    王煊直接给他上了块“好肉”。

    孙荣盛怎么看都觉得像是鸡屁股,感觉恶心,他连筷子都不想去碰。

    他非常沉静,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他这次来主要是想近距离看下王煊这个人怎么样。

    “快了,等当年消失的那群人回来,再同你清算!”他眼底深处是无尽的寒光。

    他收敛心神,不敢多想,怕被王煊捕捉到思感,在他的身上更是戴着一块玉佩,可以保护他心神不被入侵。

    王煊看了几眼,没搭理他,觉察到他身上有宝物,可以阻挡精神领域的探索,决定送别时洗劫他。

    孙家做得了初一,他当然做得了十五,离开平源城时,对方居然敢用战舰轰他的飞船!

    宋家这次不算小气,带了一些旧物件,其中自然包括了上次的暗金色小舟,甚至连那方玉质小印也被他们放在当中,不再说是宋家先人的遗物了。

    对于老宋来说,再好的宝物也没有他的命重要。

    再者,他早找专业人士筛选过了,宋家的那株树杈上有金色小鸟的黄金树十分特殊,不可能带上。

    王煊不想让孙家人看到,将老宋带到茶室,请他喝茶,他自己则研究起来。

    一堆古器中宝物不少,但只有两件是异宝,无论怎么看,巴掌长的小舟都是首选,毫无疑问是稀世神物!

    王煊翻过来掉过去地看,最终发现一些异常,小舟上有凹糟,有剑形的,也有长矛形的,还有盾形的。

    他心头一动,这支小舟似乎比他想象的还惊人,全副武装,不止是飞行工具,还攻守兼备。

    “实不相瞒,这支小舟我看中了,但它是残器,缺失了一些小物件。”王煊开口。

    宋云是什么人,立刻知道,从始至终他都在惦记这件古器,问道:“可以为我续命十年吗?”

    “如果完整,十年没问题。”王煊点头答应,现阶段这东西对他比什么都重要,即便老宋要求增寿十几年,他都会答应。

    宋云立刻联系家中,去追查暗金小舟凹糟上的三个小物件的去向。

    很快,宋家那边有了调查结果,被他重孙女当成制作成吊坠、手链等饰品了。

    老宋吓了一大跳,问道:“打孔了吗,是否损坏了?”

    家里人告诉他并没有,三个小物件特别坚硬,钻不了孔。

    “立刻送过来!”

    最终,一支完整的暗金色小舟落在王煊手中,他热情的请老宋、钱安、秦宏远吃了一顿长寿宴。

    王煊仔细观察,发现即便是超凡血肉也不可能为他们延寿数年,最多几个月到边了,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他私下告知,近日会拜访,为他们巩固,提升生命上限。

    临别时,王煊不动神色,果断以精神控物的手段,洗劫走孙荣盛的玉佩。

    接下来的三日,王煊旅行诺言。

    有飞舟在手,他心中有了底气,不介意四处走动一番。

    当然,之所以这样主动,他也是想在喂饱飞舟,光靠他自己注入神秘因子,根本填不满,这东西像是无底洞。

    接连三日,暗金色小舟复苏的愈发明显,到最后彻底被喂饱。同样色泽的小剑、小矛、小盾跟着共鸣,整座舟体上浮现神秘纹络,交织在一起,最后更是有神禽异兽图共振,齐现。

    王煊动容,这支小舟绝非一般的异宝,越看越是喜欢,恨不得立刻驾驭,去找孙家人检验下!

    最后,他只是在苏河中试了试,异常满意!

    毫无疑问,他补足了最为严重的短板!

    “低调,这种底牌不能暴露,多事之秋,各种牛鬼蛇神都出来了,马上就要大乱了。”王煊提醒自己。

    宋云、秦宏远两个九十几岁的老头子,越活越年轻,参加完长寿宴后,又经过巩固,效果太明显了,让其他老头子打探到详情后很后悔。

    一些人纷纷表示,近期想来养生殿拜访。

    王煊婉拒,他没时间了,再有五天就该去源池山参加芝兰法会了,不管去不去,都要先准备好各种预案。

    钟诚联系王煊,支支吾吾,有些不好意思,告知王煊,他二爷爷对上次延寿很不满意,想请王煊再为他出手一次,究竟需要什么,可以提前讲好,钟长明去准备。

    “你二爷爷太精明,不舍当然难有所得,我这里奉行等价交换。”王煊说道,并且告知,近期他要远行一趟,不知道能否活着会来。

    “老王,别冲动,别自杀式和孙家死磕,冷静!”钟诚吓了一大跳,显然他误会了。

    钟长明得悉后,脸色顿时变了,让钟诚务必请王煊在远行前来一趟坤城,包他满意。

    “临时去坤城可以,但先秦金色竹简,你二爷爷能给我一观吗?”王煊问道。

    钟诚叫道:“好你个老王,果然被我姐姐说中了,你再打我们家至高经文的主意,你是不是还惦记我家的五色玉书呢?”

    王煊道:“这话就见外了,你还差我半部经书和你姐姐的半本写真集呢!”

    钟诚的脸都要绿了,因为他姐姐就在不远处偷听呢!

    “钟诚!”电话那一端,传来钟晴的尖叫声,显然被气到了,而后传来钟诚的惨叫。

    钟诚的鬼哭狼嚎太刺耳了,王煊将电话拿的远一些,等那边安静了才开口:“等价交换,先秦金色竹简能为你二爷爷续命十五年,可以让钟诚你三年内踏足超凡,也可以让你姐姐三年踏足超凡,兼且美容,变成大钟!”

    “我能……超凡,三年化为钟剑仙,真的假的?!”钟诚震撼了,双目中有火光在跳动,他离御剑凌空、剑斩战舰的梦想似乎近了不少。

    王煊确实对先秦金色竹简志在必得,孙家的那部,他早晚会自己去取,钟家这部他想交换来。

    “王煊!”电话那一端,传来钟晴的叫声,拔高了声音。

    “你们研究下,不用急着回我。”王煊挂了电话。

    “姐,趁着太爷爷沉眠,你又能进他的书房,要不要……”钟诚眼神格外灿烂,又补充道:“老王这人其实真不错,而且潜力巨大无边,你呢,也老大不小了……哎呦,嗷!”